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九十八章 醉逍遥
  沐晚拿出一只白瓷酒盅,澳门赌博网站:准备给张师叔倒酒。张师叔伸手一拦,笑道:“用这小东西喝酒,哪能喝得痛快”说完,他单手提起酒坛子,仰头“咕唧”喝了一大口。

  酒水入肚,他端着酒坛子,双眼微合,砸巴着嘴巴,评道:“此酒入口绵滑,落口甘美醇和,余味悠长。好酒”

  沐晚笑眯眯的端出一只白瓷大盘,盘中满满的盛着烤肉串,摆在案几上:“师叔,这里还有点下酒菜呢。您也一道尝尝。”

  这一大盘的烤肉串是香香友情提供的。刚刚到酒棚去取酒的时候,香香在空间里用神识对她说:有好酒,岂能无好肉?然后,她很大方的拿了三十根烤肉串出来,说是给师叔下酒。

  小胖妞素来爱憎分明,谁对她主人好,她也就对谁好。

  香香的储物空间的保质效果堪比玉盒,烤肉串热乎乎香喷喷的放进去,过个三五天,拿出来,还是一样的热乎乎香喷喷。

  张师叔一手抱着酒坛子,另一只手从盘中拿起一根,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笑道:“看来,这段时间,小晚过得不错。”他是丹修,怎么可能闻不出这里头除了他的调料配方,另外还加了百年份的人参黄岑等滋补之灵药?

  这哪里是吃烤肉串,分明是吃灵石,好不好

  沐晚据实以对:“里头的灵药都是弟子在后山做任务时,偶然挖到的。”

  真的有香香在,周边有什么灵药灵草,她根本就不用刻意去寻找……

  至于为什么要去挖滋补的灵药灵草,那是因为。香香说了,不能服用丹药,那就吃点药膳吧。不然,沐晚每天要做大量的体能训练,身体早晚会扛不住。

  沐晚好奇的问她是从哪来“搞”来的药膳方子。

  结果,小胖妞不屑的轻哼:香香是树灵,对世间草木药性了如指掌。用得着去“搞”药膳方子吗?

  张师叔咬下一小口。在嘴里细细的咀嚼。过了一会儿,他点头赞道:“这几味灵药配在一起,可补气提神。强健身体,搭配得不错。不过,灵药不比凡间的草药,不能胡乱混着吃的。你以后不妨再多看些药理方面的书,免得出错。”在凡人界呆了三年多。他深知达官贵人都爱用药膳。而沐晚出身官宦之家,知道几张药膳方子,在他看来也正常得很。只是,灵药的效力非凡药所能比。所以,他才出言提醒。

  沐晚点头称是。

  张师叔这才大口喝酒,大口嚼肉。不一会儿。他便吃得满头大汗,连呼畅快。

  待酒坛见了底。白瓷大盘中的烤肉串也仅余十来根。张师叔意名犹未尽,却伸手轻抚另一只没有开封的酒坛,迟迟没有打开。

  沐晚不解。

  他脸上飞红,有点难为情的说道:“呃,这一坛给师尊捎回去。”小晚一个小孩子家家的,都能想到要给他封藏两坛子好酒。师尊也好酒,他怎么好意思不给师尊留一坛呢?

  沐晚笑道:“师叔,这两坛本来就是给你的。赤阳师祖和阳师伯那儿,弟子也一人备了一坛。呆会儿,还要烦请师叔代为转送。”

  张师叔喜出望外,连声道好。不过,他还是没有将那坛酒拍开。理由是,留到以后慢慢喝。而那十根烤肉串,被他精心的用玉盒装好,说是带回去给师尊尝尝小晚的手艺。

  沐晚再次请他给酒赐名。

  张师叔想了想,说道:“这酒闻之,神清气爽,喝之,更是通体舒泰,悠然自在。不如就叫醉逍遥吧。”

  “醉逍遥?”沐晚轻念一遍,抚掌笑道,“好名字”

  接着,张师叔咂巴着嘴巴,轻叹:“可惜,酒力还欠些火候……”这酒,小晚喝的话,确实是太烈了。不过,他一个大老爷们喝,却略显不足。

  沐晚点头:“师叔,弟子近来又封藏了一批。这一批准备封存九九八十一天。弟子也给师叔,还有赤阳师祖和阳师伯都准备一些。两个月之后,师叔再来。那时的醉逍遥应该更名符其实。”

  “如此甚好。”张师叔从心底里笑了出来,一双眸子亮若星辰。虽然喝了点酒,但是,他也没有忘记此番前来的目的。看望沐晚只是目的之一。

  其二,他确实是有事要叮嘱沐晚。

  神色微敛,他冲沐晚使了一个眼色,从储物袋里取出套小八门九星阵,在屋内布下。

  沐晚从凡人界,一直跟随他,一步一步走到宗门,自然看得懂这个眼色是要她莫要声张之意。是以,她乖巧的端坐座椅上。

  布好阵后,张师叔重新坐回椅子里,这才问道:“小晚,你还记得我们在绝魔山里见到的那位金丹前辈吗?”

