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十七章 本尊不在
  流云真人闻言,眼里现出一道愠色,脸上的温润有些绷不住,眼见着要龟裂开来:“陆师妹,我家小辈不过是个六岁的女娃娃,转年,也才堪堪七岁,连剑都拿不起,你叫她怎么参加明年的内门大比?”

  清沅真人摇头轻叹:“参加不了内门大比?那我也没办法了。说起来,秦师兄带回来的那个,今年也不过六岁,而且,她已经应下了。”

  “你”流云真人在逍遥峰上呼风唤雨惯了,哪能受得住被人这般屡屡下面子。是以,他猛的站起来,拂袖离去:“不可理喻”

  那名盛妆的茶婢两个羽睫乱颤,眼波流转,怯生生的看向王首座。

  王首座皱眉挥袖。

  茶婢那巴掌大的小脸刷得变得惨白,几乎要瘫软在地上。

  旁边侍立的剑童过来,强行将她拖出主殿。

  旋即,门外传来流云真人的怒哼,还有一声年轻女子的惨呼。

  清沅真人拧眉:“这厮好生嚣张”

  王首座甚是无奈,伸手揉着眉心,叹道:“这两年逍遥峰也不知道在哪里挖到了金山,越发的财大气粗起来。首峰那边都要给他们两分脸面,我们也犯不着开罪他们。”

  清沅真人不当家,也懒得管这些俗事,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王首座放下手,抬眼问道:“陆师妹,你真的要让那孩子参加明年的内门大比?”

  “自然是真的。”

  王首座摇头:“可那孩子才练气五层。哦,还有,他真的是只有六岁吗?听说个头看上去起码有**岁了。”

  清沅真人便将沐晚的来历道予他听,末了,笑道:“小家伙的心气劲儿。还有经历与我当年很相似。看着她,我不禁想起当年我被师尊带进宗门的情形。不过,师尊的脾气比赤阳师兄的二徒弟可火爆多了。一路上,我没少吃苦头。”

  她打小与母亲在陆家别庄独住。如果不是有幸被师尊收为亲传弟子,她只怕早就不知道成为了哪里的一坯黄土,怎么可能会有今日之清沅

  所以,少拿陆家来跟本尊套近乎

  王首座比她入门早。自然对她的身世略有听闻。也知道她向来是与陆家面和心不和。不过,听说沐晚还同时得到了金莲峰和青木峰两位金丹长老的青睐,他于是兴趣大增。忍不住也八卦了一把:“以你之见,沐小子明年真的能打进前五十名吗?唔,陆师妹,这回你是不是有些托大了?”身为剑道峰首座。他自然也是很高兴看到本峰又多一个天资过人的弟子。

  不料,清沅真人又爆出一桩猛料:“师兄。我什么时候说沐晚是个小子了?人家明明是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呢。”

  王首座轻呼:“女的?”眼里的热度立马少了一半。不是他看不起女修,实在是剑道峰里找不出几个象样的女剑修。

  清沅真人翻了个白眼,不悦的哼道:“怎么,师兄看不起女修?天地分阴阳。道法有乾坤。我等修真之人又何时跟那些凡夫俗子一般,以男女定过尊卑?”

  知道不小心戳到了她的痛脚,王首座连忙摆手。解释道:“师妹误会了。我哪里有看不起女修的意思只是你也看到了,我们剑道峰上也找不出几个师妹这等出色的女剑修。可见。女子走剑修一道,确实不如男……”

  清沅真人垂眸,伸手轻挽衣袖。那架式象是要划出道来,大战三百回合。

  王首座赶紧打住,说道:“行,师兄支持你。若是沐晚能进前五十名,你尽管收为亲传弟子就是。嘿嘿,说起来,我们剑道峰上也是女娃娃太少了,多收些女徒弟,也是一桩乐事。”但在心里可是不是这么想的。他表示不服:一个炼气五层,从凡人界里冒出来的小丫头也能打进前五十名,真当我太一宗内门无人么?

