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十三章 第二门必修课
  郝云天的气场太强。香香见他来了,就麻溜的钻回本体里,说是睡觉去。

  没有寒暄,郝云天一来就检查沐晚的功课。首先是蹲马步,然后是跳台阶。

  看完后,他默声不语,静静的看着沐晚。那眼神,幽深寂静,有如千年寒潭。

  沐晚被他看得心里直发麻,弱弱的问道:“大师兄,小晚练得不对吗?”

  郝云天点头:“现在,你开始跳台阶。”和前一天不同,他撩起袍子,在草地上盘腿坐了下来。

  沐晚唯有老老实实的去跳台阶。当跳到一千二百级时,她的体力耗到极限,便从储物袋里取出一粒上品养灵丹,准备服下。

  不料,郝云天立马叫住她:“以后体力不支时,可以休息半刻钟,但是不许服用丹药。”

  沐晚拿着养灵丹,刚好送到嘴边,闻言不由怔住:“为什么?”一直以来,姐都是这样吞服丹药的。师叔也从来没有说过这样有什么不对。

  郝云天低头,伸手捋平前袍上的一处小褶皱,不紧不慢的答道:“因为内门大比时,不允许中途吞服任何丹药。”

  沐晚哑然,看了看手中的养灵丹,果断收起养灵丹,咬牙继续跳台阶。

  郝云天看了一眼,不再做声,闭上双眼,真的堪比冰山。

  两千级……

  两千九百级……

  三千级

  沐晚中间没有休息,一路苦撑到底。当跳完最后一次时,她整个人就象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青色的窄袖弟子袍上不见一丝干纱。

  唔,好久不曾这般累过了。她很没形象的在石阶旁的草地上摊了一个大字,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郝云天却连眼皮都不见动一下。

  一刻钟后,他睁开眼睛,依旧淡淡的说道:“蹲马步。”

  “是。”可怜的沐晚,这会儿两条腿仍然又麻又木。浑身跟散了架一般,也只能强打起精神,爬起来蹲马步。

  郝云天又是看了一眼,闭上眼睛。静静的打坐。

  两个时辰后,他睁开眼睛,说道:“时间到。每天都象今天这样练习。十天后,我再来。”说罢,祭起玉萧。径直离去。

  沐晚轰然倒地,看着瓦蓝瓦蓝的天空,哀嚎:“啊,香香快来看哦,好多星星”

  香香从空间里跳出来,趴在她身边,用双手撑着下巴,绿眼睛一闪一闪的:“姐姐,以后真的每天都要这么练习吗?”

  沐晚闭上眼睛,哼哼:“不然还能怎么办?你不是都打听过了吗?万仞山有千余丈高呢。”

  上次大师兄来的当天晚上。香香就特意去打听了一下内门万仞山的情况。大师兄所言非虚,万仞山位于祖师峰内,是公认的内门第一峰,山陡路险,非常考验体力。每一次内门大比,都有很多弟子摔伤出局。

  “也是哦。”香香点头,“所以,姐姐加油吧”

  去你的沐晚睁开眼睛,冲她翻了个白眼,伸出一只手又哼哼:“香啊。拉姐起来。我们泡澡去”堂堂东华洲第一宗门,外门弟子袍居然是用寻常的细棉布做的,且功能极其简单,不防火不防水。也没有防护力,仅是能自由改变尺码。这会儿,她浑身湿嗒嗒的,难受极了,迫切需要去泡个澡。

  “好的呀”香香跳起来,伸手拉起她。然后飞快的跑到潭边,开始布小八门九星阵这几天,沐晚每次练完功后,都累得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一动。香香很体贴的将布阵的事接了过去。

  双手扶腰,沐晚慢腾腾的往潭边挪去。往常只要一息的时间,现在,她得花上一刻钟才能走到

  香香见她行动艰难,也曾过来扶持。

  她拒绝了万仞山高千丈,内门大比时,可没人会扶她一把。

  待走到潭边,她又出了一身大汗。

  不过,当整个人泡在温热的潭水里时,所有的疲惫与劳累都好象被潭水融解掉了。就连全身的疼痛也一下子减轻了许多。沐晚靠着大青石,澳门赌博网站:双眼微合,含糊不清的说道:“香香,过来给姐揉揉肩膀。”

