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九十七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从“符法符天”出来后,沐晚径直去了第一地摊街。大概还有十来天,灵谷就会成熟。她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得请农工才行。播种的时候,她就跟马小丫约好的,待收谷子的时候,再去请她帮忙。

  马小丫一口就答应了。价钱是十块灵石,包收,包脱粒,以及收了谷子之后,给灵田做一次养护,十天后的卯初,她带人带农具过来,保证在三天内完工。

  定好后,沐晚准备离开。马小丫眼波流转,飞快的左右看了一眼,压低嗓音问道:“我兄长让我转告您,那十个人都是一伙的。那天晚上,那伙人都没了。”

  隔了十几天,沐晚还是头一回听到关于那晚的八卦。她故意惊讶的挑眉,也低声问道:“都没了?知道是怎么没的吗?”

  “我兄长说,那伙人可能是敲诈惯了的。那晚没有得手,又去做第二票,应该是碰到了硬点子,反被人全灭了。”

  沐晚吐出一口浊气,连道:“那就好,那就好。”又真诚的对马小丫说道,“那晚真是对不住马师兄……”

  马小丫不以为然的摆手:“我兄长说了,那晚是你们两个都倒霉,碰到了那伙人。定是看您年幼,又是独自一人,以为好讹诈些,他们才选择对我兄长下手的。老天有眼,总算是恶有恶报。”

  原来那晚的事情是被如此定性的。沐晚不得不佩服马大壮他们六个的脑补能力,真心的致谢:“那晚真的多亏了马师兄和另外五位师兄。请帮我向马师兄转达我的谢意。有机会的话,我定会当面致谢。”

  马小丫也知道外门好大,又号称有十万外门弟子,没有往来的同门之间。很难碰到一起,便笑道:“您客气了。小女一定转达到。”

  当天晚上,沐晚又去了后山。这一次,她是去收集一阶的火属性妖兽血。

  在外围,最常见的一阶火属性妖兽当数一阶地鼠。这种体长不足一尺的小妖兽在地图上没有标注。它们是穴居类妖兽,广泛生活于后山外围的地底。只要夜幕一降临,它们便一个个从地洞里溜出来活动。

  沐晚打杀这种低阶妖兽。简直毫不费力。不到半刻钟。她便猎到了五只。抓到一阶地鼠后,直接放血。所得的血装进一只长颈的圆玉瓶里。这种玉瓶是专门用来保存妖兽血的,坊市到处有卖。一块灵石十只。妖兽血在瓶里收个一年半载的,新鲜如初,绝不会变质。

  一只玉瓶刚好可以装十斤妖兽血。收满一瓶后,沐晚迫不及待的打道回府。试验效果。

  绘符的时候,一次也用不了十斤妖兽血。她只是从玉瓶里倒了一些妖兽血。装在一只空砚台里。

  也细心的研匀之后,她才用青玉狼毫笔醮上些许,敛心凝神,开始绘制爆破符。

  试验结果表明。王老板所言不虚。用妖兽血代替朱砂绘制爆破符,书写流畅,绘出来的符线明显要圆滑得多。整张灵符看上去红艳似火。明显含有更多的火灵气。

  沐晚心喜。只可惜,现在是人定时分。外面夜深人静,着实不是试验爆破符的好时候。她按下性子,一鼓作气画完一刀空白符纸。一看,居然只用一个时辰,比以前多用了一百张空白符纸。

  再一清点成品,她笑得合不拢嘴。好家伙,足足有九十一枚成品率达一成八,也比之前提高了小一成

  符质更是一枚强过一枚。最后的那三两枚最好,达到了上品的质量。

  爆破符虽然也是下阶符,但比雨符复杂得多,绘制时所耗费的灵力和神识也比雨符多一倍。此时,沐晚的灵力和神识都已经耗费接近极限。倦意袭来,她伸了一个懒腰,收拾好案面,去里间睡觉。

  第二天上午,她正在峡谷里蹲马步,山中突然“咚”的响起一声钟鸣。

  这是有客到访,触发了守护阵法的缘故。比如说,每次大师兄过来,山中都会响起这样的钟声。

  “小晚”山脚传来张师叔的声音。

  “啊,师叔”沐晚连忙收功,往自己身上甩了一道去尘术,待身上恢复了清爽,才欢喜的御剑飞往山脚。

  远远的,她便看到张师叔负手立于界石旁。俩月不见,师叔清减不少。圆润的脸庞又变得棱角分明起来。

  飞至山脚,沐晚降下飞剑,抱拳行了一个道礼,喜道:“师叔,您出关了”

  张师叔虚扶了一把,看着她,惊得两只眼睛瞪得浑圆:“小晚,你怎么……咳,你变了好多”

  眼前的小家伙精瘦精瘦的,行事果断干练;尤其是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眼神锐利,跟小刀子似的;最让他吃惊的是,小家伙身上居然带着一股子煞气看来这两个月里,小家伙杀了不少妖兽,过得是刀尖上舔血的杀戮日子。

  总的来说,在张师叔看来,两个月以前的小晚,只是看上去有七分象男孩,举手投足间,还是软萌软萌的时候多些。而此刻的小晚,无论是从相貌,还是从言行举止方面,都是比寻常的男孩还要阳刚。

