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零二章 虫母
  沐晚使出全力催动祥云飞剑。

  一路上,香香双手不停的翻飞,一息都就没有停止过。过了一刻钟,香香右手捏着法诀立在胸前,用左手的衣袖擦了一把满脸的汗水,吐出一口浊气,用神识禀报道:总算把所有的虫子都困在了一块灵田里。

  接着,她恨恨的又道,姐姐,虫子里有一只虫母,是从胡青山那边钻过来的拜他所赐,这一次,我们足足有三百亩下等灵田被虫子啃得精光

  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才能彻底消灭那些虫子?沐晚不敢放松警惕,双眼紧盯着前方。只是,她的眼神冷若寒冰。

  这些虫子怪得很,不畏水火……香香略一沉吟,一双胖乎乎的小手紧握成拳:炸死它们把它们炸得粉碎

  沐晚赞道:好主意

  姐别的没有,爆破符管够

  一路疾驰,原本半个时辰的路程,她只用了一盏茶的时间。

  即便是在路上香香就已经详细报告了灵田的情况,然后,赶到田里一看,沐晚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山脚下,靠近胡青山山那边的三百亩下等灵田被啃了个精光。不但连片指甲大小的叶片都木有给她留下,而且连田里的土也被深翻了一遍,土里的根都被吃得干干净净。

  所有的虫子都被香香困在一块不到两亩的下等灵田里,它与没有受灾的其它灵田中间是被啃得精光的灵田,被远远的隔离开来。

  与沐晚想象的不同。没有看到灵田里虫子踩虫子,密密麻麻挤满虫子的状况。她只看到了不到百只巴掌大的红棕色虫子,以及一只比脸盆还要大一圈,色泽红得发黑的大家伙。它们的体外都裹着一层坚甲。下颚突出,象镰刀一样锋利。

  此刻,这些虫子正在内斗。

  沐晚亲眼看到一只较弱的虫子被它的同伙用锋利的下颚切掉了脑袋。这只弱者还来不及蹬腿抽一抽,就被蜂拥上来的其余同类大卸数十块。

  沙沙沙……须臾,它尸骨无存,一点儿也没有浪费,全被同类们吞进了肚子里。

  然后。强者们又掉头寻找下一个目标……

  沐晚看得毛骨悚然。她定了定心神。用神识说道:香香,应该用不着爆破符。

  这些家伙同类互相残食,照这速度。用不了一刻钟,便只剩下那只最大的。到时,她直接将之杀死即可。

  这时,香香在空间里突然身子猛然一抖。脸色变得煞白,额头上的冷汗狂下。她赶快用左手托住右手。维持着胸前的法诀不变,同时,用神识说道:姐姐,快。那只大的突然啃噬我的神识……

  “啊?”沐晚惊呼,定睛看去。可不是吗?那只脸盆大的家伙原来是混在近百只同类里混战的。现在,它竟然掉过头。飞快的从虫堆里爬了出来,反身对着空中举起下颚。嘴里发出“沙沙”的啃噬声音。与此同时,它那红得发黑的坚甲上不断的闪出一道又一道的生绿色光芒。每闪过一道绿光,它的身体就抖一下,后壳就掉落一只指甲大的浅红色小虫子。这只小虫子并不是立刻掺和到那边的同类残杀之中去,而是和这只大家伙一样,抬起下颚,咬噬香香的神识。

  原来那只大的就是虫母沐晚恍然大悟。她只是错愕的愣了一下神,该死的虫母就接连生了两胎

  那是香香的神识沐晚心中一紧,掏出一大把爆破符,想都没有想,对着虫母它们仨个飞掷出去。

  “砰砰砰……”

  一时间,泥土翻飞,整块灵田都被炸上了天

  孰料,空间里,香香突然翻倒在地上,打着滚儿,大叫出声:“姐姐,它还没死它更厉害了疼香香好疼……”好香香,即便是疼成这样,右手也死死立在胸前,不曾松开法诀。

  该死的虫母沐晚对这种深入灵魂的疼痛深有体会,澳门赌博网站: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急得两眼泛红。

  此刻不是哭的时候

  灵田里尘土飞扬,仅凭一双肉眼,根本就无法看到虫母。没有犹豫,沐晚放出神识,罩住整块灵田。

  这一下,她终于看清了灵田里的情形:爆破符还是有点效用的。那近百只红棕色的大虫子和后面出现的两只浅红色小虫子都被炸得粉碎。现在,灵田里仅剩那只母虫。但是,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它的体型又变大了一圈锋利的下颚更是离奇的变成了一模一样的两个

