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九十九章 真费石头
  一个月的期限转眼就到。郝云天准点到达沐晚山。

  “大师兄,早。”沐晚已经恭候多时。

  郝云天看了她一眼,心里微震:短短的一个月,小师妹打通了胳膊上所有的经脉

  看她脚步轻盈,他点头说道:“你现在的脚力已经不只千斤,无需再佩戴测力环。”顿了一下,他解释道,“常年佩戴测力环,对骨骼不好。”

  他的话音刚落,沐晚就听到“叭嗒”一声,两个脚踝上骤然轻松她低头一看,两只测力环的内径都变大了好几号,松落在地上,连忙拾起来,双手奉还给大师兄。

  郝云天这才说道:“用你最快的速度赶到峡谷。”

  这是要检验一个月来的练习成果沐晚抱拳称是,深吸一口气,催动“逍遥八步”,全力奔向峡谷。

  刚跑出三步,她便听到背后传来呼呼的风声。

  哎呀,大师兄追上来了沐晚心中一惊,使出吃奶的力,“蹭蹭蹭”,双脚猛踩,象踩梯子一样,连蹬三步,落在峡谷里的空地上某人踏出第三步后,真心被自个儿给惊到了。平常她最多能两脚踏出一步,没想到今天情急之下,竟然多踏出了一步。虽然第三步的步长只有前面两次的一半,但确实是超水平发挥呢。

  沐晚的身形刚落,大师兄也飘然而至。

  “嗯,最后这三步走得不错。”他的脸上居然现出一丝笑意。一时间,沐晚仿佛看到冰融花开,不由有些恍惚。

  郝云天眉尖微皱,问道:“怎么了?”

  呃,寒风又至……沐晚悻悻然:“大师兄笑起来真好看……”见对方没有变脸的意思。她又麻着胆子加了一句,“大师兄平常要多笑一笑,才好。”整天板着个脸,自己俨然冰雕一座不说,周边的人也得陪着小心,这样的日子还有什么好过的?

  以前,大师兄虽然当众认下了她这个小师妹。但是她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这个“小师妹”是怎么一回事。更何况,大师兄总是跟座冰山似的,也真心让人亲近不起来。不过。经过这些次的交往,她也多少摸到了大师兄的性子大师兄和师叔一样,也是真心待她之人。

  而她之所以是麻着胆子,并不是言深交浅而胆怯。而是因为她真不知道大师兄会不会生气刚刚第一句还是出口快了些。说出口之后,她才意识到。貌似一不小心,就小小的调戏大师兄一把。

  好吧,姐现在才六岁,童言无忌。真的……

  郝云天微愣。稍后,他面色变缓,反问了一句:“笑起来很好看么……是这样子笑吗?”说着。他慢慢扯起两只嘴角,面上现出一丝略显僵硬的笑意。

  呃。后背好凉大师兄你这副样子……沐晚打了个哆嗦,硬着头皮点头,心里是崩溃滴这是笑么?好冷

  深吸一口气,她果断将话题转开:“大师兄,我打了两百头三阶疾风豹。豹皮也都剥下来了。”

  果然,一提到任务,郝云天的反应就明显正常多了。他说道:“都拿了来,我看看。”

  沐晚心念一动,脚边的空地上便现出一叠两人高的黑色豹皮。每一张都处理得干干净净,油光水亮,在阳光下跟黑缎子似的,闪闪发光。

  郝云天略微看了看,伸手隔空轻抓,然后,他的手里便多了一张柔软的巨大豹皮。

  沐晚一眼就看出,这张豹皮是她打到的第一只,也是唯一的一只三阶大圆满公豹的皮。

  大师兄眼光挺毒的,一下就抽出了最好的那张。

  郝云天说道:“三阶疾风豹的皮柔软暖和,比同阶的妖兽皮都要坚实一些,又能遮雪避水,你可以用来做几件冬天穿的法袍。这张豹皮不错,我会替你进献给师尊。”

  沐晚满头黑线:原来是做冬袍……姐天天换一件,也穿不了这么多呀

  没有犹豫,她从豹皮堆里又抽出几张上好的,全抱在怀里,走到大师兄跟前:“大师兄,我也用不了这么多。这些你都拿去,也做几件冬袍。”

  郝云天没有接,淡声说道:“我不畏寒。”意思是用不上。

  沐晚劝道:“不做冬袍,就做成斗篷或者大氅呀。冬天里出去,也能遮雪避雨。再说,这豹皮看上去挺阔气的。你和师尊一人一件,走出去,更显我五花岭的气势。”

  “和师尊一人一件……”郝云天有些心动了,接了过来,问道,“师尊会喜欢吗?”其实师尊也不畏寒。

  沐晚想都没有想,张口就答道:“哪有女子不喜欢皮草的?”说完,她瞪大眼睛,狐疑的问道,“大师兄,你先前准备拿那张豹皮做成什么送给师尊?”

  郝云天收了豹皮,答道:“给师尊做靠垫。冬天快到了,师尊以前的靠垫有些旧了。”

  心念一转,沐晚说道:“靠垫?就一张豹皮当坐垫其实也软和不到哪里去。而且,它是黑色的呢,当靠垫使,虽然耐脏,但颜色略显沉闷。还是给师尊做件法袍吧。”

  郝云天哪懂这些?不过,听沐晚言之有理,他点了点头:“行,给师尊做件法袍。”又问道,“红色的妖兽皮当靠垫,怎么样?”

