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十二章 备战
  香香提到的这个“姓胡的”便是内门逍遥峰流云真人。她昨晚动用万木令,澳门赌博网站:查到前天上午,流云真人去剑道峰主殿拜访过剑道峰首座真人。

  流云真人进主殿不到一刻钟,清沅真人也匆匆走进主殿。

  没过多久,流云真人便怒容满面的冲出主殿。在离开之前,他还一掌击葬了他自己的婢女。

  随后,清沅真人也神色淡淡的离开了。

  只可惜,主殿周围不知道用了什么神通隔离,香香怎么也联系不到殿内的植物。所以,当时主殿内发生了什么,她无法探知。

  但是,流云真人来得时候还是面色温润如玉,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样儿,离开之时,却被气成那副德性。香香推断道:“在主殿内,流云老头儿肯定被清沅真人气得不轻”顿了顿,她握着一双拳头,气呼呼的骂道,“姐姐,这老头儿好没道理他明明从清沅真人那儿受了气,却转过头来,把气撒在你身上。死老头该不是炼功炼疯魔了吧”

  沐晚听了,叹了一口气:“他自有他的道理。”

  “什么?”香香愣住了。

  “如果我没猜错,流云真人应该是得到信儿,听说清沅真人要收徒,兴冲冲的去推荐胡家后辈。结果,他碰了一鼻子的灰。你说,他不迁怒于我,还能迁怒谁?”

  从已经探知的情况来看,她今天在人务处的第一反应是正确的她沐晚确实是碍着了胡家的后辈。

  香香听了,更来气:“宗门又不是他们海阳胡家开的。清沅真人不收他的后辈为徒,他凭什么迁怒”

  前世,这样的人。沐晚看得太多了。他们蝇营狗苟,私利至上。只是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的人竟然也能爬到逍遥峰次座真人的高位之上。这说明,宗门也非静土。怪不得张师叔耳提面令,再三强调要她继续保持警觉之心。

  香香气过之后,问道:“姐姐,要不要将胡老头的卑鄙行径告诉清沅真人?”对头实力太强横。她真的压力山大。

  沐晚摇头:“真人已经顶住压力。给了我进入内门的机会。我不能再给真人添麻烦。”如果事事都要依赖别人,指望强者撑腰,那么。这一世的她与前一世又有什么区别?这道,不修也罢

  香香想了想,挥着拳头,气势十足的说道:“对话本上也说过。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只有我们自己才最可靠”

  沐晚笑道:“这么说来,话本也是有些效用的。”这么浅显易懂的话,可惜,她前世却一直没有读懂。死到临头才领悟过来。万幸的是。父神的轮回诅咒给了她改正的机会。

  想到这里,她突然紧张的看着香香,问道:“灵种呢?井台下的灵种呢?”

  香香立刻石化掉。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结结巴巴的应道:“不知,道。没注意。”

  “你当时收在哪里?”

  “香香全部重新放回原地了呀。”

  “快去找找看。”

  两人一齐钻进了空间里。

  然而,空间里变得面目全非,井台也连影儿都没了,被迷雾笼罩的地方又根本就进不去。叫人怎么找哇

  两人面面相觑,一时无语。

  最后,还是香香说道:“姐姐,我们又没动用灵种,自然就不会触**回诅咒。所以,不会有事的啦。”

  “也只能这样去想了。”沐晚抚额。重生这种事,经历一次就足够了。姐此生尚且无憾,即使有憾也不想再重来一次。

  三天之后,马家的农工们按约如期完工。

  对于他们的工作,香香的点评是:还行,算精细。

  于是,沐晚爽快的付了十块灵石给马小丫。

  马小丫双手接过去,高兴得满脸通红,连连道谢,声称,到了收割季节,如果沐晚还要用短工,只管来坊市里找她。

  待马小丫带着马家人离开后,沐晚取出雨符给灵田浇水。雨符是下品灵符,效力有限。一张雨符最多可以浇二十亩地,并且还只能用一次她有一千六百亩地,浇一次地就要用掉八十张雨符二十块灵石就没了不说,还把她累得够呛她忙活到后半夜,中间灵力和神识耗尽,不得不服用了上品养灵丹和上品回神丹各一粒。

