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九十三章 一个也不少
  想溜,门都没有

  沐晚不紧不慢的说道:“诸位都是见证人,戒律处来人之前,最好先别急着离开,也省得管事师叔们一个一个的去传唤你们。”

  后来的那五人也点头应道:“对,你们不能走”

  中年男修见势不对,微微低下头,不动声色的慢慢往向退了几步,然后,猛的转身,拔腿就向外面跑去。

  这时,令众人惊掉下巴的事情发生了。这位仁兄跑出三步之后,再也跑不出第四步,总是在原地使劲的蹬腿儿。

  “啊”头顶,圆脸的年轻女修尖叫着,从飞剑上摔了下来。

  “叭叭叭”

  继她之后,那圈人里又先后掉下来三个。

  “啊呀”

  ……

  其余人也是惊呼连连,慌忙降下飞剑,两股战战的围上去,手忙脚乱的将四人扶起来。

  后来的那五人回过神来,纷纷转过头来,愕然的看向沐晚。不想,他们看到后者也正用同样的眼神看着他们这边。

  那边,中年男修终于反应过来,吓得老脸惨白,瘫倒在地。

  戒律处的人来得很快。一共来了三位管事师叔,都穿着黑边宽袖青袍。

  他们赶到之后,首先每人出示了一块黑色的虎头令牌,令牌的正面刻有“戒律处”三个金光闪闪的正楷字。

  在场之人都站起来,抱拳行礼:“弟子见过三位师叔。”

  为首之人身材高大,浓眉大眼,看上去一身正气。目光扫过众人,最后落在躺在沐晚脚边的马师兄身上。他沉声问道:“刚刚是谁发的传讯符?”

  那年轻男修连忙上前一步,回禀:“是弟子。”

  “怎么回事?”

  年轻男修简要的禀报了事情的经过:他们六人结队来后山做任务。在将要走到入口处的时候,马大壮突然说前面有一个熟人,让他们几个稍等一下,他去打声招呼,去去就回。没过多久,他们就听到这边有人高呼“杀人了”。他们便立刻赶了过来。然后就看到马大壮倒在地上。旁边蹲着一位面生的小师弟。坐在那边的师弟拿着三节鞭对着这位小师弟喊打喊杀。其余的人都御剑站在半空中。

  沐晚听着。垂下眼帘,掩去眼底的恨意:可恶,这群人为了对付姐。竟然滥杀无辜

  从这位师兄的话,她不难判定,此事确实与马师兄以及他们五个没有关系。但是种种迹象表明,眼前确实是一个贼喊捉贼的局。

  管事师叔看向沐晚。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有什么要补充的?”

  沐晚也上前一步,大大方方的禀报道:“回禀师叔。弟子叫沐晚。弟子今晚过来做任务,在这里碰到马师兄。我们正说着话,从后面飞过一道暗器,马师兄躲闪不及。被打了个正着。弟子正要带着马师兄去医药处救治,这群人就围了上来,拦住弟子。口口声声说弟子杀人了。那位师兄还拿了鞭子要打杀弟子。这时,五位师兄赶了过来。他才作罢。后面的事,就是师兄说的那样。”

  管事师叔这才走过来查看马师兄的伤势。一见中毒了,他连忙招呼另外两人:“快来,这名弟子中毒了,伤得不轻。”

  那两人疾步过来。其中一人只是看了一眼,便说道:“是赤练蛇之毒,过了这么久,这名弟子只怕已经蛇毒攻心,没得救了。”

  另一人看了沐晚一眼,说道:“既然是出了人命,沐晚难逃其咎,不如先带回去,好好审问一番。”

  沐晚一听,心中了然。

  果然,为首的管事师叔也点头,举起令牌,下令:“沐晚,你与一桩谋杀案有关联,现在我等要带你回戒律处问话。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按照宗门规定,我现在用戒律法令封住你周身的灵力。”

  后来的五人闻言,脸上皆现出不平之色。而对面的那一群人则面有得色。

  管事师叔往令牌里注入灵力,他手中的戒律法令“噌”的亮了,从“戒律处”三个金字中迸出一道金色的亮光,向沐晚身上罩去。

  就在这时,躺在地上的马大壮突然轻“嗯”一声,右手的一根手指头微动。

  沐晚连忙向右边跳开一大步,与后来的五人站在一起,指着他叫道:“看,马师兄醒了”

  那五人定睛一看,可不是吗?马大壮先是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然后,看到自己身边围着这么多人,他显然是吓了一大跳,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茫然的问道:“怎么了?”

  五人都脸上现出喜色。可是又碍着宗门师叔在此,不敢言行无状,他们只是齐刷刷的看向三位管事师叔。

  而对面的那群人,包括三位管事师叔在内,一个个瞪大眼睛看着他,脸上的表情跟见到鬼差不多。

  沐晚看得明白,掩去眼底的厉色,走过去,扶住马大壮的一只胳膊,问道:“马师兄,你没事了吧?”

