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十七章 铁芒短剑
  五天的时间,澳门赌博网站:转眼即过。

  郝云天再次来到沐晚山,发觉小师妹的手上又多开了一条经脉。才短短的一个月呢,小师妹新开了多少条经脉这种开经拓脉的速度,简直变态到令人发指

  本来按照修真界的规矩,各人有各人的缘法。沐晚开经拓脉的法门,即便是身为大师兄,若贸然打听,也是极其横蛮无礼的行为。

  可是,郝云天这几天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忍无可忍……

  如果目光也是能化成实质的话,那么,此刻,他的目光落在沐晚的两条胳膊上,纠结得都能打成一团大疙瘩了。

  沐晚又不是瞎子,哪能看不了来?

  心思一转,她指着山腰的小水潭,主动说道:“大师兄,我每天训练完后,都会去那口水潭里泡个澡,顺便在胳膊上推揉半个时辰。这种法子,对于开经拓脉,效果很明显。”

  郝云天神色古怪的瞅了她一眼,点头应道:“知道了。”

  然后,和往常一样,先是考校前面五天的练习成果。

  五天里,沐晚的脚力又有了长足的进步,增加到八百余斤。郝云天没有再增加测力环的重量,只是重申,继续佩戴,不要取下来。

  双手的力量也翻倍的增加。现在,她端着两个十五斤的酒坛子蹲马步,完全无压力。

  穿针引线的成绩提升的最慢,但也比五天前足足提高了四成。

  郝云天点头,问道:“你用的剑呢?拿出来,我看看。”

  “是。”沐晚从储物袋里取出青锋剑,双手奉上吸取前次的经验教训。她将一些常用的东西都从空间里取了出来,放在阳师伯送的中品储物袋里。

  郝云天一眼便看出这是一柄上品灵器,神容为之一动。

  沐晚嘿嘿笑道:“这是从斩杀的筑基散修那里得到的。”

  郝云天又是略微点头,说道:“这把剑所需灵气甚多,且它本身就是长剑,被你强行缩小,对剑体会造成损害。我等剑修以剑入道。当视剑如命。你现在暂且不要用它。”

  “是。”沐晚心中凛然。当即往剑首注入一道木灵力,将青锋剑恢复到原来的大小。

  郝云天见了,微怔。暗道:怎么是木单灵根?之前,明明都说是伪灵根啊?看来这个小师妹确实不简单哪。

  他掩去眼底的疑惑,取出铁芒短剑,双手端着。介绍道:“这柄铁木剑,是师祖当年采来铁芒。特意为师尊削制的。现在,师尊将它传给你,你以后拿着它,勤加练习。切莫辜负了师尊的一番厚望。”说完,双手递上短剑。

  “是。”沐晚双手接过,心里暖洋洋的。垂眸看着手里的棕黑色短剑。她猛然发现,这柄剑好眼熟。心里微动。她记起来了,忍不住小小的八卦了一把:咦,这柄剑和是上次大师兄拿在手里把玩的那一柄好相象哦……

  郝云天见她眼神有点打飘,眉尖轻皱,问道:“你在想什么?”竟然开小差太过分了

  沐晚猛的回神,连连摇头:“没想什么。”

  可是,大师兄的眼神此刻比刀剑还要锐利,她只好硬着头皮,弱弱的答道:“我,我就是在想,这样的木剑,大师兄是不是也有一模一样的……”

  这是在攀比吗?小孩心性郝云天神色微缓:“师祖当年仅削此一柄。我入门时已有十一岁,学剑时使的是长剑,用不上这柄铁芒短剑。”

  原来就是同一柄……沐晚眨巴眼睛,“哦”了一声,心里怪怪的。可是,到底是哪里怪了,她一时又说不上来。

  呃,这个不是重点,好不好她仰起小脸,亢奋的问道:“大师兄,今天是不是要教我练剑?”

