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一七章 雨夜悲叹
  将玉珠子重新收进丹田,沐晚一招手,取出放在盒面小洞里的蓝碧玺灵珠。不想,灵珠一离开,整个玉盒连同摆放玉盒的白玉架都无声的化成粉末,飘飘洒洒的散落在地上。

  沐晚微怔,叹了一口气,将灵珠重新装进玲珑丝扣里,戴在脖子上。再次环视空荡荡的屋内,她深吸一口气,头也不回的向外面走去。待跨过雕满彼岸花的白玉大门,她轻轻的甩了甩袖子。袖底风起,屋内顿时尘土飞扬。待尘埃落定,一切印记都被抹得一干二净。

  没有迟疑,沐晚快步走出空无一物的洞府,穿过密林,回到先前初遇封印的地方。接着,她从储物袋里取出羊皮卷,摊开查看。图上没有变化。手执羊皮卷,她祭起飞剑,升至半空中。

  此时太阳已经略微偏西。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了近两个时辰

  没有香香探路,看着苍茫的大地,沐晚一时有些茫然,不知该往如何处去。

  略作沉吟,她最后决定去远远的草原上试试运气在山谷的东北面,越过数座山岭,是一片大草原。

  于是,沐晚一边留意羊皮卷上面的变化,一边御剑往东北面飞去。随着她的移动,羊皮卷正中的小黑点也开始慢慢的往东北面延伸。确定它能正常运作后,沐晚将之纳入怀中。同时,也将脖子上的蓝碧玺灵珠重新置于衣服之下。

  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她飞越过山峦,来到草原的边缘。

  灵气渐浓

  沐晚心喜,小心的将神识凝成数百根头发丝般的细线,探向四周如果是铺开神识的话,以她现在的修为最多能覆盖两里以内的范围。但是,如果将神识凝成数百根细丝状的话,那么,她可以将感知范围扩到二十里开外。这也是大师兄在玉简里提到的一个探索经验。

  越往东北方向飞去,灵气越浓。地上也渐渐开始出现一些野兔之类的活物。都是些连灵智未开的凡兽。沐晚自然看不上眼。于是,一路不停,继续飞越草原。

  过了一个多时辰,她的正前方终于现出一个象月牙儿一样的湖泊。湖边有一个密林。湖泊上莲叶亭亭。占据了大半个湖面。貌似异境里正值春末时分,湖面之上只有接天莲叶,不见映日荷花。

  此时天色渐沉,草原上渐渐笼起薄烟似的雾霭。沐晚心想:是时候找个地方歇息了。虽然一路走来都没看到大型妖兽,但是。这里毕竟是在异境之中,未知因素太多,不可冒进。

  沐晚飞临密林上空,铺出神识,笼罩住密林。密林里有很多的小动物,也都是凡兽。

  然后,她又用神识扫视旁边的湖泊没有办法,这个弯月型的湖泊水面远不止径圆两里,超过了她的神识覆盖范围。

  湖泊里有鱼,并且不止一种。其中,数量最多的是一种体型象银色的长刀,长相凶狠的鱼。这种鱼大至一尺来长,小至两寸多一点,吞食湖中的其它鱼为生沐晚随口替它们取了个名字,银刀鱼为此,她特意又凝神细看,包括这种银刀鱼在内,湖中的鱼身上都没有灵力波动。也就是说,湖里也没有妖兽。

  查探清楚了。沐晚才降下飞剑。在湖泊与密林之间,有一个宽约六丈的狭长草滩。她准备在草滩靠近密林的这一边布阵搭帐蓬。

  师尊给她准备的帐蓬都非凡物,是上品法器。担心她不会用,师尊还细心的在其中一顶帐蓬上附了一枚留音符。出发的前一晚。沐晚整理行装时,一碰到这顶帐蓬就激活了这枚留音符,从而得知帐篷的使用方法:

  “帐篷收拢来时象把青色的油纸伞。用时,无须撑开,只要将之往空中一抛。它在空中自己会“砰”的打开。落地之后,就化成了一顶可容一人使用的帐篷。如果要想同时容纳更多的人。帐篷的顶端有一个巴掌大的金色圆盘。每增加一个人,就要往圆盘里放一块下品灵石。极限是同时容纳十人。哦,还有,每顶帐篷的使用期限是十次。”

  师尊的声音很好听,不是很清亮,却宽厚圆润,有力,又略带一点慵懒,就象醇厚的美酒。听她说完使用方法,沐晚的心也醉了。

  沐晚选了处平坦的地方,熟练的将帐篷打开出发前,她已经练习过了。

  帐篷自带防御功能。但,沐晚为了保险起见,又在周边布了一组的套阵。就是按照《阵法初成》里的方法,以五行防御阵为基础,将书中的流沙阵烈火阵迷雾阵小杀阵狂风阵等五个初级攻击阵套入其中。从理论上说,套的攻击阵越多,套阵的攻防能力会越大。然而,受阵法修为影响,沐晚现在只能布一个双重套阵,即五种攻击阵各两个。

  忙活完,沐晚累得满头大汗。而此时,天色刚好擦黑。

  这里的夜空很特别,黑得透亮,有云,但是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是以,当天色完全变黑时,周边很快就变得漆黑一团,伸手不见五指。整个湖面之上夜雾朦胧。

  沐晚想起师尊还准备了浴桶,便想去湖边打些水来,泡个澡。这时,她突然看到没有莲叶覆盖的那小半边湖面上银光闪闪,象是铺了一层碎银。在漆黑的夜里,甚是亮眼。

  她定睛一看,原来是那些银刀鱼在发光

  接着,她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头湖中的银刀鱼全浮到了水面上。它们象是在向她所在的这一边的湖岸聚集

  沐晚不由瞪大了眼睛:它们想干什么?莫非鱼还能上岸?

