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十五章 自以为是
  沐晚离开后,澳门赌博网站:没过多久,一个二十出头,身着太一宗外门弟子窄袖青袍的年轻女修急匆匆的走进了阵法店,对伙计说道:“伙计,刚刚我师弟在你们店里买阵盘,结果少买了一套,托我过来补买。麻烦快点,我们赶时间。”

  伙计看着她,不紧不慢的“哦”了一声,取出两套五行防御阵,说道:“承惠,五十块灵石。”

  年轻女修微愣:“这么贵?明明初级阵只卖四十块灵石一套。”

  伙计笑眯眯的回应:“令师弟选的这款,是小店里最贵的。”

  年轻女修略一沉呤,匆匆付了灵石,走人。

  “欢迎下次光临。”伙计目送她离开。直至她的身影消失在店铺门口,伙计扯起嘴角轻轻一笑,从柜面上的灵石堆里分出十块,收进自己的腰包,其余的倒进柜台后面的大木箱之中。

  好吧。他刚刚骗了那年轻女修。

  不过,那年轻女修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敢拿全部身家出来赌,年轻女修与之前进店来卖初级聚灵阵和五行防御阵的小道友,他们两个肯定不是什么师姐弟。甚至于,年轻女修极有可能是那小道友的对头。在这条街上当了多年的伙计,这种太一宗里的窝里斗,他看得太多了。

  哼哼,下作娘们,诓到老子头上来了伙计表示很气愤,反手就将从沐晚那儿收到的五行防御阵翻倍卖了一套给她。

  诓这种人的灵石,他安心得很。

  年轻女修正是胡珊珊。

  今天,胡珊珊刚好也是到外门坊市来出售一批灵符。没想到碰到会沐晚。上一次,任务处的李管事退还灵石之后,回去真的立刻闭关了。而沐晚又一直深居简出。鲜有出来行走。胡珊珊也苦无对策。所以,当无意之中看到了沐晚,她在心里不由念了一句“天尊保佑”,立刻暗中捏了一枚下品敛息符,偷偷的远远跟在沐晚后面。

  她不是头次做这种事,自以为手法老到,行事隐秘。却踢到了香香这块铁板而不自知。

  买到五行防御阵后。胡珊珊暗自揣测:那个凡人界来的小杂碎买了符,又买五行防御阵,想做什么?莫非他要去后山做任务?

  心思一转。她急急的看向街面,寻人。

  而沐晚出了阵法店后,见离关市还有一个时辰的时间,转身去地摊街闲逛。

  路过一个卖灵酒的摊位时。香香在空间里用神识说道:姐姐,香香要买些酒曲。

  沐晚也用神识问道:你搞到方子了?

  香香“嗯”了一句。

  除了酒曲。还要什么?

  香香报了一个清单。除了酒曲以后,她还要买蒸屉细纱布盛酒的坛子等。

  沐晚听完,加了一样:还要灵米,是吧?要什么等级的?要多少?

  香香在空间里对手指:香香不急着酿酒。等我们的新灵米下来了。再酿也不迟。

  她自个儿不能出来上街,而主人也是偶尔才会上一次街。等灵米下来后,主人未必会有空上街。当看到有人卖酒曲。她才想到提前准备一些。

  沐晚知道她是闲得发霉,才想到酿酒打花时间。是以。大方的说道:你姐姐我今天小赚了一笔,灵米又值不了几个灵石,要多少,你尽管说就是。早些酿出来,我们就能早些喝上灵酒。

  香香这才报了一个数:买一百斤下等灵米,香香要先试试手。

  沐晚爽快的应下了。将酒曲等物买好后,她走到第一地摊街,找到马小丫买了一百斤灵米。

  马小丫上次一举赚得两块灵石的车马费,从此,信心倍增。她不再窝在家里做绣活,而是主动跟家里包揽下摆摊的活儿,天天出来练摊。

  看到老主顾,马小丫很热忱,称给得足点的,又另外再送了两斤。

  收好灵米,沐晚起身欲离开。结果,她刚转身,只见眼前闪过一道青影,有人径直往她身上撞过来。

  沐晚的逍遥八步已经大成,俨然成为了一种本能。是以,此刻,她的身体比她的意思抢先一步做出反应,略一转腰,果断避开之。

  那条青影连她的袍角都没有沾到。“叭唧”,来人在她身侧摔了个大马趴。

  香香在空间里很是惋惜:是胡珊珊可惜,连油皮儿都没有擦破。这家伙的皮好厚哦。

  胡珊珊摔得很难看。平地里摔跌,对于修士来说,还真是件稀奇事。周边的目光齐刷刷的聚集了过来。

  沐晚用脚趾头都猜得出来,这家伙这一出唱的是什么把戏胡珊珊应该是想故意狠狠的撞一下她,然后再道歉,再与她攀同门关系。当然,此举肯定是心怀鬼胎,绝对不是要和她做朋友。

