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十八章 好生之德
  回到沐晚山,香香将地图拿了来,交给沐晚。

  沐晚接过一看,地图是滕录在一截褐色的树皮上,当即头皮阵阵发麻,声音有些打颤:“香香,这是树皮……”

  手中的树皮新鲜得很,还带着香樟木的芬芳。

  香香被她弄得一头雾水,点头肯定道:“对呀,这就是树皮。”她是树灵,用块树皮滕录点东西,平常得很呢。

  “疼不疼?”沐晚心疼极了。香香为了帮她弄张破地图,一声不吭的就从本体上剥了这么大一张树皮下来。她拿在手里,痛在心里。

  “啊?什么疼?”香香瞪大眼睛,微怔,旋即反应过来,哈哈大笑,指着树皮说道,“这跟我做衣裙的树叶是一样的啦。姐姐用完之后,记得要给香香,香香还要再放回本体的。”

  哦,原来是这样哈。沐晚松了一口气,笑道:“行,我现在就用玉简再滕录一次,马上就能还给你。”

  “好的呀。”香香甜甜的笑了。

  滕录完后,沐晚将树皮地图还给香香。香香一招手,树皮地图就变成一股绿色的木灵气,滋溜的钻进空间里,不见了。

  “姐姐,我们什么时候去捉疾风豹?”

  沐晚答道:“莫急,我先列个清单,去坊市准备一些东西。”

  她走到练功房,在书案前坐下来,提起笔,一边想,一边写着:兽笼绳索……

  香香在书案旁歪头看着,见状,不解的问道:“姐姐,买兽笼和绳索做什么?”

  “抓疾风兽啊。”真的完全只靠一双拳头去打两百只三阶疾风豹,那就秀逗了。沐晚准备挖些陷阱之类的。她没有类似的经验,只是前世从一些闲书上偶尔看过相关记载。所以……天尊保佑,弟子能旗开得胜

  “寻常的兽笼和绳索哪有香香的枝叶和根茎好用。姐姐,莫要买了。”

  沐晚停住笔,看着她。

  香香认真的说道:“姐姐放心好了,香香不会疼的。用完之后。记得还给香香就行了。还有,香香好闷哦,姐姐到时候也要准香香出来活动活动筋骨。”

  就知道胖妞妞的东西不能白用。沐晚没好气的伸手轻点她的额头:“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对吧知道了我们晚上去”地图上写的很清楚。三阶疾风豹通常是白天在洞穴睡觉,只有子夜至天明这段时间里才会出来活动。

  “太好了”某胖妞如愿以偿,欢喜的跳了起来。

  貌似没有什么要准备的了。沐晚决定晚上就去后山,先试试水。于是,她抓紧时间去里间睡觉。养足精神。

  香香上午已经睡足了觉,蹦蹦跳跳的去小木棚里查看她的灵米酒。

  待月上中天,沐晚从里屋出来。长廊上,香香已经整装待发。她用一块黑色的三角帕包着头发,在头顶打了一个漂亮的结;身上穿的也是黑色的夜行服,脚蹬一双软底黑短靴,简直是活生生的从话本里走出来一位侠女。当然,这位杀富济贫的侠女是幼童版的……

  沐晚好无语。

  后山其实并不只是一座山,而是一条山脉。它盘旋在外门的北边上,绵延八百余里。是太一宗专门划出来给内外门的低阶弟子们历练的区域。山脉中有数以万计的妖兽和东华洲上几乎全部的常见灵草灵药。

  但山中并无七阶以上的大妖。原因是,后山的妖兽其实是宗门专门散养的。宗门对它们的管理很严格,未经允许,不准擅自成精七阶以上的大妖,通常被修士们戏称为精怪或妖精外门有一个驯兽处,其职能之一就是管理后山妖兽。

  但凡有妖兽修练到五阶,宗门不但会郑重的记录在册,而且会在其颈脖上套一只驯兽圈。从此,此妖兽的行踪,驯兽处了如指掌。

  待妖兽修炼到了六阶大圆满。驯兽处里的猎捕小组就会出动。摆到此妖兽面前的有两条路可选,一条是,加入太一宗,做战兽;第二条是。灭杀。

  即便是这样,后山也是高危之地。宗门严禁炼气三层以下的弟子去后山历练。违者,一经发现,送去矿井里服三个月以上半年以下的苦役。

  同时,后山的妖兽分布也是有规章的。白阶到二阶的低阶妖兽都在外围,内圈是三阶和四阶的中阶妖兽。越是高阶的妖兽,越靠近中心地带。最中心的地带在地图上被特意用朱笔圈出来,上面写着“高危区”。在这里面的,都是五阶以上的中高阶妖兽。

