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十一章 东边不亮西边亮
  香香点头,澳门赌博网站:应道:“姐姐,他们都在内门,一时半会的查不到。”

  沐晚问道:“那要多久?”

  “如果是详查的话,恐怕也要个把月。”眉尖微皱,香香抓头,“金丹真人都活得太久了……”信息过散,真的需要时间去汇总。

  沐晚满头黑线:“不需要知道的那么详细啦。我只要知道他们俩个之间有没有什么过节。”清沅真人很有可能将来是她的师尊,身为弟子,她暗地里去调查师尊的老底,这可不是弟子该有的行径。

  香香顿时满脸轻松:“晚上我去查一查,明早应该就能有结果。”

  沐晚咋舌这是什么速度……在大周,最厉害的探子当数皇宫内探。可是,香香一个人就能狂甩整个内探团无数条街汗

  接下来,沐晚祭起飞剑,直奔外门坊市。

  赶到坊市时,还不到正午。所以,这一回,她和香香可以逛个尽兴。

  首先,当然是去买灵谷种。

  前世,沐晚在空间里也种过多年的灵米,在种植灵米方面颇有心得,并不是两眼一抹黑的新手。同时,也是担心背后之人又会作崇,是以,她没有去那些售买灵种的商铺里,而是兴致勃勃的逛起坊市地摊来。

  太一宗的外门坊市是她目前为止见过的最大坊市。光地摊就足足摆了整整四条街。不过,地摊没有按丹符器等分门别类,而是全部混杂在一起。主要是因为地摊区是宗门给自己家弟子的一项福利在宗门坊市里设有专门的地摊区。凡太一宗弟子,可以在地摊区自由摆摊,不要交纳任何费用。

  这会儿正是第三季开播的时候,肯定有人出售灵谷种。

  果不其然。她站在第一地摊街的街口,放眼看去。这条街上出售灵谷种的摊位不下二十个。

  背后之人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手笔吧?更何况,她现在才是一个新入门的外门弟子。对于她这样弱小的存在,而后之人肯定也不屑于专门对付她。

  沐晚一连逛了四五家之后,在第六个售卖灵谷种的摊位前停了下来。具体来说,这个摊位主要是出售下等灵米。搭售灵谷种。

  摊主是个没有修为的凡女。大约十三四岁,下巴尖尖的,脸色苍白。木钗布荆,穿着甚是简朴。见沐晚停下脚步,她连忙站起来,恭敬的招呼道:“小仙长。请问想买点什么?”

  地摊区怎么会有凡人的?一路走来,这已经是沐晚看到的第二个凡人摊主。

  见沐晚并不搭腔。摊主连忙解释道:“小仙长,这个摊位是小女兄长的。小女的兄长也是太一宗的外门弟子。今天,兄长的灵田开耕,分身无术。家里的男丁都下田了。只有小女体弱,下不了田,就来帮兄长守摊。”

  沐晚点头。蹲下身子,从地摊上的米堆里捻起几粒下等灵米。放在手心,轻轻扒散开来查看,随口问道:“这个怎么卖?”这里的下等灵米比她之前经过的那几家都要好一些。所以,她才停下来看看。

  摊主也蹲下来,答道:“每担两块灵石。一次买十担以上的,每十担米,附送一两灵谷种。”

  沐晚指着旁边的那一小堆谷种,问道:“都是送这种品质的吗?”这些灵谷种颗粒饱满,色泽金黄,都是上好的种子。

  摊主点头:“都是这样的呢。小仙长,您放心好了,我们家天天都在这个地方摆摊,已经摆了十多年了,在这条街上,极有口碑。”

  “你们家?”沐晚抬起眼皮看着她,“你们一大家子都在外门?”

