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十六章 置业
  近两个时辰之后,师叔侄两个终于赶到外门坊市外面。一路上,张师叔大致介绍了一下坊市里的情况,及一些老字号店铺。再加之,过一个多时辰就要闭市了。是以,两人降下飞剑,进入坊市之后,没有细逛,而是直奔主题。

  他们首先去了坊市里最大的瓦石铺子石头坊。

  “这里的砖瓦价钱比其他同类商铺要略高一点,但是质量却是最好的。规格和种类也最全。”进店门之前,张师叔如是说。

  果然,铺子里琳琅满目,墙前立着十来个三层的石制大货架,上面摆满了各式瓦石器。

  沐晚一时看花了眼。待她缓过劲来,那边,张师叔已经和店小二说明了瓦片的规格种类以及所需数量。

  接待他们的伙计是个没有修为的中年男子。认真的听完之后,澳门赌博网站:他恭敬的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微躬着身子说道:“两位仙长,你们想要的货物在这边。”

  将两人带至北墙下的第二个货架前,他指着最上面那一排说道:“这几种瓦片,店里都有存货。两位仙长若是要选下面两排的,店里存货不够,只能先预定,两天后才有新货。”

  张师叔看向沐晚。

  沐晚仰起小脸,指着居中的那块红瓦片,说道:“师叔,弟子喜欢这一种。”预定什么的,太麻烦了。她家外墙是天然的树皮色,屋顶上铺上这种红瓦片,屋旁是姹紫嫣红的花丛……啊,想想都觉得美呆了

  张师叔看了一眼那红瓦片,眼角直抽抽。说实话。这种浓艳的色彩,他真心不喜欢。他个人还是比较喜欢传统的碧色琉璃瓦。不过,这是沐晚的房子,当然得遵从沐晚的意见了。

  “只要你喜欢就好。”

  石头坊素来明码标价。伙计很快的报出了总价:“十块灵石。”

  沐晚付过灵石之后,不等他讨要,主动递过去一个空白储物袋:“请全装在这里。”这也是石头坊里千年不变的店规店里从不议价,也没有所谓的搭头;请客人事先自行准备好储物袋。

  而石头坊之所以这般牛气冲天。还能在此屹立数千年不倒。据张师叔说,坊间传言它其实是太一宗内门丹霞峰的产业。

  丹霞峰是走的是炼器一道。宗门里谁要炼个什么法器,或修补法器。都得找丹霞峰,是以,众人捧场都来不及,哪个敢砸他的场子?

  沐晚听到这八卦。禁不住问道:“其他几峰,也在坊市里有产业吗?”

  张师叔答道:“宗门明令禁止各峰私置产业。所以,明里都没有,暗地里都有。内门九峰都一样,没有哪一峰能免俗。这已经是宗门里公开的秘密了。”

  沐晚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原以为修真之人一心追求大道。个个脱尘超俗。没想到,在利益面前,修士和凡人是一样的。浑身都散发着烟火气。

  伙计的速度很快,半刻钟后。便捧着储物袋,从里间出来了:“小仙长,请您点点数。”

  沐晚接过来,打开储物袋扫了一眼。

  一片也不少,一片也不多

  她冲张师叔点点头:“没错。”

  紧接着,两人出了店子,赶向下一处天心阁。它是公认的东华洲第一商号,旗下起码有上千家分店。据说,天心阁创立的时间比太一宗还要早,它从来只在二流以上的门派或者世家的坊市里开设分店。可是,它的分店开遍全东华洲,却至今无人知晓它的幕后老板是谁。

  天心阁所卖之货物,种类极多。凡其出品,定是精品。且价钱公道,童叟无欺。

  本来只是买几件寻常家具而已,去天心阁,简直好比是杀鸡用牛刀。但是,沐晚要添置的东西零碎得很,而时间有限,又不可能一家一家的去淘换,所以,眼下没有比天心阁更好的选择。

  在天心阁买东西很方便的,你只要随便找到一个伙计,报出购物清单。然后,伙计会先把你带到一间舒适的包厢里,请你喝茶,稍等。接着,伙计会用最快的速度给你备好货。碰到缺货,他也给你一些建议,比如说,选用替代品,或者预定。如果你对货物没有异议了,那么接下来就进入议价环节。

  没错,天心阁是可以讨价还价的

  除此之外,如果购物量达到要求,它还会赠送一块玉牌给你,以后持这块玉牌,到它的任何一家分店里,购物能享受到九五折优惠。

  沐晚这次要买桌椅床储物柜等居家的基本家具。待她说完,伙计细声细气的问道:“就是这些了吗?请问小仙长,还需不需要添置茶具,炊具?”

