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零七章 越多越好
  “那个李大石呢?”沐晚问道。

  “死了。当天夜里就死了。”香香说道,“香香特意去查证过,李大石无病无灾,是在睡梦中死掉的。镇里的人都说,他泄露了天机,所以折寿而亡。人们由此更加相信镇里将有异境出世。哼,一个凡人的梦话,也信得么?反正香香是不信的。”

  沐晚软语安慰了香香一番,谷雨镇之行,就此作罢。

  孰料,三天后的正午,她竟然收到任务处的传讯符,命她去任务处集合,领宗门任务。

  这是怎么一回事?沐晚从未听说过,还有必须要接的宗门任务。不过,她还是祭起祥云飞剑,赶赴任务处。

  一路上,有不少外门弟子和她一样,御剑前往任务处。

  沐晚到达任务处上空时,平时常开的大厅大门紧闭。从四面八方御剑而来的外门弟子们都站在大厅外面的空地里。那里人声鼎沸,已经聚集了数百人。

  她飞快的扫了一眼,惊奇的发现,这里头就数她的修为最低,只有炼气五层,其他人基本上都是炼气十层的修为,有一成左右的人是炼气大圆满,炼气九层的一个巴掌数得过来。炼气八层的,也仅有一个。

  找了处人少的地方,她降下飞剑。

  周边的人纷纷看过来,神色各一。有的人甚至还以衣袖掩嘴,交头接耳。

  沐晚的耳力很好,听得是一清二楚。

  “炼气五层,他来干什么?”

  “他也接到了宗门传讯?”

  “不会吧。”

  “肯定大有来头”

  “管他,只要不和我分到一个小队就行。”

  ……

  沐晚全当耳边风,背靠着一棵桂树的树干。抱着膀子,闭目养神。

  “哟,小小年纪,拽得很呢。”

  “哈,够范,有前途。”

  ……

  周边有人阳阴怪气的指指点点。身处院落一角的沐晚不一小心竟然成了院子里的焦点人物。

  香香在空间里气得直翻白眼:姐姐,这些人的嘴太欠。香香好想揍他们一顿

  沐晚用神识开玩笑道:姐这叫魅力超凡

  其实。这些人说话还算好的啦。前世,她听到过更难听更阴损的话。正所谓众口铄金,如果真拿这些闲话当回事。神仙搞不好也会活活被气死。所以,两世的经验告诉她,对付闲言闲话,就三个字懒得理

  之后。又陆续有外门弟子赶到。和前面一样,绝大多数也是炼气十层的修为。少数几个是炼气大圆满。根本就没有修为是在炼气九层以下的人。

  见沐晚不理不睬,闭着眼睛稳坐钓鱼台,周边的议论声渐渐稀少了。只是偶尔有一两道探究的眼神自她身上扫过。

  大约过了一刻钟,任务处大厅的朱漆大门终于“吱呀”一声。打开了。

  外面站着的外门弟子们迅速闭嘴,面向大门静立。院子里立时安静下来。沐晚睁开眼睛,也和旁人一样。在桂树下垂手而立。

  从大厅里走出来一行身着宽袍青袍的管事师叔。他们出来后,一行十一人。在长廊下面对弟子们,站成一排。刘师叔也在其中,站在左起第二位。先前的那名李管事也赫然在列,站在右起第三位。他环视场内,看到沐晚时,眼神骤然紧缩,立刻垂下眼帘,伸手去捋平身上的一道小褶皱。

  站在正中的是一名看上去大约三十来岁的男修,长着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见大家都安静了下来,他清咳一声,说道:“今天召集大家前来,有宗门任务要发布给你们。想必大家都已经听说了谷雨镇有异境将要出世的传言。今天的宗门任务就是探查谷雨镇异境。”

  他的话象是一滴冷水落到了烧得通红的铁锅里,院子里立时炸了锅。不少弟子们议论纷纷:“太好了我正想去。”

  “不会吧,又是让我们外门去当炮灰。”

  “是谁领队呀?”

