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零四章 吞噬魔虫
  青石板上有禁制,非主人不能进。郝云天一掌推出。

  “砰”地下密的青石板应声粉碎。尘土飞扬。

  郝云天轻挥衣袖,拂尽灰尘。地下密室里的情形立时呈现在两人面前。

  出乎他们俩的意料,地下密室里并没有爬满恐怖的虫子。丈许见方的空间粗陋得很,与整栋房子的奢华气派截然不同,应该是胡青山入住后,新挖掘出来的:四面的墙和天花板没有做任何修饰,掘痕很明显;里面空荡荡的,仅在对着门的方向摆有一张黄梨花雕花长榻。榻上,一个青袍男子双腿保持着打座的姿势,面门朝下,一动也不动的趴在血泊里。从血液的颜色已经变成暗红色,并且处于半凝固状态,可以判断出,该男子已经死去多时。

  “里面没有机关和阵法。”郝云天率先走到长榻前,一挥手,将榻上的青袍男尸翻了过来,“他应该就是胡青山。”

  都说相由心生。从面相上看,胡青山大约二十七八岁。他净面无须,脸型偏长,面上没有几两肉,眼睛深凹,再配上一个鹰钩鼻,是典型的阴戾之相,又因为他死去多时,此时面色是青白的,嘴边还残留有暗黑色的血渍,所以,脸上又添了七分狰狞。

  但是,整具尸身看上去完好,找不出伤口。

  郝云天扫了一眼,说道:“他的五脏六腑全碎了。”

  沐晚拧眉问道:“大师兄,他是不是把虫母受到的伤害全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她这么想也是有所依据的,一是,她全力一剑,对虫母没有造成任何伤害。而后来的事实证明。虫母的坚甲并没有坚实到刀枪不入的地步;二是,虫母也刚好被她用剑绞烂了肚腹。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沐晚禁不住打了个哆嗦:胡青山死得好痛苦……这是什么鬼法门,好邪门的说。

  郝云天点头:“正是如此。”说着,他转过身来,对沐晚详细解释道,“此人修的御兽道。你斩杀的那只虫子,是一种魔虫。本名叫吞噬魔虫。哼。此人胆大包天,居然收只吞噬魔虫作为本命守护兽,不惜以身饲养之。即便他昨夜不死。也绝活不了几年。”

  “为什么会活不了几年?”沐晚对魔虫这一类种族真的毫不知情。一听到“魔虫”这两个字,她全身的鸡皮疙瘩暴起,抱着膀子,打了个冷战。

  “魔物不受正道契约拘束。所以。胡青山是一厢情愿的自以为是那只吞噬魔虫的主人。事实上,他只不过是吞噬魔虫在幼虫期的宿主。等幼虫长成。头一个就会吞噬掉以血肉喂养它长大的宿主。我观那吞噬魔虫用不了三五年就能长成。”郝云天面色发沉,“吞噬魔虫一旦长成,必定会酿成大灾难。到时,胡青山葬身虫腹。自然是咎由自取,却置整个外门于险境。也不知是胡青山的一人所为,还是海阳胡家背后教唆。事关重大。我回去之后就向师尊禀报。”

  沐晚听得冷汗涔涔,指着长榻上的尸体。问道:“那这个怎么办?要报告戒律处吗?胡孝波就是戒律处的管事之一。”

  郝云天冷声道:“不必,你施个火球术,澳门赌博网站:直接烧了就是。”

  “是。”沐晚也是这么想的。有胡孝波在戒律处当管事,这事只要戒律处知晓了,不管实情如何,最后,她沐晚肯定都是难逃干系。

  没有迟疑,她当即往尸首上弹了一个火球。

  “呼”火苗腾起,瞬间吞没了整张长榻。不到三息,连人带榻烧得只剩下一堆灰白色的灰烬。

  郝云天又是衣袖轻拂。灰烬不见了,整间密室的泥地都干干净净的象被水冲洗过一般。

  “昨晚你灵田里闹虫害,以及今天的事情,不要对任何人提及。”走出密室之前,他如是告诫道。

  沐晚点头:“是。”

  想了想,他又说道:“胡青山私养魔虫,胡孝波肯定是知情人。所以,胡青山身亡之事,他心知肚明,不会明面上找你兴师问罪。你平时行事小心些,暂且避着他一点,不要与之正面交锋。此事,师尊知道后,定会给你一个公道。”

  沐晚闻言,心里暖洋洋的。她使劲的点头:“嗯,我听大师兄的。”有人护着的感觉真好

  郝云天心细如尘。离开这座空山之前,他还不忘清除掉两人的足迹。

  沐晚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师叔说过,细节往往关乎成败。姐也要向师叔和大师兄学习,做事胆大且心细。