  茶具之类的,空间里有。但是,现在空间打不开,都用不上。先前,沐晚急着赶路,哪有什么心思喝茶?但是,现在安置下来了,有了自己的房子,这些东西也要准备一些。

  沐晚点头:“都要的。请帮我都准备一套。”

  结果,伙计的话匣子大开。他叽哩呱啦的报出了一大串茶具炊具名。这里头档次从高到低,应有尽有,既有高档的宝器,也有寻常的凡俗用具。

  沐晚听得头疼,连忙挥手喊停:“请帮我配些凡俗用具即可。不过,质量要选好一些的。”开什么玩笑,连喝个茶,烧壶水都要用宝器,姐就是天天砍十个虬髯修士,也消费不起。

  这样一来,她选的货物都是凡俗之物。

  没办法,谁叫姐现在的家底薄呢某人很是无奈进了天心阁,她才知道自己其实挺穷的。全部身家加起来,连柄像样的灵剑也买不起。怪不得当初得到青锋剑时,张师叔连叹她好运道呢。

  伙计点头,神色不变,依然细声细气的问道:“我们店里有白玉青玉花玉……”

  沐晚又打住他。直接问道:“有没有瓷的?”

  “有的……”

  在他再度开口之前,沐晚抢先说道:“给我配一套白瓷的,瓷质中档就行。锅子之类的,暂且不要。你给我挑一只厚实的铜鼎,也不用太大,中等即可。”

  伙计点头:“好的,请两位仙长稍等片刻。”

  看着他终于带上包厢门。离开了。沐晚不由吐出一口浊气,暗道:到底是何方神圣,能培养出如此厉害的伙计

  内门。剑道峰。五花岭。

  刚听完郝云天的汇报,清沅真人还来不及点评一二,一道赤色的剑气自洞府外面飞了进来。

  首座真人的声音响起:“陆师妹,请来主殿一聚。”

  清沅真人脸上凝霜。挥袖扫散掉那道剑气,轻哼:“他倒是消息灵通得很。”不年不节的。这会儿,首座师兄怎么突然就想起请她去主殿“一聚”了?肯定不是喝茶聊天联络感情来着。

  郝云天就事论事道:“我与张逸尘两人陪同小师妹去报到,本来就已经很招人注目。继而,小师妹又选了那样一座宝山。然后,我出剑,帮她削掉半个山头。恐怕现在外门已经传得沸沸扬扬。首座师伯素来消息灵通。他想不知道。也难。”

  清沅真人闻言,神色稍缓。说道:“也罢,我且去一遭,看他这回又有何话要说。”

  于是,她走出洞府,祭起穿云梭,飞赴剑道峰主殿。

  首座真人的大弟子安远鹏已经恭候在主殿前的白汉玉石阶旁。见她驾到,他连忙上前行礼,口尊“陆师叔”,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师尊在里面等着您呢。”顿了顿,他又禀了一句,“逍遥峰的流云真人半个时辰之前过来拜访师尊,现正在里头与师尊品茶。”

  清沅真人闻言,脚下略顿,看了他一眼,笑道:“唔,小鹏呀,你越来越机灵了,颇有你师尊当年的风范。”

  安远鹏垂眸轻笑:“陆师叔过奖了。是师尊让我守在这里,等候师叔大驾的。”

  言下之意,刚刚那些话,全是他家师尊令他转述的。

  清沅真人叹了一口气,道声“知道了”,拾阶而上。

  门口的剑童大声通传道:“五花岭清沅真人驾到。”

  清沅真人刚一跨过尺来高的朱漆门坎,端坐在主座之上的王首座便热忱的招呼道:“来来来,陆师妹,过来尝尝今年的新茶。”

  清沅真人上前,抱拳行礼之后,才在他的左下首坐下来,道了声谢。

  这时,一位梳着高髻的华衣婢女上前奉茶:“真人,请用茶。”声音婉转动听,好比娇莺。

  清沅真人抬起眼皮看了一眼,面生得很,便笑道:“师兄,今年我们峰又收新婢了?”