  清沅真人这才放下袖口,抬眸,笑靥如花:“有师兄这番话撑着,我就底气更足了。”

  王首座端起茶碗,直接无视,心里忍不住嘀咕:少来我若反对,你真能听得进去吗?只怕到时又是一句剑上见真章对着我

  清沅真人回到五花岭,一进洞府便大呼:“茶来”刚刚与那厮打了一场口水战,首座师兄却连口热水都不给喝,渴死本尊了

  门口侍立的剑奴连忙奉上热茶。

  清沅真人接过,刚喝了一口,那剑奴去而复返,进来禀报:“启禀真人,安乐陆家的一名长老求见。”

  清沅真人火起,哼道:“还有完没完了就说本尊不在”说罢,复又低头喝茶。

  剑奴略作犹豫,鼓起勇气说道:“启禀真人,小的,小的刚刚说了您不在。可是陆长老说不信,说有重要的事情,今天必须要见到真人。”整座五花岭,哪个剑奴会不知道真人不喜陆家?所以,但凡陆家来人上门求见,他们是能挡就挡,生怕贸然通传会招来真人的无名怒火。

  清沅真人闻言,“当啷”一声,将手里的茶碗随手撂到桌子上,呼的站起来,哼道:“哼,他敢不信?好得很本尊亲自去告诉他”话音未落,她人已不在屋里。而茶盖尤在桌面上滴溜溜的打着转儿。

  剑奴暗中松了一口气,伸手抹掉额上的冷汗,赶紧跟出去。

  洞府外面。

  一名看上去不过三十岁的锦袍男子站在长廊下面,翘首看着门口。他今天急急忙忙的赶过来,主要是奉了族长之命,来劝说这位祖宗。

  今儿中午,族长收到可靠消息,说是他们家的这位祖宗要收第二个徒弟了。现在人选都已经进了太一宗。

  族长听了,心里急得不行,赶紧打发他过来游说。

  族长很看重这件事,临行之前,再三嘱咐他。一定要劝服里头的这位祖宗:当年真人收大弟子的时候,就没有收陆家的人。如今早已尘埃落定,又过去了那么多年,也就算了。如今,真人的第二个徒弟定是要从族里小辈里选的。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再怎么说。真人身上流的也是他们陆家的血。陆家多出几个俊才。更加兴旺发达,真人脸上也有光啊。

  锦衣男子听着,嘴里比嚼了一把黄连还要苦论辈份。他得尊称真人一声“姑奶奶”。论修为,他也不过是筑基后期。所以,无论从哪一方面,在真人面前。他都人卑言轻。更何况,他家清沅真人是真心不亲近族里呀什么时候给过族里面子?

  正在惴惴不安之时。他瞅见清沅真人从里头冲出来了,微愣之后,心中大喜:呀,姑奶奶亲自出来迎接我了族长他老人家在真人面前都不曾有这份脸面

  当即。他眉开笑脸的靠上去:“姑奶奶……”

  不想,清沅真人面若寒霜,站在长廊上。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他的鼻子。柳眉倒竖:“刚刚剑奴说本尊不在,你说不信,是也不是?”

  这话是什么意思锦衣男子回过神来,连忙陪着笑脸,说道:“您老人家这不是在吗?”

  清沅真人又问道:“回话,是也不是?”

  锦衣男子见状,暗道不好,苦笑道:“是……”

  果然,清沅真人轻哼:“现在本尊亲自来告诉你,你信了吗?”

  “什么?”锦衣男子以为自己听错,当场石化。

  清沅真人抚掌,竟然笑了:“听到没有,本尊不在”说罢,袍袖一甩,袍底无端生出一股大风,呼的刮向锦衣男子。

  可怜的锦衣男子还没反应过来,便被这股大风刮了个正着,当场打着转儿飞甩出去。

  “啊”五花岭上传出一道惨叫。

  清沅真人伸出一只手搭在额前,满意的看着蓝天上的那一个黑点,哼哼:“这下该信了吧?”

  吐出一口浊气,她拍拍手,从心底里笑了出来:口水战神马滴,最是憋气。哪有亲自动手来得痛快

  啊啊,这下本尊总算是郁气全消,心情好舒畅

  外门。

  俗物在修真界不值钱。沐晚总共花了八块灵石,换回了好几大件鸡翅木家具,以及一全套的白瓷茶具与碗具和纯青铜所铸的三足圆鼎一只。天心阁的伙计得知她是喜迁新居,当即表示恭喜,并特意奉送了一小包云雾灵茶。

