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九十章 凶残的吃货
  香香用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星星眼:“姐姐,你好厉害哦。”

  沐晚不以为然的踢了踢豹尸:“是疾风豹的武力值太低了。香香,你的储物空间大不大?要是可以的话,你都先收起来。等回去后,我再一起处理。”

  香香点头:“行,完全装得下两百只三阶疾风豹。”说着,她对准地上的豹尸伸出右手,隔空一吸,豹尸不见了。地上仅余一滩鲜红的血迹。

  “走,我们换个地方。”沐晚说着,取出祥云飞剑,“这滩血味散开,很有可能会引来其它嗜血的中高阶凶兽。”

  香香一听,打了个哆嗦,闪身钻进空间里。

  沐晚笑了笑,脚踏祥云飞剑,冲向寂黑的夜空。

  在她离开不到半刻钟,“咚咚咚”,一阵沉重的脚步由远而近,整个河湾都为之微微震动。一头象小山一样高的疾风豹从黑洞洞的山坳里走了出来。它的脖子上紧紧的套着一只银色驯兽圈,在月光下,亮晃晃的,非常耀眼。

  它在血滩边站定,低头闻了闻,仰头对着夜空发出一声悲怆的嘶吼:“啊”

  是谁杀死了本豹的女儿是谁

  沐晚按照地图上的标识,很快又找到了一处三阶疾风豹出没之地。这里是一片山岭。附近没有水源,但是山坡上稀稀落落的生长一些两尺来高的灌木。它们正值花期。花朵呈月白色,重瓣,大约有铜钱大小,香味甚浓。

  香香从空间里闪身出来,看了一眼,解释道:“这是七里香,有驱杀肠虫之效。姐姐,疾风豹可能是极易生肠虫,需要时常吞食一些七里香驱虫。”

  沐晚“哦”了一声,点头赞同:“有道理。”站在飞剑之上。她一边观察地形,一边跟香香分析道,“这里地形开阔,连个遮掩藏身的地方也没有。一旦弄出点动静。很快就能传出很远。到时,附近的疾风豹肯定会跑个精光。我们怕是连根豹毛都见不到。香香,你的禁锢范围现在有多大?”

  香香听明白了她的意思,看了看山坡,答道:“如果是罩住整个山坡。香香能坚持一个半时辰。”

  沐晚笑道:“足够了。我们也不要太贪,再过一个时辰,就回去。”上一次,在巨阵,她亲眼看到香香灵力耗尽的样子,真的好心疼。反正有一个月的期限呢。没必要把香香累到那副田地。

  “好的呀”香香立刻跳到山坡上,在中间地带找了一个干爽之地,盘腿坐下,双手各自捏了一个法诀,先是左手法诀在上。右手法诀向下,置于胸前,然后双手法诀挽了一个花,大喝道:“禁锢”。同时,她左右手的法诀轻弹,各自弹出一个绿色的光网。

  一个光网向上,一个光网向下,双双急骤扩大,最后都变大到刚好可以覆盖住整个山坡。

  沐晚定睛一看,下面就象是依着山坡放置了一个绿闪闪的巨大囚笼。惊奇之余,暗道:原来这就是域

  相比于当初在船上之时,香香的域的能力不知道已增强了多少倍。

  这时,香香呼的将双手直举过头顶。又喝道:“隐”

  两个巨大的光网应声不见了。

  “姐姐,可以了。香香保证一丁点儿的声音都传不出去。”胖妞妞说着,收回双手,仍然是左右手各自捏成法诀,左上右下的置于胸前。

  沐晚点点头,降下飞剑。跳到一处七里香的背后,猫着身子,藏了起来。

  藏好没多久,从山坡之下,就飞也似的跑上来一条黑影。

  沐晚定睛一看,正是一只三阶疾风豹。没有犹豫,她催动“逍遥八步”,果断利索的冲了出去……

  有了香香的禁锢之力封锁声音,沐晚在山坡上猎杀三阶疾风豹的动静果然一点儿都没有泄漏出去。

  这一处也是疾风豹频繁出没的地方。一个时辰之内,就有十几只疾风豹从四周的山岭里跑过来吞食七里香。不过,其中大部分都是些一阶或两阶的疾风豹,只有四只是三阶的。沐晚也不是滥杀之人,按照任务的要求,只杀掉了那四只三阶的。而那些品阶不达要求的,她全放过了。

