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十六章 掉钱眼里了吧
  郝云天看出来了,澳门赌博网站:他家小师妹是个勤奋,肯定每天自行加了功课,绝非只练一千次。他说道:“穿针引线这一场,要想取胜,唯有勤练。但是也是量力而行,切莫急于求成,反而伤了神识。”

  “是。”沐晚应下。

  接下来,郝云天又遥指测力环,再次将之提重:“你现在的脚力共计五百斤。以后,你跳台阶时,一次要跳两级台阶,每天跳两千次。现在就去练习。”

  而他自己则撩起袍子,在草地上盘腿坐下来。看沐晚跳了两次后,他取出一柄棕黑色的短剑,低头兀自把玩。

  其实,在他看来,小师妹自制力很强,训练时,根本就不需要他守在一旁监督。然而,每次从沐晚山回去,他都会按清沅真人的要求,及时汇报训练情形。如此三两次之后,他自然看出来了,自家师尊是真的喜欢听他叙说小师妹的事。既然师尊喜欢,那么他就多花点时间,与小师妹相处,回去后也好说得更详尽些。

  沐晚在石阶上跳得一点儿也不动松脚踝处的黑圆环又起码重了一倍,还要两级连跳,两相叠加,难度不只提高一倍。

  ……

  五百零一次

  五百零二次

  就在这时,脚下的石阶“轰”的一声,碎成好几块,塌了。还好沐晚反应快,第一时间双足轻点,呼的跳了下来。若是慢一点的话,肯定会受伤。届时,扭伤脚踝还是伤得轻的,运气不好的话,很有可能摔断腿。

  而郝云天看上去全程都在赏玩短剑。事实上,他有分心留意沐晚这边的。其实,在沐晚跳到第五百次的时候,他便听出她的脚步声与之前有所不同。他闻声瞥了一眼石阶,发现其底部现出一条尺长的细小裂纹。

  紧接着,沐晚又跳了一下。这一次,又多出来十来条裂纹。整个石阶底部变得跟张蛛网一般。而她落在石阶上的脚步声也明显不同。可惜。她却浑然不觉,跳回草地上之后,接着又开始起跳。

  郝云天故意不提醒她。袖手旁观。还好,沐晚的反应够快,没有令他失望。

  但是,他并不满意。

  抬起眼皮。他冷声问道:“你的警觉心呢?哪里去了?如果真正到了比赛之时,你也象现在这样。连自己脚下的危险都不能及时发觉,不要说登顶,你根本就别想有机会踏上万仞山的台阶。”

  沐晚羞愧得无地自容张师叔也曾再三叮嘱她,万事小心。安全第一;在外头一定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貌似她全当成了耳边风……

  石阶塌了。可练习还得继续。

  郝云天抬头环顾四周。最后,他的目光落在峡谷的背阴面。在那里有一段布满青苔的石崖。有两个山头遮掩,很不显眼。在上面开凿石阶。最好不过。

  于是,他冲石崖动了动手指。顿时,整块石崖便被数道金色的剑气罩住。

  “砰砰砰”。

  剑光闪闪之间,尘土飞扬,砂石“扑扑”的滚落下来。

  不到三息,郝云天收回剑气。

  待灰尘散尽,石崖之上郝然现出一段崭新的青灰色石阶。象是用尺子量过一样,每一级石阶都是阶高六尺,阶面宽一尺,四尺长,总共有十级。

  “以后就在那里练习。每次跳一个台阶即可。”

  “是。”

  前车之鉴,沐晚长了记性,不再一味求快,而是快中求稳。郝云天仰头看了一会儿,又在草地上坐下来,低头把玩手中的那把短剑。

  一个半时辰后,沐晚已经跳完一千五百级台阶。可是,她没有停下来,继续在石崖上“扑哧扑哧”的跳跃。

  郝云天抬起头来,看着那个衣背尽湿的小身影,眼底飞快的闪过一道亮色。

  又跳了五百级台阶。沐晚才停下来。

  调息一刻钟后,她往身上打了一道去尘术,清清爽爽的回到峡谷之中,开始蹲马步。香香在睡觉,所以,这回没有小黑罐了。好轻松的说。

  郝云天看了看,对她说道:“去取两个酒坛子,打满水,一手端一个。”

