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零三章 你无须惧怕
  斩杀虫母后,沐晚担心周边有胡家的眼线,不敢贸然进入空间里,而是用神识问香香:你感觉怎么样?

  香香答道:没事了。

  沐晚这才蹲在虫母的尸体旁,细细观察起来。

  空间里,香香接连吞掉两块四阶木属性妖晶,才缓过劲来。然后,她攥着一把热气腾腾的烤肉串,从空间里出来。

  沐晚将张师叔教给她的一些关于灵虫毒虫蛊虫等方面的知识在心里心快的过了一遍。最后,她发现,这些都和往地上的这只巨虫靠不上边。

  见香香出来了,她抬头问道:“香香,你知道这是什么虫子的虫母吗?”

  香香摇头,将一根烤肉串递给她:“香香的远古传承里尚且还没有这种虫子的记载。当时,香香是看见它一边吃,一边飞快的生出很多小虫子,所以就给它取了个虫母的名字。姐姐,你没看到,它真的好厉害,吃一口,不但自己长大一些,并且还能生出一只小虫子。它吃得飞快,生起小虫子来,也是飞快。才一会儿,十来亩灵田就被吃得精光。它的小崽子也爬得到处都是,一个个的也长得飞快。它还在不停的生……”说着,小胖妞心有余悸的打了个冷战,“还好,香香的驱虫术对它们都有效。不然的话,等我们赶回来,整座山都怕是会被它们吃光了。”

  折腾了半宿,沐晚这会儿也有些饿了。她接过烤肉串,咬了一口,用脚尖轻踢虫甲:“它活着的时候,虫甲明明坚硬得很。我用铁芒短剑,全力一斩,甲上却连个印记都不曾留下。而它死了之后,虫甲也远不及之前坚实了。怪得很”

  香香吐了吐舌头。

  反正再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沐晚便将之收进储物袋里,准备等明天上午向大师兄请教一番。

  第二天清晨,郝云天准时赶到沐晚山。他的眼神很好。一眼就看到了山脚空出一大块灵田来。不过。他只是轻挑一边眉峰,却没有出声发问。

  沐晚在一旁看得分明,主动说起昨晚的事:“昨天晚上。灵田里突然闹虫子,把那几块田里的灵米都吃得精光。”

  郝云天皱眉:“什么样的虫子?”

  沐晚从储物袋里拿出那只巨虫尸体:“喏,就是它”接着,她大致说了一下当时的情况。

  郝云天用指节轻叩虫甲。红得发黑的虫甲“咔嚓”裂成大小数块。

  沐晚解释道:“它活着的时候。这甲可坚硬了。我用剑全力劈它。甲上连个印记都没有留。”

  不料,郝云天轻哼:“甲上是没有留印记。但它的主人肯定是疼得不行。”

  “啊?”沐晚不解,抬起小脸,瞪大眼睛问道,“它的主人?”

  郝云天又问道:“知道它是从哪里爬出来的吗?”

  “知道。”沐晚点头。指着对面的山头,“就是那里。”

  “那座山应该已经是无主的了。我们现在去找找它的主人。”郝云天一掌拍下,整只虫尸“叭”的一声。碎为粉末。

  昨晚灭掉虫亩后,香香提出查探一下对面的山头。沐晚制止住了她。理由很简单:虫母既然是胡青山放出来的。那么,它死了,胡青山必定是知道的。只怕他已经有了防范,香香此刻去查探,很不安全。天知道那边山上是不是早就变成了虫窝香香深以为然。

  现在听说胡青山已经死了,沐晚心中凛然又有一个胡家子弟因姐而折。唉,与胡家的梁子越结越大了

  她倒不是怕胡家,而是,胡家跟狗皮膏药似的,这会儿贴上了,一时很难甩掉,好麻烦得说。

  不一会儿,两人走到对面山脚的界石旁。

  沐晚看到空白的界石,忍不住轻呼:“呀,真的变成空山了。”

  既是无主的空山,守护阵法便会自行失效。是以,人人都可以自由进山。郝云天放出神识罩出整座山。旋即,他指着山顶密林里现出的一角瓦檐说道:“胡青山在石屋底下的密室里。走,我们现在上去看看。”说着,他袍袖一甩,直奔山顶。

  “是。”沐晚催动“逍遥八步”,紧跟其后。

  郝云天的眼里闪过一道笑意:五天不见,小师妹的步法又有所长进。

  从山脚有一条尺宽的小道通向山顶的绿瓦石屋。两人一前一后,在小道上飞奔前行。十几息后,他们赶到石屋之前。

  相比于眼前的这栋石屋,沐晚真的只能说是“结庐而居”。石屋起码比她的木屋大三倍,屋顶上铺的是精致的绿琉璃瓦,砌墙的石料切割得跟整整齐齐不说,还打磨得象镜子一般光滑。她和大师兄站在屋外,墙上清晰得映出两人的身影;朱色的窗户上不是糊的窗纸,而是镶的水晶镜;钉着三排铜钉的黑油大门前挂着两盏尺高的羊皮扁圆灯笼。沐晚定睛细看,里头的灯骨亮闪闪的,竟是用整块水晶雕刻出来的门前的两级台阶是用白玉砌成的,她就不说了……