  照这样的花费,她宁可雇人来浇地。后者顶了天去,花费两块灵石,并且她本人连手指头都不用动一下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收益。首先,当然是她浇完了所有的灵田;其次,一气用了八十张灵符,她发现自己控符的能力大幅度提高。到了后来,她将落英飞剑的招术与控符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一次可以打出十张雨符,并且将每一张雨符都送到不同的灵田之上。

  这要是扔的爆破符等攻击类型的符……画面好美的说。

  所以,以后还是继续用雨符吧。反正姐有雨符的画制方法,等学会了之后,一块灵石一刀符纸,每刀符纸有五百张……雨符比纸钱还要便宜,姐完全可以用一张,再扔一张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五天过去,到了与大师兄郝云天约好的日子。

  早上走完一个大周天,沐晚便泡上茶,恭候大师兄的大驾。

  辰初,郝云天脚踏玉萧飘然而至。因为护山阵法的存在,他不能贸然进来,只能停在半空中。

  沐晚连忙打开阵法,将人请进来。

  目光扫过收拾得齐齐整整的灵田,郝云天问道:“这些都是你自己种的?”

  沐晚摇头,如实以对:“小晚雇的农工。”

  郝云天微微点头,居然赞道:“难得你小小年纪,这般能干。”

  沐晚嘿嘿一笑,心中不以为然:这算什么能干?前世。姐管家那会儿,打理沐府公中的十几个农庄,数千亩良田。那些庄子都不在一处,从京城,到老家,到江南,分布在六个地方。姐足不出户。都打理得井井有条。不曾出个半点乱子。那才叫能干呢。

  如此闲聊了两句,郝云天便指着峡谷里的那块平地说:“内门大比总共分为三场,第一场就是比步法。听张逸尘说。你步法了得。你现在用步法,尽全力跑到那边空地上去。我先看看你的步法。”

  大师兄果然是来助我备战内门大比的。沐晚点头称是,敛神静心,提气催动“逍遥八步”。

  她对自己的步法还是有些信心的。因为她的“逍遥八步”已经突破第十层。按照秘籍上的说法。这是“步法大成”。现在,她在一息之内能踏出八八六十四步。且能确保每一步都能飞出十余丈。

  拉出一连串的残影,不到两息,她便从山脚跑到了峡谷中的空地之上。

  结果,她刚刚立住身形。赫然发现,大师兄早就负手站在空地上,气定神闲。好象他至始至终就是站在那里似的。

  明明姐踏出十步的时候。大师兄还背着双手,站在山脚那儿。不曾挪动

  哗啦,那是某人的信心碎了一地。

  郝云天淡声点评道:“你现在的步法可勉强进入内门炼气期弟子的前五十名。”

  沐晚总算又找回了一点点信心这是不是意味着,姐的步法过关了?

  结果,郝云天又一句话将那一点点刚刚恢复的信心打得支离破碎:“离过关还差得远。”

  “因为第一场的步法是所有内门炼气期弟子一齐攀爬有内门第一高峰之称的万仞山。你只有一个人,而别人却有师兄弟,师姐妹。所以,你如果在步法上没有绝对的优势,很难安全的走到山顶。”

  “而如果不能走到山顶,便会被淘汰,没有资格进入第二轮的比拼。”

  沐晚听了,冷汗涔涔照这样的话,流云真人完全可以在第一轮就把姐淘汰掉。

  郝云天见状,挑眉问道:“你怕了吗?”

