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十九章 为难
  和香香商量了一下明天的日程,沐晚便拿起潭边的衣服,笑道:“走,香香,看我们的新房子去”

  香香欢呼:“好的呀”说着,她跳到大青石上,用一根手指往自个儿身上划了一圈。

  立时,“叮”的一声,一道绿色的灵光圈从她的头顶落到脚跟。眨眼的工夫,她便穿好了衣服。

  这回,她换了一个新款式,穿的是一条窄袖绿纱长裙。齐肩长的头发就这么披着,只将两鬓的碎发捻成两小股,扎到脑后。头的两侧各戴着一朵婴儿拳头大的金色牡丹绢花,绢花上垂下两条尺长的同色轻纱飘带,金光闪闪,甚是华丽。

  “好看吗?”香香打扮好后,很臭美的在大青石,提着纱裙,转了个圈儿。

  沐晚也穿好了衣服,一边收拾阵盘,一边笑道:“好看。”只不过是泡了个把时辰,阵眼里的灵石没有消耗殆尽,只是裂开了一道细缝。下次还能接着用。

  香香拿潭水当镜子,在潭边左照照,右照照。肉嘟嘟的小嘴就没有合拢过。

  沐晚伸手当空一抓,收起四面阵旗,见状,催道:“走啦”心想:香香这么爱花俏,肯定会非常喜欢师叔种下的花丛。

  果不其然,香香看到姹紫嫣红的花丛,隔起十丈远就激动的哇哇大叫:“啊,好漂亮香香最喜欢了”说着,拉出一串残影,飞扑过去。

  这朵扒拉过来,看一看。那朵往在鼻子底下,闻一闻。胖妞妞钻进花丛中,笑得见牙不见眼。简直是爱不释手。

  沐晚笑了笑,走到屋前的长廊下,盘腿而坐。

  这时,夜幕已经降临。月朗星稀。晚风徐徐,花香阵阵。

  她不禁感叹道:“果真是神仙般的日子呀”几个月来的辛劳艰苦,尽数消散于风中。

  等香香玩够了,沐晚带她参观了新居里的摆设。

  香香还是头一次看到雕花大床。惊呼之后。用小胖手摸着床上的花纹,两眼亮晶晶的:“姐姐,这就是话本里说的香闺吧?真的是香喷喷的呢。只可惜。屋里没有艳丽的颜色……”

  香什么艳呀沐晚满头黑线,赶紧把话题岔开:“唔,香香,你喜欢的话。以后就跟我一起睡大床好了。”雕花大床足有六尺宽,七尺长。就是再多几个香香也睡得下。更何况,香香的作息与人类相反,她是白天睡觉的。

  不料,香香却摇头:“香香现在每天还是至少要回本体睡一个半时辰。还有。香香很喜欢外面的花丛。晚上的时候,姐姐睡觉,香香就在外面的长廊上练功好了。这样。谁也休想打扰到姐姐。”突然间,主人多了一份家业。身为灵宠,自然要帮主人看守起来才是。

  小妮子简直不能再贴心了沐晚拉过她,笑道:“香香放心好了,山脚有护山阵法,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敢擅自进来。”

  香香却很认真的说道:“姐姐,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们还是多个心眼的好。”

  说的也是。沐晚点头,表示赞同。

  忙活了一天,倦意袭来,她打了一个呵欠,上床睡觉。而香香此刻精神正好,和她道了声晚安,便走出里间,到长廊上吐纳天地灵气去了。

  一夜好睡,无梦到天明。

  沐晚醒来,往身上使了个去尘术,快步走出屋,来到长廊上。

  香香还在吐纳,睁开眼睛,笑道:“姐姐,早安”

  沐晚点头,回了一句“早安”,也在长廊上盘腿坐下来,开始运气练功。

  虽然这里的灵气比尉迟前辈家的东厢房里还要浓郁,但是,她也不能贪多,走了一个大周天,便打住。

  香香比她先收功一会儿。也不知道小丫头从哪里搞到了一只拳头大的黑陶罐,此刻正在耐心的收集花瓣上的朝露。

  见沐晚正看着自己,她晃了晃手里的陶罐,笑道:“姐姐,早上花瓣上的露水最香,香香把它们都收集起来,给姐姐泡茶喝话本里的大家小姐,都爱喝。”

  前世,沐晚也没少做这种事。在京城的闺阁圈里,收集朝露泡茶,是公认的雅致事儿。

  其实,并没有什么用。

  唔,香香又换了一身行头。现在,她身上穿得是一身粉红的箭袖骑马装。头发尽数扎上去了,在头顶梳成坠马髻。两朵金色的牡丹合二为一,簪在发髻的右后侧。金色的不见了,换成了几串金色的流苏,轻垂下来,随着头的摆动,而轻轻晃动,既华美,又显俏皮。

