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九十二章 不作不死
  是胡珊珊的声音

  沐晚不由冷哼。

  第一次去后山,被这女人跟踪,她便意识到自己周边肯定有眼线吩咐香香着手去查。

  第二天,香香翻查了一下沐晚山周围树木的记忆。用不了多久,她便查出与她毗邻的李慧姝就是胡珊珊的眼线。

  李慧姝也是个女修,三十二岁,炼气九层的修为,和胡珊珊一样,也是个符修。这两人素来交好。前不久,胡珊珊登门拜记过她。两人交谈之时,还神神秘秘的摆了一个隔离符阵。半个时辰之后,胡珊珊离去。然后,当天晚上,李慧姝便鬼鬼祟祟的摸到沐晚山的界石旁,埋下了一道灵符。

  算起来,李慧姝已经足足当了三天的眼线

  沐晚和香香知道后,当即跑到界石旁,起出那道灵符。

  黄色的灵符被折成三角形,正面画着一只类似于眼睛的暗朱色图案。

  沐晚不认识此符,隔得远远的,用神识将之折开。里面居然裹着一道爆破符。在灵符被拆开的那一刹那,爆破符“砰”的炸开。

  如果不是沐晚机警,此刻恐怕不死,也是重伤。

  “太阴险了”香香气愤之至,捋起袖子要冲出去,“香香片了她”小胖妞一连片掉了十六只豹肉,小刀子由生疏到熟练,使得越来越有章法。

  沐晚一把将人拉住,劝道:“宗门之内,同门相残是要严惩不殆的。你这样杀上门去,岂不是落人口实,正好中了她们的奸计?”

  在太一宗,严禁同门相残。杀害同门,是仅次于背叛宗门欺师灭祖的第三桩大罪,按律杀无赦而同门相斗,一经发现,最轻的处罚也是在矿井里服半年的苦役。

  李慧姝的手法干净利落,不留痕迹。她们俩若是杀上门去。却是证据确凿,到时李慧姝只要反咬一口,上报给外门戒律处,她们俩真的是百口莫辨。冤枉死了。

  香香听完,傻了眼:“那怎么办?就由着她们欺负我们?”

  沐晚笑道:“香香,我的目标是内门大比要进入前五十名。哪个有空跟这般宵小扯皮?不作不死。我们这段时间行事小心些,平时多注意警戒,她们也玩不出什么花样。”

  香香一想。正是这个理儿。现阶段,没有什么事情比主人备战内门大比更重要的了。于是,小胖妞恨恨的冲对面山上呸了一口:“且让你多作死一会儿。”

  从此,两人行事越发谨慎。每晚进出沐晚山,香香都会使了禁锢之力封住行踪。

  没想到,胡珊珊竟自个儿找上门来了。香香鼻子都气歪了。传讯符传完信后,都会自行腾起一团符火,整个儿烧掉,变成灰烬。

  香香在灰烬上狠狠的踩了几脚,一边踩。一边骂道:“作死叫你作死”就好象她脚下踩的是胡珊珊一般。

  发泄一通后,心气稍顺,她抬起头问道:“姐姐,日落之时,你会赴约吗?”

  沐晚冷哼:“她是哪根葱?她说不见不散,我就非得去吗?”心念一动,她突然扯起一边嘴角,轻笑,“香香,想不想跟我打个赌”

  香香瞪大眼睛:“打赌?赌什么?”

  “赌一百根烤肉串。今晚胡珊珊绝对不会是一个人,肯定还有不止一个同伙”

  “啊?同伙?”

  香香的脑瓜子素来好使,经她一点拨,立刻想用万木令去查一下后山。不过。沐晚拦住了她。理由是,今晚肯定非比寻常,她们俩都要蓄精养锐,现在莫妄用灵力。

  香香的绿眼睛闪呀闪,使劲的点头:“香香也备战。香香要烤好多好多的肉串”

  沐晚抚额:“也对,吃饱了才有力气打架。”说罢。她回里屋去睡觉,养足精神先。

  晚上,月黑风高,天地之间黑漆漆的一片。沐晚比往常提前一个时辰赶到后山。

  在离后山还有二十余里的时候,她命香香查看一下入口处。

  须臾,香香在空间里用神识回报:一切正常,没有埋伏。

  沐晚眉尖轻皱,暗道:难道姐猜错了?心念一转,她双手紧攥成拳,从鼻子里冷哼一声,飞向后山内圈。

  过了一会儿,香香见她的方向不对,用神识问道:姐姐,今天我们不去七里香山坡了吗?

  她们每晚都去猎杀三阶疾风豹的山坡在地图上没有标注名字,是片无名坡,香香自个儿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做七里香山坡。理由是,山坡上长着好多的七里香。

  沐晚答道:昨晚我们在那里才打到了十只三阶疾风豹,可能是引起了其它疾风豹的警觉,今晚我们换个地方。

  香香略作沉吟,又问道:姐姐,你是不是怀疑他们在山坡上设伏?

