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十章 算计与反算计
  心思一转,沐晚依言走到东墙之下,仰头查看甲级任务。

  甲级任务不多,只有十来个,都贴在最上面那一排。任务内容五花八门,比如,收集二十块三阶妖晶,去后山清风坡采集十朵星星草的花朵,炼制十颗中品养灵丹或回神丹,提炼半斤精铁……,但是,贡献值却一样多,每一个任务都是二十点贡献值。

  看过之后,沐晚心里乐开了花:所谓的甲级任务也不过如此如果姐乐意,现在就立马就可以得到四十点贡献值。

  她身上有三十多枚三阶妖晶,以及数以百计的上品养灵丹和回神丹

  不过,她却故意装出一副苦大愁深的样子显然背后之人摆明了就是想为难她,令她不得安生。并且,那人的实力和背景肯定是在外门可以横着走的存在。如果她轻易就破解了背后之人的招,只怕那人一计不成,又会生出第二计第三计……铁定会一计毒过一计。所以,她才不要见招拆招,去跟背后之人硬碰硬呢。

  姐是来太一宗修行的,没必要为了一些不相干的人浪费精力与时间

  这是她前世最常使的招你自兴风作浪去,而我只管过我的。待来日,姐的实力变强了,再来告诉你花儿为什么这般红

  香香在空间里也将十个甲级任务认真的看了一遍,用神识说道:姐姐别怕,这里头除了炼丹提炼刻阵画符之类的,其余的,香香都可以做到。姐姐只管去接任务就是。

  沐晚用神识回复道:莫急,我又不急需贡献值。以后再说。

  香香点头:是哦,我们先要种灵谷

  沐晚故意长叹一声,神情沮丧的向门外走去。

  管事师叔已经忙完手里的活,见状,走过来,问道:“沐师侄,有看中什么任务没有?”

  沐晚在心里冷笑:果然。又是一个“奉命行事”的

  面上不显。她愁苦的摇头:“弟子修为太低了,一个甲级任务也完成不了。还是过些天再来找找看吧。”

  管事师叔问道:“炼丹刻录阵盘画符……这些你都不会吗?”

  沐晚摇头,弱弱的说道:“这些弟子都没学过。弟子只会舞刀弄剑。”

  管事师叔很是热忱。继续关切的问道:“采集星星草的花朵呢?仅需十朵,这个也做不到吗?”

  沐晚心中警铃大作与人务处的陈师兄不同,眼前这位太过殷勤。

  老话说得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她故意略作迟疑,然后才仰起头来。难为情的问道:“师叔,星星草长什么样啊?弟子没见过。”

  她其实是在试探。

  事实上,张师叔曾跟她详细的介绍过。星星草的花朵是炼制解毒丹和清神丸的药引,性喜阴。味苦。每年**月的子夜开花,花色明亮,宛若夜星。是而得名。

  星星草,以及它的花朵都很寻常。没什么问题。最大的问题在于,金蟾最喜欢吞食它的花朵。因此,但凡有星星草的地方,必定是金蟾成群结队出没之地。而金蟾却是出了名的毒物。它喷出来的毒汁,具有很强的腐蚀性,可以轻松融掉上品法器

  所以,采集十朵星星草的花,并非件轻松的事。

  管事师叔闻言,说道:“唔,这个没关系。你可以先把任务接下来,然后再去功法处那边查阅相关资料。星星草是很常见的一种灵草,后山的清风坡上到处都有。”

  这人果然不安好心。沐晚依旧是愁眉紧皱,低头不语。

  管事师叔的耐心也已经用得差不多了,哼道:“又怎么了?”

  沐晚小声说道:“弟子刚进宗门,完全没有贡献值……去功法堂翻查资料,听说是要贡献值的。”

  管事师叔再也忍不住,喝斥道:“你怎么这么笨呢?没有贡献值,可以慢慢攒呀。我可跟你说啊,任务你要是不先揭下来,等别人先得了去,那真是过了这村,就没店了。你什么都不会。我们任务处向来很少会发布这种采集的简单任务,贡献值还又这么高。你看,这个任务本来有一千份,才发布了不到十天,就只剩下区区百来份。你再犹豫的话,过一两天,这一百份也没了。”