  看来,外门任务处还没有姓胡。胡珊珊在任务处动不了手脚,这是急了,才决定亲自上阵。沐晚在心底里冷哼一声,故作惊讶的轻呼,关切的走上前,蹲下身子问道:“这位师姐,你还好吧?”毕竟都穿着一样的弟子青袍,是同门哩。就摔在她的身边,她也不好装着没看到。

  她看了对方一眼,心道:原来胡珊珊长这模样啊。

  早在刚进宗门的第二天,她就闻其名,今儿才得以见其人。都说修真界无丑女,不过,这一位长得并不漂亮,只能说是五官清秀,相貌平平,身段也寻常得很,是典型的一扔到人堆里,就立马消失不见了的路人类型。

  当街摔了这么一下,胡珊珊羞愧得粉颈通红,气得只差没有吐血,在心里恶狠狠的骂着“小杂碎”。

  本来她是计划把小杂碎撞倒,令其了个大丑的,然后,她再以宗门师姐的身份上前将人扶起来,嘘寒问暖。以示关心。于是,她就与小杂碎混熟了。混熟之后,她才能摸清小杂碎的底细,便于行事。

  然而,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双方调了个。现在摔在地上的却是她,在一旁发扬同门之谊的竟是小杂碎。

  更令她难堪的是。小杂碎没有第一时间扶她一把。而是嚷嚷着“你还好吧”

  半条街的人都看过来了有木有

  老娘好个屁呀,只想一拳捶死你个杂碎,有木有

  偏偏她还不能在脸上显露出一丝丝愤怒自己编的戏。含着泪,也要演完。不然就白白的出了一个大丑。

  “唔,我没事。”她粉面含羞,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多谢师弟。”

  沐晚摆摆手,道了声“没事就好”。准备离去。

  胡珊珊赶紧贴上来,伸手撩起垂落在腮边的一缕碎发,眼波流转,软声细语的问道:“我叫胡珊珊。还未请教师弟高姓大名呢。”

  “好说。”沐晚抱拳,笑道,“沐晚见过师姐。”

  “原来是沐师弟。沐师弟好面生。是新入宗门不久吧?这一带,我都很熟。如果沐师弟还想买什么。不妨跟我说说,我可以给沐师弟推荐几家物美价廉的老店。”

  沐晚抬头看了看天时,婉言相谢:“多谢胡师姐美意。改天吧。今天想买的都已经买齐了,我准备这就回去了。”

  胡珊珊连忙说道:“唔,巧得很,我也要回去了呢。相请不如偶遇,刚好可以和沐师弟作个伴。”

  就知道姐无论去哪里,你都会“巧得很”滴。沐晚笑了笑,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能与胡师姐顺道同行,沐晚荣幸之至。”

  小杂碎倒是长了张甜嘴巴。胡珊珊眼底飞快的掠过一丝不屑。

  沐晚装作没看见。待走出外门坊市,她祭起祥云剑,跳上去。

  见她使的飞剑都是一柄上品法器,胡珊珊是各种的羡慕嫉妒恨,心里又咒骂了一声“小杂碎”,面上却分毫不显,又是纤手撩发,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我今天没带飞剑,不知沐师弟可否捎带我一程?”在太一宗,飞剑是要求弟子自备的。法器很贵。她攒了足足三年的灵石,才淘换来一把飞剑,并且还是把下品法器。可是这个凡人界来的小杂碎,却用的飞剑却是上品法器。

  再联想到小杂碎买个初级防御阵都要选最贵的,胡珊珊自惭形愧之时,心里暗自发狠:老娘在宗门里混了这么多年,修为也比他高出两个小境界,竟然当不得一个刚从凡人界里出来的小杂碎。凭什么不收拾掉他,简直是天理难容

  同时,香香也在空间里吐槽:长成这模样,也敢学人家以色诱人恶心死了。

  沐晚也想看她接下来想做什么,于是,很大度的说道:“沐晚乐意为师姐效劳。请”

  胡珊珊纵身跃上祥云剑,遥指东北方向,娇笑道:“沐师弟,我就住在北边。沐师弟,你呢?”