  沐晚回道:不排除这种可能。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证明胡珊珊背后肯定有高人。甚至于背后的高人就是逍遥峰的流云真人。

  沐晚深吸一口气,吩咐道:我们按原计划行事。香香,万事要小心。

  香香应道:是。

  十几息之后,背后有人唤道:“沐师弟”

  沐晚转过身去,只见一名也身着外门弟子青袍的青年男子脚踏飞剑,从后面急急的追了上来。

  来人大约二十四五岁,炼气七层的修为。眉眼有些眼熟。可是,沐晚却对他没有半点印象。修士的记忆都是超强的,只要打过照面,就会将对方记得清清楚楚。

  沐晚狐疑的静立在祥云飞剑上。

  不一会儿,青年男修追了上来,抱拳说道:“沐师弟,在下姓马,马小丫就是舍妹。”

  他的眉眼确实与马小丫有三分相象,怪不得看着觉得眼熟呢。沐晚抱拳回礼:“马师兄。请问有何指教?”

  马师兄笑道:“这次回家,听舍妹提及,沐师弟是我家小摊的老主顾,正想找个时间登门道谢。没想到,在这里碰到沐师弟了。特意过来打个招呼。”

  “马师兄客气了。”沐晚笑了笑。

  马师兄看了一下周围,又问道:“沐师弟是独自一人吗?”

  沐晚点头:“正是。”

  马师兄热忱的劝道:“晚上妖兽最是活跃,沐师弟独自一人。千万不要往里走得太远。那样很……”

  正说着,突然,从斜后面“嗖”的飞出一道寒光,直袭马师兄的后背。

  沐晚看得分明。连忙惊呼:“小心背后”

  马师兄也有所察觉,连忙闪身躲避。

  可惜,那暗器太快,又是从背后偷袭,他还是躲闪不及。“啊”的惊呼,后背中招。接着,只见他身形一晃,倒头从飞箭上栽了下去。

  “马师兄”沐晚连忙降低飞剑,一个海底捞取月,在半空中将人接住。

  低头一看,只见马师兄双目紧闭,嘴唇发黑,已经不醒人事,她暗呼:糟糕。箭上有毒

  沐晚果断出手,封住他全身的几处要穴。

  正要带人御剑离开,这时,周边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杀人了杀人了”

  是胡珊珊

  沐晚的心立即沉至谷底。

  立时,从四面八方窜出十来条青色的身影,转眼间,他们便御剑飞到沐晚的头顶,将她团团围住。

  “小小年纪,就敢公然行凶,谋害同门。好毒哎”

  “这人是谁?”

  “不知道,面生得很。”

  “谋杀同门,送戒律处”

  ……

  他们三言两语,便定了沐晚的罪。

  沐晚抬起眼帘。飞快的看了一眼,胡珊珊并不在里头。

  “看什么看你杀了同门师兄,还这般嚣张”站在最前面的一位中年男修大声斥责,“讨打”说着,他手里突然多了一条三节鞭,降低飞剑。兜头向沐晚头上抽来。

  沐晚反手一把抓住三节鞭的另一端,用力往后一拖。

  中年男修是炼气八层的修为,反应也快,立刻抓紧三节鞭,死死绷住。

  这时,沐晚却冷不丁的松开手。

  中年男修来不及收力,“啊呀”一声,身体向后一仰,狼狈的从飞剑上掉了下来。

  “叭”四脚朝天,重重的摔在地上,激起一阵尘土。

  沐晚将马大壮平放在地上,淡定的挥挥窄袖,扫开灰尘。

  “你……”中年男修爬起来,恼羞成怒的要扑杀过来。这时,远处又有一队人马御剑飞了过来。

  这一行人有五人,也都是外门弟子。几息之后,他们便赶了过来,降下飞剑。为首的是一个炼气十层的年轻男子,他急奔过来,口中惊呼:“马师弟”

  沐晚刷的亮出铁芒短剑,指着年轻男子,轻喝道:“别过来”

  那五人齐齐怔住。

  沐晚紧接着说道:“马师兄中了他人暗算。这些人非要污陷于我。请师兄帮个忙,立刻报告戒律处。”说着,她抬头看了一眼脚踩飞剑,悬浮在半空中的那圈人,冷冷的说道,“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谁也休想混水摸鱼,栽赃陷害”

  她的声音比寒冬里的雪水还要冰冷。话音刚落,头顶的那一圈里,有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年轻男子立刻明白了,关切的问道:“马师弟现如何?”

  沐晚轻哼:“暂且无妨”

  年轻男子神色稍缓,连忙取出一只传讯符给戒律处报讯:“离后山入口十里处,有弟子遭人暗算。速来。”

  而头顶的那圈人则神色各异。一个圆脸的年轻女修清咳一声,说道:“既然已经上报戒律处,我等多留无益,不如散去。”

  其余人纷纷附合。

  “就是。”

  “唔,散了。”

  “走吧。”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150120194738856caroline慧慧和八大山人2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