  这回连香香都感觉到不对劲了。她用神识发问:姐姐,这人没事瞎激动什么呀

  沐晚冷笑:因为我一直不肯咬钩哼,就这点耐心,也来钓鱼

  钓鱼?香香瞪大眼睛,猛然“哦”了一声,说道:姐姐,这人好坏看香香怎么收拾他

  沐晚连忙叫停:一个小喽啰而已,先别他,免得打草惊蛇。

  香香哼了一声,跳到一只大红箱子上,气鼓鼓的抱着膀子坐着。

  外面,管事师叔见沐晚仍然油盐不进,眼底飞快的闪过一道寒光,正欲变脸。

  沐晚却挠头问道:“师叔,怎么接任务呀?”宗门最讲究上尊下卑,弟子顶撞师长,也是要重罚的。所以,她才不会给这家伙发作的机会

  管事师叔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暗道:算你小子识相

  他伸出一只手,说道:“拿来?”

  “什么?”沐晚一头雾水,用一双充满疑惑的大眼睛瞅着他。

  到底是谁淘来了这么个不通人气的宝管事师叔没好气的答道:“灵石你身为弟子,怎么好意思看到长辈白为你忙活?是不是也得孝敬孝敬我呀?”

  居然有这么无耻的修士难道世上还有无耻道吗?沐晚被他气得小脸通红,却故作为难道:“师叔,弟子,弟子的灵石,昨天给报到处的袁师兄了。”

  她进宗门不到两天,知道她姓名的人就那么几个。但是。现在她敢肯定外门十大处的管事们都知道了她沐晚的尊姓大名。到底是谁将她的姓名透露了出去?数来数去,只有这位袁师兄的嫌疑最大

  想到这一层,沐晚不禁在心里哼哼:姐从来就是个睚眦必报的小心眼儿

  “没灵石,你也敢到任务处来”管事师叔心里跑过成千上万只草泥马。深吸一口气,他怒极而笑,连声说道,“罢了罢了。师叔我不跟你一个新入门的小弟子一般见识。谁叫我是师叔呢?今儿就为你破例一回。灵石。师叔不要了。任务,你领去吧”

  沐晚立时喜笑颜开,抱拳连连道谢:“谢谢师叔。谢谢师叔。”象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她不好意思的问道,“师叔帮了弟子的大忙,弟子愚笨。还没请教师叔高姓呢。”

  管事师叔却摆手说道:“我等身为宗门师长,提携宗门弟子。乃份内之事。你把身份玉牌拿来,我这就给你发任务。”

  不料,沐晚竟然惊呼:“啊,还要身份玉牌”

  管事师叔暗叫“倒霉”。翻了个白眼:“你该不是想说,你没带身份玉牌吧?”

  沐晚摇头:“弟子的身份玉牌在师叔祖那里。”

  “师叔祖?”管事师叔惊得两个眼皮直跳。

  “是啊。师叔祖拿去了,说是过两天再给弟子。”沐晚哭丧着脸问道。“师叔,弟子过两天再来。任务还有没有啊?”

  管事师叔无心再与她说下去,敷衍道:“有的。过两天,你再领就是。”

  沐晚仍然不放心,再次问道:“师叔,您刚刚不是说只剩百来份,过一两天就没有了吗?”

  管事师叔此刻心乱如麻,闻言,急得一挥袖子,斥道:“我说有就有。不领任务,你莫在这里逗留,速速离去”

  “是。”沐晚这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走到门口,她又猛的回过头来,跟管事师叔说道,“师叔,您等着我,弟子这就去师叔祖那里讨回身份玉牌。弟子很快就回来领任务”

  管事师叔闻言,整个人都不好了,后背上直冒冷汗。

  待走出任务处的院门,沐晚立刻祭起飞剑,急匆匆的离去。

  正厅里,那管事师叔面色惨白,搓着手在几案前飞快的走来走去,嘴里一个劲的碎碎念:“怎么办?怎么办……”

  没想到,那新弟子身份不一般,背后竟有金丹长辈撑腰早知道,那百来块灵石,打死他也不会接呀。

  金丹长老的怒火可不是儿戏。这灵石,我也不要了你们有什么仇,有什么怨,都自个儿锣对锣,鼓对鼓的清算去,莫拿我等无辜之人扯进去

  想到这里,他停下来,跺脚,自言自语道:“对,我现在就去退灵石”再磨蹭,就真的来不及了

  不再犹豫,管事师叔飞也似的冲出正厅,祭起飞剑,冲上蓝天。

  这时,沐晚从一棵大树后面走了出来。看着半空中的那道人影,她的眼里迸出两道寒芒:“香香,给我盯死她”哼哼,小样儿,就这点道行也敢来算计姐

  “嗯”香香盘脚端坐在树杈上,使劲的点头。

  说完,她两只手分别捏了一个法诀,当空画了一个绿色的灵气大光圈。接着,她的双手捏着法诀在胸前挽了个花,叠在一起,澳门赌博网站:将这个大光圈用力推出去,大喝:“万木令万木听吾号令,千里追踪”

