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十九章 论三阶疾风豹的不破皮死法
  过了一会儿,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再度响起,渐行渐远。

  香香明显松了一口气,用神识说道:姐姐,它们走了。

  又过了十几息,外面突然刮起一阵腥风,芦苇丛“沙沙”作响。就连她们头顶的榕树也是枝摇叶动,发出一阵“哗啦啦”的声音。

  香香咬紧牙关,小脸儿煞白,用神识报告:姐姐,来了只,只大家伙。

  沐晚睁开眼睛看着她,一双眸子墨如点漆,在黑夜里熠熠发光,坚定而又温暖。

  香香神情稍缓,继续报告:是只三阶大圆满的疾风豹。略微顿了顿,她补充道:公的。

  沐晚憋住笑,点头示意“知道了”,轻手轻脚的起身,又双手扒住沟沿边,往外看去。

  恰巧,一道疾风刮过。紧接着,浓浓的腥臭味扑面袭来。

  沐晚不曾防备,没有闭气,冷不丁被熏了个正着。

  唔,好难闻

  她本能的闭上眼睛,转过头去。

  待下一息,她缓过劲来,再睁开眼睛往外看时,河湾上已经多了一只黑色庞然大物。

  好家伙,这只疾风豹的身量有刚才那只母豹的两倍大。身体足有两丈长,头大如斗,四肢健硕,跟四根小柱子似的,尾巴比海碗还要粗壮两分,长丈许,在身后甩来甩去,扬起阵阵沙石。一身的皮毛油光水亮,也是通体墨黑,唯有尾巴尖子上有一团成年男子拳头大小的白毛。

  它在河边站定,张开血盆大口,低头饮水。

  只听见“呼”的一声,它脚边的河水急动,竟然现出一个小上的旋涡。

  沐晚忍不住在心里吐槽:是哪个在地图上写着疾风豹是小型妖兽的?站出来哈,姐保证不打死你

  香香用神识弱弱的问道:姐姐,要不,我们换一只不是圆满期的?

  沐晚盯着外面的公豹,轻轻摇头。

  这是打猎,当然是来什么。就打什么,又不是在自家牲口棚里撵家畜,哪里还能精挑细选?

  香香握紧拳头,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再睁开眼睛时,小脸上虽然还是不见多少血色,但是已经冷静了许多,眼神里透出一股豁出去的坚定:行,还是和以前一样。姐姐数三下,香香先用禁锢之术定住它,姐姐再出手。

  不料,沐晚却一面仍然盯着公豹,一面摇头:杀鸡焉用牛马你在这里别动,我先出去会会它。

  香香仰头愕然的瞪着她,惊得小嘴张得老大,几乎能生吞下一个鸡蛋。当场石化。

  两息之后,她才回过神来啊,刚刚肯定是幻觉

  她使劲的甩甩头。再抬头看向沐晚。

  可是,沟沿边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主人的身影

  说时迟,那时快,从外面河湾上突然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咆哮。声音传过来,石沟被震得嗡嗡作响。

  啊,公豹发现姐姐了香香呼的纵身跃上沟沿,就势单腿跪蹲着,定睛细看。

  芦苇滩里,“嗖”的冲出一条青色的身影。象道流星一样,冲向公豹。

  是姐姐刚刚不是幻觉香香生怕给沐晚添乱,屏住呼吸,蹲在沟沿边。一动也不敢动。

  那边,沐晚的原计划是仗着有中阶敛息符遮掩,偷偷的从芦苇滩后面绕过去,偷袭公豹为了保证皮毛完整无缺,她不能用暗器,唯有先摸到公豹身边。然后再用一双拳头捶死之。

  不料,此豹看上去很是托大,完全没有防备,实则警觉得很。她这边刚一动,那畜牲便掉过头来,两只前爪伏地,呲牙咧嘴的冲她所在的方向,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

  既然已经暴露,索性就来个硬碰硬沐晚催动“逍遥八步”,一个大跨步,径直冲上前。

  公豹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杀意,也不甘示弱,咆哮一声,猛的腾起身子,张牙舞爪的扑向那道小小的身影。

  眼见着,双方在半空中要撞了个正着。

  这时,沐晚动用灵力,右腿虚空猛的一踩,硬是猛然拔高身体,紧接着当空往后翻了一个跟头,恰好骑在公豹的颈脖之上。

  公豹狂怒,张开血盆大口,正要再次怒吼。这时,跨坐在它项上的沐晚说话了:“畜牲,嚷什么嚷吓跑了后面的,你拿什么赔姐”