  疾风豹是小型妖兽,属独居类妖兽,并没有固定的栖息地。地图上也仅仅是在内圈与外围搭界的区域标了很多小黑点,旁边标注:黑点处时有三阶疾风豹出没。

  天公也来作美。今天晚上,月朗星稀。妖兽们最爱沐浴在如水的月光中吐纳灵气,以便于吸纳更多的月华。

  沐晚祭起祥云剑,直奔后山。

  走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香香在空间里示警:姐姐,那个胡珊珊正御剑向我们这边靠拢。

  沐晚眉尖轻蹙,用神识问道:她跟了多久了?

  等下,香香查看一下。

  过了一会儿,香香答道:比我们慢出发半刻钟。哼,姐姐,她分明有监视我们

  沐晚没有吭声,只是双手悄然紧握成拳,加快御剑速度,同时,在心里暗自猜测:她是怎么做到的?难道说,与我比邻而居的同门之中也有她的眼线?

  想到这种可能,她不禁后背发凉,用神识吩咐香香:回去后,查一查住在我们周边的人。看他们是否与胡珊珊有往来。

  哦,好的香香一口应下,又捂着嘴吃吃发笑:姐姐,那个女人慢得要死,被我们落得越来越远。她在飞剑上,脸都气歪了。

  沐晚冷哼。

  又过了半刻钟,沐晚到达后山外围。没有停留,她脚踏祥云,径直向内圈的方向冲去。

  一刻钟后,胡珊珊才御剑赶到后山边界上空。这时。漆黑的夜幕之上,唯有一轮明月普照大地。哪里还看得到沐晚的身影?

  胡珊珊放眼环顾,一口银牙咬得“咯吱”作响,呸道:“小杂碎。跑得倒快。哼,不就是有一把好飞剑吗?早晚都是姑奶奶的”

  这时,远处黑黝黝的群山之中,传来一声沉闷的虎啸。

  “小杂碎,大晚上的也不安生。跑到后山作死。天尊保佑,让妖兽咬死你个杂碎”胡珊珊打了个哆嗦,赶紧调转飞剑,急急离去。

  沐晚照着地图,很快就到达了用一处小黑点标注的地方。这里是一个长着大片芦苇的河湾。

  月光下的芦苇滩象被蒙上了一层银色的细纱,美丽且神秘。河面粼粼,映着月光,银光闪烁。

  这里的夜晚格外宁静。

  香香在空间里问道:姐姐,香香能出来了吗?

  沐晚应道:“出来吧。”

  话音还未落,香香就从空间里蹦了出来。悬浮在她身侧。应该是发觉遍地月华的夜晚穿着一身黑,反而更显眼,小妮子很机灵的换了一身行头,穿着一身银白色短打,系着同色披风,腰束寸宽的金色腰带,衣袂飘飘,英姿飒爽。

  “这里应该是疾风豹饮水的地方,我们先找个隐蔽的地方,藏住身形。”沐晚环顾四周。如是说道。

  “唔,香香先查一查。”香香说着,用双指抵在眉心处,双眼微合。

  沐晚已经看到一个称心的藏身之所。于是,降下飞剑。

  这么一会儿,香香已经查遍这一片的植物记忆。她飞快的说道:“姐姐,等子时三刻,陆陆续续会有三阶疾风豹从四面过来喝水。这里是它们为数不多的一个聚集点。”

  如此甚好沐晚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离子时三刻还有一柱香的时间。我们先到那条石沟里躲起来。”说着,往身上拍了一张中阶敛息符。

  她看中的藏身之所是一条仅有四尺来宽的天然石沟,离河湾不过十来丈远。石沟的上方长有一棵大榕树。树冠如盖,月光之下,树荫刚好将石沟整个儿罩住。再加上从树上还垂下来不少枝枝蔓蔓,如果不是她眼力极佳,根本就发现不了这一处还有一条石沟。