  再豪华,它现在也只是一座无主之空屋。无论谁都能自由进入。沐晚摇摇头,跟在郝云天后面走进大门。

  屋里雕梁画栋,也甚是奢华。地面的是一水的青玉;家俱全是黄梨木的,精雕细琢;从浅红到大红到深红,各种红色的轻纱帷帐重重叠叠,把屋子装饰得富丽堂皇。

  郝云天皱眉:“胡青山是个女子?”

  沐晚在一旁答道:“不是。这屋子原来的主人叫李慧姝,是个女子。胡青山才搬进来不久,想必是并没有改变屋子里的布置。”

  郝云天垂眸看了她一眼。

  沐晚摸了摸鼻子:“我恰好与这屋子的两任主人都有些过节。”

  “说来听听。”郝云天继续往里间走去。

  沐晚说道:“我大概是被海阳胡家盯上了。他们先是派了一个叫胡珊珊的女修设计陷害我。李慧姝便是帮胡珊珊监视我的眼线。一计不成,他们又派了这个胡青山过来。”

  “陷害你?”

  沐晚点头,道出了那晚在后山离入口处十里的地方发生的事情。不过,她没有说自己事后是如何反击的。主要是因为这里面牵涉到香香。而香香事后有说过,太一宗里阴风不少,现在还不是自己公开露面的好时机。她也是这么认为的。香香在暗处,对她也是一张增强自保能力的底牌。

  “海阳胡家?”郝云天停下脚步,看着她,笑问道,“胡家在内外门都有不少弟子,势力不弱,你怕吗?”

  沐晚一挺小胸脯,正色道:“行事见不得光的宵小之辈,我怕他们作甚”

  郝云天微微颌首,眼神柔和不少:“我和师尊都在,你无须惧怕。”

  他的声音依旧是淡淡的,但是,这句话在沐晚听来,却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窝心。两世以来,鲜有人这样对她说过。莫名的,她只觉得鼻子有些发酸,眼里涩涩的……

  还好,郝云天说完,又转过身去,继续往前走。

  沐晚微抬起脸,抑住眼里的泪意,快走两步,紧随其后。

  郝云天很快就找到了地下密室的入口起居室里有一个高柜。它的后面就是通向地下密室的密道。

  沐晚看着亮堂堂有一人高的密道,心里不由一阵猛缩,脑海禁不住浮现出前世在地牢里的那五十个日日夜夜……

  郝云天率先探身钻入高柜,走进密道。然而,走了几步,发觉她并没有跟上来,他停住,转身回看。

  只见沐晚绞着双手站在高柜外面,指尖尽白。她的小脸煞白,不带一丝血色。双眼瞪得浑圆,眼里充满惧意,还有绝望。没错,他没有看错,小师妹两眼找不到焦距,眼底是深不见底的绝望。难道小师妹怕密道?他狐疑的问道:“怎么了?”

  他的声音打断了沐晚对前世的回忆。

  打了个寒战,沐晚回过神来,摇摇头:“没事,刚刚想起了以前一些不开心的事。”

  郝云天看了她一眼,从密道里走出来,伸出右手,温声说道:“拉着我的手。我带你过去。”

  沐晚抬起眼帘,看着这双白皙的指节分明的大手,咬咬牙,把手递了过去。

  郝云天牵着她,一边向前走,一边笑道:“八十多年前,师尊就是这样牵着我,带我走进五花岭……唔,其实,五花岭并不叫五花岭,它原名是观云岭,周边的云海冠绝内门。你以后去了,自然就会知道。”

  出乎沐晚的意料,大师兄的手竟是温热的,很干爽,指腹上覆盖着一层薄茧。她知道,那是常年累月的用剑留下来的。她这些天练剑练得多一些,右手的指腹也是要起茧的节奏。

  “到了。小师妹。”郝云天站住,回头对她说道,“都过去了。”

  沐晚回头看了看亮堂堂的密道,又看了看眼前地下密室紧闭的青石门,主动松开他的手,仰起小脸,笑道:“谢谢大师兄。”大师兄说的没错,那已经是前世的事,她已经重生,成为了一名修士。

  地牢里的事都过去了

  姐有师尊和大师兄,姐不再是一个人,姐无须惧怕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的礼物,多谢书友tianbian快乐无罪288heng87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