  此时,马大壮面色红润,哪里还有半点中毒的状况?他已经记起之前发生的事,连忙伸手去摸自己的后背。结果后背上空空如也。

  “我……”他懵了。

  为首的那名管事师叔最先反应过来。他清咳一声,问道:“马大壮,你还记得你昏迷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吗?”

  马大壮据实以对。

  管事师叔却冷哼道:“一派胡言你现在明明安然无事,哪里有什么暗器袭人?”说着,他又环顾众人,斥责道,“此事就到此为止。如果以后还让我发现你等谎报假案,捉弄戒律处,一律扔到矿井里去做苦工”

  说完,他一挥手,带着同来的两人,齐齐祭起飞剑,转眼就走了个一干二净。

  “走喽。”对面那群人挤眉弄眼的。也一轰而散。

  原地就只剩下沐晚,马大壮和他们小队。

  “气死我了”一名队员冲那些人离去的方向啐了一口,“都是些什么人哪”

  为首的那名年轻男子轻轻拉了他一下,低头对沐晚说道:“沐师弟,今天这事应该就是冲你来的。你要小心些。”说着,他对马大壮说道,“我们在入口处等你。你快一点儿啊。”

  “不了。一起走吧。”马大壮冲沐晚一抱拳,匆匆说了声“保重”,和他们一道祭起飞剑。向入口方向疾驰而去。

  显然,他也明白了自己今天这遭无妄之灾是怎么一回事。

  沐晚目送一行人离去,同时用神识问道:人都捉齐了吗?

  香香用神识回答道:一个也不少。

  很好。你在原地等我。我随后就到。沐晚扯起一只嘴角,祭起祥云飞剑。也向后山入口处飞去。

  以她的性子,明知胡珊珊铁了心要对自己不利。她怎么可能不事先谋划一场呢?

  在离后山入口处还有二十余里的时候,她便与香香兵分两路。她在明,而香香在暗。

  她以身为肉饵,引得那些藏头藏尾的宵小之辈纷纷现身。

  香香是灵体。只要她不现身,本来就可以来无影,去无踪。再加上。为了保险起见,沐晚特意吩咐她一定要用禁锢之力隐藏声息。所以。她的行踪便更加隐蔽。只要那些宵小现身,她就一逮一个准。谁也休想能逃脱

  至于马大壮,他确实是背后中了一刀,刀上也真的淬了赤练蛇毒。他之所以转眼间就蛇毒尽解,变得龙生活虎,那也是香香的功劳沐晚将受伤的马大壮放在地上,香香从地底钻过来,并且藏在地底,运用回春术,替她解毒疗伤。

  还有,那位跑了两步,就再也跑不去第三步的中年男修,他是被香香的禁锢之力拦住。

  在场之人中,修为最高的是三位戒律处的管事。然而,他们也不过是筑基修为,无法识破香香的禁锢之力。是以,香香才可能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为所欲为。

  沐晚在外圈绕飞了小半圈,一刻钟后,在一片密林上方降下飞剑。飞快的环顾四周后,她闪身钻进了密林里。

  香香笑嘻嘻的迎了上来,亲热的拉着她的手:“姐姐,你好谨慎哦,还特意绕了那么远的路。”

  “毕竟是在宗门之内,还是小心为上。”沐晚伸出手指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笑问道,“人呢?”

  香香拉着她往密林里走过去:“都挂在那边呢。”

  她说是“挂”,便果真是“挂”。往林子里走了七八丈远,沐晚便看到了一长串被绑成粽子样的人,倒挂在一棵一人合抱的青槐树上。明明没有一丝亮光照进来,但青槐树下却亮堂得有如白昼。

  沐晚扫了一眼。胡珊珊加上刚刚那一轰而散的十人,一个也不少,全部都在树枝上倒挂着呢。

  “做得好。”沐晚赞了一声,问道,“你审问过他们了吗?”

  香香如实的摇头:“还没来得及呢。”刚刚,她好忙的说。胡珊珊是她一开始就抓到了。后面的这十个人,讨厌死了,分成好几个方向四下逃散,她费了点气力才将人抓齐。

  而沐晚定睛细看,发现树上的人都处于昏迷状态。她猜测大概是香香使了什么手段,于是,好奇的问道:“香香,你把他们怎么了?”

  香香撇撇嘴:“香香才把他们用树枝捆住,拖到身边,根本就来不及把他们怎么样,他们就是这副死相了。一群胆小鬼”

  沐晚不由回想起香香用树枝捡豹尸的情景,心中暗道:确实是够惊悚的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的平安符;多谢书友狮心公爵思月影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ps:从今天起,天天双更更新时间分别为早上八点,下午六点。欢迎亲们围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