  “有没搞错,一道传言而已,也送我们过去”

  ……

  也有很大一部分人和沐晚一样,面上不显,一言不发,仍然是静静的站着。

  管事师叔面现不愉,轻哼。他的声音不大,然而,那些七嘴八舌之人都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管事师叔继续说道:“之所以推选你们去完成这项宗门任务,是因为你们今年都完成了五份以上甲级任务。我们任务处的十一名管事一致认为,你们有能力完成这项宗门任务。这次宗门任务的奖励是,一百贡献点,另外秘境所得,宗门只收取三成。收获最多的前十名,宗门将额外再奖励一件中品法器。法器可到任务处自行挑选。”

  不少人脸上现出喜色。也有人面现愁容。正好应了一句话:几人欢喜几人愁。

  香香也在空间里猛吐槽:什么东华洲第一宗,连句凡人的梦话也当真还有,弟子辛苦所得,也要收走三成,简直是雁过拔毛

  沐晚听了,好无语。

  接下来,管事师叔宣布分组事宜。总共有三百七十一人参加本次宗门任务,共分成三十个小队。每小队至少十人。有愿意组成一个小队的,于今天酉时之前,去任务处大厅自行登记。否则,过了酉时,任务处将随机分配小队。

  所有小队于七天后的卯正,在任务处集合,整队出发。迟到者缺席者,按宗门相关规定,一律送交戒律处严惩。

  最后,他宣布散会。

  大多数的弟子们没有散去,而是三五成群,熟识的人围作一堆,商量组队的事宜。只有少数人祭起飞剑,扬长而去。沐晚也是这些“少数人”中的一个。

  有人看着她不声不响的走出任务处的院子,幸灾乐祸的指指点点:“这家伙今年也完成了五个以上的甲级任务呢。”

  “谁叫人家命好,有宗门长辈相助。”

  “嘻嘻,他的好命到头了”

  “就是。异境里可没有他的好长辈帮忙。”

  ……

  “这些人讨厌死了”香香又是气得小脸发白,在空间里直跺脚。

  沐晚还是当没听见,径直走到院子外面,准备取出祥云飞剑。这时,刘师叔从里面追了出来:“沐师侄”

  沐晚连忙抱拳行礼:“弟子见过刘师叔。”

  刘师叔拧眉问道:“你怎么走了,不与人组队?”

  沐晚如实以对:“弟子不知该与谁组队。”

  “你的那些朋友们呢?”

  “他们都不在这里。”

  刘师叔抚额:“这下麻烦了。你只有炼气五层的修为,又是一个人,谁也不认识,到了异境里,该如何自保?”心里有些后悔。早知如此,今天上午商定名单时,他定要再为这个小家伙争一争,争取将之从名单里划去。

  沐晚垂眸不语。

  刘师叔看着她,叹道:“罢了,我尽量将你分到一个实力强些的小队里。”

  沐晚仰起小脸,诚恳的向他致谢:“多谢刘师叔关照。”其实,她根本就不在意如何分队。在来宗门的路上,张师叔也曾跟她讲过一些探索秘境的往事。秘境往往是神秘危险又充满机缘的所在。真正到了秘境里,大家都是各凭天命,自保为上。若是真正碰上了危险的事,唯有拼死自救。真要指望其他队友来援助,九条命都不够等的。异境说白了,比秘境更甚,完全是未知的所在。她怎么可能把小命寄托在从未谋过面的队友身上呢?她准备回去就向大师兄传讯,就如何探索异境,好好请教一番。

  刘师叔见她小小年纪,举止沉稳,遇事不慌,心里越发的喜欢,打定主意要替她寻个实力强的小队。挥挥手,他笑道:“你去吧。好生做准备,七天后莫要迟到。”

  “是。”

  回到沐晚山后,沐晚立刻摘下一片树叶,向大师兄传讯这是大师兄传给她的一个传讯法门。就是将传讯符的符文用灵力烙在一个物什上面,充当传讯符。这个物什,可以是一片树叶一朵花,可以是一小块妖兽皮,甚至于还可以是一只活蹦乱跳的小鸟,总之,只要不是过于笨重的物体都可以。

  沐晚学会后,举一反三,居然做到了将下阶敛息符的符文烙在衣服上面。敛息的效果不减丝毫。符力耗光后,符文不会自行化出符火,将衣袍烧毁。

  而香香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很快,大师兄传回一朵五色山茶花:“明天辰初,我过来找你。”

  等大师兄的话说完,五色山茶花鲜艳依旧,没有半点损伤。沐晚把玩了一会儿,决定去画符。既然大家都是异境有风险,那么,她得多多准备爆破符烈焰符和五雷符现在她只会画这三种下阶攻击符。

  傍晚时分,香香风风火火的回来了,塞给沐晚一卷树皮:“姐姐,香香打听清楚了,我们要提前准备好这些东西。”

  原来小胖妞是打探这个去了。沐晚展开树皮卷,轻声念了起来:“法宝,越多越好;储物袋,越多越好;养灵丹回神丹解毒丹清凡丹……,越多越好……”总而言之,就是丹药灵符法宝样样都要有,并且是“越多越好”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的礼物,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