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九十六章 灭杀
  沐晚猜得没错,澳门赌博网站:袭击她们的正是那头六阶疾风豹。将近一个月里,它每晚都在外围游荡。刚开始时,它只是袭击身材矮小的青袍人。然而,当尝到了第一口人肉人血后,它再也忘不了那种甘甜细嫩的滋味。从此,一发不可。不管身材是高大的,还是矮小的,它统统不放过。

  而沐晚狩猎时,为了防止惊动附近的三阶疾风豹,一直吩咐香香用禁锢之力封锁狩猎区域。这一举措,让她与香香好几次从那只六阶疾风豹的眼皮子底下逃过一劫。

  但是今晚,她们俩实在是不走运。就在香香收回禁锢之力的那一刹那,六阶疾风豹的神识刚好扫过这一片地方,让它给逮了个正着。

  于是,它就用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那道龙卷风是它在奔跑过程中,喷出来的气息。

  哪知,那两个小人儿转眼就消失在旋风之中。

  人呢?六阶疾风豹冲过来,在原地转了两圈。确定找不到人后,它抬起头,气愤的咆哮:“啊”。

  这时,两道青色的身影,脚踏飞剑,一前一后,从远处飞掠而来。

  前面的是一位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的年轻女修。她喜道:“周师兄,我们找到那只孽畜了”

  六阶疾风豹一眼就发现两人的腰间都系着一枚四方墨玉印。没有犹豫,它掉头就往内围方向跑去。

  “咚咚咚……”

  又是狂风大作,地动山摇。

  后面的那位,也就是年轻女修称为周师兄的年轻男修,见状,大喝一声:“孽畜,哪里逃”

  没有加快速度追上去,他悬浮在半空中,不慌不忙的解下腰间系着的四方黑玉印,呼的抛了出去。

  令牌一抛到空中,便象个小太阳一样。立刻发出万道金光。

  与此同时,六阶疾风豹脖子上套着的那只驯兽圈也是金光大作,骤然缩小。

  “嗷……”,六阶疾风豹立时动弹不得。痛苦的趴伏在地上,哀嚎不已。两只棕黄色的巨眼里竟然泌出了两颗硕大的眼泪。

  年轻女修催动飞剑上前,悬浮在它头顶的半空中,叹道:“孽畜,早知今日。你又何必当初?”

  一个月里,起码有二十名内外门弟子惨遭此畜吞食,外门驯兽处已经发下灭杀令。而他们两个就是今晚当值的灭杀使。

  周师兄也催剑上前,与那女子并排而立,说道:“王师妹,你莫要被孽畜的两滴眼泪蒙蔽了。刚刚这里动静那么大,这孽畜十有**是作恶未遂。”他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这里的地面上一片狼藉,但空气中却闻不到血腥味的缘故。

  王师妹听了,又叹了一口气:“罢了。周师兄,我们送这只孽畜上路吧。”

  六阶疾风豹听懂了他们的意思,大脑袋紧贴在地上,口中“呜呜”哀鸣。

  身为灭杀使,借助四方墨玉印,能听懂各种妖兽语。周师兄听了,冷冷的斥道:“孽畜,你不过是六阶中期,还不够资格当我太一宗的战兽。况且,你自己数数看。这一个月里,你吞食了多少名太一宗弟子?我太一宗岂会用你这种兽性难驯作恶多端的孽畜?受死罢”说罢,他右手在胸前捏了一道法诀,同时。口中念念有词。

  悬浮在空中的四方墨玉令再次金光大作。

  “啊……”六阶疾风豹发出了最后一声哀吼。那声音甚是凄惨悲伤。

  驯畜圈上金光一闪,猛的腾起。

  “噗”血线飙起两丈来高,六阶疾风豹那颗硕大的头颅应声而落,骨碌骨碌的滚进了一边的草丛之中。

  “王师妹,加上这一枚妖晶,你的灭杀任务应该完成了吧?”周师兄一招手。收回四方墨玉令,“妖晶归你,兽尸归我,如何?”

  “多谢周师兄相让。”王师妹取出一只黑色圆筒,收了妖晶。

  周师兄一招手,收走了六阶疾风豹的头颅和身躯。

  “走”两人调转飞剑,双双御剑离去。

  而沐晚两个一直藏在空间里。

  等地面不再震动,又过了一刻钟,仍然保持平静状态,沐晚才对香香说道:“用万木令查看一下外面的情形。小心点。”

  “嗯。”香香点点头,盘腿坐下,打出一道万木令,“万木听吾号令,查探地面情况”

  不一会儿,她收了法令,喜道:“姐姐,那只大家伙刚刚被驯兽处的两名灭杀使就地灭杀了。”接着,她原原本本的道出当时的情形。

  “原来这就是灭杀。”沐晚感叹了一把与两位灭杀使相比,她还是太弱。

  所以,沐晚,你当努力,努力,再努力

  略顿,她又说道,“香香,我记得附近有一个小林子。你能不能把碧玉珠子挪到小林子的地底下,然后,再起出来?我们从林子里出去,更隐蔽些。”不然的话,她们俩贸然冒出来,要是运气不好,恰好被人撞见,又是一场麻烦。