  大光圈一经推出,急速扩大,转眼就消失于无形。

  然而,沐晚有注意到,此令一经发出,树林里便“沙沙”作响,飞快的刮起了一道清风。风向正是管事师叔离开的方向。

  原来,沐晚并没有真正离开。飞出十来里后,她往身上贴了一张敛息符,又折了回来,躲在任务处旁的树林里。有香香在,她可以无声无息的藏在树林里。

  刚刚她故意扔出一个“师叔祖”,为的就是敲山震虎,让任务处的这个管事动一动。这样,她才好找出那背后之人。

  果不其然,那厮扛不住压力,跑去找同伙了

  而香香发出千里追踪令后,两只手仍然各自捏着法诀,轻轻放在两个膝盖上,双目微合,盘腿坐在那儿,有如老僧入定。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香香突然开始说话。

  “胡师妹,这灵石,我不要了”

  “李师兄,这是为何?”

  “那小子背后有金丹长老撑腰,这灵石不是我一个筑基小修士能拿得起的胡师妹,你是大家出身,不会知道我们这些小门小户里出来的人有多苦。还有,我突然有所领悟,回去就要闭关了。胡师妹,后会有期”

  “哎,李师兄……”

  沐晚听出来了香香是在学对方的话。

  “放掉那个姓李的”心思一转,她立马问道,“能查到那胡师妹是何方神圣吗?”

  香香说道:“可以,稍等一下。”

  只见她仍然闭着双眼,嘴里念念有词。过了一会儿,她终于睁开眼睛,吐出一口浊气,说道:“姐姐,我查到那姓胡的了。”

  沐晚由衷的赞道:“香香,你好生厉害。”相比于上次在巨阵里,很明显,这一次香香的万木令才叫名符其实。

  香香从树杈上跳下来,居然破天荒的说了一句:“这算什么小把戏而已。”

  沐晚挑眉:“香香,你也知道谦虚了”

  “本来就是小把戏呀。姐姐,这一次升级,香香的血脉也有所提纯。”香香环指周边的树木,“所以,它们都以我为尊,不敢不听我的号令。万木令自然也就更有威力了。”

  原来如此。沐晚恍然大悟,同时也将话题重新拐了回去,问道:“香香,那姓胡的到底有什么来头?”听两人的对话,那管事嘴里的“胡师妹”应该出身修真世家。堂堂世家子弟,居然也会连内门都进不了?这人只怕也是个资质不好的。

  香香真的好厉害,短短的一会儿,竟然将那人的老底都查了个精光:胡师妹,姓胡名珊珊,是海阳胡家的旁系子弟,三灵根,炼气七层的修为,今年二十七岁。此人八岁进入太一宗外门,走的是符修之道。武器,一对判官笔。

  除了这个胡珊珊,海阳胡家有近百名子弟分布在太一宗的内外门。其中,地位最高的数逍遥峰的次座长老,流云真人。

  逍遥峰,太一宗内门第六峰,传承符修之道。

  沐晚听完,拧眉说道:“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个胡珊珊而且,和海阳胡家也并无瓜葛。”所以,问题肯定是出在流云真人身上

  “香香,查流云真人与清沅真人是否有往来,他们两人关系如何。”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六翼天使007的月票,谢谢

  另,某峰自个儿也觉得更新少了点……因为下个月要出长差,所以,某峰拼死存稿ing。在没有存足稿之前,本坑只能隔天双更,敬请亲们谅解。从今天开始。

  今天下午六点,还有一更。未完待续

  ps:香香:“大大,今天真的要加更吗?”

  某峰:“当然。书上说,说话不算数,是会长赘肉滴。”

  香香瞪大眼睛,问道:“真的吗?大大又胡乱杜撰了吧?”

  某峰翻了个白眼:“死妖精,你知道《左传》成书于多少年以前吗?某峰看上去有那么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