  沐晚立马摇头,腰背挺得笔直,坚定的大声回答道:“不怕”

  郝云天很满意她的回应,这才开始点拨她。

  在他看来,沐晚的步法本身还不错,看似简单,却应合八卦,富含变化。但是,由于沐晚腿上的基本功太差,下盘不稳,是以,步法不能充分发挥,大打折扣。

  找到症结了,便是对症下药。他给的药方是:每天蹲马步两个时辰,负重跳跃三千级台阶。

  “先练一个月再说。”

  然后,他拿出两只黑色的圆环,令沐晚一只脚戴上一只:“时时戴着,就是睡觉也不要取下。”

  “是。”沐晚双手接过来,感觉一只圆环大约有二十余斤的样子。她依言将圆环套在脚踝上,原地蹦了蹦感觉还好,貌似并不重。

  这时,郝云天已经挥动剑气,在峡谷的一块巨石上现劈出三级石阶。每一级台阶高三尺,宽一尺半。

  “先每次跳一级。跳的时候,不要动用灵力,双手抱在脑后,两脚并拢,三次连跳,一气呵成,中间不能停。”

  沐晚走过去,撩起前袍,别在腰带上,双手抱头,开始跳台阶。

  她一连跳了十次,轻松跳完了三十级台阶。

  郝云天喊停:“以后都要这样练习。下面教你蹲马步。”说着,他一甩前袍,将之别在腰带上,一边说动作要领,一边示范。

  蹲马步,其动作形状很象是在骑马。首先要两脚分开,两个脚尖平行,脚尖正对前方。两脚间相隔三个脚掌的宽度;然后,身体下蹲,两个膝盖向外撑,但是以两个脚尖为限,不能超过脚尖,蹲至大腿与地面平行的位置,才算到位;蹲马步之时,跨部向前内收,含胸拔背,双手虚握成拳,平举于胸前。

  待他讲完,沐晚在一旁已经蹲好马步。

  郝云天点头:“嗯,不要动,保持两个时辰。”

  一刻钟后,见沐晚始终扎在那儿,一动也不曾动过,他才祭起玉萧,跳上去:“小师妹,你自己练习。五天后,我再来。”

  沐晚正蹲着马步呢,无法行礼,只好嘴上说着“大师兄,慢走”,目送他离开。

  待人走得没影了,香香才在空间里闪身出来,伸手搭在额前,看着郝云天离开的方向,八卦道:“姐姐,大师兄怎么跟冰坨子似的,全身都冒冷气儿?”

  “唔,大师兄确实性子有些清冷。”此刻的沐晚已经后背上开始冒汗,渐渐感觉到吃力。

  香香回过身来,看了她一眼,立即叫道:“姐姐,你蹲得太低动作变形了”

  沐晚赶紧轻抿嘴巴,往上提了提。

  又过了一刻钟,一滴硕大的汗珠从她的一边鬓角淌出来,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叭嗒”掉进脚下的草丛之中,不见了。

  紧接着,第二滴滑落,第三滴……很快,她便汗如雨下。

  香香盘腿坐在草丛里,用黄艳艳的雏菊编了一个花环,一边往头上戴去,一边说道:“姐姐坚持住哦,才过了一个时辰”

  沐晚咬牙问道:“你不来一起练吗?”死丫头,看到你那悠闲自得的小样儿,姐牙根痒痒哈

  香香站起来,不以为然的说道:“香香是树灵呢,天生下盘稳实,哪里还用蹲马步”

  也是哦。树要是扎根不稳的话,早就倒了。沐晚冲她翻了个白眼:又忘了这丫头是棵树。

  不过,有香香在一旁监督,也挺好的。一来她的动作更规范,二来有她相陪,没那么无聊。

  待两个时辰结束,沐晚一屁股跌坐在草地上,摊开手脚,感叹道:“真想就这么躺着,不要爬起来”

  当然,这是不现实的。因为还有二千九百七十级台阶没跳呢

  休息了两刻钟后,沐晚揉了揉发酸的大腿后,又开始跳台阶。

  这回远没有之前的轻松。脚上的黑圆环好象重了一倍。才跳完两百级,她便累得气喘吁吁,站在台阶前,两条腿儿直打颤。

  照以前的经验,她服下一粒上品养灵丹。待丹药化开,她感觉腿上的力量又回来了,一气跳完余下的台阶。

  如此练习了五天,沐晚感觉到两条腿比以前更加有力。

  大师兄的方法果然好使。

  第五天的辰初,郝云天如期而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