  她嘴上说着话,手里的动作一点儿也不见慢:左手死死的掐住公豹的一块后颈肉,抡起右拳,照着它的天灵盖,果断利落的一拳捶下。

  那一声还没来得及叫出来的怒吼就这样被打没了。

  “砰”的一声,公豹身形一晃,竟然象倒了一棵树一般,一头倒栽进芦苇滩里。

  砸翻了芦苇一片。

  沐晚没有想到这家伙如此的中看不中用,难以置信的松开左手,双手在硕大的豹头上左右开弓,拍打公豹:“喂,醒一醒。”

  公豹趴在芦苇丛里,纹丝不动。

  沐晚定睛细看刚刚落拳之地刚刚她用了十成的力道,公豹的整个天灵盖都凹陷下去了。

  原来所谓的“小型妖兽”是这么个意思沐晚撇撇嘴,从储物袋里取出黑筒。

  嗖,一道金蓝光从底部钻进了黑筒里。

  妖晶是金蓝色的,正是变异风属性妖兽所特有的。看来疾风豹如其名,擅长于急速奔跑。

  沐晚倒过黑筒一看,底部的那个红圆环果然亮了很短很短的一小截。

  刘师叔诚不欺姐也。原来黑筒真的是自动吸纳妖兽体内的妖晶。

  一想到“体内”两个字,她当即惊得两个眼皮直跳啊,姐的豹皮

  某人连忙跳下公豹,将之整个儿翻过来,翻扒着公豹仍然柔软热乎的上腹以她的经验,这一类的妖兽,它们的妖晶都藏在上腹靠近心房的地方。

  找了个遍,也不见一丝破损,她终于松了一口气,拿着黑筒又翻来覆去的细看了一番,暗道:居然不用破开妖兽就能吸出妖晶。真的好神奇

  正要喊香香过来欣赏战利品,这时香香已经发过一道神识:姐姐,你左边有一只三阶疾风豹

  沐晚连忙扭过头去。可不是吗?在她左侧大约二十丈的地方,一只三阶疾风豹正贼溜溜的用腹部紧贴着地面。轻手轻脚的向这边爬行。看样子也和她之前打的是同一个主意偷袭

  被沐晚看了个正着,该豹的一双棕黄色的眸子里竟然和人类一样,闪过一丝慌乱。

  它也是头公豹,不过体型比沐晚脚边的这一只小了一号。

  被沐晚识破,公豹二号提起的一只前爪一顿。微怔。旋即,它果断的掉过头,向左边的山口逃窜。

  想逃

  沐晚被它与人类毛贼相似的举止逗乐了,忍住笑,大喝一声:“呔”,第一时间催动“逍遥八步”,拔腿猛追。同时,她还不忘用神识吩咐香香:帮我把大豹子收起来

  姐还要剥了大豹子的皮毛,好跟大师兄交差呢。要是让人捡了漏,姐找谁哭去

  而香香刚才已经见识过了自家主人的强悍。现在已经彻底镇定下来。收到命令,“哦”了一声,伸手对准豹尸隔空一抓,将之收进自己的储物空间里。同时,心里略微有些失望:这是一头风属性的成年妖兽,全身富含精纯的金水两种灵气,可惜,她却只能吸食木灵气,拿之无用。

  外边,沐晚正在奋力狂追公豹二号。

  疾风豹名不虚传。她全力以赴,将步法加快到极致,也仅能与公豹二号的速度堪堪持平。

  于是,双方在河滩上都全速狂奔。一前一后,相隔十余丈,一时间进入了胶着状态。

  公豹二号亲眼见证了后面之人是如何一拳打死自己的那只同类。那只同类比自己修为要高出许多,仍然一照面就被后面之人一拳活活打死,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更不用说有什么反击之类的。所以。偷袭不成,它唯有拼死狂逃。