  摊主摇头,苦笑道:“一大家子都在外门,小女家里哪会有这等好命哦。”

  此时正值第三季灵谷播种的第一天,大家都忙着开耕,逛坊市的人比平时少了一半多。是以,眼见着就要到正午了,摊主今天却还没有开摊。反正也没有什么生意,她索性蹲在地上,与沐晚闲聊起来。

  据她所说,她姓马,本地人。不过,她的太祖因为是个没有灵根的凡人,所以成年之后,就被族里迁到凡人村去了。后来,她最小的叔叔被查出来是双灵根,族里便把太祖这一支都迁了回来。

  回来之后,一大家子全窝在族里分派的那一个院子里,全靠族里发放的米粮为生,日子过得甚是清苦。

  他们马家是太一宗的契约家族,太一宗每年都会来族里挑选弟子。她的小叔叔资质出众,幸运的进入了内门。从此,他们家以小叔叔的名义在这条街上开一个地摊,由各房轮流摆摊。有了进项之后,他们的日子略微好转。

  后来,她的兄长也被查出有灵根,并且,次年当上了太一宗的外门弟子。按照族规,他们这一房是能单**户的。于是,她的爷爷做主,将他们一房分了出去。自此以后,他们家就以兄长的名义,在这里摆摊。

  “小女兄长的宝山每年都要出产两千多担下等灵米,除去谷利,还能余下不少。我们家天天都在这里售卖,价钱公道,不诓人的。”

  还事这等事。这是张师叔不曾说过的。沐晚听了,觉得新奇得很,忍不住又问道:“你们不是宗门弟子,也能自由进入外门?”

  摊主一听,便笑道:“小仙长是刚进宗门吧?”

  沐晚点头。

  摊主从袖袋里拿出一块竹牌,说道:“我们举族聚居在外门的马家山。无论男女老少,都生是宗门的人,死是宗门的鬼。有灵根的,进入宗门,当弟子。没有灵根的凡人,宗门也会发放这样一块身份竹牌。自十岁起,我们每年要进宗门服三个月的徭役。这块竹牌,就是我们在外门行走的凭证。”

  沐晚看了一眼竹牌。它和人务处里挂着那些竹牌,一模一样。正面写着“马小丫”三个黑字。

  心中立时明了,问道:“你们服徭役的时候。是不是要将身份竹牌送到人务处?”

  “正是。”

  心中一动,沐晚又问道:“那么,没有徭役任务的时候呢?”

  马小丫答道:“平常,只要不离开宗门,宗门是不管的。象小女一般都是在家里做些绣活。碰到有人请帮佣,小女也会去帮几天工,贴补些家用。”

  果然如此。沐晚放下手里的灵米。问道:“我这里有单活。你想不想做?”此女虽然只是个不能修行的凡女,但在她这个修士面前,不卑不亢。且口齿伶俐,一看就知道是个行事有章法的。所以,她突然萌生了一个主意。

  “什么活?”马小丫立刻来了精神。

  “我的宝山还没开耕,你能不能在今明两天内。帮我招一批壮年农工?”沐晚不紧不慢的说道。

  马小丫微怔,旋即。一双眸子明显比先前变亮了许多,问道:“敢问小仙长,您是准备包工呢,还是按天计工?”

  沐晚笑道:“有什么不同吗?”

  “有的。”马小丫认真的答道。“小女的父兄也经常出去做活。如果是包工的话,自带农具,无论灵田等级。二百亩灵田,包翻地播种。保证不误农时,并且保证有九成以上的发芽率,总共收一块灵石。如果是按天计工的话,十个壮年农工,两天要三块灵石。”

  沐晚又问道:“十个壮年农工,一天可以翻地多少亩?”

  “如果是下等灵田,可以翻地五百亩。中等灵田的话,一天只能翻地三百亩。上等灵田,是一百亩。计天工,当天收工交割灵石,只保数量,不保发芽率。”马小丫想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外门的人务处是十人一天一块灵石。不分男女老幼,听凭人务处调配。如果全都要选壮年男丁的话,每次起码要送两块灵石给管事。”

  送灵石的事,沐晚已经亲眼见过了。这种事,在凡人界,她前世见得太多,没什么稀奇的。令她咋舌的是:同样是凡人,修真界里的凡人效率却是凡人界里的十倍还不止。

  香香最烦算术,在空间里听了,大叫头疼,用神识提议道:姐姐,包工吧。还省了农具呢。

  沐晚也是这么想的。再加上,如果她明年能顺利进入内门,就无需再耕种灵田。所以,她最多是种四季灵谷,真的没必要专门购置农具。

  “我选包工。”

  马小丫问道:“敢问小仙长,您的宝山里有多少灵田?”

  沐晚据实以报。

  马小丫低头,笨拙的用十个手指比划起来。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抬起头,说道:“最少要八块灵石,保证在三天内全部完工,出芽率起码九成。”

  沐晚笑道:“行,马姑娘,事成之后,我会另外再给你两块灵石。你什么时候可以把人召集起来?”

