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一零章 多出一个小队
  香香想了想,果断的在灵米饭上加了一层禁锢之力,作为保护。接下来的事实证明,此举是非常明智的。

  半山腰,水潭边,整整下了六天的“阵雨”并且,一阵比一阵下得急,一阵比一阵下得范围宽,一阵比一阵的破坏力……呃,是威力大

  六天后,原本芳草萋萋,绿树成荫的半山腰,花凋了,草残了,树上的叶子全没了,遍地都是大大小小的孔洞,变得疮痍满目,惨不忍睹。这一带俨然是提前步入了三九寒冬。

  如果不是香香有先见之明,用禁锢之力护住了重新搭好的酒棚子,以及炉灶,她就是一天重建十次,也不够沐晚“摧残”的。

  傍晚时分,沐晚终于停止练习“一夜秋雨”。经过六天的练习,她的“一夜秋雨”剑招初成。与师祖将自己体内的水灵气凝炼成雨不同,她是先用凝水术抽凝体内的水灵气,吸附周边的水汽,凝结成雨。说白了,她纯粹是“借”自然之雨。相比于师祖,她的“一夜秋雨”威力肯定大减。但,此举实属无奈。谁叫她的修为才区区炼气五层呢?

  不过,修为不够,招式凑

  沐晚创造性的将“落英飞剑”揉合到“一夜秋雨”里。这样一来,她的“一夜秋雨”细如牛毛,飘飘洒洒,薄如烟雾,飘渺不定。香香见了,由衷的赞道:“好美姐姐,你的这一剑,如果改名叫做一帘烟雨更为恰当”

  一夜秋雨是什么样子的,她也不懂。但是她家主人挥剑一斩,红色的剑影划过。烟雨朦胧,却是真真实实的存在。当然,切不可被烟雨的美丽蒙蔽了双眼。她家主人的“烟雨”厉害着呢。如果用于实战,肯定是滴滴见血,是绝对的大杀招

  沐晚抚剑,渭然长叹:“师祖的《水行三剑》高深莫测,威力无比。我现在修为有限。真的只能叫做是照虎画猫。惭愧”就是这样,她一次使出九剑,体内的水灵气就会耗得精光。所以。九剑组合为一剑,她的“一夜秋雨”也是九重水幕叠加,并且仅能覆盖五十丈外径圆三丈的距离。水幕所到之外,片叶不存。即便是这样。连真正的大杀招也还差得远呢。

  香香翻了个白眼:“姐姐,你这样绝对不叫谦虚”在她看来。杀伤力巨大,就叫作大杀伤。别人躲不躲得过她主人的“一帘烟雨”,澳门赌博网站:她不知道。反正,她看到烟雨过后。花落草残,片叶不存的情景,感同身受。整个人就象泡在冰水里一样,忍不住两股战战。直打哆嗦。

  明天一大早就要去任务处集合,故而,沐晚放下一切,回到山顶的木屋里间,静下心来,打包行装。

  她自己有些家底,师尊和大师兄给她准备的更多,加在一起,简直是一笔庞大的修真物资。前世管家的经验告诉她,如果不将这笔物资分门别类的清点好,极有可能造成巨大的浪费。简而言之,就是败家。

  沐晚首先清点法宝。她自己手里的法宝是从虬髯修士和胡珊珊他们手里得到的。质量差参不齐不说,有好多法宝都是仅剩一次使用期限。她将这一类的法宝全清理出来,按照攻击型和防御型,将之分成两部分,放进一个下品储物袋里。并且在储物袋的系绳上打了一个绳结,表明这个储物袋里的法宝都是用完就扔,无须收回。适合于张师叔以前所说的那种紧急情况: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法宝兜头砸出去,自己好乘机借跑路。

  师尊和大师兄给的法宝都是全新的。沐晚一一把玩,熟练了用法之后,也按照攻击型和防御型分两大部分,分别装进两个上品储物袋里。然而,想了想,她又从中各取出五件,用一个下品储物袋装好,在外面的系绳上打了两个绳结有道是,财不露白。她一个炼气五层的,带两个胀鼓鼓的上品储物袋到处晃。此等行径与额头上刻着“我是土豪,过来抢我呀”有什么两样?

  除此之外,师尊还给了她很多各种各样的灵符。她自己这些天也绘制了不少,全部按品阶,分种类灵符码成一扎扎的,也用一个下品储物袋装起来。在系绳上打了三个绳结。

  最后,沐晚又拿出一个中品储物袋和一个下品储物袋。前者用来装衣服帐蓬等生活用品没办法,师尊准备好多东西,而且每一件都很有可能派得上用场,所以,沐晚一件也舍不下。再加上她自己的一些杂物,一个下品储物袋根本就放不下;后者用来装果脯等零嘴儿。铁芒神剑和祥云飞剑与那一大堆的零嘴儿放在一起。

  “好了”将下品储物袋挂在腰带上,上品储物袋贴身收在里衣的内袋里,沐晚从心底里笑了出来经历了空间失联,里头的东西取不出的无奈经历,她宁愿把所有的里衣都缝上内袋,也不敢把这些保命的东西收进空间里。

  这时,香香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姐姐,我们现在就去任务处吧。”

  现在还不到子夜呢,离明早的辰正还有好几个时辰。好不好沐晚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要提前这么多过去?”