  香香点头:“香香也是这么打算的。”说完,她又从空间里伸出去两条树根,带着碧玉珠子,飞也似的向小树林方向“走”去。

  等到了小树林下面,她又用那两条树根将碧玉珠子顶出地面。

  而此间,沐晚也放出一丝神识附在珠子外面。当碧玉珠子一从地底下钻出来,她便立刻闪身出了空间。

  机警的环顾四周,她飞跑出林子,祭起飞剑,打道回府。

  香香在地底下用树根“行走”,用的是本体之力。这也是她筑基后才有的神通。但到底是天性不擅长行走,是以,短短的十来丈,把她累得够呛。

  确定脱险后,她躺在空间的红泥地上,摊开手脚,摆了一个“大”字,气喘吁吁的嚎道:“臭豹子,该”

  回到沐晚山后,香香恢复了大半。她从空间里闪身出来,一手抱着一只酒坛子,一手攥着一大把烤肉串,豪饮海吃,说是压压惊。

  沐晚但笑不语。

  第二天下午,沐晚去了一趟外门坊市。

  现在她绘制雨符手法纯熟得很,质量也是上上佳。而在此之前,“符法符天”的王老板早就与她达成口头协议:只要是“她家师妹”绘制的雨符,有多少,他收多少。

  手里又攒了千枚雨符,她送到“符法符天”店里,换得一百九十枚灵石。

  然后,沐晚拿出一枚爆破符递给王老板:“王老板,我师妹最近学了道新符,烦您给掌掌眼。”

  上一次反击胡珊珊成功。事后,香香给了她十一个储物袋。两人在屋子里分赃。香香出了大力,沐晚有意多分她一些,但是香香说她自己一不需要法福,二不要费丹药,有吃有喝就行,是以,坚持只要七成木灵石,将其余的都分给了沐晚。

  十一人之中,除了胡珊珊和李慧姝两个,另外还有三位符修。沐晚从他们的储物袋里找到了大量的各种灵符。令她喜出望外的是,五个储物袋里都有一枚玉简。

  五枚玉简里头刻录的都是灵符绘制方法。不过,包括的灵符都大同小异。沐晚略作整理,一共收集到十一种下阶中阶灵符的绘制方法。她用一枚空白玉简重新滕下来。

  除此之外,她还找到了七支符笔。最好的是那支青玉狼毫符笔,上品法器。她用它试着画了一道雨符,简直比她那支连法器都称不上的破符笔好得太多。于是,她在符笔上烙下一道神识印记,收为己有。其余的六支也收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这次她递给王老板的爆破符就是她最近新学会的一种攻击型灵符。她总共得到了两种爆破符的绘制方法,一种是她已经学会的下阶爆破符,还有一种是中阶爆破符。后者,她现在绘符能力有限,还无法做到一笔而就。

  王老板接过去一看,符线略显生硬,但是,符质真心不错,算得上是中品之作。他如实点评了一番,又说道:“假以时日,令师妹定能绘出上佳的下阶爆破符。和雨符一样,令师妹绘制的下阶爆破符,按一百枚八十块灵石的价格,有多少,敝店也收多少。”

  市面上,一枚下阶爆破符要卖一块灵石,王老板给的这个收购价算是很不错了。沐晚没有立刻应下,而是笑道:“这事我做不了主,回去之后,我定会转告师妹。师妹刚学爆破符,这次托我带来了一百枚爆破符。”

  王老板认真验看后,真的尽数收下。

  上次买的空白纸符和朱砂还没有用完,不过,沐晚近段时间没再来坊市的打算,索性又补购两百刀空白符纸和四十盒朱砂。她现在灵力神识都增长不少。一个时辰之内,如果只是绘制雨符的话,用光两刀半空白符纸,完全没有压力,成品率也提高到了四成;绘制爆破符的速度要慢得多,但半个时辰也能绘符两百来次,成品率是一成。

  王老板没有急着命伙计去店后的库房备货,而是对沐晚说道:“无论什么品阶的爆破符,如果改用一阶以上的火属性妖兽血绘制,符效起码能提高三成。敝店有上好的一阶火属性妖兽血,小友要不要给令师妹带一盒回去?”

  沐晚问道:“一盒重多少?卖价几何?”

  “在小友面前,敝店向来优惠。敝店的妖兽血都是上好的,一盒十斤,两块灵石。”

  倒也不贵。沐晚却并不打算买:“多谢王老板赐教,我回去后定会转告师妹。”这叫演戏就要演全。

  王老板笑了笑。

  这次的卖符所得,扣去空白符纸与朱砂的花费,沐晚入帐五十块灵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