  哪知后面这个家伙明明是个腿短的小矮子,跑起来,却一点儿也慢。而它们疾风豹跑得虽快,但耐力欠佳,全速奔跑最多能坚持半刻钟

  一定要尽快甩掉后面之人才行公豹二号盯着前面的山口,发出一声长吼,化精血为灵力,尾巴笔直的扬起,突然提速,猛的窜出十几丈,眼见着它就要冲进黑洞洞的山口。

  “哪里逃”沐晚见状,使出吃奶的力,双腿使劲往地上一蹬,整个人腾空跃起,象道闪电一样,风驰电掣般的从公豹二号的上空飞掠而过,落在山口前,封住了对方的去路。

  公豹二号的反应能力也不俗,立马拼死定住身形,在沙石地上生生滑出四五尺远。身形刚一稳住,澳门赌博网站:它便转过头,拐向一边,刹那间提至极速,再次狂奔。

  可是,它才跑了一步,惊悚的发现自己再也跑不动了。与此同时,尾巴尖子屁股上面是火辣辣的疼。

  呜呜呜大事不好尾巴被死矮子拖住了人家是豹子啦,又不是老虎。尾巴只是加速器,真心当不成鞭子使。

  对于它们疾风豹来说,尾巴被控制住,等于是没了小半条豹命

  公豹二号急了,豁出去,掉过头来,张开血嘴,“啊呜”就咬。

  沐晚哪能让它得逞只见她不躲也不闪,双腿象生了根一样,扎在原地,左手跟把铁钳似的,死死的拉住豹尾不放,同时,右手紧握成拳,照着硕大的豹头冲出去。

  这一回的目标是豹子的下巴。

  “砰”

  她的拳头快如闪电。公豹二号被砸了个正着,猛的向后面仰去。顿时门户大开,整个腹部都暴露在沐晚面前。

  嗡,天旋地转,好多星星公豹二号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嗷……”

  “砰”

  紧接着,第二拳又至。

  这一回是砸在前腹上最脆弱的地方豹心所在的位置。

  公豹二号的惨叫戛然而止。

  沐晚手中的原本绷得笔直的豹尾立时失了力气,软绵绵的垂了下来。公豹二号瘫倒在地,断了气息。

  “呼”,刚刚的狂奔,沐晚也累得不轻,吐出一口浊气,扔掉豹尾,再次取了黑筒。

  又是一道金蓝色的亮光“嗖”的钻进筒底,红圆环上的亮条又增长了一点点。

  沐晚抹了一把脸上的热汗,靠着豹尸,略作休整,心里却飞快的小结道:疾风豹擅长奔跑,在三阶妖兽中,算是武力值平平。所以,大师兄布置这项任务的目的,主要还是提升姐奔路的速度与耐力……

  正想着,她眼角的余光瞥见一道黑色的影子嗖的窜进了前面的山坳里。

  又是一头三阶疾风豹

  来得好

  沐晚跳起来,催动步法,飞也似的追过去。

  香香从石沟上面飞跑过来,将第二具豹尸也收进储物空间里。然后,她翘首朝沐晚所在的方向放眼望过去。

  这一头三阶疾风豹是只母兽,个头比第一头母兽还要小一些。它也是和往常一样,来河边喝水。不想,今晚河湾与平日里一样的宁静下面竟然暗藏杀机。

  还好,它素来警觉,一感觉不对头,赶紧就往回跑。这不,河湾那边果然有修士刚好猎杀了它的一只同类……那是一头健壮的公豹

  吓死本豹了

  胆战心惊之余,它连连庆幸。然而,很快,它就发现事情很不对头天哪噜,后面的修士怎么跑得比本豹还要快

  救命啊,救命……

  母豹边逃,边急促的发出一阵凄惨的短吼。

  一时间,周边象是突然沉寂下来。

  沐晚在后面,气得直翻白眼:死畜牲,你吓跑了姐的猎物,知不知道

  刚刚通过与几头疾风豹近距离的接触,她也多少摸清了一些这类妖兽的习性。比如说,它们因为武力值平平,所以,天性警觉。

  现在被母豹这么一通吼叫,附近的疾风豹肯定都听到了。今晚,它们绝不会再踏近河湾一步。

  沐晚在心里连呼“失策”。

  十几息后,她终于追上了母豹,恼火的一手抓住母豹的尾巴,用力将之提起来,胳膊抡得浑圆,向身后甩去。

  母豹在空中划了一道黑色的圆弧,凄厉的长呼:“嗷”

  紧接着,它被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激起一阵厚厚的尘土。

  待尘土散尽,母豹躺在血泊里,死了。

  浓郁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沐晚走上前,用脚尖踢了踢严重变形的豹头。脚下“嚓嚓”作响,这只母豹是头先着地的,因头骨摔碎而身亡。

  和她预料的一样,疾风豹的皮毛很结实。这不,头骨都摔碎了,外面的皮毛却没有破损。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luo和黛雪赠送的礼物,多谢一个大大的圆投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