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一三章 一起殿后吧
  张逸尘将清玉真人引至赤阳真人的洞府。

  见过礼后,主宾分别落座。张逸尘身为弟子,当然是负责奉茶。上完茶后,他执弟子礼,垂手侍立在赤阳真人身侧。

  清玉真人自称是偶然路过,刚好看到金丹吉相,便上山祝贺。

  赤阳真人神采奕奕的告诉他,结丹的是自家首徒:“这孩子一定要完美结丹,今天总算是如愿以偿。”

  清玉真人又道了一声“恭喜”,笑道:“我看到令徒的金丹吉相是红梅,不知师叔有何高见?”

  就知道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赤阳真人笑道:“按理,小煜是火灵根,他的金丹吉相不该是草木一类。所以,我这会儿也理不出个头绪来。也许要等问过他结丹之时的详细情形,才能做出判断。”说着,他侧过头,吩咐身侧的张逸尘,“小逸,你去请小煜过来一叙。”

  “是。”张逸尘抱拳领令,飞步离开。

  清玉真人目送他离开,眼波流转。

  赤阳真人忍不住,索性问道:“我观师弟看我这二徒弟的眼神有些古怪,好几次都想向师弟请教,又怕是我多心……”

  不等他说完,清玉真人轻轻摆手,笑道:“赤阳师兄真是目光如炬我正为此事而来。”说着,他环顾室内。看到角落里侍立的两名丹童时,目光微顿。

  赤阳真人见状,挥手示意他们下去。

  两名丹童双双行过礼,静静的退至门外。

  赤阳真人一挥手,启动室内的隔音阵,这才对清玉真人说道:“清玉师弟,请直说。”

  清玉真人说道:“师兄也知道。前不久,我的修为增进了一个小境界。很意外,这次进级时,我窥到了一些画面。此乃天机,不可泄。”

  赤阳真人点头:“那我问,你来答,如何?”修真之人都知道。有意泄漏天机是要受到天道惩罚的。不过。要是旁人相问,套出天机,却是无妨。

  不想。清玉真人笑道:“不用这样麻烦。如今时机已过,说说也无妨。”

  赤阳真人一听,猛的瞪大眼睛,惊道:“你的意思是。小逸刚刚过了生死劫”怎么可能,他身为师尊。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清玉真人却目光灼灼的看着他,正色道:“确实如此”

  这时,张逸尘在外面禀报:“师尊,大师兄到。”身为亲传弟子。他们是无需通传的。但是,他们的师尊启动了隔音阵,摆明了就是与清玉师叔有要事相商。不想让人打扰。所以,他们必须得到师尊的许可。方可入内。

  赤阳真人看向清玉真人。后者微微颌首。于是,赤阳真人又是轻挥袍袖。

  门面上灵光一闪,隔音阵打开一线。

  阳煜带着张逸尘推门进去。待两人进去后,门面上又闪过一道灵光,隔音阵重新合拢。

  阳煜与两人见过礼后,赤阳真人示意他坐在清玉真人的对面。如今他已经是金丹真人,身份地位大增。赤阳真人待他于亲子,自然于人前人后都会给足他脸面,不会让他再执弟子礼。

  “弟子谢师尊赐座。”阳煜抱拳行过礼,然后才落座。

  至于张逸尘,当然只有老老实实的回到师尊的身侧,执弟子礼喽。不过,他突然发现,从师尊,到师叔,到大师兄,看他的眼神都不太对劲。

  这是什么情况?他不由后背发麻。

  赤阳真人看到大徒弟的眼神,心中立时明了。他清咳一声,侧过头说道:“小逸,你连日里巡山,也累了,先下去歇息吧。”

  “是。”虽然满肚子的问号,但是师尊发话了,身为弟子,张逸尘只能行礼退场。

  待他离开后,清玉真人抢先开腔,抱拳对阳煜说道:“阳师侄成就金丹,仙道初成,可喜可贺。”按太一宗的规矩,阳煜晋升成为了金丹真人,清玉真人与他修为同阶,又与他无直系师从关系,自然而然的就由“师叔”变“师兄”了。但清玉真人仍以“阳师侄”相称,却行同辈之礼,其实是刻意拉近映月岭与云霄山的关系,是绝对的示好。

  阳煜连忙起身还礼,恭敬的抱拳回礼:“清玉师叔客气了。”

  赤阳真人抬手示意他坐下,连声说道:“就莫搞这些虚礼了。赶紧说正事。”说着,他看向清玉真人,“清玉师弟,你先说。小逸的生死劫是怎么一回事?他什么时候度的劫,我竟然毫不知情。”

  清玉真人叹道:“事情本是由我而起。前面,逸尘参加内门历练。我判他历练不合格,罚他护送沐小丫头回宗门。现在想来,我真的好庆幸,他和小晚都没有出事。”

  “莫非,你看到天机里,小逸和小晚两个出事了?”赤阳真人满脸的难以置信。

  清玉真人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对面的阳煜:“阳师侄,你的金丹吉相是朱砂梅。我大胆猜测,是不是有红梅报春之意?”

