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九十四章 你会放我一马吗
  指了指胡珊珊,沐晚吩咐道:“香香,把她弄醒。我们先审她。”

  “好的呀。”香香走上前,轻拂袍袖,一丝清香飘了过去,径直钻进胡珊珊的鼻子里。

  后者幽幽醒转。

  她是整个儿倒挂在树上的,一看到香香倒过来的样子,当即吓得哇哇大叫,拼死挣扎。

  可惜,香香出品,绝对质量有保证。胡珊珊哪里挣得脱?激烈的弹了一会儿,未果,她体力耗尽,唯有张大嘴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时,沐晚才走到她跟前,站定。

  胡珊珊看到她,一双眼睛瞪得浑圆,惶恐之至:“沐,沐晚……”

  沐晚轻笑:“胡师姐,别来无恙。”

  胡珊珊却象被踩到了尾巴的猫,用尽最后的力气垂死挣扎,同时,嘴里还象杀猪一样的厉声嚎叫:“沐晚杀人了救命啊救命……”

  “吵死了”香香转过头来,绿眼睛一闪一闪的,说道,“姐姐,香香让她先学会什么叫做安静。”

  沐晚点头,向后退了一步,腾出地方来。

  香香这才转回头去,对胡珊珊说道:“安静不然,香香对你不客气啦”

  胡珊珊哪里肯听?眼里的惶恐更甚,她嚷得更大声了:“沐晚杀人……”尖利凄惨的声音响彻密林。

  香香冷冰冰的打断她:“你叫啊,再大声点不妨告诉你,你就是叫破嗓子,声音也传不出这片林子”在这片树林里,她就是王者。根本就不用禁锢之力,她只是下了一道万木令。禁止树林里的事情传出去一丝半分。现在,密林里的每一棵树都象卫兵一样的守护着这里。整座密林俨然铁桶一只,连一丝声音都休想泄出去。

  胡珊珊不信,又扯着嗓子嚷了几句。仍然不见有人赶过来,她眼里渐渐堆起了绝望。

  看向沐晚,她嚎道:“沐晚,你不能杀我我是海阳胡家的人……”

  “叭”

  香香不爱听。抬手扇了她一巴掌。哼道:“你居然敢威胁我姐姐讨打”说着,她甩了一个响指。

  索索索。捆在胡珊珊身上的绿色枝叶象条蟒蛇一样猛然盘紧。

  “咔嚓”。那是胡珊珊身上的某根骨头断了。

  胡珊珊痛得要死,惨叫连连。

  “再叫。我再收紧一些”香香作势又要打响指。

  胡珊珊哭喊着求饶:“别,澳门赌博网站:别……我不叫就是,真的不叫了。”

  香香冷眼瞅着她。

  她立刻闭上嘴巴,彻底安静下来。

  香香又说道:“呆会儿。姐姐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要是胆敢说一个不实的谎字。话里有一个废字,香香把你勒成碎片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胡珊珊的眼泪狂下,倒淌过额头,转眼就泪湿了大片的头发。

  香香退到一边。转身有请沐晚:“姐姐,你可以审她了。”

  沐晚赞许的轻拍她的肩膀,上前一步。看着胡珊珊问道:“是谁让你来对付我的?”

  胡珊珊止住眼泪,答道:“没有谁……”

  话刚一出口。那边,香香便果断的打了一记响指,并且点评道:“死不悔改”

  索索索。绿树枝又收紧,勒进了胡珊珊的皮肉之中。骨头又是接连发出一串脆响。

  胡珊珊痛得两眼直发黑,一边挣扎,一边飞快的答道:“是我二叔。”

  沐晚又问道:“你二叔是谁?”

  “胡孝波。在外门戒律处当管事。沐师弟,这个计谋全是我二叔想出来的。今晚是我二叔当值。他说,只要我们随便找机会杀死一个外门弟子,推到你身上。之后的事,全由他来处理。”

  沐晚回想了一下先前见到的三位戒律处管事,问道:“你二叔也今晚来了?”

  胡珊珊摇头:“不知道。我刚喊了一句,就被树枝捆住了……”应该是想起了当时的情景,她本来因为被倒挂而充血的脸上竟然也瞬间变作青白,失了血色。

  香香冷哼一声,又稍微举起手指。

  胡珊珊一直有偷瞄她呢。见状,她崩溃了,嚎啕大哭:“我真的不知道。二叔说,只要我们一困住你,立刻就给他传讯,他会带人马上赶过来的。”

  听她这么一说,沐晚已经明白三个管事之中,为首的那个管事定是胡孝波。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又问道:“胡孝波长什么样?”

  胡珊珊毫不犹豫的答道:“我二叔身长七尺一,身材魁梧。哦,他的左眉之中有一颗黑痣。痣很小,不仔细看的话,看不出来。”

  沐晚回想了一下,为首的那个管事确实左眉之中有一颗不显眼的黑痣。这是一条很有用的信息。也是她今晚审问胡珊珊的目的之一。冲树上挂着的其他人呶呶嘴,她又问道:“这些人都是你们胡家的?”