  呜呜呜,如果换上她家大师兄的那张冰坨子脸的话,她家小晚简直就是活脱脱的一个少年版郝云天啦

  张师叔在心里忍不住把郝云天骂了个半死:该死的剑修,果然把我带小晚给带歪了现在哪里还有半点女娃样儿

  而沐晚闻言,不由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心里很是纳闷:明明姐的脸蛋比刚剥掉壳的煮鸡蛋还要细滑……没有哪里不对呀。

  好吧,这个不是重点。她现在还真没心思去关心相貌问题。更何况,她是重活一次的人,对自己将来的相貌很有信心。

  按下心思,沐晚请张师叔去山顶木屋小坐。

  张师叔有意考校她。也顺便看看郝云天的教学效果。于是,他袍袖一甩,径直向山顶飞奔而去。

  沐晚微愣,心念一转,立刻意会过来哈,师叔要考校功课所以,她也毫不示弱的催动“逍遥八步”。追了上去。

  起初。张师叔只用了八成功力两个月前,他只要用到八成功力,小家伙就追不上了。而他闭关整整一个半月。灵力更为凝练,步法又有所提高。所以,现在的八成功力已经相当于闭关前的九成功力。他保守估计,用八分功力。对付小家伙应该绰绰有余。

  不料,五息不到。小家伙就“蹭蹭”的从后面追上来了。

  张师叔大惊:老子没看错吧?老子明明抢跑了……

  眼见就要被小家伙追平,他连忙催动灵力,用至九成功力,呼的一步跨出数丈。又将两人的距离拉开。

  沐晚看得分明,也加了一把劲,脚尖轻蹬地面。猛的冲出去这一招,是她在追捕三阶疾风豹的过程中。以“逍遥八步”为基础,摸索出来的自创招式,如今已经用得十分纯熟惯。以她的脚力,这一蹬,轻轻松松就可以掠出二十来丈,直接反超张师叔一大截……

  嘿嘿,姐还是给师叔留点面子吧。

  沐晚知道张师叔并不擅长步法,所以,赢了他,也没有什么意义。在她在心里,如果能赢了大师兄,那才是件值得庆祝的事情。

  所以,这一蹬,她只使出五分力度,大大缩短了与张师叔之间的距离。两人之间仅有一臂之远。

  张师叔再也不敢小觑自己带进宗门的小人儿,一咬牙,全力飞奔。

  沐晚没有再加速,任两人之间的距离又陡然拉开至十余丈。

  十来息后,张师叔终于跑到山顶。他刚站定身形,澳门赌博网站:沐晚随后也赶到。

  吐出一口浊气,略微平定住呼吸,张师叔看着眼前跟把利剑似的半大“小子”,连声赞道:“不错。小晚进步神速。你大师兄也教得很好。”心里是百感交集老子服了

  以他的修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小家伙为了照顾他的面子,并没有使出全力。小家伙能有这份赤子之心,身为师叔,他倍感骄傲。

  沐晚将张师叔请进会客间,故作神秘的说道:“师叔安坐片刻,弟子去去就来。”

  张师叔挑眉,一语道破:“你是要去山腰那里拿灵米酒吧?速去”那个小木棚子里起码有数十坛好灵米酒。酒香那么浓,修士的五官敏锐,他还是在山脚的时候就闻到了。

  今儿心情好,当浮一大白

  沐晚呵呵一笑:“是。”

  很快,她便一手抱了一只红泥酒坛子回来了。将一只酒坛放在海棠高几上,她一掌拍开另一坛酒,双手奉给张师叔:“师叔,请尝一尝。”

  酒坛一打开,满室飘香,令人精神为之一振,口舌生津。

  张师叔眼睛一亮,禁不住朗声赞道:“好酒。”

  接过酒坛,他低头细看坛中的酒水,清亮透明,当即喉咙里“咕唧”作响,抬头问道:“这是什么酒?”酒香气初闻似灵米酒,再一闻,却比灵米酒更加香纯。酒水的颜色更是大相径庭:灵米酒是米白色的,略带浑浊,哪有这坛中酒水之纯净透明

  沐晚笑道:“这是弟子自己瞎酿的,还没取名呢。师叔先尝一下,如果喜欢的话,烦请师叔赐个名。”

  她说的全是大实话。香香酿成梨花醉后,又“搞”到了好几种酿酒方子。她拿过来,让沐晚从中挑选一种,“只要姐姐喜欢,香香专门酿给姐姐喝。”

  沐晚细细看过之后,福至心灵,建议香香将其中的两个方子结合起来,试着酿一两坛。

  结果就酿出了这种清亮如水晶,却有灵米酒香味的酒水。口感甘爽,余味绵长。她和香香两个都爱喝。

  “此酒封藏越久,味道越浓烈。”沐晚如是介绍道,“弟子喝不得烈酒,喝这种酒不用封藏。这两坛已经封存了足足二十一天。弟子特意给师叔酿的。”

  张师叔一听,从心底里笑了出来。还未喝到酒,他心里已经美滋滋的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