  这些天,香香无师自通,练得了一手好按摩技能。

  “好的呀。”香香用一块金色的罗帕包着头发,身上围了一条浅绿色的束胸齐膝绣花襦裙,游到她身边,很熟练的给她推揉胳膊。她的一双小手跟包子似的,肉乎乎的,软绵绵,却又很有手劲。

  顿时,沐晚惬意的直哼哼:“啊,神仙才有的待遇啊。”

  香香手下不停,噘起小嘴,不满的说道:“姐姐,你能不能换句别的词。每次给你揉胳膊,都是这句话。香香都听腻了。还有,香香只会给姐姐揉胳膊。就算是神仙来了,香香也不会给他按摩的”

  “行。姐听香香的,换一句。”沐晚闭着眼睛,快活的叫唤道,“啊,神仙也没有的待遇啊。”

  香香“扑哧”一声,乐了,松开她的胳膊,发令:“姐姐,转过来,给你揉肩膀。”

  “好咧。”

  剑道峰五花岭。

  郝云天去清沅真人的洞府汇报沐晚今天的训练情况。这是他师尊清沅真人特意提出来的,每次训练完,要及时向她汇报情况。

  清沅真人听完,不满的轻哼:“这些丹修,除了嗑药,还会做什么”

  郝云天笑了笑,说道:“小师妹不错,把一千六百亩灵田打理得井井有条。等她正式拜入师门,师尊就再也不用因为岭上的庶务而烦心了。”

  清沅真人闻言,抚掌轻笑,一双眸子流光溢彩,比先前透亮了许多。

  而沐晚严格执行大师兄的命令,从此当真不再服用丹药,每天都进行魔鬼般的练习。不过,渐渐的,她习惯了不服用丹药恢复体力。并且,从第三天开始,她是一天比一天感觉到轻松。

  第五天的时候,她头次只用半天就完成了一天的训练量。刚好空白符纸与朱砂都用光了。她下午抽空去外门坊市买了二十刀空白符纸与两盒朱砂回来。

  到了第七天的时候。腿上又打通一条经脉足三阳经之一的足少阳胆经。至此,她的腿上共打通四条经脉。

  这是沐晚万万没有想到的。于是,某人兴头大起,索性自己给自己每天多加了五百级台阶和半个时辰蹲马步的任务。

  第十天。足阳明胃经打通沐晚感觉腿上力量起码比以前增强了一倍。

  第二天早晨,郝云天于辰初之时,准点儿飞临沐晚山。

  看了沐晚一眼,这回他没有再让沐晚跳台阶,蹲马步。而是伸出一只手指,隔空轻点沐晚的脚踝。

  那里戴着两只黑圆环。沐晚很自觉,一直严格遵守他的各项要求。他说戴上后,不能取。沐晚便真的没有取下来过。

  此刻,两个黑圆环被他一点,双双泛起一道金光。然后,沐晚就明显感觉到它们比先前起码重了两倍。

  她倒吸一口凉气,低头去看。两只黑圆环看上去还是先前那般粗细。

  郝云天说道:“还是一直戴着,不能取下来。”

  “是。”沐晚试着提了提脚,心中唉叹:呜呜。又一朝回到刚开始时了。

  郝云天见状,头次主动向她解释道:“这是测力环。经过这些天的练习,你的脚力共增加了一百斤。”

  居然还有这种计量工具沐晚不由抬起头,问道:“大师兄,我现在的脚力是多少斤?”

  “不到三百斤。”郝云天淡声说道,“要想进入前五十名,单脚的脚力要达到千斤以上。”

  一时间,沐晚只觉得头皮阵阵发麻。

  “怎么,你畏难了吗?”

  沐晚定心,挺起胸膛果断的摇头:“没有。”

  郝云天“嗯”了一声。说道:“每天三千六百级台阶,两个时辰的马步。你自行练习。从今天起,你另外还要加一项,穿针引线。”

  沐晚惊讶的瞪大眼睛:“这是第二场的比赛内容?”

