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零九章 一夜秋雨,初成!
  香香昨晚就将灵米淘洗干净,用大缸泡上了。现在,她们俩要做的是第二步,将灵米沥干,放到蒸屉里蒸熟。

  死胖妞现在手握大把的灵米,财大气粗得很,一次就泡了三十担,也就是三千斤下等灵米。沐晚与她忙活了一个时辰,才将这三千斤灵米全部蒸上。

  由于数量有些多,香香在木棚外面又重新垒了一排大土灶,专门用来蒸灵米。不一会儿,水烧开了,一溜大灶上的竹蒸屉全冒出了蒸汽,如烟似雾,好不壮观。

  沐晚和香香盘腿坐在小木棚子旁,喝酒歇息,见到眼前的情景,叹道:“这些要都是我的水灵气,就好了。”有这么多的水灵气,姐应该能练成“一夜秋雨”了。

  今天听了大师兄的话,她对《水行三剑》喜欢到不行。打定主意,将来一定要练成这套剑法。

  香香抱起酒坛子,仰头喝了一口醉逍遥,开玩笑的说道:“水蒸汽也能凝成水滴呢。姐姐就当它们是水灵气,全拿去练一夜秋雨好了”

  沐晚正好提起酒坛子,作势要再喝一口,闻言,手中的动作一顿,瞪大眼睛看着水汽腾腾的那一排大灶。

  香香见状,翻了个白眼,暗道:姐姐想练“一夜秋雨”想魔障了。只要是修行之人都知道,水蒸汽和水灵气分明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好不好

  可是,沐晚盘腿坐在那儿,单手提着一只酒坛子,一动也不动的盯着那些水蒸汽,陷入了沉思:用水蒸气代替水灵气。到底可不可以?

  她看了三天的云彩,发现其实云里面也是水汽远远多于水灵气。这些天一直没有下雨,不过,以她的经验,不难判定出,最后真正变成雨水落下来的,绝对是水汽。而云层里蕴含的水灵气只有少部分被水汽包裹着。一并变成雨水,落到地面。

  所以,《水行三剑》里的“水之意”。并不是指“水灵气之意”。

  “滋”,沐晚深吸一口气,随手撂下手中的酒坛子,闭上眼睛。她的脑海里浮现出水影人使的第一剑“一夜秋雨”。

  一遍。一遍,又一遍……

  周边的世界变得好宁静。水影人象是提剑走到了她的跟前。与她仅有一臂之遥。她甚至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水汽。心中一动,她索性起身,澳门赌博网站:走进了水汽之中,手执铁芒短剑。跟在水影人的身后,随它一道练了起来……

  看着她闭着眼睛,象梦游一样走近灶前。在朦朦胧胧的水汽里,执剑而舞。香香瞪大眼睛,险些失手打落了手里的酒坛子姐姐在做什么?该不会是真的魔障了吧?

  沐晚试图将水汽象水灵气一样,引过来,吸附到剑面之上。然而,水汽无形。她按照水影人的招式,一剑挥过去,水汽立刻散了。

  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她摇了摇头,闭着眼睛,努力的感受水汽。

  周边全是水汽,水汽翻涌,姐好象是站在云彩里一样啊。

  突然,沐晚福至心灵,想到:云彩里,水汽都是自动围绕在水灵气周边的。很有可能,水灵气对水汽有吸附作用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水汽是外物,又无形,不能为姐所用。但是,水灵气是姐自身的,可以为姐所用呀姐完全可以试着用水灵气去吸附水汽嗯,就这样试一下

  说做就做沐晚先凝出一丝与头发丝差不多粗细的水灵气,使之象灵蛇一样缠上剑身,然后,她屏息敛神,小心翼翼的和水影人一样,挽了个剑花,挥向周边的水汽。

  呀,剑上的那丝水灵气真的可以吸附水汽。短剑所到之处,水汽如影相随。沐晚心喜,挥剑舞了一个大圈。结果,短剑带着一大片水汽,那情形就象她挥舞的是一杆旗帜一般。

  她和水影人一样,举剑轻抖。附在剑身后面的水汽也象一块绸布一样,徐徐抖动

  这时,前面的水影人,长剑一挥,剑尖上凝结出一滴水。

  “凝”沐晚没有迟疑,也挥动短剑,使出凝水术。

  这时,奇迹出现了短剑后面附着的不再是水汽,而是一片细密的水滴

  “啊成了”小心肝“砰砰”狂跳,沐晚吸深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大喝道:“一夜秋雨”挥剑力斩

  沙沙沙……她终于听到了下雨的声音三两点雨水落在她的鼻尖上,还是温热的

  再接再励,她如法炮制,又接连使出三剑“一夜秋雨”。

  沙沙沙……

  一剑一息雨,周边的水汽尽消。温热的雨水落在她的脸上,顺着脸颊,流到她的嘴唇边。她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唔,灵米味的……

  香香见她终于停了下来,不知此刻是该哭,还是该笑

  令她高兴的是,主人应该是练成了“一夜秋雨”

