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一五章 被封印的山谷
  香香根据周边植物的记忆,初步判定山谷里没有人迹,也没有大妖兽。【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所以,沐晚很大胆的御剑飞进山谷。

  香香用双指抵在眉心,敛神搜索。很快,她睁开眼睛,指着东南方向,说道:“姐姐,那边有个洞府!”

  “啊?”沐晚打住,悬在半空之中,看向东南边,“你确定?”有洞府,那就意味着这一带极有可能是有主之地。死胖妞,澳门赌博网站:刚刚你是怎么说来着!

  整个山谷里郁郁葱葱,从空中看到出明显的水源。越往里去,林木越是幽深。东南边正是山谷深处。

  香香嘻嘻笑道:“姐姐别急呀。那处洞府应该是荒废了好久。洞府旁边有株六百年的红枫。香香查过它的记忆,六百多年,洞府里一直都无人、兽出没。”

  沐晚松了一口气。既是无主之地,她便大胆的将神识铺开。果然,神识所到之处,只有凡木,连只飞鸟都不曾见到。整个山谷宛若死地,静得出奇。

  她的心中不由警铃大作,刚刚放松的神经旋即又紧绷起来:“香香,你有没有察觉这个山谷太安静了!”

  香香却神色自若:“山谷有禁音的禁制,当然会安安静静的了。姐姐,我们下去后,受禁制所限,说话听不到声音,只能用神识交流。”

  原来如此。沐晚心略安。

  驱剑往前走了十余丈,她象是碰到了一道无形的墙壁,无法再前行一步。

  咦,明明没有阵法波动呀。沐晚正要用双指抵住眉心,敛神细看。背后,香香皱着眉头说道:“应该是禁制。”

  才一会儿的工夫。沐晚已经接连两次听到“禁制”一词。禁制并非阵法,是一种限制的手段,比如说,香香的禁锢之力就是一种禁制。而沐晚对于禁制的了解也仅限于此。既然香香懂得比自己多,眼下当然要以香香为主,于是,她问道:“不能破掉吗?”

  香香略作沉吟。说道:“怪不得山谷里没有飞禽走兽。原来它是被封印住了!”

  沐晚问道:“封印也是禁制的一种?”

  “嗯。”香香突然亢奋起来,“姐姐,山谷一直是被封印的。无人进出过,洞府的宝贝也没有人动过!我们只要破掉封印就可以了。”

  “你破得掉吗?”沐晚有些迟疑。时间有限,仅七天八夜,最起码要将羊皮卷填涂三分之一……想到这里。她心中一动,连忙从怀里取出羊皮卷。打开查看。

  羊皮卷的正中心出现了一个带着一条黑色小尾巴的亮点。亮点的旁边画出一个山谷,并标注有“山谷”两字。

  香香伸长脖子凑过来看,叹道:“呀,真的会自动记录呢。”

  这不是重点啦!沐晚重新收好羊皮卷:“我们得抓紧时间。”

  香香却指着她的胸口说道:“姐姐。你脖子上系着的珠子刚刚好象有反应!”

  沐晚的脖子上现在系了两样东西,一样是张师叔送给她的蓝碧玺灵珠,一样是师尊赐下的护身玉佩。听香香这么一说。她连忙从衣服时扯出蓝碧玺灵珠,低头查看。

  果然。灵珠与平时完全不一样。此刻,它的表面笼上了一层淡淡的淡蓝色光晕。

  “这……”沐晚惊呆了。一直以来,灵珠都没有发过光!当初,张师叔将珠子给她的时候,也没说过灵珠会发光!

  香香拍着巴掌,眉开眼笑:“姐姐,珠子对封印有反应,说明山谷里洞府的主人肯定与灵珠以前的主人有莫大的关联!”

  沐晚也是这么想的。心中又惊又喜,她将珠子挂在衣服外面,试着往山谷里面驱剑。

  结果,隐形的墙壁依然在。她不得寸进。

  这是怎么一回事?两人面面相觑。

  “要不,我们降下飞剑,走走看?”香香抓头,弱弱的说道,“姐姐,这道封印好强,香香不会破。”

  “只能如此了。”沐晚点头,同时柔声说道,“如果实在不行,说明洞府里的宝贝与我们无缘。那么,我们就要立刻离开,不能再浪费时间。”

  “好的呀。”香香使劲的点头,“异境那么大,一眼看不到尽头,我们才不要被一个小小的洞府拖住探索的脚步呢。”

  “如此甚好。”沐晚放心了,降下飞剑。

  就在两人脚踩实地的那一刹那,挂在脖子上的灵珠突然毫光大作!

  沐晚心中一喜,立刻往前试着走了一步。没有阻拦!再走一步,仍然畅通!