  这些酒坛子都是可以盛十斤米酒的。打满水的话,连坛带水,差不多是十五斤的样子。

  沐晚对自己的手劲很有信心,“噌噌”的取了坛子,打满水回来,接着蹲马步。

  结果,她发现自己过于乐观了端比提费力得多。不到一柱香的工夫,她的后背被汗湿得能拧出水来。两只酒坛子越来越沉,令她产生了起码有百斤重的错觉。两条胳膊开始轻轻打颤。

  郝云天连眼皮都木抬一下,淡声警告:“胳膊不准抖。”

  沐晚赶紧用力稳住……

  又过了半个时辰,两条胳膊木木的,完全失去了知觉。沐晚两眼直冒金星,一口银牙咬得“咯吱”作响。即便是这样,她也跟座石雕一样,稳稳的扎在那儿,纹丝不动。

  接着,胳膊开始又发麻,象有无数蚂蚁在上面爬一样。沐晚深吸一口气,心里忍不住胡思乱想:在这样下去,两条胳膊会不会废掉了……不对,怎么越看越象是在开经拓脉……

  还好,这种**的滋味只持续了半刻钟。

  然而,沐晚还来不及高兴,下一息,一种象在两条胳膊上扎满了细针的痛感紧跟而来。

  “滋”

  两只手不由猛的一抖,掌中的两个酒坛子亦随之剧烈的晃悠了一下。

  沐晚“啊”的轻呼,赶紧使出吃奶的力稳住。

  劲道从她的胳膊窝,沿着整条胳膊,“嗖”的飞窜到掌心。

  “砰”

  两个酒坛子齐齐从中间爆开。水花溅起老远。沐晚不曾防备,躲闪不及,被兜头浇了个透心凉。

  “噗”,吐掉喷进嘴里的水,她伸手抹了一把脸。站在原地,愧疚得无地自容说好的警觉心呢?这才几个时辰呀,全拿去喂狗了……

  郝云天居然微微张着嘴,愣住了。过了好几息的时间,他才回过神来,面上现出难以置信的神情,说道:“你打通了手上的一条经脉。”开经拓脉岂是易事可是。他这个小师妹却端着两个酒坛子。不到两个时辰,就打通了一条经脉,这到底是什么体质闻所未闻

  先前。他也曾注意到沐晚在这段时间里接连打通了腿上的经脉。他以为是沐晚吃了开经拓脉的特效灵药。这一次来,他原本还想等训练结束后,给沐晚提个醒,少吃特效灵药。开经拓脉还是自己用灵力一点一点的打通为上。

  结果。亲眼看到的答案差点令他崩溃。

  而沐晚经他提醒,方才意识到自己的两条胳膊现在充满了力量。宛若新生。

  她低头定睛细看。可不是吗?双手的少阳三焦经通了

  欣喜之余,她在心里想道:唔,从明天起,得再跟香香讨要两个小黑罐子。酒坛子都是俗物。完全受不得力。

  郝云天缓过劲来,脸上又恢复如常,起身对她说道:“今天就练到这里。以后。你每天都照今天这般的练。五天后,我再来。”

  “是。”

  郝云天却没有立刻就祭起玉萧。而是目光在地上的那堆酒坛子碎片上打了个转,又说道:“好生酿酒。师尊爱喝酒,尤其爱喝梨花醉。”

  梨花醉是什么样的酒?沐晚眨巴眨巴眼睛,仰起小脸,正要问得详尽些,她家大师兄已经脚踏玉萧,化作了天边的一个小黑点儿。

  香香从空间里闪身出来,也和她一道看着内门方向,一脸八卦的说道:“姐姐,你有没有发现,大师兄只要一提及师尊,脸上的线条都会变得柔和一些?”

  沐晚收回目光,伸手在她脑门上“砰”的敲了一记,啐道:“师道尊严,身为弟子,当然要时刻敬重师尊。”

  “是这样啊。”香香摸着额头,恍然大悟。

  “对了,你知道梨花醉吗?”

