|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一八章 害我找得好苦
  眼前的情景,澳门赌博网站:与其说是两队人马在火拼,不如说是一场屠戮沐晚赶到的时候,地上已经模七竖八的躺了好几具尸体,唯有队长刘力威还在苦苦支撑。

  可他的情形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的胸口中了一刀。刀口很深,皮肉翻卷,隐约可见白骨。鲜血汩汩的往外涌。短短的一瞬,他已然成了一个血人。

  眼见对方另外的六个人也都提刀围了上来,刘力威自知再劫难逃,不退反进,大喝一声,灵力外泄,全身上下的股肉腱子鼓鼓囊囊的,身形立刻涨大了一倍还不止。他瞪着对方,目眦尽裂,迎着对手的尖刀飞冲上去,咆哮道:“为什么”

  这架式显然是要与那个矮矮瘦瘦的对手同归于尽。

  不料,对手见状,不躲不闪,脸上现出一道狰狞的冷笑:“找死”他提起手中的带血的长尖刀,横劈过去。

  刀光一闪,血线飞起。刘力威当场身首异处。全身鼓起的肌肉腱子跟划破的水囊一样,瘪了。

  对手隔空抓过他的储物袋,打开来扫了一眼,啐道:“什么也没有。”将储物袋随手扔回无头尸首上,他对另外五个同伴说道,“都堆在一起,烧了。收拾得利落点,莫要留下痕迹。”

  “是”那些人麻利的将地上所有的尸体堆码在一起。一名高瘦的年轻男修往尸堆上面扔了一个火球……

  沐晚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蹲在芦苇丛后面,一动也不敢动。这些人太奇怪。

  首先,他们身着太一宗外门弟子青袍,看上去修为也只不过是炼气十层。然而。他们的身手却要甩与她那些炼气大圆满炼气十层的队友几条大街从她发现,到御剑赶过来,不到十息,八名队员已然阵亡七人。而刘力威那时也背负重伤,脸上已现垂死之状。她甚至都来不及设法施以援手

  其次,他们使用的武器都是一把三尺半长的窄尖刀。这种刀,似刀非刀。似剑非剑。是沐晚不曾看到过的刀型。

  还有就是,他们屠戳同门,看上去并非是单纯的劫杀。因为如果是后者。他们怎么可能会一把火烧掉所有人的储物袋

  这群人行事很细致,待所有尸首烧得精光之后,又将骨灰等清理得干干净净。完事后,杀死刘力威的那个人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幅地图。查看一番,指着沐晚来的方向。说道:“我们去那边找。”

  “是。”一行人祭起飞剑,扬长而去。

  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天际线上,沐晚才从芦苇丛后面走出来。

  这些都是什么人看着干干净净的坡底,她不由眉心紧皱:异境是她看着打开的。当时只有他们这些太一宗弟子进来了。而之前,整个谷雨镇在此之前已被太一宗清了场,根本就不可能有别的势力混进来。如此想来。这些人只有可能就是太一宗的外门弟子

  还有,他们到底在找什么?

  沐晚回头看了看苍茫的草原。又看了看云雾迷漫的隐隐青山,没有犹豫,祭起飞剑,径直飞向后者。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眼下,姐不宜与之正面冲突。

  山巅笼罩在白粥似的浓雾之中,在半空中看不清上面是什么情形。是以,沐晚在山腰寻了一处开阔的草地降下飞剑。

  她刚踏上草地,脚底便“咔吱”作响。

  有东西沐晚退了一步,脚底又传来“咔吱”的声音。她低头细看,却除了细细的青草,什么也没有看见。

  难道是在草皮之下?沐晚伸手隔空一抓,轻轻将刚刚踩到的那兜草连根拔起。

  在棕红色的土壤里,有一个碎了的白色扇形贝壳沐晚前世见过这种贝壳,知道它是一种海里才会有贝壳。

  沐晚用短剑拔拉了一下,破损的贝壳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然后,她走过来,又掀起刚才所踩之处的草皮。土壤里果然也有一只被她踩破的扇贝。贝壳里也是空空如也。不过,这一只有婴儿拳头大,比先前那只要大两号。

  山上怎么可能有海贝?沐晚心中狐疑,又用短剑随手掀开另一块草皮。这回,土里没有贝壳,而是一小截与指节差不多的白珊瑚碎片

  天啦,难道这里曾经是海洋?沐晚惊奇不已,又接连掀开了几处草皮。有的底下什么也没有,有的是海贝,也有的是海螺……原来“沧海变桑田”确有其事

  沐晚放出神识细线,查探周边的情形。很快,她赫然发现,密林里也没有妖兽的隐踪。在北面密林深处一里多远的地方,有一棵五百年的大树。树上结满了豌豆大小的红色果实。

  沐晚从未见过这种果子。不过,她想,这些果子散发出淡淡的火灵气,肯定不是凡果。所以,管它是什么果子,先采摘回去再说。

  先前张师叔再三跟她说过,灵果灵草的旁边通常会有妖兽守护。大师兄的秘境探索日志也是这么说的。沐晚不敢掉以轻心,用神识再三扫视过,确定这棵树旁没有妖兽,这才提着剑,小心翼翼的靠拢过去。