  王首座哈哈大笑:“陆师妹,难得你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她可不是我们剑道峰的婢女,是流云师兄的茶婢。”其实,三人之中,就数流云真人的修为最低。但是,他是三百多年的老金丹,又是逍遥峰一脉的嫡传,故而,他久执逍遥峰庶务,其地位仅次于逍遥峰首座。王首座也是看在逍遥峰的面上,才客气的尊称他为“师兄”。

  清沅真人好象这会儿才看到与她相对而坐的流云真人,抱拳称了一声“流云师兄”。

  流云真人也不见恼,脸上依然温润如玉,抱拳回礼:“我带来了一些胡家今秋新出的青茶,陆师妹尝个新鲜。”

  到了这时,清沅真人要是还猜不出他的来意,那也是枉活了一百多年。是以,她端起青花盖碗,用茶盖撩了撩碗中茶叶,只是垂眸看着,却并不喝,叹了一口气,婉言谢道:“胡家青茶虽好,然而,我却素来喝不惯这种浓茶。我只喝我五花岭上的花茶。”说着,她放下茶碗,抬起眼皮,正视对面的流云真人,笑道,“原来流云师兄也是爱茶之人。我五花岭的山茶香茗喝起来也还有些滋味。赶明儿,我教人给你送一包过去。”

  流云真人笑了笑,捋须说道:“哦,陆师妹不喜胡家青茶?陆师妹可知?我们胡陆两家是世交,陆家有不少长辈都爱喝我们胡家青茶呢。”

  清沅真人看了主座上的王首座一眼,也笑道:“我六岁便被师尊带进太一宗剑道峰。这些年来,我都很少回陆家,对族中之事也知之甚少。若流云师兄不说,我还真不知道族里长辈们平时喝的是什么茶。”

  王首座抚掌笑道:“陆师妹,你这样可不好。在我们剑道峰,谁也不知道你五花岭的山茶香茗的大名?就连我也爱喝得很。可你每年最多就送我小二两。到了流云师兄那里,你却一送就是一包,也太偏心了吧?师妹呀,师兄我听着心寒得很哪。”

  清沅真人闻言,罗帕掩嘴,“扑哧”而笑,嗔怪道:“师兄什么时候也患上茶瘾了?”

  眼见着,话题就要被岔开,流云真人仗着自己的老资格,果断截住两人的扯谈,说道:“陆师妹,听说你有意想收弟子?说实话,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哪里比得过我们世家里精心培养出来的子弟。我们胡家刚好有一个小辈,打小伶俐,天资不错。找个时间,我带来给师妹瞧瞧。若师妹能得看上眼,我们胡陆两家又添了一桩美事。”

  清沅真人不语,只是含笑看着主座上的王首座。她收徒,自然是以剑道峰的名义,可不是以陆家小姐的身份。按理,此事只有王首座才有资格置喙。那个逍遥峰上的谁,请自重

  王首座职责所在,只得清咳一声,问道:“师妹,你真的起意要收新徒?”

  清沅真人这才轻拨鬓边的一缕碎发,慵懒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师兄,你也应该看出来了。我门下的大弟子结丹在即,我若再不收个小徒弟来打发时间,门下就空了。”

  王首座点头:“嗯,确实如此。明年就是宗门收徒之期,你准备届时从里头选一两个吗?”

  清沅真人叹了一口气,苦着脸哼哼:“徒弟什么的,麻烦死了。依我的性子,收一个,也是够了。但是宗门规定在金丹期间,每人要收三两个亲传弟子,所以,再烦人,我也得收徒。不过,这回收徒呀,我得好好的玩个够。秦师兄从外面带回来了一个有趣的孩子。我已经撩下话,让她破格参加明年的内门大比,如果她能进入前五十名,我就收她为徒。”说完,她转头看向流云真人,笑道,“流云师兄,我虽姓陆,但也是剑道峰的弟子。我们剑道峰的人做事,从来都是剑上见真章。如果流云真人愿意,我也和那个孩子一样,给你家小辈破个例,保他参加明年的内门大比。只要他能进入前五十名,我也一样收他为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