  让她肉疼不已的是,主人的“一夜秋雨”不但将大灶里的火全烧没了,而且还把一排大灶,以及灶上的十个蒸屉打得千疮百孔

  好吧,大灶推倒,重新垒过就是;蒸屉是俗物不值钱,一块灵石一百个。她们上次买了一百个,换十个新的就是。但是灵米才蒸到一半。她刚刚去看过了,十来锅灵米全是夹生饭这样子的灵米饭根本没法拿去酿酒呀谁来告诉她,如何才能拯救她的三千斤灵米饭

  “姐姐……”小胖妞哭了。

  沐晚听到声音,睁开了眼睛,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大跳。她惶恐的问道:“这里刚刚下了一场暴风雨?”

  地上湿漉漉的;小木棚象是被一个调皮的孩子用剑捅了好多窟窿,歪歪扭扭的立在那儿。貌似只要用一根手指头,轻轻一戳,就能将之戳倒;那排崭新的大灶塌了一半多,硕果仅存的那一截也布满手指头大两寸来深的小孔;十个蒸屉被搁在地上。也是残破不堪,露出了里面的灵米饭;灵米饭还冒着热气,呃,只是样子有些不对……我的天,是十锅夹生饭

  看到这里,她终于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刚刚不是在脑海里推演,她分明是在用大灶蒸出来的水汽练剑。好不好

  眼前的这一片狼狈。全是拜她所赐

  “香香……呵呵。”沐晚不好意思的搓着手,“那个,我真不会垒炉灶。要不。你教我?”在沐府,她两世都是沐大小姐,自然不曾做过这等粗活;在来宗门的路上,张师叔也没有让她垒过灶。她只要当好大厨就行。

  香香气得直跺脚:“炉灶。香香会垒啦,再垒一排就是。三千斤夹生灵米饭。怎么办?都扔掉的话,太浪费了”

  沐晚连忙说道:“不要扔掉,我有办法。”前世,她试着让田妈妈等人煮竹筒饭的时候。第一次煮出来的就是夹生饭。夹生饭怎么能吃?她让青衣拿去扔掉。结果,田妈妈用了一个简单的法子,硬是将夹生饭变成了香喷喷的米饭。

  她胸有成竹的对香香说道:“你重新垒一排灶。我教你怎么将夹生饭蒸成熟米饭。保证粒粒都蒸熟,口感一点儿也不比直接煮熟的差。”

  香香听她说的这么有把握。连腮边的眼泪都顾不得,火急火燎的去忙活。

  某个罪魁祸首自然是主动跟过去,在一旁帮着打下手。

  貌似香香等很多种垒灶的法子。这一回,吸取经验教训,她不再是在平地上垒一排灶,而是在距小木棚二十步远的山坡上,依坡直接挖了十口灶眼。

  她伸出十根树枝,一齐动工,不一会儿,就挖好了。

  “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才能把夹生灵米饭全蒸熟?”香香从储物空间里又掏出十个全新的蒸屉。

  沐晚见了,心中暗自庆幸:当初买蒸屉时,多亏姐一次卖了一百个……

  好吧,这个不是重点。沐晚挽起衣袖,吩咐道:“去拿些灵米酒过来。”

  香香飞跑到小木棚旁边抱起一坛灵米酒。她刚一转身,背后传来“哗啦”一声。小木棚子倒了

  沐晚大惊失色:“里面的酒……”这回惨了,棚子里好象还有二十多坛灵米酒,怕是难逃一劫。

  香香回过头去,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吐出一口浊气:“幸好,香香把里面的灵米酒都搬出来了。”

  “那就好。”沐晚也松了一口气,开始手把手的教香香如何蒸熟夹生饭。

  其实方法很简单:就是先把夹生饭在蒸屉里重新拌匀,然后往饭里倒入适量的灵米酒,再放到火上去蒸就行了。当然,时间要稍微蒸长一些,这样才能保证灵米饭熟透。

  水烧开,水蒸汽又上来了。香香紧张的看向沐晚。

  沐晚摸了摸鼻子,指着水潭边,说道:“我去那边练剑。”其实,她并不是非得用水蒸汽的,只要是水汽就行。水潭边潮湿得很,也富含水汽,应该也能练“一夜秋雨”,她去试试看。

  香香松了一口气。随即,她又想到了什么,对着沐晚的背影大声说道:“姐姐,不要往这边下雨。”

  “知道了。”沐晚挥挥手,头也不回的向潭边走去。她迫切的想再试一试“一夜秋雨”。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和的礼物,谢谢

  另,某峰问一句,亲们看到上一章的章节感言了吗主要是上一章里写了“铁马冰河”,某峰特意解释一下下。

  因为上一章的字数接近临近点,某峰怕占了正文的字,令亲们多费起点币,放在感言里。

  刷新好几次,都木看到。

  怪哉到底是某峰的电脑贪污了,还是点娘私吞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