  很快,她就看到了那棵结满红色小果的树此树虽有五百多年的树龄,却只有一个半人高,树冠也不过径圆丈许。树上没有叶子,虬龙般的褐色树枝上挂满了一串串的红色小果。远远看去,就象是一个正在燃烧的火把,俨然照亮了那一处的密林。

  沐晚慢慢踱至树下,隔空摘下一粒,用灵力捏碎。

  “叭”红色的果汁迸出,一股精纯的火灵气弥散开来。

  无毒

  沐晚心喜,挥动铁芒短剑开摘。

  树上约有五六十斤红色小果,很快就被她采摘一空。当她将最后一串红色小果收进储物袋时,周边猛然黯淡下来。不知从何处涌过来一阵淡白色的水雾,瞬间笼住整片密林。

  原来山里笼罩着的是水雾。而红色小果有驱散水雾的作用沐晚试着从储物袋里取出一串红色小果。果然有效红色小果象盏灯笼一样。发出微弱的红光,驱散了她周边丈许内的水雾。

  于是,沐晚一手执剑,一手提着一串红色小果,同时放出神识细线,在白雾迷漫的密林里搜索前行。

  待走出这片水雾,她很快又在前面的密林里找到一株同样挂满红色小果的无叶老树。

  沐晚走过去。又将其采摘一空……

  如此过了两个多时辰。她总共找到了六株这种无叶老树,采集了将近两百斤红色小果。除此之外,她在林子里再也其它收获。

  前面两里半的地方又有一株沐晚正要靠过去。这时。她的一根神识细线探得离此树半里处有几道身影正朝这边飞奔而来。

  有人

  没有迟疑,沐晚立刻收回神识细线,将红色小果收进储物袋里,指间凝出灵力。在身上画了一道敛息符。

  她躲在一棵大树的树干后,屏息敛神。单手抱树,将左耳贴在树干上,细听那边的动静这是香香教她的一个小窍门。用这样的法子,她可以轻松听到方圆五里以内的动静。

  “你们三个速速采集赤炎果。你们两个负责警戒。我去那边查看。”一个清冷的声音发号施令。

  “是。”

  一共有六个人。沐晚贴在树干上,可以清晰的听到他们的呼吸声。气息绵长有力,这些人的身手不凡

  有两人纵身跃至树梢之上。一人向正西方向走去,余下的三个人开始采摘赤炎果。

  沐晚听得分明。心道:原来这种红色小果叫做赤炎果。

  刷刷刷……三人应该是用刀剑之类的在割摘果子。沐晚听到阵阵轻轻的刀剑破空声。

  她在心里默算:照这样的速度,三人最多只需十息就可以采集完毕。

  然而,十息之后,那边依然有刷刷的刀剑之声。

  沐晚不由眉尖轻蹙,暗道:怪哉莫非那株树上的赤炎果特别多?

  又过了五息,听声音,三人似乎还在采摘

  这么长的时间,沐晚一个人也足够摘完一棵树上的赤炎果了。她心中生起一丝不祥,右手暗暗的握紧剑柄……

  突然,背后的迷雾之中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沐师弟,你在那里做什么?”

  是胡晓东的声音沐晚抱着干,心中一惊,小心肝骤然提起,险些破喉而出。

  刷刷刷……左耳依然可以清晰的听到那边的采集声。

  沐晚心中起疑:胡晓东这么大的声音,那边的人不可能听不见

  “沐师弟,我看到你了,出来吧。”白粥一样的水雾之中,胡晓东又说了一句。

  沐晚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如果之前还只是怀疑,那么现在她可以断定:胡晓东根本就是在耍诈

  胡晓东必是海阳胡家之人不然,无怨无仇的,他不会如此纠缠不清。

  “十一弟,走了。”那边终于采集完毕,先前发号施令的那个声音对这边说道,“只是一个炼气五层的小屁孩,不至于藏得这么深。”

  迷雾之中,胡晓东冷冷的应道:“嗯,走了。”

  原来不是六个,是七个人沐晚单手抱着树干,后背尽湿。

  待周边密林彻底安静下来,她松开树干,背靠着树,吐出一口浊气。

  “小东西,你果然在此害我找得好苦”前面的雾气突然散开。十丈开外,胡晓东一手提着一把三尺半长的窄尖刀,另一只手里连枝带果的提着半树赤炎果,满脸狰狞。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婴宁1991的平安符,多谢书友旖旎vchqa千里琴书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m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