  “沙沙沙……”它对着空中一阵狂咬。

  虽然它的嘴边貌似什么也没有。不过,沐晚知道,它每一口都没有咬空,实实在在的咬下了香香的一丝神识。因为,它的坚甲之上,闪过一丝接一丝的绿光并且,这家伙显然比一般的虫子聪明得多才一会儿的工夫,它又改变了策略。这一回,它不再将吞下去的绿光变成小虫子,而是,直接用于强大本身变大体型的同时,长出更多的下颚眼见着,它的脑袋下方又裂开一道缝,一只肉粉色的下颚自细缝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

  “去死吧”沐晚气极,呼的举起铁芒短剑,冲了过去。

  呼,一道红影划过。

  “当”剑气打在虫母的坚甲上,发出金石相撞之声,火星子四溅

  沐晚震得虎口发麻。凝神细看虫母,心中大惊她一剑下去,用尽十分力,却连个印痕都木有在虫母的坚甲上留下

  那只该死的虫母肯定是几十世的饿死鬼投胎转世。面对她的攻击,不管不顾,它只是一味的吃吃吃……

  香香在空间里痛得翻来覆去,冷汗如雨下,已然浑身上下不见一丝干纱。可是,即便是疼得两眼发黑,喘不过气来,她依旧没有松开困住虫母的法诀。

  怎么办?

  不能慌

  沐晚深吸一口气,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两世的经验告诉她,越是这种时刻,越不能自乱阵脚

  她举着铁芒短剑,并没有急着挥出第二剑,而是凝神细看虫母。

  虫母全身都裹着红得发黑的坚甲,严密得跟只鸡蛋一样,全身上下不见一丝细缝……等等,细缝

  福至心灵,沐晚眼前一亮,脚下轻点,翻身飞至虫母前面,于半空中刺出一剑。目标正是那道正在往外长第三只下颚的细缝此时,第三只下颚仅长出一半,那道细缝还豁着一半呢。这半道细缝是虫母身上唯一的缺口。

  “噗”铁芒短剑的剑尖尽数没入细缝之中虫母身形一震那两只下颚竟然也同时停住了

  有戏沐晚大喜,没有迟疑,抓住机会,猛的用尽全力将手中的短剑往前一推。

  “刷”铁芒短剑的剑身又没入一尺半,自虫子的脑袋下方,直接捅进了它的肚腹之中。

  虫母的六条腿猛蹬。它的力很大,试图抢走沐晚手中的短剑。

  居然没死,还能垂死挣扎奇葩的虫母好强悍的存在沐晚暗中称奇,蹲成马步,双手紧握剑柄,用尽吃奶的力,猛的一绞,大喝道:“去死吧”

  “滋拉拉”铁芒短剑在虫母的肚子上剜出了一个透明大窟窿。

  沐晚“刷”的收回剑,“嗖嗖嗖”,就着那个大窟窿,一通猛剜。一时间,血肉乱飞。三息不到,她便生生将那只虫母的肚腹掏得精光。最后,她剑柄一转,大喝一声,一剑斩向虫母的颈脖。

  “咔嚓”

  这回,没有金石相击的声音,也没有火星子四溅。一声脆响之后,虫母的头应声而落。

  空间里,香香这才松开法诀,在地上无力的摊成一个“大”字,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总算打死它了”

  隔壁,胡青山山上的一间地下密室时。胡青山猛的睁开眼睛,“噗”的喷出一口血沫,狂叫道:“痛煞我也”然后,两眼向上一翻,整个人向前一扑,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与此同时,山脚的界石迸出一道白色的亮光,旋即,黯淡下来,表面再无一字。若有人恰巧经过此处,定会叹道:“此山的主人没了,这里又成为了一座无主的空山”

  第二天清晨,胡孝波坐在戒律处的大堂里,左等右等,眼见日上三竿了,仍然没有等到前来举报沐晚山发生虫害的弟子。他的心中不由“咯咚”作响。面上不显,实则心急如焚,好不容易才按住性子,强撑到下一班的管事接班。

  匆匆交完班,他来不及赶回住处,出了大堂,就找了个隐秘的背人之处,双手微颤着给胡青山打出一道传讯符,心里默念道:天尊保佑,千万要发出去

  传讯符在他的头顶转了一圈,略停,又转了一圈,顿住。一息之后,桔红色的符火腾起,“呼”的一下,传讯符整个儿化成灰烬,惨然随风飘散。

  “沐晚”胡孝波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右手握成拳,压在身边的青灰色石壁之上,在喉咙里低吼,“我要亲手把你剁成肉泥”每念一个字,拳头就陷进石壁一寸。待这句话说完,他的半条胳膊已然没入石壁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