  香香性急,呼的飞身从她身后冲上前。

  “叭!”她象是撞上了一道无形的墙,被狠狠的弹开。

  “香香!”

  好在沐晚反应过人,连忙将人一把拉住,这才避免某个心急的胖妞被弹飞。

  她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香香被撞懵了,站稳身形后,使劲甩了甩头,双眼才重新找到焦点。“香香没有灵珠……姐姐,你走前面看看。要慢点哦。”小胖妞有些沮丧。

  见她没事,沐晚展颜轻笑:“我试试看。”说着,她又试着往前走了一步,顺利的通过了刚刚香香被弹回的地方。

  “呀,灵珠真的有效!”香香欢呼着紧跟上来。

  真是个记吃不记打的家伙!沐晚抿嘴轻笑,脚下不停。

  这一次,由她开路,顺利得很。两人向着东南方向,穿行于密林之间。

  密林里的灵气与外面同样稀薄。香香边走边寻,再次肯定:里头都是些凡植。

  如此一来,两人对前面的洞府希望大减。之所以仍然坚持下去,主要是出于好奇——灵珠到底与洞府的主人有什么渊源?

  走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前面突然现出一个一丈见方的山洞。山洞有门!斑驳的朱漆大门已经成了藤蔓们的领地,藤蔓之下,隐现一排排比成年男子拳头还要大的铜钉。门楣之上原来应该是悬有字匾的。因为即便是过了几百年,那里仍然留有淡淡的长条形印迹。

  不知道为什么,沐晚莫名的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她皱了皱眉头,侧头对正四处张望的香香说道:“香香,我有种来过的感觉……”

  香香现在已经筑基,修为比她高得多,闻言,用胖乎乎的右手摸着下巴,作沉思状。

  沐晚自己却没有太在意。前世,她也有过明明是一处陌生的地方,却生出“我好象曾经来过”的错觉。

  用双指抵住眉心,她敛神查看门上的情形——这是从大师兄的秘境探索日志里学到的经验。安全至上,到了这种洞府之前,首先不要急着去推门,而是要仔细检查有无阵法、机关等。

  接连用神识扫视了三遍,沐晚终于肯定:洞口是安全的。

  这时,香香“哦”了一声,热切的拉住她的一只胳膊,说道:“姐姐,你前世肯定来过这里!很有可能,你前世也是个修士,就是这个洞府的主人哦!香香在想,这个异境是不是就是被灵珠吸引过来的!”

  自己的前世是怎么一回事,沐晚自认为最清楚不过,所以,她伸手刮了一下小胖妞的鼻子,用与之同样的口吻,戏道:“你真敢想哦。”

  香香知道她不信。老实说,她自己也只信两成。耸耸肩,她扫了一眼洞门口,一挥手,将门上的藤蔓清除得干干净净:“这里安全得很,姐姐,我们直接进去吧。”

  斑驳的大门完整的展现在两人面前。沐晚的脑海里不由浮现出一个阔气的洞门来,再对比眼下的沧桑,有些发怔。

  香香拉着她的手,催道:“姐姐,我们进去看看。”刚刚那一撞那么疼,她当然会长记性!

  沐晚回过神来,与之拾阶而上。在门坎前,她立住,试着用灵力隔空去推门——这也是大师兄的经验,莫用手直接沾碰秘境里的物什。

  铜制的大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

  “呼——”从门缝里冲出一股冷风。

  “闭气!”沐晚大声提醒。

  而香香也不含糊,一直暗地里捏着法诀呢。是以,在冷风扑面袭来之前,她已经打出禁锢之力,将两人罩住。

  冷风过后,大门洞开,门内的情形完全展现在两人面前。

  出人意料的是,里面居然是个小花园。

  被封存了那么久,花园里的花草早就死得连渣都不剩。院中那个倒塌了一大截的白色玉石砌成的花廊,以及,仍然顽强的挂在花廊上面的那架精致的秋千,证明了这里曾经是一个精致的小花园。

  香香伸长脖子往里面瞅了一眼,回过头来,正色道:“姐姐,香香收回刚刚的话。你应该不会给自己修个这么花哨的花廊。”花廊,地上铺的米分红色地砖,以及碎了一地的那些白玉碎石,哪一块不是精雕细琢,布满繁琐的花纹。她家主人真的是从骨子里不好这一口。

  沐晚笑了笑:“我本来也没把那话当真。”说着,她开始用神识扫视小花园。

  香香也没闲着,仔细寻找有没有幸存的草木。结果,她很失望,小花园里真的是寸草不生。

  很快,沐晚也细细检查过了,对她说道:“里面没有阵法,也没有机关,我们进去。”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郎语嫣然的礼物,多谢书友白施洲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