  郝云天点头。指点道:“第一场考体力,第二场则考的是神识。”

  第二场的穿针引线,真的是要求参赛弟子用一根头发丝般的红丝线穿进针孔里。比赛时间是一柱香,以红丝线上串的针的多少定名次。红丝线上穿的针越多,名次越好。

  比赛时,三尺高的圆盘上会摆满各种型号的绣花针。参赛弟子每人发一根红丝线。齐齐站在圆盘五丈以外。待号令一下,他们便站在原地,开始将细线穿进绣花针。比赛规定,穿线过程中,以圆盘的边缘为界,绣花针至始至终都必须在界线以内。否则无效。所以,隔得这么远,他们只能用控物术隔空操作。

  第二场摆明了就是考验参赛弟子的神识。

  真会玩穿个线而已,也这么多花样。沐晚听完,满头黑线,心里却是不怕她的神识原本就强于常人。现在又非当初可同日而语。她的神识已经堪比筑基中期的修士。

  宣布完比赛规则后,郝云天拿出一把绣花针随手洒出去。

  阳光下,一阵寒光闪闪。这些绣花针纷纷落在五丈开外的草地上。

  “你把它们都捡起来。”他吩咐道。

  沐晚点头称是,用神识一根一根的捡起绣花针。这些绣花针有大有小。大的有一寸来长,很好捡起来;小的却细如牛毛,沾在草叶上,和着清晨的露水,真的很难捏起来。还有不少落在草叶之下,她得先用神识将草叶扒开,才能将针捡起来。

  总共有一百根绣花针。二十息不到,她便捡齐了,双手奉还给郝云天。

  郝云天颇感意外,接过绣花针,又是一把丢出去。

  这回,绣花针落在十丈开外。

  “再捡起来。”

  这一次,沐晚比前一次又长了一些经验,捡针的速度大大提高,只用了十来息的时间。

  沐晚再次绣花针双手奉还。

  不过,郝云天这回没有接过来,而是递给她一团红丝线,说道:“你的神识强过寻常练气期的弟子,以后只要隔着十丈,每天用这团线穿针一千次即可。记住,练习时,穿针速度要尽可能的快。五天以后,我再来检查你的练习成果。”

  “是。”沐晚恭送他离开。

  郝云天回到五花岭,简单的汇报完后,笑了笑:“恭喜师尊,小师妹确实是个好苗子。”

  清沅真人得意极了:“我的眼光向来不差。唔,云天,你去库房里将第一排剑架上的第二把剑带给小丫头。这把铁芒短剑是我当年初学剑时,师尊亲手为我削制的。你个头长得快,刚进门时,已经能用长剑。小丫头现在用,却刚刚好。”心里叹了一句:很讨人喜爱的一个好孩子呀

  其实,她一直想收一个女徒弟来着。只可惜,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找到合眼缘的,只好作罢。

  所以,当初秦师叔过来,把沐晚推荐给她。一听是个女娃娃,她就很感兴趣。再一听沐晚身世坎坷,与自己幼年的遭遇有些相似,她不由动了恻隐之心,很难开口拒绝。到了那天晚上,听说小丫头已经到了,被暂时安置在宗门外,她真的是迫不及待的想去瞧上一瞧。待看到真人,她一眼就看中了。小丫头除了是个五灵根,简直就是上天按照她心中所想,专门替她量身定做的徒弟。

  可惜呀,宗门之内,人多眼杂,为了耳根清静,也更是为小丫头的安全着想,她不能亲自跑去,只能听大徒弟回来汇报一二,过一过耳瘾。

  郝云天点头应下:“铁芒短剑,我先替小师妹收着。她的基本功还太差,我准备让她先补练两个月的基本功。”

  对此,清沅真人没有异议,道了声“也好”。她家大徒弟做事,向来靠谱,她放心得很。

  外门。

  沐晚按照郝云天说的,隔着十丈远,开始穿针引线。

  好吧,她认为这个名儿应该倒过来,叫做引线穿针才对。因为第一步就是用神识将红丝线送到十丈开外。

  然后才是将针串到红丝线上面去。

  郝云天只说了规则,并没有教她具体要如何去操作。所以,她试了很多方法,最后总结出一个最快的方法:串针时,神识一分为二,一边固定住红丝线,一边往线上串针。

  刚开始时,她是拿起一根针,串上后,再去拿下一根,再串上……以此反复。

  香香和往常一样,在一旁陪她练习。良久,她突然提议道:“姐姐,你为什么不一边捡针,一边串针呢?照香香的猜想,所有的针都是摆在赛台上,任人捡用。到时,大家肯定会抢夺捡绣花针。姐姐,你得提前做好抢夺的准备”

  沐晚一听,连声说“有道理”。于是,她将神识分成三份,专门分出一股来又负责抢……呃,是捡针。

  相比起牛毛小针,当然是寸长的大针更容易穿过去一些。所以,某人每次都是从最大号的开始捡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