  胡珊珊摇头:“不全是。”接着,她指认出另外两名胡家子弟,“其余的都是我的好友。”

  “一个一个的报出他们的名字及家族。”

  胡珊珊便挨个的报了起来。当说到李慧姝时,沐晚打断她,确认道:“是左起第二个,那个圆脸的女子吗?”

  胡珊珊连连点头:“是她。她是散修出身。是她主动与我交好的。她是看中了我海阳胡家子弟的出身。”

  “继续。”

  “是。”胡珊珊一气将其余几人全卖了个彻底。说完之后,她哭着求饶,“沐师弟,我也是奉命行事。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二叔叫我做的。我与沐师弟无怨无仇,真的没必要对付沐师弟呀。只要沐师弟放了我,今晚的事情,我胡珊珊保证守口如瓶,绝对不会泄露出半个字。真的。我用人格担保”

  沐晚戏谑的看了一眼身侧的香香,轻笑:“经验告诉我,凡是用什么格担保的话,都是不可信的。”前世,她也听过不少类似的保证。事实证明,这种信誓旦旦的话,最不可信。真正的守信之人。只会用行动来证明自己。

  香香脸上飞红。垂下头,一只脚在地上画圈圈。

  经过审问,胡珊珊如事先预料的一样。果然只是小卒子一枚。其所知有限得很。沐晚说道:“看你回答得还算爽利,我给你一个痛快。”

  胡珊珊闻言,用尽吃奶力的拼死挣扎:“不,沐师弟。我什么都告诉你了,你不能这样啊。沐师弟。求求你,看在同门的份上,放我一马。只要你肯放过我,我胡珊珊当牛做马。从此唯你马首是瞻。”

  沐晚摇头,淡声问道:“我问你,如果现在换过来。被绑住的是我,我也这般苦苦哀求于你。你会放我一马吗?”

  胡珊珊微怔,旋即,一双眸子黯然失色,被浓得抹不开的绝望吞没。

  沐晚举起右手,化作掌刀。

  这时,香香一把拉住她,说道:“姐姐,让我来。你出手,会暴露你的灵力。”

  沐晚不以为然的说道:“空手砍断她的脖子而已,无需用上灵力。”顿了顿,她接着说道,“你之前不是说过,你若是主动伤人性命,以后飞升至仙界,会被雷劈死的吗?”

  香香没想到她会记得这么清楚,亲热的笑道:“香香是姐姐的本命灵宠,她主动伤害姐姐在先,香香就可以杀死她。天道恩怨分明,执法公正,才会象她二叔一样呢。”说着,她很是不屑的看向胡珊珊。

  然而,胡珊珊目眦尽裂,脸色发青,面上现出惶恐之至的神情,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香香凝神细看,惊道:“姐姐,这女人居然肝胆俱裂,是活活被吓死的。”

  也好。省得亲自动手。沐晚环视树上的其他人,淡声说道:“这些人,一个也不能留。也不用唤醒他们,就是样全扔出去,喂妖兽。”不作不死生在修真界,既然敢生出害人性命的心思,那么也要有技不如人,被人反杀的觉悟。整整十条性命,就这么抛出去喂了妖兽,她沐晚绝不会为之生出一丝一毫的愧疚之情

  香香点头:“这样好,进了妖兽的肚子,胡孝波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绝查不出来。姐姐,你先出去吧,香香要打开一条通道,引几只妖兽进来。”

  “小心点。”沐晚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说不定还要妨碍香香行事。所以,她从善如流的转身离开。

  当她走出五丈来远的时候,背后的响起“咚咚”的沉重脚步声和妖兽们低沉的咆哮……

  她脚下微顿,叹了一口气,脚下加快,头也不回,坚定的走出了密林。

  在密林外面只等了十几息,香香也走了出来。她笑嘻嘻的说道:“好啦,都清理干净了。姐姐,我们去打猎吧。”被这群宵小所扰,她们俩今晚还连根豹毛都没捞到呢。第二批灵米酒很快就能出缸。灵米酒与烤肉串才是绝配。小胖妞自知饭量大,一直在努力积攒烤肉串。

  “嗯。”沐晚祭起祥云飞剑,飞向附近一个三阶疾风豹的常出没点。

  殊不知,在她们俩离开后,大约过了一刻钟,“咚咚咚”,密林里传来比先前更沉重的脚步声。哗啦啦。树木一排排倒下。

  一个象小山一样的黑影扒开密林。这是一头六阶疾风兽,就是那晚在河湾边出现过的那只。那晚,它揪出几只常在河湾附近出没的小辈,细问之后,得知杀死它女儿的是一个穿青袍的矮小人类。这几晚,它都在外围兜转,企图抓到凶手,以报杀子之仇。

  疾风豹用两只灯笼大的棕黄色巨眼,细细的扫过密林。最终,一无所获。

  它郁闷极了,仰头闷声嘶吼:“呜熬”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洒金碧桃婴宁1991和仙姿羽洛的平安符,多谢书友150120194738856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