  晨光里,美丽的小女孩在花丛里,跟只粉红蝴蝶一样,翩然采集花露。

  真是赏心悦目啊沐晚不由翘起嘴角,从心底里笑了出来。

  很快,香香便忙完了。摇了摇手里的小陶罐,她眉尖轻皱:“天,怎么才这么一点点”

  沐晚笑道:“花瓣上能有多少露水?你慢慢收集就是。我们该去人务处了。”

  昨晚,她刚香香商量好了。早上先去人务处雇人,然后再去外门坊市买灵谷种。如果农工不自带农具的话,她们还要去买些农具回来。

  “好的呀。”香香收了小黑陶罐,闪身钻进空间里,用神识说道,“姐姐,香香准备好了”

  于是,出发

  修士的记忆都是上佳,过目不忘。沐晚先前在报到处见过外门的地图,自然知道外门十大处位于何处。

  祭起飞剑,她直奔人务处。

  人务处位于外门中部,距她的宝山仅有两百来里。以她的飞剑速度,一刻多钟就能到。

  人务处位于一处峡谷里。依山傍水,一栋飞檐斗拱的碧色琉璃三层八角楼耸立于花木丛中,比报到处阔气得多。

  沐晚降下飞剑,走进楼里。

  大厅的墙上挂着很多用红丝绳拴着的淡黄色竹牌。每一个牌子上都写着一行黑色的字。沐晚定睛细看,上面全是些人名:李二狗。王大麻子……通常修士是不会取这种粗俗的名字,所以,这些应该是农工们的。

  正对着大门,摆着一张黑色长案。案后有一位身着宽袖青袍的年轻男子正在伏案疾书。

  沐晚一眼便看出了他的修为炼气七层。

  她走到长案前,抱拳问道:“请问师兄,我想雇些农工,是要找您吗?”

  年轻男子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继续低头写字:“是的。”

  “我……”

  然而,不待沐晚说完,他便“啧”的打断道:“师弟来得有些晚。现在正是第三季播种之时。农工们都被雇光了。现在没有闲工。”

  上千亩灵田,没有农工的话,要怎么种沐晚头痛:“那……”

  年轻男子根本就不给她说放的机会,一边连眼皮都没抬。继续写字,一边不耐烦的说道:“师弟过十天再来吧。”

  过十天。农时早就过了看到对方冷冰冰的,连个眼风都不屑于给自己,沐晚张了张嘴,咽下了嘴里的话。大清早的。碰了一鼻子灰,她心里甭提有多窝火了。

  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身穿外门弟子青袍的中年女修。

  沐晚看了她一眼。炼气四层。按宗门规矩,这中年女修得称她一声“师姐”。是以。她只是点点头,权当打招呼。

  中年女修看不出她的修为,便抱拳道了一声“师兄”,然后才走到长案前面,抱拳笑道:“陈师兄,请帮我挑二十个农工。”说着,她双手奉上了两块灵石。

  那个年轻男子放下手里的笔,收了灵石,说道:“身份玉牌。”

  中年女修又双手递上自己的身份玉牌。

  几案上摆着一块三寸见方的白玉台。陈师兄拿过去,将身份玉牌的正面摆在白玉台上。

  白玉台上灵光一闪,现出“外门刘艳”四个朱色小字。

  陈师兄将玉牌扔还给中年女修,指着墙上,说道:“东面的都不错,你自己挑去。老规矩,十人一块灵石。”

  “是,谢谢陈师兄。”中年女修笑嘻嘻的跑到东边墙下,不一会儿就摘下二十块竹牌,又取出两块灵石,一并放到长案上面。

  年轻男子瞥了一眼,见数目没错,便在竹牌堆上,打了一道法诀,说道:“三刻钟之后,人就送到。你带着名号牌,去楼后的坪里等着。”说着,他挑出那两块灵石,“当啷”一下,扔进摆在几案上的那只大红盒子里。

  “是。”中年女修收起竹牌,走进了大厅后面的那扇黑油小门里。

  沐晚在一旁看得分明,暗道:难道是因为我刚刚没有给灵石的缘故?

  如此一想,她又走上前。

  结果,和先前一样,不等她开口,那陈师兄便不耐烦的连连挥袖:“没有没有闲工了十天后再来”

  沐晚气极,指着四面墙上挂着的上千块竹牌,说道:“明明还有这么多”

  陈师兄哼哼:“再多也不能给你”

  沐晚不解:“为什么?”

