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十四章 不消停
  定下方法后,澳门赌博网站:沐晚练了一百来次后,速度显着提升。一千次练完,半个时辰都不到。

  于是,她又给自己加任务:练至神识消耗到极限为止

  这样一来,她估计自己每天都要练习一个时辰左右。

  果然,一个时辰刚过,后脑勺就如细针扎过一样,隐隐作痛。她停住,闭目养神。

  香香第一时间报出练习结果:“姐姐共穿针两千一百次。”

  一刻钟后,神识恢复不到三分之一,但针扎的痛感已经尽消。沐晚开始蹲马步。

  香香好奇的问道:“感觉如何?”

  沐晚摇头。脚踝上的测力环重量增加了两倍多,但她感觉和昨天没有什么不同,仍然轻松得很。

  香香想了想,手里多了两只一模一样的黑色小陶罐,说道:“姐姐,把这两个小罐子搁到你的大腿上”

  沐晚瞪大眼睛,好无语死胖妞,你真是看戏不怕台高哈

  香香当她默许了,笑嘻嘻的在她的大腿上,各放上一只小陶罐。

  这到底是什么鬼罐子,重得要死沐晚立时压力山大,屁股直往下沉。额头上雨后春笋般的冒出豆大的汗珠。

  香香挠头:“哦,太重了先要轻一点”话音刚落,两只小陶罐果然轻了一半。

  沐晚吐出一口浊气,问道:“你从哪里找来的小罐子?”她想起来了,香香早上就是拿了一只这样的小黑罐收集朝露。怪不得她眼熟得很。

  貌似死胖妞有很多这样的黑色小陶罐。

  香香歪着头,笑眯眯的答道:“香香自己的呀。这次升级后,香香本体的根须上就多了十个储水囊。这些小罐子就是储水囊呀。”

  “树根上的储水囊?”某人的脑海里不由浮现出一幅画面红褐色的泥土之中,错乱的树根上鼓起黑漆漆的一坨……

  顿时,她只觉得胃液翻滚天啦,姐天天都要喝一杯小罐里的露水茶

  好恶心

  香香见状,气呼呼的扭过身子,用屁股对着她:“香香的储水囊可以过滤掉朝露里的尘埃杂质,令朝露的水质变得更纯净。并且。朝露只要在储水囊里放置十二个时辰,就可增加一丝木灵气。放置得越久,水里含的木灵气就越多。总共才十罐,香香自己都舍不得喝。哼。姐姐居然嫌弃香香很生气,真的很生气”

  呃,错怪香香了……沐晚连忙道歉。难怪那露水茶味道沁甜,富含木灵气,与前世她喝过的露水茶口感完全不同。先前。她曾惊叹过,修真界就是好,露水都富含灵气,非凡人界里的能比。

  香香转回身子,大度的说道:“好吧,香香原谅姐姐了。”

  托香香的福,这两个半时辰,沐晚完全是咬紧牙关熬过来的。

  休息一个时辰后,她开始跳石阶。

  这一回,增重了的测力环特别有存在感。待三千五百次台阶跳完。某人趴在地上,连哀嚎的气力都没有了。

  再等她泡完澡出来,外面已是日薄西山,黄昏来临。

  往常这个时候,是她浇灌灵田的时间。因为灵谷只需隔天浇一次水即可,所以,她将一千六百亩灵田分成山脚区和山腰区两部分,两天一轮,每天轮流浇水。

  今天轮到山脚区。虽然累得要死,但是农活也是不能耽搁的。没办法。她只得强打起精神,去山脚浇田。

  打开储物袋一看,里头刚好还有五十枚雨符,恰好能将山脚区的灵田浇一遍。某人叹了一口气:今晚还要画一百张雨符才行。

  每次打出十张雨符。同时浇灌十块灵田。以沐晚现在的灵力,哪怕是再浇灌四次,也没问题。但是,她的神识,却只够用四次。最后一次的十张雨符,她得歇上一刻钟。待神识恢复一些,才能继续自从大师兄说过不许服用丹药后,她除了每天只吞服一粒辟谷丹以外,没有再用过一粒养灵丹或回神丹。