  香香翻了个白眼,哼哼:明知故问

  沐晚据实以答。

  胡珊珊“呀”的轻呼,伸手轻掩红唇,惊道:“那是伍师兄以前住的地方沐师弟,你好厉害哦。”

  沐晚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胡师姐过奖了。我不过是运气好,刚好伍师兄那时入选内门,宝山空出来了而已。”

  一路上,胡珊珊东一句,西一句的没话找话。她看似随口,实则是有心打探。

  可惜,她碰到的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六岁奶娃娃,而是两世为人的沐晚。说到套话,就她这点道行,沐晚完全可以当她的师父。是以,一路上,两人天南海北的聊得甚是热闹。然而,胡珊珊却没得到几句有用的信息。

  当到达胡珊珊山上空的时候,胡珊珊热情的邀请沐晚进去喝口茶。沐晚借口与宗门长辈有约,婉言谢绝了。

  看到她脚踏祥云剑,扬长而去,胡珊珊再也掩饰不住,气得五官都挪了位,恶狠狠的呸道:“小杂碎,且让你多得意几天”

  在路上,香香忍不住,终于用神识发问:姐姐,你明明知道姓胡的不安好心,怎么还好心好意的送她回来?换作是香香,没当场扇她几记耳朵,已经是客气的了。

  沐晚轻笑:越是危险的东西,越要放在眼皮子底下,才放心。

  香香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句,下一息,便兴冲冲的说起酿酒的事来:姐姐,回去之后,香香就可以酿酒了。只要七天哦,我们也会有酒喝了。

  一回到沐晚山,香香便直奔水潭边淘米,忙碌开来。

  酿酒离不开水。为了便于她取水,沐晚也没歇着,连夜帮她在潭边搭了一间小木棚,专门酿酒。

  第二天辰初,郝云天准点过来。他的眼睛极尖,一眼就看到了潭边新搭了一间人字形的小木棚子,以及放在棚子外边的十来个红泥酒坛子。

  转过关来,他垂眸看向沐晚。

  后者挠头笑道:“我新得了个酿酒的方子。正在学着酿酒呢。”

  郝云天收回目光,淡声说道:“你先穿把针给我看看。”

  “是。”沐晚飞手,将一百枚绣花针掷到十丈远的地方。越是小的东西,扔掷起来,越是考验腕力。她的腕力远不及郝云天,所以,不得到借用“落英飞剑”的手法才能把那些细如牛毛的小号绣花针扔得那么远。

  里头的门道自然瞒不过郝云天的法眼。他挑了挑眼,点评道:“这手暗器使得还行。以后要多练练腕力。”

  沐晚一边称“是”,一边开始串针。

  经过五天的练习,她串针的方法在练习中不断改进。现在,将红丝线送到绣花针的上方时,她是将神识分成两大股,轮流操作。即,一股定住红丝线,同时担负守护之责;另一股则又细分成五小缕,兵分五路,去寻找绣花针。捡到针后,立刻返回来串针。每一缕神识串好针之后,不再去寻针,而是转换职能,担当起守护红丝线的职责。同时,原本担当守护职责的另一股神识则分出一小缕,代替这一小缕去捡针……如此轮换。

  五天下来,她在一个时辰以内,可以串针近六千次。

  郝云天见了,也禁不住在心底暗赞了一句:好悟性师尊的眼光真不错。

  然而,还是不够。

  待沐晚将扔出去的一百根绣花针全部串到红丝线上,他说道:“要想第二轮进入前五十名,一柱香之内,最少要能串针三千次。”

  一柱香的时间差不多是两刻钟左右。所谓一刻钟,就是指用来计时的水漏上的一个刻度。通常一个时辰之内,水漏里的水面会降代八个刻度。也就是说,一个时辰等于八刻钟,相当于四柱香的时间。

  沐晚暗地里握了握拳头:姐还差得太多,需加倍努力才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