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一二章 庄周梦蝶
  青木峰,澳门赌博网站:云霄山,灵气翻涌,罡风猎猎。

  此番情景已经足足持续了数日。这是有人在结丹越来越多的内门筑基期弟子飞赶过来。他们在云霄山脚寻了个清净之地,盘腿打坐,感受山中灵气的变化这是太一宗的千年老规矩了,门内有人结丹,筑基期弟子们可以前去观摩结丹过程。当然,前提是与结丹之人至少相隔百丈,且禁言禁行,勿扰人清修。

  这位正在结丹的人正是云霄山山主赤阳真人座下之首徒,阳煜。而弟子院最初出现结丹预兆的时候,正是张逸尘从沐晚山回来的那天晚上。

  当晚,张逸尘从师尊洞府里出来,直接提着一坛酒去大师兄的院门外喝酒大师兄在闭关,是以,院门紧闭。他不得入内。

  张逸尘拍开一坛醉逍遥,深深的吸了一口酒香,赞道:“好酒”然后,他抱着酒坛子,轻拍紧闭的朱漆院门,呵呵笑道:“大师兄,这是小晚酿得醉逍遥。小丫头挺有心的,特意托我给你捎一坛来。你在闭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这坛酒封得时间有些短,酒味还不算浓,小晚那里有更好的。所以,这一坛,我替你先喝了。小晚酿了很多,等你出关,我们一道去她那里喝个痛快。”

  然后,他盘腿坐在院门下,一口酒,一句八卦没办法,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有点多,而他们总共就师兄弟三人。此刻,师弟又云游在外,除了大师兄这里,他真的再找不到第二处吐槽点了。虽说结丹非同小可,不能打扰。但是,有阵法守护,再说,大师兄不是还没有出现结丹之兆吗?况且,他过来陪大师兄聊聊天。给大师兄解解闷,这也是师尊的意思。师尊说了,大师兄一心追求完美结丹,压力很大。让他得空时去陪大师兄院门下说点轻松好玩的事情,这叫做给大师兄解压。说不定能助大师兄一臂之力。

  不一会儿,一坛子醉逍遥就见了底。

  张逸尘才喝了个半醉。他又取出一坛了,有些不舍的抱在怀里,呵呵对着院门笑道:“这酒真好喝……唔。还要过七九六十三天,才有更好喝的醉逍遥,真舍不得就这么喝……”

  话还没说完,头顶突然刮过一阵清风,紧接着,周边的灵气开始涌动。

  张逸尘的酒一下子全醒了。连酒坛子都顾不得收起来,他呼的站起来,单手抱着酒坛子,向后飞掠,猛的退到三丈开的半空中。

  大师兄的院子上空现出一道婴儿手臂粗的火灵气。这道紫气打着转儿。将周边的灵气都吸引了进去。于是,这道紫气正以肉眼可见速度变得越来越粗壮。

  张逸尘愣了一下,旋即喜道:“呀,大师兄在结丹”

  他飞也似的向赤阳真人的洞府跑去。

  这时,赤阳真人刚好从洞府里出来。

  “师尊,大师兄在结丹”

  “为师知道了。”赤阳真人不紧不慢的看了他一眼,右手轻抬。

  于是,张逸尘一直抱在臂弯里,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那坛醉逍遥,嗖的一下。飞到了赤阳真人的右手上。

  他正色道:“为师要给小煜护法。这几日,你到山脚去巡视。若有人胆敢靠近弟子院百丈之内,按宗门规矩,杀无赦”说到后面那一句。他的声音里竟是杀气腾腾。

  “是,弟子遵命。”张逸尘哪里还顾得上那坛酒?他当即敛神领命。大师兄是师尊第一个结丹的弟子。师尊非常重视,竟然亲自移驾,为大师兄护法。而师尊座下共有三徒,现在,首徒结丹。小徒云游在外。负责警戒的任务便自然而然的落到了他这个二徒弟的肩上。其实,大师兄于他亦兄亦父,就算没有师尊没有发令,他也会主动为大师兄护法。

  连日来,张逸尘都在云霄山脚巡视警戒,不敢有丝毫懈怠。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谷雨镇的事,也不知道沐晚要去探索异境。

  方圆百里之内的火灵气都向云霄山上急速涌过来,象一道火烧云聚集在弟子院的上空。

  灵气越聚越多,最后,它陡然下沉,象道龙卷风一样,钻进了弟子院的一座瓦房里。

  屋内的长榻上。

  金丹已成阳煜睁开了眼睛,任海量的火灵气冲进身体,洗涮周身经脉与穴道。这是结丹之后的淬体。通过这次淬体,他刚刚拓宽的丹田识海经脉会更加凝实,先晋升的修为将得已巩固。