  阳煜刚刚梳洗完,澳门赌博网站:张逸尘就来相请,是以,他还没来得及细捋自己的“金丹初梦”。闻言,他垂下眼帘,飞快的掐指细算。片刻之后,他抬起头,脸上一片轻松,点头说道:“正是。师尊,小逸确实是刚刚经过一场生死大劫。”

  赤阳真人张大嘴巴,当场惊呆如果是清玉真人一家之言,尤不可信。但是,他家徒弟的“金丹初梦”竟也应证了。这说明,此事十有**是真的。

  接着,阳煜道出梦中张逸尘的结局。

  赤阳真人“滋”的吸气,选择眉心紧锁,说道:“先前清玉师弟提到小逸的生死劫,我还以为是指他在巨阵身中血煞魔气,险些走火入魔之事。听你们这么一说,显然不是。这里头没有小丫头?大道五十,天衍四九。莫非小丫头就是变数?”要真是这样,沐小丫头说不定就是气运之子,必须得好生守护。

  结果,另外两人居然齐齐选择了闭口不言。

  天机不可泄赤阳真人头疼。因为这意味着,接下来,他得猜哑谜了

  吐出一口浊气,他理了理思路。正式开始:“我想问下。宗门是不是将有大事发生?”小逸的生死劫已经安然度过,无须再问。他和清玉师弟共同的关注点唯有宗门,是以。他才有此一问。

  清玉真人与阳煜相对一视,没有做声。

  就知道是这样。不然,清玉小子也不会眼巴巴的跑过来找本尊赤阳真人清了清嗓子,接着往下猜:“关系到宗门安危?”

  两人继续沉默。

  这下赤阳真人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赶忙坐直身子:“在今年之内?”

  两人摇头。

  “明年?”

  “后年?”

  ……

  “十年之后?”

  清玉真人和阳煜终于不再摇头。

  于是。赤阳真人擦了一把冷汗,换一个新问题:“有内奸?”

  ……

  谷雨镇。

  沐晚随众外门弟子一起走下飞舟。负责整队的那名内门弟子告诉他们。就在空地上待命,期间可以小队内部商议,但是,任何人不得大声喧哗。不得四处闲逛。违者,立即取消任务资格。

  于是,各小队围坐成一圈。开始低声商量进入异境后,如何共进退。高效安全的完成任务。

  第二十九小队共有十三名队员。沐晚在里头,年岁最小,个头最矮,修为最低,是以,她只有老老实实听的份。

  首先,大家一致推选了一名身材健硕,孔武之至,修为是炼气大圆满的青年男修为队长。新官上任三把火。队长的第一把火是自我介绍:“我叫刘力威,,走的是体修路子。下面,你们也这样简单介绍一下自己。”

  “我叫连珍,丹道。”

  “我叫吴仁文,符道。”

  ……

  “我叫胡晓东,体修。”

  “我叫沐晚,剑修。”

  沐晚一说完,她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大家都万万没有想到,他们队里唯一的剑修竟然是这个修为最低的小童。

  “沐师弟,能否让我们看看你的剑?”那名叫做连珍的中年女修问道。

  “是呀。”她旁边的吴仁文也笑嘻嘻的附合道,“剑法好学,剑道难修。外门很少有弟子走剑修之路的。”

  其余人也连声附和对于他们外门弟子来说,剑道之难,首在寻剑。走剑修路子的话,即便是在炼气阶段,起码也得有一把上品法器的好剑。但好剑价格不菲,是他们外门弟子不能承受之重。所以,见小家伙自称是剑修,大家都想借机过过眼瘾。

  沐晚不好推迟,只好从储物袋里取出铁芒短剑。

  然后,她的小伙伴们又惊呆了。

  还是连珍最先发问:“沐师弟,如果我等没看错,这把木剑连下品法器都不是吗?”

  “嗯。”沐晚使劲的点头,看着众人,一双大眼睛亮闪闪的。

  分明就是个小屁孩呀。好几个人眼里的热度褪了。队长刘力威叹了一口气,说道:“接下来,我们商量一下,进入异境以后,如何走位。我是队长,那我走最前面,为大家开路就是。”

  “我会点阵法,就走队长后面好了。”一名叫曾薇的年轻女修说道。之前,她自称是阵修来着。

  有她响应,其余人七嘴八舌的报了自己的位置,就没有人愿意殿后。

  最后,只剩下胡晓东和沐晚两个没有吭声。众人的目光再度聚集。

  胡晓东挠头:“那我就殿后吧。”然后,他侧过头来,对沐晚说道,“沐师弟,你也和我一起殿后吧?”

  他是炼气十层的体修,有他殿后,大家都很放心。至于沐晚做什么,真的没人关心。所以,不等沐晚答应,连珍抢先说道:“我觉得这样蛮好的。要不就是样吧,队长?”

  刘力威的目光扫过沐晚的小脸,正想要开口说什么,曾薇也说道:“我也认同连师姐的看法。”

  其余人又是一通附和。刘力威只有点头应下。

  这是典型的“宁死道友,莫死贫道”,沐晚垂眸,心里冷哼。

  香香在空间里用神识点评:这些人真讨厌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和坏了牙的礼物,多谢书友八大山人2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