  “比黑色的好。至少喜庆。”

  “知道了。”

  然后,郝云天拿出一枚玉简给沐晚:“这是太一十三剑的法诀要领,你先拿去研习。五天后,我再来。”

  沐晚接过去,如实报告:“大师兄,师叔已经传过我十三剑。”

  郝云天摆手:“这是当年我初学时,师尊亲手为我刻录的。你先看看再说。”

  沐晚心中一凛,恭敬的收下。

  这时,郝云天欲离去。沐晚赶紧把人叫住:“大师兄,还有师尊的梨花醉……稍等一下。我去取来。”

  “去吧。”郝云天的眼里又多了两分暖意,负手静立。

  不一会儿,沐晚便从山腰返回,双手奉上一只下品储物袋:“大师兄,师尊的梨花醉暂且只酿出一坛。里头还有十坛醉逍遥,六坛时日短些的,是敬献给师尊的。另外四坛。多封藏了九天。是给大师兄您的。我都分别在酒坛上做了标记。”

  郝云天神色微动,轻声问道:“醉逍遥?”从未听说这个酒名。

  沐晚笑道:“是我自己胡乱酿的。”

  “谢谢。”郝云天接过储物袋,祭起玉萧离去。

  沐晚目送他离开后。在草地上盘腿坐下来,将玉简贴在额头上,细细

  与张师叔给她的那枚十三剑玉简不同,这一枚玉简里不但有技术要领。每一招的后面,师尊都专门写了一段领悟与心得。有很多字的下面还有横线标记。旁边用小字写有读书笔记。每一条都是以“云天以为”开头。

  沐晚读完第一式,心有所感。她闭上眼睛,细细的捋清感触。

  香香从空间里出来,看到她坐在那儿。面上古井无波,简直就是一座雕像。于是,她耸耸肩。也在一旁盘腿坐下,从储物空间里掏出一根热气腾腾的烤肉串。自顾自的大嚼起来。

  过了将近一个时辰,沐晚忽然睁开眼睛,腾的跳起。同时,手里一晃,拿出了铁芒短剑,“咚”的箭步踏出,铁芒短剑划出一道红影,“呼”的破空刺出。

  “叭”碎石迸飞。对面,两丈开外的那块一人高的大青石被剑气刺了个正着,碎了

  铁芒短剑不是法器,用不了灵力……香香张大嘴巴,惊落了手里的烤肉串。

  “扑楞楞”峡谷里的鸟雀四散,片刻之间,跑得精光。

  沐晚没有收剑,而是哗的挽了个剑花,向左边斜刺出一剑。

  “砰”又有一块大石头中剑,碎成一地。

  上刺……下刺……反手刺……

  沐晚手执铁芒短剑,时而纵身跃起,当空刺出,时而转身回眸,反手回刺……峡谷里,红色的剑光与剑气齐飞。“砰,砰,砰”,灰飞烟灭之中,石碎声此起彼伏。

  “呸……”香香没留神,被腾起的尘土淹没,吸了一嘴的灰。顾不得捡起烤肉串,她麻溜的跑出峡谷,钻进酒棚里,提起一坛醉逍遥,拍开,大喝一口,嗽了嗽口。

  十几息后,沐晚终于收剑。她象是才发现峡谷里尘土满天飞,随手甩出一把雨符,于半空中浇下……

  香香等到峡谷里又没了动静,抱着半坛子酒从半山腰走了上来。一到谷口,她便呆了:整个峡谷里已然找不出一块比她的拳头还大的石头,好不好而她家主人又变回了先前的雕像样儿,盘脚坐在地上。周边全是碎石头渣子。

  原来剑修是这么练成的香香提起酒坛子,喝了一口,老气横秋的摇摇头,在心里吐槽:真费石头。

  郝云天离开沐晚山后,没有直接回五花岭,而是去了丹霞峰。丹霞峰走的是炼器一道。他要去找人给师尊做件法袍,以及为自己做一件大氅。小师妹的主意就是好。一想到能和师尊都有一件同质地的冬衣,他脚下不由又加了许多。

  郝云天在丹霞峰也有自己的人脉。是以,他没有去丹霞峰任务分堂,而是直接找到交好的袁鹏,拿出两件豹皮,说明来意。

  袁鹏与他相识近五十年,还是头次听说他要做衣裳。惊讶之余,他摇头叹道:“心有余而力不足哇。”他不是专修法袍的器修,这两块豹皮又都非凡品。要是让他这个半吊子给炼坏了,那白瞎了两块好皮料。

  “专修法袍的器修?”郝云天表示不认识。去任务堂挂任务的话,等三两个月是常有的事。

  袁鹏笑道:“你也难得想到要添置件华衣。拿坛好酒来,兄弟我就帮你找个手艺好的。”

  郝云天取出一坛醉逍遥给他。

  袁鹏接过来,一掌拍掉封泥。酒香四逸。他的眼睛“嗖”的就亮了,提起来喝了一大口,赞道:“好酒”又喝了一大口,星星眼的问道,“还有吗?”

  郝云天淡声说道:“带我去做衣裳。”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灿烂的晨曦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