  铺好瓦片之后,她便兴致勃勃的泡了一壶茶,款待张师叔。而她自己则顾不得休息,去里间布置家具。

  张师叔在客厅的窗下独坐品茶。明明是修真界里最寻常的灵茶,就着窗外的花香,他却越喝越惬意:小丫头如今也有了一个落脚之处,老子可以放心的去闭关了。

  喝完白瓷茶碗中的最后一口茶,他在高几上留下一只储物袋,悄然离去。

  沐晚摆好里间的八步床,以及储物柜等,环视四周,笑得见牙不见眼:这屋子比她在沐府的闺房起码气派一百倍

  唔,明天再去坊市买条厚实的垫褥,和一幅青纱帷帐回来,屋里就全齐活了

  对了,外屋还要配几个舒适的坐垫

  这时,想起师叔还在外间喝茶,她急匆匆的出去。结果,她看到窗外花枝摇曳,屋内空无一人。海棠高几上,茶碗见底了,旁边静静的摆着一只储物袋。

  “师叔走了”沐晚懊恼的一拍脑袋早知如此,她就不会收拾劳什子屋子,而是出去猎杀一只妖兽,她与师叔饱餐一顿,庆祝一番先。

  她拿起储物袋,打开查看。哇,里头竟然有数十只白玉瓶儿还有一套阵盘与阵旗。

  呀,是小八门九星阵

  沐晚喜上眉梢,澳门赌博网站:暗道:师叔太善解人意了。知道姐喜欢泡澡,就送了一套小八门九星阵过来

  接下来,她又取出一瓶红嘴白玉瓶儿来看,里头装着二十粒上品养灵丹。又打开另外一瓶绿嘴儿的,里头是二十粒上品回神丹。

  全是上品丹

  原来这段时间师叔都是在给姐赶炼上品丹

  沐晚收起储物袋,心里暖洋洋的,暗道:师叔的恩情,早就不是一个谢字了得。姐唯有发愤图强,一来以报师叔的倾心栽培之恩,二来只有自己变强了,将来才有能力去回报师叔。

  不过,眼下,她当然是要去山腰的水潭里美美的泡个澡,好好庆祝一翻

  说去就去,沐晚直奔山腰。

  虽然整座山都罩着护山阵法,但是师叔特意告诉她:护山阵地是攻防一体的大阵,比小八门九星阵强悍几百倍,但却有一点比不上后者。那就是,它没有遮掩效果。

  所以,沐晚在泡澡之前,先取出师叔赠送的小八门九星阵,将整个水潭罩住。

  这样,水潭就跟摆在屋里的大浴盆一般,她可以毫无顾忌的在里头泡个够

  布好阵,她脱去衣服,扶着岸边的石头,慢慢滑进水里。

  潭水居然是温热的

  “啊”沐晚微闭上眼睛,靠着潭边一块光滑的大青石,全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唤着“舒服”。

  就在这时,丹田里突然轻轻一颤

  又怎么了

  沐晚呼的睁开眼睛,从水里坐直身子,连忙敛神内视。

  然而,她还来不及细看,一通稚嫩的声音猛的冲进她的耳朵,又急又尖,堪比魔音,震得她两耳嗡嗡作响

  “啊啊啊,渴死我了”

  “姐姐,水,香香要喝水”

  “呜呜呜,姐姐快来救香香”

  是香香

  空间恢复联系了

  沐晚狂喜,心念一动,立刻钻进空间里。

  不料,她却与正要冲出来的香香撞了个正着

  两人都被弹开,双双跌坐在地上。

  呃,好痛

  沐晚被撞到了鼻子,这会儿感觉有如打翻了调料瓶,酸甜苦辣,齐齐涌了上来。

  “姐姐,香香总算又见到你了。”香香最先反应过来,翻身爬起来,扑上来,欲和以前一样,钻到她的怀里撒娇。

  结果,一下子就把沐晚扑翻在地。

  沐晚也缓过劲来了,躺在地上,伸手护着她,哭笑不得:“呃,香香,你好重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才一个多月不见,香香却俨然是个六七岁的小丫头了。不过,她的婴儿肥还没有完全去掉,仍然是个脸蛋儿圆圆的胖妞妞。

  重死了

  等下沐晚突然怔住了姐只是神识进来了,怎么可能会感觉得到香香的重量

  明明以前在空间里,她是感受不到的

  还有,她的魂魄怎么可能摔跌?并且还会觉得痛

  这时,她耳边又响起香香的魔音。

  死胖妞扑在她怀里,装模作样的用一双胖手捂住眼睛,掌间却赫然露出一条老宽的指缝。

  指缝之下,一双碧绿的眼珠子贼亮。

  “啊,流氓姐姐没穿衣服就到处乱跑,羞羞脸”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文静的小灵子打赏,多谢书友18912529299六翼天使007旖旎v可爱美女樱婴宁1991投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ps:香香拖住某峰的衣袖:“大大,为什么要把香香关这么久?”

  某峰正色道:“某峰当然不会告诉你,是因为伙食费有限,而你吃的太多。”

  香香色变,左右手各捏了一道法诀,咬牙切齿的喝道:“禁锢之力”

  一道绿色的光圈打出,当即将某峰从头到脚笼住。

  可怜的某峰身受禁锢,连手指头都动不了……所以,今天仅此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