  郝云天摇头:“不是。起码要等你的脚力达到千斤以上,才算打好下盘的基础。下盘基础不稳,用剑有如沙地上盖房子,非长久之道。现在将铁芒短剑传给你,是给你做任务时护身用的。你去外门任务处领十份三阶妖晶的任务,一个月内完成。”

  沐晚还记得那些任务。三阶妖晶的任务属于甲级任务,一份任务要求上交二十枚三阶妖晶。大师兄是要她在一个月以内猎杀两百只三阶妖兽。

  呃,这是对前一个月训练的考试吗?超有挑战力哦。某人的头皮有些发麻。

  不想,郝云天又慢悠悠的加了一句:“我再给你的任务加两条限制。只准猎杀后山的三阶疾风豹,此乃其一;第二,不能用毒,且剥下来的豹皮都要完整无缺,上面不能有任何的破损。一个月后,我来检查豹皮。”

  什么意思?不能用毒,豹皮还要完完整整的剥下来,不带任何破损……沐晚揪着小心肝,弱弱的吐槽:“那只能用拳脚打死……”

  不想,郝云天微微翘起一边嘴角,难得的赞道:“聪明”

  三阶妖兽的身体可不是一般的强横我……晕哦一时间,沐晚只觉得眼前突然冒出来好多金光闪闪的星星。

  郝云天挑眉,径直向水潭边走去。

  沐晚身为主人,自然是在一旁跟着,全程作陪。

  还未到潭边,酒香已袅袅。

  郝云天脚下略顿,看向小木棚那边酒香味正是从那棚中散出来的。

  沐晚见状,解释道:“这是第一批灵米酒,还要三天才能出缸。不过,要酿成梨花醉的话,还要先过滤,再封存一个月。”这是香香连夜打探得来的结论。她很大方的宣布,等首批的十坛灵米酒出缸了,将分出一半来酿成梨花醉,送给师尊品尝品尝。

  郝云天“哦”了一声,淡声说道:“你有心了。”

  不一会儿,两人一前一后的在水潭边立住身形。郝云天举目四望,问道:“你说的就是这口水潭?”他也不是那种扭捏性子。既然小师妹都托盘相告了,他便大大方方的问个明白。

  沐晚点头:“潭水天然就是温热的。但是。我已经在潭底找过了,没有发现里头藏有温泉。”

  郝云天指着水潭四周大大上小的那些青石,解释道:“这些石头叫青曜石,能够吸收太阳之热,在这一带到处可见。潭水是被潭边的青曜石加热了。”

  “原来如此。”沐晚恍然大悟,点头说道,“怪不得潭水是清晨最凉。而黄昏时最热。”

  郝云天又接着说道:“潭水全来自于上面的这条瀑布。而瀑布又是缘于峡谷石壁上的天然山泉。山泉水中含有一丝灵气。每天在潭里泡一泡。确实可舒经通脉。既然有益处,你不妨坚持下去,每天都泡一泡。”

  沐晚点头称是。同时。心中暗自称奇:哇呀,今天大师兄说了好多话哦。

  郝云天转过身来,跟她说道:“小师妹,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这一个月里。你仍然要坚持训练基本功,不可懈怠。一个月后。我再来。”说完,他祭出玉萧,照样扬长而去。

  “是。”沐晚抱拳送别,“大师兄慢走。”

  待大师兄走得不见人影了。香香现出身形,好奇的问道:“姐姐,师尊传了把什么宝剑给你?香香想看一下。”

  沐晚从储物袋里取出那柄铁芒短剑:“喏。就是这把。”

  整柄剑通体为棕黑色,长两尺。宽两寸半,剑面比桃木剑略宽一些。握在手里沉甸甸的,起码是桃木剑的两倍重。但桃木剑是下品法器,而它却连法器都不是。剑没有开刃,钝钝的,看上去很厚重。

  香香是树灵,这世上鲜有她认不出的木材。她当即道明短剑的材质:“哦,这柄剑是用千年铁杉结出的铁芒削制而成的。铁杉生长在极寒之地,十年才长高一尺,三百年才能成材。八百年以上的铁杉树方可在树梢顶部凝结出一只铁芒。铁芒要两百年才能成熟。并且,成熟之后,如果没有在一个时辰以内采摘下来,铁芒就会自行脱落,化作粉末,落入树底的泥土之中,沦为滋养铁杉树的养份。所以,姐姐,这柄铁芒短剑很是难得呢。它虽不是法器,却远不是寻常法器能比得上的。”