  效果也是显着的。灵力和神识的恢复速度比以前加快近一成。

  出乎意料的是,今天,沐晚第四次浇灌完毕后,后脑勺一点都不疼

  她闭上眼睛,敛神内视识海,里头竟然还余有三成半的神识。据她的经验,当里头仅余一成半的神识时,后脑勺才会隐隐作痛,警示她神识已消耗到极限。

  而现在还余三成半,马马虎虎够再用一次的……心念一动,沐晚又打出十枚雨符。

  “沙沙沙……”

  十块灵田里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雨帘映着金色的暮光,五光十色,煞是好看。

  待符灭雨收,沐晚惊喜的发现,仍然没有头痛的感觉。她连连内视识海里的神识刚好比一成半多一点点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姐的神识比昨天凝练了一些

  回想了一下今天做过的所有事,沐晚从心底里笑了出来:穿针引线是凝练神识的好方法。

  接下来,还有惊喜晚上,她绘制雨符时发生,成符率也提高了半成。

  以前,她基本上画一百张雨符,可以成功十五张左右。晚上她共用了一刀符纸,结果成品达一百零二张

  看着一叠雨符,沐晚从心底里笑出来,叹道:“可惜无酒”太痛快啦,当浮一大白她前世是有点酒量的。斗倒继母钱氏之后,她在沐府的日子越过越舒坦。兴之所致,她也会令田妈妈炒两个小菜,喝一两杯。

  香香的绿眸闪呀闪,问道:“姐姐喜欢喝酒?”

  沐晚摆手:“现在我还小,不能喝酒。”

  香香“哦”了一声,想了想,又问道:“果酒也不能喝吗?话本里,小孩子是可以喝果酒的。”

  这话有问题。沐晚“滋”了一声:“你想喝酒?”

  香香点头:“我昨晚听人说可以用灵米酿灵酒,很想试一试。”

  沐晚对酿酒无爱,便说道:“等这一季的灵米下来,你尽管去试就是。”

  “真的?”香香高兴的跳了起来。

  沐晚笑了:“比真金还真。”香香也没有别的败家嗜好,就是突发奇想,要酿个酒而已。那就酿呗。更何况。修真界里灵米价贱,不值什么灵石,她这个主人又坐拥一千六百亩灵田,还是支持得起滴。说不定。她还能落壶好酒喝呢。

  “太好了香香现在就去搞酿酒的方子”胖妞妞欢呼着,象道小旋风一样的从里间冲了出去。

  沐晚无语。这家伙所谓的“搞”是怎么一回事,她太清楚不过了……

  第二天,继续。

  第三天,仍然继续。

  到了第四天。沐晚腿上的最后一条足三阳经也被打通。至此,她腿上的经脉尽数打通。测力环的那点子重量又不够用了。可惜,她不会改变测力环的重量,只好在蹲马步时,让香香将两个小黑罐的重量再调重一成。

  第五天,沐晚只花了半天的时间便练完了全天的训练任务。收拾干净后,她祭起祥云剑去外坊坊市这些天,她制符的速度与成品率皆进步神速。十刀空白符纸,以及两盒朱砂全用光了,她得再补充一些回来。另外。她也攒了两百来枚雨符,想去试试,看能否卖掉,赚点灵石回来。一直以来,她只有花销,没有进帐,就是坐守金山,也终有用光的那一天。

  沐晚专门在一家叫做“符法符天”的商铺买空白符纸与朱砂。这一次,她一开口就要买一百刀符纸和二十盒朱砂。

  伙计甚是惊讶。不过,他只是一个没有修为的凡人。不敢多说,接过沐晚递过来的空白储物袋,急忙去后面备货。

  过了一会儿,他和一个炼气九层的中年男修一同出来了。

  中年男修抱拳自报家门:“小的姓王。是这家小铺子的东家。请问小仙长买这些纸符与朱砂都是自用的吗?”

  沐晚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自用如何,不是自用又如何?”在修真界,贸然提出这样的问题,是极其失礼的。

  王老板也是见对方是个**岁的小童,且修为不过炼气五层。才有些托大,有那么一问。见沐晚如此机警,他连忙道歉,并直接道出本意。原来,他店里最近一连流失了三个符法师。若不再寻得新的符法师,眼见着店里的灵符就要断货了。他也是病急乱投医,听伙计说有人要买这么多的空白纸符与朱砂,急忙跑出来,希望能捡到一个符法师。

  沐晚听完,摇头说道:“我不是符修,只是与一个符修师妹很要好。这些都是她托我捎带的。”

  有门儿王老板笑道:“请问道友,令师妹是什么修为?”