  香香哼道:“香香担心明天早上,胡家那些宵小会在路上阻拦我们。任务处的那个管事师叔不是说了吗?要是迟到或者旷缺,统统要送到戒律处去受罚的吗?”

  沐晚不以为然的笑道:“你放心,胡孝波明天早上绝不会派人在路上阻拦我们。”顿了顿,她敛了笑意,从鼻子里冷哼一声,接着说道,“他只会派人在异境里杀掉我。”

  香香摸着后脑勺想了想,使劲的点头:“对哦,在异境里动手,比在宗门里动手更隐蔽些,又根本不用担心事后被人查出来。要在异境里呆那么多天呢。机会多得是,他们明天确实没有必要在去任务处的拦截我们。”

  话虽没错,是这么个意思。可是,听起来咋就这么别扭呢?沐晚抚额:“机会是很多,但是,想要我的命,他们也得拿出点真本事出来才行。”

  香香又是一通小鸡啄米般的点头:“是的。是的。香香去给姐姐也搬几坛醉逍遥。”说着。往外间走去。

  沐晚忍不住叫住她,问道:“你之前不是一直在搬酒吗?还没搬完?”

  香香呵呵一笑:“师尊给我们准备了那么多好吃的。香香得多准备点酒水。”说完,一溜烟的跑了。

  沐晚很好奇这家伙到底准备带多少坛酒去。于是,也跟去看个究竟。到了半山腰一看,她倒吸一口凉气:我滴个娘咧,小木棚附近的土层都有被挖过的痕迹

  香香正在小木棚子里搬运今天才出缸的新灵米酒。

  死胖妞该不是把所有的酒都带去吧沐晚急忙走进小木棚里。问道:“香香,给师尊和师叔他们酿的酒。你也起出来了?”

  香香冲她翻了个白眼:“姐姐真是的,那些酒都是有主的,你绝对不能动”

  典型的倒打一耙……沐晚悻悻的摸了摸鼻子:“你知道它们是有主的就好。”

  第二天清晨,沐晚足足提前了三刻钟出发。之所以要这样早早的赶过去。主要是她还要去查看分队的事宜。

  她料想得不差,一路上,果然没有人出来拦截。她很顺利的提前一刻多钟赶到了任务处。

  远远的。沐晚就看到有近百来号身着外门弟子站在任务处大厅外面的空地上。他们三五成群的站在一起,彼此聊得甚是热络。

  沐晚降下飞剑。走进任务处的大门。影壁之上,高高的张贴着一张硕大的黄榜,显眼得很。榜下也围了一群人,大多数人在仰着头看榜,有少数的几个人正指着榜上的名字,嘻嘻哈哈的咬耳朵。

  沐晚见状,驻足,站在人群的最外面,仰头扫了一眼,原来是分队的名单。

  不等她去查找自己的名字,香香在空间里用神识告诉她:姐姐,你在第二十九队。咦,不是说分成三十队的吗?怎么榜上多了一个,总共有三十一队?

  沐晚飞快的看向榜尾。果然,最左边的那一列的列首写着“三十一队”,下面一长串的名字,只有一个姓胡的。

  然后,她又看了一下自己小队里的那一列名字,其中也有一个姓胡的,叫胡晓东。

  她又飞快的游览全榜,发现榜上的名单比之前管事说的三百七十一人足足多出了十一个。有意思的是,榜上刚好有十一个姓胡的。

  面上不显,沐晚在心里呵呵:不排除纯属巧合。

  这时,院门外又有数人降下飞剑,结伴走了进来。影壁前的人眼见着越来越多。沐晚默默的从一边离开影壁,走向院中的空地。

  不想,她刚从影壁前面出来,才露了个脸。原本人声鼎沸的空地突然变得鸦雀无声。没有人再交谈,所有的目光“刷刷”的聚焦了过来。

  纵是沐晚两世为人,经历过不少大场面,面上也险些挂不住。她脚下略顿,冲大家一抱拳,强绷着小脸,面无表情的向最近的那个角落走去。待走到角落里的那棵桂树下,她又背靠树干,抱着膀子,开始闭目养神。

  期间,众人的目光一直如影相随。

  过了一会儿,有人开始窃窃私语:“他就是沐晚?就带了这么几个破储物袋?不说是,他背后有长辈撑腰吗?也并不见得比我们阔气嘛。”

  “这次参加任务的人里只有沐晚一个炼气五层的,应该是他。”

  “你炼气五层的时候,又有多少身家?”

  “他在哪一队来着?”

  “二十九小队。”

  “唉,带上这么一个累赘,二十九小队的人真是不走运。”

  “有什么累赘不累赘的。进了异境,谁顾得上谁?”

  “就是。”

  ……

  这回,香香也淡定了。她盘腿坐在空间里,悠闲的就着酱肉丸子,喝小酒,充耳不闻外面的这些议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