  沐晚听了,握着短剑,反手朝身边的一块青曜石劈去。

  只见红色的剑影闪过,“砰”的一声巨响,半人高的青曜石整齐的一分为二。

  沐晚欣喜的提起手中的短剑,惊叹道:“真的呢,切石头,跟切豆腐似的,毫不费力。比桃木剑好使得多,又不耗费灵气。”

  香香耸耸肩:“那当然啦。铁芒是千年生成的铁杉精华,桃木又是什么东西,哪能和它相提并论师尊真的好大方哦。谁对姐姐好,就是对香香好。香香决定了,以后每次酿酒,都给师尊专门酿五坛梨花醉。”

  沐晚拍拍她的肩膀:“有劳香香了。”

  下午,沐晚再次去任务处接任务。

  这回,她没有看到先前的李管事。接待她的是另一名管事师叔。这位管事师叔看上去不到三十岁,长得白白胖胖的,说话也很和气。听说沐晚一气要接十份三阶妖晶任务,他瞪大眼睛,惊道:“这位师侄,你知不知道这是甲级任务?以你现在的修为去猎杀三阶妖兽,危险得很呢。”

  沐晚笑道:“多谢师叔,弟子不是一个人呢。”没办法,十份甲级任务太显眼,为遮人耳目,她只能撒个小谎。

  原来是小队集体出任务。在外门,几个要好的弟子抱团,组成一支小队,每人轮流接任务,小队共同完成,这是很常见的做任务方式。管事师叔“哦”了一声,仍然细细的问道:“甲级任务都是有百日期限的。十份任务,就是在一百天里要猎杀两百只三阶妖兽,你确定能完成得了吗?”

  “弟子会尽力的。”沐晚应道,心里忍不住吐槽:大师兄给的期限只有一个月

  胖管事师叔见她的态度如此坚定,这才点头说道:“把你的身份玉牌给我。”

  长案几的右前侧也有一方白玉。胖管事师叔将她的身份玉牌放在白玉,刹那间,白玉上现出“外门沐晚”四个朱色字。

  他提起毛笔,点上朱砂,在白玉台上写下:天字一号甲级任务十份。

  当他将身份玉牌从白玉上拿开时,这一行字也连同沐晚的名字一齐化作一道红光,注入身份玉牌之中,不见了。

  他拿出一只比他的拳头大不了多少的黑色圆筒,伸出一根手指在筒底轻轻戳了一下,连同身份玉牌一起递给沐晚:“此筒我刚刚已经激活。你杀死妖兽之后,它会自动只吸纳妖晶。筒底有个红色的圆环,每装入一枚妖晶,圆环就会变亮一小截。当装满两百枚妖晶,圆环才会全亮。记得要在一百天之内,带此筒来这里交任务。”

  沐晚惊讶的双手接过,道了谢,暗道:宗门为了防止弟子作弊,可谓费尽心思。

  心思一转,她抬头,对胖管事师叔说道:“师叔,能否帮弟子一个忙?”

  胖管事师叔说道:“什么事?你先说说看。”

  “弟子不想此事传扬出去……”

  不等她说完,胖管事师叔摆摆手,正色道:“任务处有规定,不得私自透露弟子接任务和完成任务的信息。刘某在此当差将近五年,从未违规过。沐师侄尽管放心就是。”

  “谢谢刘师叔。”沐晚恭敬的行了一个道礼,心中感概不已:师叔说的对,修真界里良莠不齐,什么样的人都有。以外门任务处为例,那么多管事之中,就既有为一百块灵石卖良心的李管事,也有克己奉公的刘管事。

  所以,修行是自己的事,我等修真之人无论何时何地,都当坚守道心,切莫将罪过全都归结于周边的人与事。

  如此想来,识海里闪了一下,脚下无端的腾起一股力量。沐晚神采奕奕,迈着驼鸟般的大步转身离去。

  待走到院门外,她才一拍脑袋,懊恼的轻呼“哎呀”。

  香香在空间里,连忙用神识问道:怎么了?

  忘了跟刘师叔打听一下,后山哪里有三阶疾风豹。

  香香得意极了:香香在来的路上就打探过了。任务处的功法堂里有卖后山的地图。地图上面就标有相关的妖兽信息。一份要卖两点贡献值呢。嘿嘿,刚刚你接任务的时候,香香抽空滕录了一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