  终于结丹了,但是,此刻,阳煜的心里却没有半点结丹的喜悦。

  很久以前,他就听说过,在金丹凝成的那一刹那,结丹之人会做一个“梦”。此梦的时间很短,还不到一息。又是成于金丹刚好凝实的那一刹那,因此被戏称为“金丹初梦”。

  关于“金丹初梦”,也是众说纷纭。有人说,这不是梦,是结丹之人前世的经历,也有人说,这是天道赐予的一丝先机。

  阳煜以前对这个传说中的“金丹初梦”也很是向往。然而,等他终于真正经历了之后,却只感到心沉似铁

  他的“金丹初梦”过于惨烈虽然只是飞闪而逝的几个画面,但是,他完全能看得出发生了什么。

  梦里,他的面相看上去与去绝魔山脉之前差不多,没有结丹,仍然是筑基十层,也仍然是师尊座下的首徒。师尊也收了三个徒弟。但是,两位师弟都已经殒落。小逸差不多正是这个时候折殒的他参加内门历练,也被清玉师叔判定为不合格,然后,清玉师叔命他在凡人界独自云游半年后,方可回宗门。结果,小逸莫名的折殒于凡人界。事后,师尊与清玉师叔亲自去凡人界查访,无功而返。

  接着,四个多月后,小师弟林定一发回一道紧急求救符。他奉师命,急急赶去救援,最终还是迟了一步。小师弟当时在一座荒弃已久的洞府里。他赶到时,洞府刚好倒塌。他火急火燎的从废墟之中开出一条简易通道,最后只是找到了小师弟那惨不忍睹的尸首。

  半年之内,连失二徒,师尊大受打击,头发都变得花白,俨然老了几十岁。从此,师尊不问世事,闭起了生死关。

  十年之后,太一宗遭受突袭来敌甚是强悍。只可惜,他地位低微,无法得知敌人的来头。师尊与他都在保护宗门的决战中殒落。

  闭上眼睛,那血色冲天,哀嚎遍地,整个太一宗宛若修罗场的惨烈画面又在阳煜的脑海里浮现出来。敌人的尖刀是那样的冰冷,“噗”的刺进他的丹田。丹田崩塌,他心中的绝望是那样的清晰……这些都真的只是梦吗?

  如果只是梦,那么这梦境也未必太过真切,真切得让人有如亲临其境……阳煜缓缓睁开眼睛,两行血泪夺眶而了,顺着脸颊滑落。“叭嗒叭嗒……”,嫣红的泪珠掉落在长榻,摔得粉碎。

  这时,火灵气已经散了。房间里终于又恢复平静。阳煜伸手抹掉腮边的血泪,坚定的站起来,沉声说道:“不管是不是梦,我阳煜绝不允许类似的事情发生小逸和小定,师尊,宗门,我阳煜将拼死守护”

  他低头看了看身上碎成了破布巾的法袍,“滋啦”一把扯下,随手弃于地下,走进了旁边的耳房里。

  晋升金丹后,他的五感变得更加敏锐。就象现在,不用放出神识,他也能清楚的感觉到师尊盘腿坐在他的院门口。小逸正急急的往山上赶来。山下围了很多的同门……呃,刚刚才淬过体,本尊晋升金丹真人之后,他可以如此自称了现在形容狼狈,得好好梳流一番才好出去示人。

  赤阳真人一直双眼微闭,坐守弟子院。几天来,他都未曾动过一下。此刻,他松了一口气,终于睁开了眼睛。

  无疑,大弟子此番确实是成功结丹。可是,他搞不懂的是,结丹之后,在灵气灌顶进行淬体之时,他的大徒弟身上为何却散出一种悲壮绝望之至的情绪?

  “不象是金丹有异呀”他看着紧闭的院门,忍不住摸着下巴,“滋”的吸气。

  “师尊”张逸尘自垂花门外飞奔进来,喜气洋洋的问道,“大师兄呢?”

  刚刚他在山脚看到空中的火灵气在半空中化成一丛红艳艳的朱砂梅。每一朵红梅径圆十余里,娇妍似火,甚是壮观。这是结丹成功的吉相。“红梅”持续了十几息,才慢慢散去。有此吉相为证,他家大师兄肯定是成功结丹无疑。

  赤阳真人指着院门,说道:“应该是在里面梳洗吧。”说着,他起身背负着双手,悠然的向外面走去。

  张逸尘看了看院紧闭的院门,紧步跟上去,笑嘻嘻的搓着手:“大师兄向来注重仪容……怪不得大师兄的金丹吉相是一大丛朱砂梅。”

  赤阳真人闻言,仰头哈哈大笑:“小逸此解甚是有趣”金丹吉相有预示着结丹之人在金丹期的仙途之意义,哪里会这么简单直白

  这时,丹童小跑过来,禀报:“真人,金莲峰映月岭清玉真人来访。”

  赤阳真人挑眉,回头对张逸尘笑道:“快快有请你清玉师叔。”貌似这段时间,他与清玉师弟来往得越来越密切了。

  “是”张逸尘得令,领着丹童疾步向外走去。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琉璃暗月有平安符,多谢书友wxz132213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