  沐晚点头:“记得。后来,弟子又在飞鹰堡外看到过一次。奇怪的是,那位前辈言行与之前大相径庭,象是换了人一般。师叔事后也说那位前辈古怪,还叮嘱我以后如果再碰到他,要记得避开呢。”

  “不错。你记得很清楚。”张师叔正色道,“这次我出关后,回了一次张家。结果,在张家,我又碰到了它。”

  他其实是张家旁系出身。六岁时,他被查出双灵根的资质,又恰逢那年是张家向太一宗进献弟子之年,才被直系接到朔风谷。然后,他没有意外的被太一宗选中,之后,又被赤阳真人看中,收为次徒。

  当年,直系之所以屈尊降贵让他们这些旁系子弟进入朔风谷,纯粹是为了让他们顶替直系子弟待选。虽说这些年,朔风谷对他越来越亲热,但是,他心里清楚得很,从当年到现在,他与直系都是各取所需。故而,他对朔风谷很难产生归宿感。

  这一次,也是族中举行百年一次的祭祀大典,特意传讯于他,他才回去了一趟。

  结果,在大典上,他竟然看到了那位金丹前辈。前辈的容颜装扮皆没有半点改变。但是。神情比在飞鹰堡的时候还要阴戾。

  张师叔心中警铃声大作,小心的与之保持距离。

  不想,金丹前辈是此次大典的贵宾。据族长所言。前辈是隐宗密使,此次族中特意召集所有筑基期以上的子弟,就是密使想从张家挑选门徒。

  张师叔修真七十余载,不知隐宗是何方神圣。心中一时有如敲鼓。

  众人都照族长所言,一一上前行礼。

  临到张师叔时。他发现,尽管他报出了名号,但是,前辈神色不变。真的没有认出他来。

  修士的记忆力超群,但凡见过一面,或听过一次。就能终生不忘。这怎么可能

  张师叔面上不显,却满腹问号的站回原位。

  待众人都行过礼后。金丹前辈对族长摇了摇头。族长眼底现出一丝失望,挥手示意众人退下。

  后来,张师叔无意之中又听到一则八卦:密使看中了小十七的资质,这次会带之回隐宗,收为徒弟。

  小十七是族长的小孙女,上个月才满六岁,被检查出是变异冰灵根的资质。她能被密使大人选中,倒也合情合理。

  回到宗门后,张师叔向赤阳真人请教:隐宗到底是什么门派?

  不料,赤阳真人竟也是闻所未闻,当即命他将事情的原委详尽道来。

  待他说完,赤阳真人闭上眼睛,沉思良久,喃喃自语:“这位密使不象是人哎……”

  张师叔闻言,立时只觉得后背上阴风阵阵。

  须臾,赤阳真人猛的睁开眼睛,叮嘱道:“此事蹊跷得很,你不要道与第三人听。还有,这几天,你哪里也不要去,老实给我呆在云霄峰上。”

  两天之后,也就是今天一大早,赤阳真人就将他传至洞府密室,郑重其事的告诉他:“经他多方查探,东华洲根本就不存在隐宗这号门派。而那位密使大人与传闻中的仙级傀儡甚是相符。很有可能,它来自上界”

  这道消息简直是晴天霹雳张师叔当时被惊得脑袋嗡嗡作响,眼冒金星。

  接着,赤阳真人又叮嘱他:“忘掉这件事。此事牵涉到上界,不管里面有没有图谋,都不是你我能掺合得起的。”

  张师叔回到弟子院,平整好情绪后,特意过来告诉沐晚:“忘掉那个东西,就当从来没有碰到过它。”至于族长的小孙女,从族长的那份热忱劲儿上,他不难看出,族长多少是知道一些内情的。所以,无需他一个筑基小修士来操这份闲心了。当然,正如师尊所言,他也操不起这份心。

  沐晚却眼神有些打飘:“师叔,它会喝酒,睡觉打呼噜……看上去分明就是活生生的人哪。仙级傀儡真的这么厉害吗?”

  张师叔叹道:“上界之神通,岂是我等下界小修士能想象得到的?”

  沐晚不由心生向往:“上界是什么样子的?真想亲眼看一看。”

  张师叔笑了:“行啊,努力修行,将来飞升到上界,你就能亲眼看个够。”

  回到云霄峰,张师叔将醉逍遥与烤肉串进献给赤阳真人。

  赤阳真人最好美酒,听到“醉逍遥”的名字,当即拍开酒坛子开喝。

  喝过之后,他又从二徒弟手里接过一根烤肉串,咬了一口,笑道:“不错。如果酒味再浓烈些,就更衬醉逍遥这个名儿了。”

  张逸尘立刻说出两个月以后,会有更浓烈的醉逍遥出缸:“您,还有大师兄,以及弟子都有份。”

  赤阳真人又喝了一口酒,笑道:“也不能白喝小辈的酒。行,为师这里有样好玩的东西,是我早年偶然所得。你给小丫头送去。”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一黛雪一的礼物,多谢书友软乎乎的团子hull1977的月票,多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