  香香很厉害,一边维系着禁锢之力,一边还能给她捡豹尸。因为双手要保持法诀的手式不变,所以,她是通过放出一些枝叶,将豹尸捆住,拖到身边,再用灵力吸纳进储物空间里的。

  老实说,沐晚头一次看到她身上突然冒出一截绿油油的长着叶子的树枝时,真的吓了一大跳树枝比她的大腿还要粗,跟条蟒蛇似的,索索索的伸到豹尸身边,呼啦将之捆住,然后,拖着上千斤重的豹尸,又索索索的收了回去。当回到香香身边时,树枝,以及捆得跟只粽子一样的豹尸,眨眼的工夫,便齐刷刷的消失了。

  整个过程很快。基本上是沐晚这边刚刚收取完妖晶,下一息,香香就捡走了豹尸。如果不是看到黑筒底部发亮的圆环又增长了一小截,脚边的豹尸也不见了,沐晚真的会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眼花来着。

  “香香,走了。”沐晚吐出一口浊气,祭起祥云剑。

  香香应了一声,大喝一声:“收”隐藏起来的上下两只光网双双化成一道绿色的木灵气,嗖的钻进她双手的掌心。她甩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笑嘻嘻的跳上沐晚的飞剑,“姐姐,明天晚上,我们还来吗?”此刻,她心中早已没有半点惧意。虽然体内灵气耗掉一大半,她却一点儿也不觉得累:只要能帮到姐姐,再累也是值得的。

  “当然。”沐晚催动祥云剑,象道流星一样,划过黑寂的夜空。

  回到沐晚山后,香香一反常态,竟然说要回本体里小睡一会儿。沐晚便让她将豹尸堆放在峡谷里的空地上那里有两座山头遮掩,还算隐秘。

  七具三阶疾风豹的尸体堆放在那儿,跟座小山似的。香香很想看主人处理妖兽,可惜,这会儿,她呵欠连天。两个眼皮直打架。再加上沐晚也对她说,明晚还要继续去后山猎杀,让她养足精神先。她只好乖乖的钻回本体去睡觉。

  而沐晚则着手开始处理豹尸。三阶疾风豹的皮毛很结实,桃木剑是派不上用场的。铁芒短剑连刃都没有开。根本就不用考虑之。她直接取出了青锋剑。

  唔,切割起豹皮来,就跟划纸似的。沐晚大喜,一鼓作气,将七具豹尸全部处理好:豹皮是重点。小心的整个儿剥下来,刮得干干净净,一张一张的卷起来,收进储物袋里;疾风豹的两只后腿肉色红润,富含金水两种灵气,弹性十足,应该味道还不错,切下来,也收进储物袋里;其余的,弹出一个火球。一把火烧掉。等香香醒来后,澳门赌博网站:问一问她,是否能洒到灵田里当肥料。

  忙活完后,她看了看天色,离天亮还要一会儿。猛的记起,昨天下午光顾着睡觉养精神去了,忘记了浇灌灵田。于是,顾不得擦去额头上的汗,她又急匆匆的去山脚,浇灌灵田。

  待浇完灵田。某人灵力神识齐齐耗尽,累得只差没趴下。这个时候,半山腰的潭水是凉嗖嗖的,不适合泡澡。可怜的她。连打一道去尘术的灵力都木有了,又不愿意吞服养灵丹回补灵气,只好胡乱在衣服外面裹了一条毯子,往床上一躺,抓紧时间补觉。

  约摸半个时辰后,天边现出第一道霞光。天亮了。

  沐晚准点醒来。这时。灵气与神识都已恢复大半。她一边往身上打了一道去尘术,一边往外走去。

  外面的花丛中,香香和往常一样在细心的收集朝露。看到沐晚,她扬起脸,甜甜的笑道:“姐姐,早。”

  “早。”沐晚对着桔色的朝阳,深吸一口气,盘腿坐下,开始打坐练功。

  走完一个大周天,神识和灵气都已回满,双双达到峰值。沐晚不是和以前一样跳石阶和蹲马步,而是冲香香招手:“香香,走,我们去潭边烤肉串吃去。”昨天晚上,浇灌灵田之前,她就腌了一大鼎肉片。

  香香真的是有生以来头次听说烤肉,闻言,欢呼起来。

  柴火有现成的。之前,香香蒸灵米时,从山中的树林里捡了很多枯树堆在小木棚旁。现在那里仍然码了半人高的一大堆呢。

  串肉的签子,沐晚的储物袋里也有她在一个散修坊市里偶尔看到有人卖烤肉的铁签子。一份三百支铁签子,每一支都是一尺半长,筷子的一半粗细,只要一块灵石。她觉得比临时削制木签子方便得多,而且还可以重复使用,省事又合算,就买了一份。