  香香看了一眼,也赞道:“真是个藏身的好地方。”

  两人走过去,跳进石沟里。石沟深约四尺,沐晚站在沟底,尚能露出眼睛以上部位。而香香则比石沟矮了约摸一寸,就是踮起脚尖,也看不到外面的情形。

  既然看不到,她索性在沟底盘腿坐下来。反正,她有的是办法观察外面的情形,又不是非得用眼睛看。

  见沐晚站得笔直,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河湾那边,她还伸手扯了一下前者的一只袖角:“姐姐,时间还早得很。你先坐下来歇一歇嘛。香香会附一丝神识到榕树上,帮你盯着的。”主人不似她,越接近子夜,反而越有精神。平日里这个时间点,主人正是睡得最香的时候。呆会儿还要打三阶妖兽呢,她很担心主人到时会扛不住。

  更何况,在她的远古传承里,三阶妖兽对于才筑基的她来说,也算是比较厉害的存在。

  现在,她心里惴惴不安,完全没有底。

  好吧,她承认大多数的草木灵族成员都有点儿胆小。往好了说,他们是品性平和,不喜争斗。

  沐晚想了想,从善如流的也坐了下来,背靠石沟壁,闭目养神。

  香香见状,伸出一丝神识,附在大榕树上,密切注视着外面的情形。

  大约过了一刻多钟,一阵踢踢踏踏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在这样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清晰。

  沐晚的两只耳朵微动,立马睁开了眼睛。

  几乎是同时,香香用神识告诉她:姐姐,有三只疾风豹从北面的山口走出来了。一大两小,大的刚好是三阶。

  沐晚屏住呼吸,轻手轻脚的站起来,扒着沟沿,往北面山口看去。

  过了十几息,山口果然现出三道黑色的影子。

  这是沐晚生平头一次看到疾风豹。她双眼瞪得浑圆,心里奔过一大群草泥马:这也叫小型妖兽

  三只疾风豹遍体漆黑,唯有尾巴尖子是白色的。最大的那只在前面,身子长约丈许。两只小的也有两尺多长。它们呈品字形,警觉的将腹部贴近地面,慢慢的向河湾这边走来。

  沐晚在来宗门的路上曾猎杀过很多三阶妖兽。张师叔给她科普过,妖兽的修为越高,体型也越大。通常三阶妖兽中,除去蛇虫等族群,身长超过一丈的,都算是大个头的了。以她现在的修为,要是碰到大个头的家伙,尽量不要与之正面交锋。

  香香又拉了一下她的袖角,用神识说道:姐姐,要不要香香先用禁锢之术定住它们?

  说实话,她生平以来还是头次看到这样的大家伙,心里真的好怕怕。

  这会儿,那只三阶疾风豹已经带着两只小家伙走到了河湾边。它先是警觉的扫视河面,确定没有危险之后,才俯下前半身,飞快的伸出一截通红的舌头,舔水喝。

  月光之下,它的两对尖牙露了出来,寒光闪闪。

  香香看得分明,禁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小脸刷的变得青白。呜呜,外面好危险,香香好怕怕,怎么破

  三阶疾风豹呼噜呼噜的喝了几口后,便退到一边,又警觉的环顾四周,之后,它才回头冲身后的两只小家伙低吼了一声。那情形好象是催促:快点过来喝水。

  两只小家伙蹦蹦跳跳的小跑过去,趴在河边,也学着大家伙的样子,伸出粉红的舌头,呼噜呼噜的喝水。

  沐晚看明白了:两只小的还没长牙。这是一头母兽带着两只小崽子出来喝水。

  她屏出呼吸,轻手轻脚的又坐回沟底。

  香香诧异的看着她,用神识问道:姐姐,为什么不出手?心里禁不住猜测:难道姐姐也怕了?

  沐晚摇摇头,用神识答道:那一只三阶疾风豹是只带崽的母豹。两头小豹子还没长牙呢。

  香香的绿色眸子里充满了疑惑,表示不懂。

  沐晚用神识解释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带崽的母兽,我不杀。

  如果杀掉母兽,两只还没长牙的幼兽失去了母兽的庇护,简直就等于是两道美味的点心。并且,这样做,与涸泽而渔焚林而猎的败家行径,又有什么区别?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古凌野和shannee打赏,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