  过了十几息,最前面的那群银刀鱼已经游至岸边。“啪啪啪……”它们真的是疯狂的往岸上乱蹦

  蹦上岸后的银刀鱼的鱼眼完全鼓了出来,象泡泡一样的鱼眼之上布满红丝,使得它们那张原本看上去就很凶狠的鱼脸变得更加狰狞。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它们腹部生有一对银色的鱼鳍。到了岸上后,这对鱼鳍竟然如同两只小短腿。银刀鱼以之为腿,拖着狭长的身体,在岸上扭来扭去的慢慢爬行。目标竟然是沐晚身后的密林

  林子里到底有什么,令鱼儿如此疯狂?沐晚好奇的旁观银刀鱼连白阶的妖兽都不是,体型又只有那么大。对她来说,能有什么危险可言?更何况,它们爬得比蜗牛还要慢

  林子里的小动物们显然对此熟视无睹。它们淡定得很,该干嘛就干嘛。

  很快。沐晚发现,对于银刀鱼来说,这其实是一条死路

  最先上岸的那只银刀鱼在岸上爬了不到五尺远,便再也爬不动了。它直挺挺的趴在草地上,无声的张大嘴巴。鼓出的鱼眼里竟然流出了两行血泪。

  “噼哩啪啦……”湖边,豆大的雨水象筛豆一样,骤然而下。

  银光一闪,那只爬不动的银刀鱼在雨幕中化成一道血气,很快就飘散在沉沉夜色之中。

  它竟然是被雨幕生生的绞得粉碎

  沐晚抚着胸口暗自庆幸:还好姐没来得及走过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在银刀鱼被绞碎的那一刹那,她好象听到了一个成年男子沉重的叹息声:“唉”

  雨,越下越大,铺天盖的倾泻下来。

  岸边,一条条银刀鱼被绞成血沫。黑漆漆的夜色之中。断断续续的响起一声声的叹息。有男有女……

  沐晚不禁毛骨悚然,哪里还有心情泡澡?她收了浴桶,一头钻进帐篷里,盘腿打坐,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帐篷里明明暖和得很,可她却象是整个儿泡在冰水里一样,冷得真打哆嗦。

  这里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鱼会上岸,流的是血泪,以爬进密林里为鱼生目标,死时还会发出一声人类的叹息而这里的雨竟然锋利如剑……沐晚觉得自己快要疯了。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急雨只下了一趟。大约二十息之后,外面的雨声渐小。

  沐晚心中一动,掀起帐篷。果然,豆大的雨滴已经化成朦胧细雨。而湖面上的银刀鱼群早已散开。

  她试着往湖面上扔了一张空白符纸过去。

  刚一沾到雨水。这张空白符纸就被绞得粉碎

  沐晚看着细密的雨幕,陷入了沉思……

  接近子夜的时候,雨终于停了。看了半宿的雨,沐晚却睡意全无。她索性提起铁芒短剑,试着将刚刚的所见所感化入“一夜秋雨”之中。直至水灵气耗尽,她才意犹未尽的收剑去睡觉。

  第二天清晨。沐晚醒来,走出帐篷。湖泊之上飘荡着淡淡的水雾。湖面上,偶尔闪过一道银光。那是有一条秋刀鱼飞快的游过。

  任务在身,不能过多逗留。沐晚收拾阵盘与帐篷,仍然是沿着东北方向御剑飞行。走了大约一刻钟,她终于飞越过这片草地,看到一条连绵的山脉。山顶云雾缭绕,好似一方神仙福地。

  这一带的灵气变得更加浓郁,完全可以与她的沐晚山相比。就在这时,从她的北面隐约传来一阵打斗之声。

  有人沐晚心中一惊,闻声望去。

  在北面五里远的一个浅坡下,两伙人正在拼杀。可惜隔得有点远,她看不清那些人的容貌,只能看出他们身上穿着的都是太一宗外门弟子青袍

  同门相残?沐晚连忙在自己的青袍上用灵力绘制了一道敛息符,降下飞剑,贴着地面飞行,悄悄的靠拢过去。

  不一会儿,她赶到那道浅坡之顶,蹲在一丛茅草的后面,往坡下看去。

  从她这个角度,刚好可以将两拨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呀其中一队人,她居然都认得正是刘力威他们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天使在我家12luo郎语嫣然坏子牙的礼物,多谢书友思了任天高筱筱月voiletits4you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ps: 沐晚揉着一边太阳穴,问道:“大大,刘力威是哪个?我记得不太清了……”

  某峰惊讶极了:“他是你们二十九小队的队长,你真的记不得了吗?说好的,修真之人,记忆超群,过目不忘哩?”

  沐晚翻了个白眼:“隔着好几章,哪个还记得一个小龙套?你说记忆超群,我就真的过目不忘了么?大大不就是因为怕添了新龙套,忘了旧龙套,所以发起盒饭来,比谁都积极……唔唔唔……”

  “嘘,轻点声”某峰大急,连忙捂住她的嘴巴,“就这么点小秘密,你别都抖出来呀,还想不想让龙套们给你搭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