  关于烤肉串,沐晚已经是熟手。很快,第一批,共三十根肉串就烤好了。她拢作一把,全塞到香香手里:“喏,尝一尝。”小胖妞根本就是个吃货。虽然肉片之中的金水灵气于她没用,但是,烤肉还没熟的时候,她就眼巴巴的蹲在火堆旁,口水长流了。

  接过来后,她迫不及待的拿起一根,啊呜,咬了一大口。当即,绿眼睛瞪得浑圆,含糊不清的嚷嚷:“好七吃”金灿灿的肉汁自一边嘴角溢了出来。

  沐晚现在总算体会到了当时张师叔头一次烤肉串给她吃的心情,笑得见牙不见眼:“你慢慢吃,还有很多呢。管够”这些烤肉本来就是特意用来犒劳小吃货的。

  香香三下五去二,将手里的三十根烤肉串吃得精光。这时,第二批肉串才刚好第一次翻面。

  沐晚满头黑线好凶残的吃货

  香香回味无穷的舔了舔手指头,绿眼珠一转,大叫一声“啊”,化成一道绿色的旋风,钻进潭边的小木棚里。下一息,她火急火燎的抱着一只红泥酒坛子回来了,笑道:“离七天只差半天了,味道应该也差不了多少。”说着,胖乎乎的小手抬起,拍开坛顶的封泥。

  一时间,酒香四溢。配着香喷喷的肉香味儿,连沐晚都不由口舌生津。

  香香抱起坛子,咕唧喝了一大口,笑道:“好喝”说着,又抱着坛子,要喝第二口。沐晚赶紧喊停:“给我喝一口……”

  后来的事情,证实了她是有先见之明的幸亏她喊得及时。香香第一次酿得灵米酒,她总共就只喝到了这么一口

  这一顿,香香共喝了五坛子灵米酒,以及几乎是所有的烤肉串。为什么是几乎呢?因为她说“姐姐辛苦了,也尝一口”,拿着一根烤肉串递到沐晚嘴边。说是“尝一口”,真的就只让“尝一口”。沐晚尝了一口后,她就立刻把肉串拿回去,三两口吃掉。

  酒光肉光,末了,死胖妞用一种糯软得能拿去粘窗纸的眼神,眼巴巴的瞅着沐晚:“姐姐,下一次,要记得烤多一点。”

  五十斤灵米酒,一整条三阶疾风豹的后腿,全进了你的肚子里,还不够?沐晚眼角直抽抽,没好气的问道:“到底什么才叫做多一点?”心里懊悔不已还是低估了死胖妞的肚量。

  香香本体每天都要喝五百斤水。所以,沐晚昨晚以此类推,觉得一只后腿也净重一百多斤,应该够她们两个吃了。然而,她万万没有想到,死胖妞的灵体也是肚量大得吓人滴。

  这个问题很重要香香翻眼望天,努力的思考了一会儿,正色道:“再有三个这么多,应该就差不多了。”

  我……这是哪家的“多一点”沐晚抚额,软声问道:“香香,想学烤肉串吗?”您哪,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罢

  “想”香香的绿眼睛“噌”的亮了。

  沐晚猛的想起一件事,赶紧加码:“教你可以,不过,你得把剩下的五坛灵米酒留下,给师尊醇成梨花醉。”

  “没问题。香香现在就去过滤酒水。”

  “不许偷喝”

  “香香以树格担保,绝不偷喝”

  “好吧。”沐晚叹了一口气。果然,吃货的世界,就是这么简明扼要。

  接下来,沐晚串针,香香酿酒。

  沐晚跳石阶,香香酿酒。

  沐晚蹲马步,香香酿酒。

  沐晚泡澡,香香还在酿酒

  某人忍无可忍,飞快的洗了一个战斗澡,跑到小木棚里去看个究竟。

  然后,她惊得目瞪口呆香香抱着一只空酒坛子,小脸红坨坨的,浑身酒香的躺在小木棚子里,睡着了

  再清点小木棚子里的酒坛子。只有最边上的角落里还孤伶伶的躺着一只未开封的红泥酒坛。其余的,全见了底,滴酒不剩

  沐晚气恼的拍脑袋对于吃货来说,美味当前,什么格都是靠不住的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六翼天使007的月票,多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