  沐晚胡乱报了一个“炼气四层”。

  王老板原本亮晶晶的眼神黯淡了下来。

  沐晚从储物袋里掏出一张雨符,说道:“我师妹只会画雨符。这是她托我带过来的,王老板看看,是否称心。”

  王老板接过去,一看,雨符之上水灵气饱满,符质上佳,当即说道:“雨符需求量不大,不好销。不过,这符纸与朱砂都是出自敝人的小店,在下要是不帮令师妹这个忙,也说不过去。”才一个刚刚学符的新手,手里能有多少灵符?小符修肯定也是囊中羞涩了,才来卖符的。世上最难得的是雪中送炭。更何况,这枚雨符品质比他店里的还要略胜一筹,这样的顺水人情,他何乐而不为呢?

  沐晚便将两百枚雨符全部掏了出来。

  王老板验过后,脸上的笑意更深,亲切的说道:“道友,雨符的收购价是一百枚十八块灵石。您是敝店的老主顾,又是头次售符,这两百枚雨符,在下就给您三十八块灵石。另外还赠送您两盒朱砂,您意下如何?”

  沐晚一听,不但以前买符纸和朱砂的本钱回来了,还赚了三十块灵石,心里高兴得很,抱拳道谢:“承惠。”

  货银两讫之后,王老板亲自将沐晚送至门口:“道友,以后令师妹还要售符,不妨送到小店来,在下也一样高价收购。”他淫浸符道多年,早就练成了一双利眼,通过灵符,对画符之人的能力也能看出个**不离十。这批雨符的制作者显然是个新手,但是她绘出的符线比一般的初级符法师还要匀称,整体大气,富有灵性,一看就是个有前途的。这样的新人,值得拉拢。

  沐晚走出店来,见天时还早,便随意的逛了逛。

  一刻钟后,香香在空间里示警:姐姐,有人跟踪你,都跟了两条街

  沐晚心里“咯咚”作响姐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香香又用神识说道:她是个符修,暗中用了敛息符。

  原来如此。沐晚腿下没有停,仍然不紧不慢的沿着街道闲逛,用神识问道:能查清那人是什么来头吗?

  不想,香香嘿嘿一笑,答道:熟人。胡珊珊

  沐晚气得牙槽直痒痒。灵田一事搞定后,这段时间,她都在恶补基本功,除了来外门坊市,成天都猫在她的沐晚山里。没想到,姓胡的竟然就没有消停的意思,这次更是亲自上阵,追到坊市里来了。

  可恶之极

  深吸一口气,她冷静下来,拐进了街过的一家专卖阵法的铺子,问柜台后面的伙计:“店家,请问你们收初级阵吗?”仅这么一刹那的时间里,她考虑得很清楚:胡珊珊跟了她两条街,也就是说,这女人看到了她在“符法符天”里售卖雨符。而她不想暴露自己会画雨符的事,才跟王老板胡编了一个“学符的师妹”。为了迷惑胡珊珊,她索性再编出一个“会刻阵法的师兄”,去阵法铺子里售卖一批阵法。

  伙计有炼气三层的修为,点头:“收的。”

  沐晚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套初级聚灵阵和五行防御阵《阵法初成》上有十种初级阵。每一种,她都刻成了几套。但是另外那些都是很实用的阵法,她全部是自用的。其实,如果不是为了迷惑胡珊珊,连这两样她也不想卖。初级阵虽然顶不上什么用,但是很多初级阵叠加在一起,威力却是惊人的。

  伙计认真的看过后,报了价:“二十三块灵石一套。”

  沐晚手里只有五个初级聚灵阵和七个五行防御阵。她觉得自家宝山里的灵气已经很浓郁,用不上初级聚灵阵,所以,把五个初级聚灵阵全部拿了出来。而五行防御阵留下一个自用,只拿出六个来。

  十一套初级阵,共卖得了二百五十三块灵石。就算是再加上物袋里的另外二十套初级阵,总共也换不来七百块灵石。扣除购买空白阵盘与阵旗的成本五百块灵石,她总共才赚了小两百块灵石。貌似相比于符法师,阵法师前期投入大,收益却要低得多,完全是个烧钱的行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