  陈师兄这才叹了一口气,正眼看着她,说道:“沐晚,是吧?昨天新来的,对吧?”

  沐晚心中大惊:明明还验过身份玉牌,他怎么知道姐的名字以及来历?

  陈师兄也不敢开罪她,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说道:“沐师弟,我也是奉命行事,请你快快离开此地,莫要在此为难我一个小小的外门管事弟子,好不好?”

  姐初来乍到,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沐晚皱眉:“奉命?陈师兄奉了谁的命?”

  陈师兄却不肯说了,冲她连连打拱手:“沐师弟,你莫要再为难我,十天后再来吧。”

  “气死了气死了”香香在空间里哇哇大叫,“到底是哪个这么恶毒”

  沐晚见状,知道再也问不出什么,无奈的冲陈师兄抱拳,说道:“告辞。”整颗心有如坠入冰窖之中。

  走出人务处,明明艳阳高照,秋高气爽,然而她只觉得后背凉风阵阵,浑身寒气暴立,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背后之人的名讳来头,陈师兄连提都不敢提。这意味着什么?背后之人定非等闲之辈呀。

  姐到底碍着谁了

  香香气过之后,在空间里用神识劝慰道:姐姐,别跟那些见不得光的小人一般见识。我们先去买些灵谷吧。那些下等灵田和中等灵田就算了,这回只种上等灵田。才一百来亩而已,香香一个人就种得下。

  沐晚叹了一口气,也用神识说道:莫急,再去任务处看看。

  师叔告诉过她,外门弟子每年起码要凑齐三十点宗门贡献值。不然,会被罚做三个月的矿工。而她是七月以后进的宗门,按规定,在年底之前,必须凑齐十五点贡献值。届时,如贡献值不够,也要罚做两个月的矿工。

  希望背后之人不要太过分沐晚握了握拳头,祭起飞剑,直赴任务处。

  任务处与人务处相隔不到百里。很快,沐晚便飞到了任务处的上空。

  任务处座落在山峦之巅,是一处四进的瓦房大院。院里古木参天,庭院幽深。

  前院的影壁上醒目的写着一行朱漆正楷字外门任务处示意图及领任务流程。

  沐晚仰头细读。任务处的任务有两种,一种是宗门发布的任务,另一种是,私人的悬赏任务。做第一种任务,可以得到贡献值。而完成后一种任务,便可以得到任务发布者的奖品。具体是什么样的奖品,全凭发布者做主,没有硬性规定。

  两种任务也不是在同一个地方领取的。领取宗门任务,去前院正厅;而悬赏任务全发布在西厢房。

  沐晚是冲着贡献值来的,自然是去正厅。

  绕过影壁,顺着中间的青砖甬道,她很快就走进了正厅。

  厅内的布置和人务处差不多。四面的墙上也贴满了东西。不过,这里挂的不是淡黄色的竹牌,而是一些长短宽窄不一的纸条儿。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蝇头小字。

  正对着大门,也是摆着一张黑色的长几案。案后没有人。一位穿着宽袖黑边青袍的中年男修站在西墙下,正拿着一叠纸条儿,往墙上贴。

  沐晚看不出他的修为。也就是说,这是一位筑基期的管事师叔。

  她走过去,行了一个道礼,说道:“师叔,弟子来领取宗门任务。”

  管事师叔这才转过身来,瞥了她一眼。眉毛轻挑,他指着东墙,说道:“炼气五层,去那边的甲级任务里挑选。”

  沐晚皱眉影壁上的流程说得很清楚,宗门任务按难易程度,分为甲乙丙丁四个等级。其中,以甲级最难。流程里明文建议,非炼气后期弟子莫轻易领取甲级任务。因为按照宗门,领取任务之后,若完成不了,倒扣三倍的贡献值不说,还要罚三天劳役。

  同时,流程里也写得很清楚:四个等级的任务,弟子量力而行。但通篇没有一句话规定,什么样的修为必须领什么等级的任务。

  沐晚又不是真正的六岁稚儿,岂会看不懂这里头的名堂?当即,在心里冷哼,暗道:背后之人的手可真长未完待续

  ps:窗外,秋雨绵绵。

  某峰久久的望着窗外,目不斜视。

  香香见状,好奇的走过来,一双胖爪子扒上窗台,歪着头问道:“大大,你在看什么?为什么不去码字?”

  某峰伸出一根手指竖在唇边,嘘道:“噤声,某峰在看秋雨。”

  香香不解:“秋雨有什么好看的?”

  某峰神秘一笑:“事关后续故事,不可说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