  回到沐晚山,郝云天开始检查功课,命沐晚演一遍太一十三剑。总的来说,张逸尘诚不欺人也。沐晚在剑道上确实有过人的悟性。她的剑招如其人,扎实而又不失灵性。打了两个月的基础,她的剑术基础明显扎实多了,剑气也更加凝练。郝云天指出了她运气等方面的一些不足之后,淡淡的笑道:“小师妹,以你现在的能力,以后再勤加练习,明年上半年的炼气期弟子内门大比,你应该不难进入前五十名。”

  沐晚不由从心底里笑了出来。此刻,在她的眼里,郝云天面上那道淡淡的笑容,比阳光还要灿烂三分。

  她忍不住在心里快活的吐槽:大师兄越来越爱笑了耶,真好

  郝云天又接着说道:“剑道境界共有四层,分别是剑招境剑气境剑意境和剑域境。你现在已经进入剑气境。但是,此四境只是外象。我们剑修以剑入道,凝炼出剑种,修得本命灵剑,才能真正称得上是剑道伊始。所以,小师妹,内门大比算不得什么。你在筑基之前,应该以凝炼出剑种为目标。”

  “剑种?”沐晚从未听说过,只觉得这东东好高深莫测。

  郝云天解释道:“剑种是剑修在习剑之初,对剑道与剑术的理解与领悟。凝炼剑种只有两个法门,一是要苦练剑术;二是提高剑道修为。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剑种对于剑修来说,是筑基的基石。在炼气期能凝炼出剑种,那么,必定能完美筑基。如果不能凝练出剑种,剑修也能筑基,但日后必定剑道艰难,终其一生也只能止步金丹,结婴无望。这样的剑修,其实是伪剑修,不能称之为真正的剑修。而过了炼气期,剑修就错过了凝炼剑种的时机,再无可能凝炼剑种。所以,小师妹,我希望你勤加练习,争取早日凝炼出剑种,成为真正的剑修。”

  “是。”沐晚仰起小脸,问道,“大师兄,剑种凝炼出来之后,是不是要炼入灵剑之中?”

  “正是。只有与剑种融合,灵剑才能成为剑修的本命灵剑,蕴养在丹田里。”

  沐晚明白了。大师兄所言的“剑种”,其实张师叔以前也略有提及。只不过,后者不是剑修,对于“剑种”知之不详,以讹传讹,将之误称为“灵种”。之前,她和香香为之还瞎折腾过一回。

  那是两个多月前的事。沐晚刚刚进入宗门。从马大丫那里购得灵谷种之后,她突发奇想:灵谷种也是灵种。而师叔说过,如果往青锋剑里炼入灵种,青锋剑有九成希望生出剑灵,晋升成宝器。所以,她和香香试了很多种方法“炼制”青锋剑与灵谷种。

  她们先是将青锋剑插进灵谷种里,一起煮。结果当然是,青锋剑毫发无损,她们俩得到了一大鼎谷米饭。

  然后,不死心的两人又改用炭火炙烤。青锋剑还是老样子。而灵谷种先是在火堆里“噼叭”作响,散发出阵阵灵米的香味儿,到了后来,它们全被烧糊了,变成黑色的渣渣。

  接连失败后,香香说肯定是炼灵谷种的方法不对。她连夜特意去“搞”炼化的法门,第二天告之沐晚。沐晚一听是要将青锋剑和灵谷种放进炼炉里,化成灵气,立马就摇头。这是要彻掉毁掉青锋剑的节奏啊。当时,她就想,此“灵种”肯定非彼“灵种”。于是,她们才就此作罢。

  当天,郝云天回到五花岭,立即向清沅真人禀报了胡青山私养吞噬魔虫的事。

  清沅真人听完后,气得面色铁青:“定是流云那老匹夫在背后作妖”然后,她语气一转,问道,“胡家怎么会有吞噬魔虫的?”

  郝云天早就习惯了她的思维这般跳脱,客观的分析道:“也许是胡青山自己偶然得到的,也说不定。不过,胡家肯定是有人知情的。至少,胡孝波用胡青山来对付小师妹,就足以证明他是知情人。他们这样放纵族内子弟,为所欲为,视宗门规章制度于无物,丝毫不顾及宗门安危,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清沅真人垂眸,用茶盖轻拨碗中的山茶香茗,冷笑道:“梁子早就结下了。流云老匹夫奈何我不得,把气撒在一个小娃娃身上。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现在的情况是,即便我们以宗门为重,忍下这口恶气,老匹夫也未必肯就此收手。他还觉得他受了天大的委屈呢。”顿了顿,她抬起眼帘,放下茶碗,说道,“这件事情,你处理得很好。此事若是现在披露出来,以老匹夫的行事手段,定会将事情全推到胡青山身上。反正是死无对证,我们也奈何他不得。但是,外门有魔物出没,非同小可。唔,听闻秦师兄前两天当上了戒律院的长老,你随我一同去道贺。”

  “是。”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样茶茶的礼物,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