  马小丫一听,苍白的脸上激动得泛起两团红晕,问道:“敢问小仙长名号?”

  “沐晚。”

  马小丫立马答道:“小仙长只管安坐宝山,明天卯时初,小女定会带人赶到您的宝山下。”

  没想到事情竟是如此简单。沐晚看向那小堆种子,问道:“灵谷种不分等级的吗?”

  马小丫明显比先前更热忱,如数家珍的答道:“灵谷种都是正种,没有等级之分。有等级之分的叫做谎种。谎种不能出芽的,脱掉谷壳之后,就成了灵米。”

  这个真的是头次听说。沐晚随手抓了一把灵谷种,放在手心里,细细的查看。

  马小丫接着说道:“我家的灵谷种都是一粒一粒精选出来的,保证有九成以上的发芽率。小仙长要是买我家的灵谷种的话,今晚,小女就帮小仙长浸好谷种。明早再带去,小仙长一眼就能分出好歹来。”

  “也好。”沐晚把灵种扔回去,拍拍手,吩咐道,“你算一下,看要多少谷种,一共要多少灵石。”

  “哦,好的。”马小丫又低下头,开始数手指头。

  香香看到她那笨拙的样子,五十步笑一百步,“扑哧”乐了,旋即报出一个数:二十斤。

  沐晚惊讶的用神识回了一句:香香,你怎么算得这么快?

  香香笑得好不得意:我昨晚就算过了

  草木灵族夜晚吐纳灵气是种本能,费不了多少神。所以,没有新话本看的漫漫长夜,真的好无聊。以至于,她都自觉的做起算术题来。

  不过,今晚总算有事做,不会再无聊空间里,香香的一双绿眸子熠熠生辉。

  外边,马小丫掰了半天的手指头,终于报出了一个和香香一样的数字。

  “一块灵石两斤灵谷种,总共要十块灵石。因为小仙长已经包了工,所以,小女会今晚浸种,不再收取灵石。”

  哈哈,这叫东边不亮西边亮。宗门这么大,谁也难做到只手遮天轻轻松松的搞定了灵田的事,沐晚心情大好,按原计划去商铺里淘坐垫。

  期间,她碰到有人背着一个黑布褡裢叫卖雨符,便停下来问了一句:“雨符怎么卖?”

  那人是个四五十岁的男修,炼气三层,也身着外门弟子青袍。飞快的上下打量了沐晚一眼,他笑嘻嘻的问道:“这位师兄,您想买雨符?”

  沐晚点头。她不会凝水术。一千多亩灵田的灌溉便成了大问题。昨天见过张师叔使用雨符之后,她便寻思着也买些回去,好浇灵田。

  “便宜得很。一块灵石四张。”男修顿了顿,又说道,“如果师兄想自己画着玩的话,我这里还有画制雨符的具体方法。只要买一百张雨符,就免费奉送画制方法。”

  这个可以有符笔和符纸都是现成的。而且,那么多的灵田,一百张雨符不算多。沐晚的眼睛亮了,当即拿出二十五块灵石给他。

  男修先当面数了一百张雨符给她,然后又从搭裢里掏出一本发黄的书,飞快的翻到中间一页,扯了下来,一把塞给她:“货银两讫。我一直都在这条街上售符。下次师兄要是还想买雨符,尽管来找我,买百送四。”

  接下来,沐晚又花了一块灵石在一家布料铺里买了二十个做工考究的厚实绸布坐垫,以及一床青纱帷帐,心里再次感叹在修真界,凡俗之物真的忒不值钱。

  第二天卯时初,马小丫带着三十个壮年男丁如期而至。

  不等沐晚发问,马小丫主动道出了这些人的身份。他们都是她的同族,是族里有名的庄稼把式。

  沐晚见他们身强体壮,且劳作熟练,便不再多言。

  马小丫又给她看了昨晚泡好的灵谷种。每一粒都胀鼓鼓的,尖的那一端谷壳裂了道小口,露出一点生绿的新芽。

  香香在空间里用神识说道:种子没问题。姐姐,灵田这一块,有香香看着,就算是姓胡的亲自来,也休想蒙混过关。

  分界线

  家中出了事,亲们的打赏和月票,某峰过几天再道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