  香香摇头:“不知道。师尊喜欢喝,对吧?香香今晚去打探打探。”

  “好的。”沐晚伸了个懒腰,笑道,“接下来,我们泡澡去香香,我跟你说哦,你帮我揉胳膊,真的很有效呢。”今天通的这条少阳三焦经,其所经之地大多都是香香推揉得最用力的地方。

  这一两天,她隐隐感觉少阳三焦经有些异样。打通这么多条经脉后,她对于开经拓脉谈不上是精通,却也攒了不少经验。她感觉得到,少阳三焦经在这几天里会打通。今天端酒坛子,大大的加快了这一进程。经此一事,她知道该如何打通手部的其它经脉了。

  香香立时笑眯了眼,欢呼:“太好了姐姐,香香再帮你多揉揉胳膊,还有肩膀,好打通更多的经脉。”

  而郝云天回到五花岭,直奔清沅真人的洞府。

  清沅真人和前几次一样,已经砌好一壶茶花香茗,等着他。听他说到沐晚打通一条手部经脉的时候,清沅真人也禁不住“啊”的轻呼,然后,搓着手,感叹道:“沐丫头的勤奋劲儿,和你当年相差无几。不过,你打小少言寡语,不苟言笑。沐丫头性子比你讨喜得多。呵呵,真想去看一看沐丫头。”

  郝云天闻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摇头轻笑。

  清沅真人看了一眼,笑道:“还好,你师尊我教导有方。你长大之后,越来越爱笑了。”

  郝云天眼底微沉,端起茶碗,垂下眼帘,喝茶。

  清沅真人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不由翻了个白眼,在心里默默的接了一句:长大之后,脾气也越来越怪了,动不动就生气。

  她这徒弟就是这一点不好。好吧,瑕不掩瑜,她这个师尊只好大度些,平常忍让一二。

  外门。

  沐晚泡完澡出来,神清气爽。又掏出绣花针练习了一个时辰的穿针引线。

  有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今天,她的成绩又有所提高,比昨天多串了五百针

  香香欢喜的说道:“姐姐,照这速度,你很快就能达到前五十名的要求了哦。”

  沐晚但笑不语,转身去浇田。今天轮到山腰的上等灵田与中等良田了,共五百亩。

  这里的灵田都有地底下的灵脉滋养,因此,不需再额外施肥,只要定时浇水即可。而灵田的品质越高,需水量也越多。比如说,以下品灵田为基准,中等灵田的需水量是它的一倍,而上等灵田则达到三倍之多。是以,山腰上的灵田数量虽然总共才五百来亩,但是浇水量却比山脚还要多一些。不过,因为灵田没撒得那么宽,雨符的效果更好,浇一次水,耗费的雨符与山脚的相比,要少十余枚。

  和往常一样,沐晚也是一次打出十枚雨符,明显感觉到轻松极了,心中暗自赞叹:没想到,打通一条经脉,效果竟如此之好。

  于是,第二次,她试着打出十五枚雨符。感觉还能撑住。

  第三次,再一把打出十五枚雨符。

  待符灭雨收,她敛神内视,心里顿时乐开了花:哈哈,神识的消耗又比昨天少了四分之一成忍不住又给想出穿针引线这个比赛项目的宗门前辈点了个赞:能人啊,真会想

  晚上,画雨符的时候,沐晚发现手部运气比以前流畅得多,而且,一枚雨符画完,时间足足短了十息

  每天晚上,她在睡前都要画两个时辰的雨符。结果,今天晚上,她用掉了将近一刀半的空白符纸,比往日多出小半刀。

  成品率也提高了。一晚上,总共画出了一百四十一张成品,成品率提到到两成

  这些都是亮闪闪的灵石哪

  “太好了”沐晚欢呼着,跑出里间,到外面长廊上去找香香,分享这个好消息。

  恰巧,香香披着一身的夜露,刚好从峡谷里回来。

  听到好消息,胖妞妞笑得见牙不见眼,搓着手叹道:“二十五块灵石呢。”

  沐晚啐了她一口:“小丫头,好不俗气你是掉进钱眼里去了吧……”然后,话风一转,她兴致勃勃的拉着香香的手,指着山下的灵田说道,“姐姐找到了赚钱的门路了,以后,灵田的灵米,除去谷利,你爱怎么用,就怎么用。咱们不需要卖灵米换钱”

  香香抬头看着她,有样学样,也笑眯眯的啐了一口:“姐姐,你好俗气哦,也掉钱眼里了吧”

  分界线

  某峰多谢婴宁1991洒金碧桃一个大大的圆赠送的礼物;多谢悠悠baby笑脸掌声dengry一个大大的圆wxz132213heng87的月票;多谢的评价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