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十五章 安居
  先前,大师兄一剑削去半个山头。山尖上的巨石崩裂成大大小小的石块,滚落在山间。

  沐晚从中挑了一块磨盘大小,比较平整的,单手提起来,试了一下。

  唔,大约有百斤重。轻了点。

  目光一转,她看中了十步开外的另一块碎石。这一块近似长条形,一头粗,一头细,有四尺多长的样子,个头比先前的那一块起码大了一倍。

  沐晚走过去,把长碎石提起来。果然,它有两百多,不到三百斤重。

  还算称手。就是你了沐晚取出桃木剑,很仔细的将粗的那一头削平。

  于是,用来捣平屋基的石杵便制成了

  提着石杵,几个纵跃,沐晚回到了山尖的空地上。大师兄的剑法不错,空地削得甚是平整。所以,她无需再平整地面,只要先将空地上的碎石残渣清理出去,然后直接用石杵夯实地面即可。

  被花丛环绕的空地不大,呈长方形,约三丈长,两丈宽。沐晚向来做事麻利,手执石杵,“砰砰砰”,不到一刻钟,就将空地杵得平整结实,一点儿也不比前任留下的屋基差。

  时间刚刚好。这时,张师叔也砍足木料回来了。

  他仔细检验了一下地面的平整度,点头说道:“行,可以搭建房子了。”

  沐晚星星眼的问道:“师叔,弟子也能帮忙吗?”两世以来,头一次亲手建房子,并且这房子还是建给自己的。所以,沐晚特想亲力亲为。但是,见识了筑基期修士的本事后。她很是自惭形愧。就她这点子能耐,给师叔打下手,只怕都会拖累工程进度。

  可是,姐真不心甘呀

  张师叔笑道:“你自己的房子,当然你要出大力。”说着,指了指堆在峡谷里的木料,“喏。木料还要削整一下。我只削了一根。你去把那堆碗口粗的木料全照样削好。其余的都不要动,留给我来处理。”

  “是。”沐晚欢喜的跃下山头,直奔峡谷而去。

  峡谷里的一处空地上堆满了大大小小的木料。最粗的径围达一尺有余。最小的和婴儿胳膊一般粗细。

  张师叔做事很仔细,按照粗细,将规格差不多的木料全码在了一起。

  沐晚一眼就找到了那堆碗口粗的木料。

  看着眼前堆成小山似的木料堆,她不由倒吸一口冷气我的天。这么多呀

  每一根木料都是碗口粗,笔直。两丈余长,齐齐整整的码在那儿。旁边单独摆着一根已经处置好的木料。它被纵向削成大小不等的两根,大的那根约占三分二粗。削出来的截面,甚是平滑。跟面镜子差不多。

  还说不奢侈修真界果然不是凡人界能相比的。沐晚摇摇头,提起桃木剑,开始尝试削木料。

  将木料纵向削成一大一小的两根。对她来说,容易得很。只需一剑即可。但是,要削得这般平整,那就要求运剑过程中,力度不但要非常均匀,而且运力平稳,很考验她对灵力的掌控能力。

  一想到“削”这个字,沐晚的脑海里不由浮现出先前大师兄的那一剑。闭上双眼,凝神细细琢磨,待再睁开眼睛时,她对太一十三剑之“削之剑”的理解又深刻了些许。

  深吸一口气,她在心里默背了一次“削之剑”的动作要领,左手捏成剑指,右手往剑道注入五色灵力,同时,手腕轻旋,将剑面转至水平,从左至右,对着码在最上面的那根木料,平削过去。

  “哗”,五色剑气闪过,那根木料应声一分为二。

  沐晚跨步跳到木料堆上,抬起木料的一端,定睛细查。

  唔,还算平整,剖面上没有毛刺。她比较满意,一挥手,将两根木料分开,摆放在空地上面。

  只是这一剑,她的灵力和神识都耗费不小。以她现在的修为,最多能连续使出十剑。

  而眼前这一堆起码有数百根

  沐晚摸了摸腰间的储物袋,叹了一口气,改用木灵气。一回只用一只灵气的话,虽然力度会减弱两成,但是,灵气有效利用率大幅度提高。并且,五行相生,灵气的恢复速度至少快三倍。多方面因素叠加起来,她估摸着自己应该可以多使出五十来剑。

  就站在木料堆上,她对准脚下的另一根,又使出“削之剑”。

  力度减弱了两成,一点儿也不影响效果。她眨巴眨巴眼睛,总结前两次的经验,很快得出结论:每次不需全力,只要使出一半的力度就可以了。

  握紧的桃木剑,她又试了一剑。

  果然,这一剑力度适中,削出来的这根木料最为平整。

  沐晚看着脚下的木料堆,从心里笑了出来:哈哈,太好了灵力和神识的损耗又减少一半姐只需中途吞服一次养灵丹和回神丹,就能将这堆木料搞定

  一剑,一剑,又一剑……她脚下的木料堆飞快变矮,而旁边空地上又嗖嗖的码起一大一小两堆新的木料堆。

  张师叔将屋子的框架建好后,一挥手,将新冒出来的那堆小的木料尽数吸至山头。

  这些本是派不上用场的边角余料。他觉得沐晚削得那么认真,弃之可惜,于是,临时决定将它们铺在地面上,给房子添加一层木地板。

  他先是将所有的细木料光滑的那面向上,在半空中整整齐齐的排好,然后一起落在地面上,再一挥七宝折扇,将之压实。这样,会客厅的地面就铺好了

  他特意站在上面,尝试着踩了两下。

  厚实平整,比夯实的泥土地舒适得多

  本是无心之举,没想到效果却这般好。张师叔的两只嘴角不由翘了起来其实他一进宗门就被赤阳真人选为亲传弟子,是以,这也是他头次亲手搭建房子。为此,他昨晚没少跟赤阳真人软磨硬泡。总算是搞到了一份详尽的建屋攻略。

  探头往峡谷里一看,沐晚那边又新削出来更多的细木料,他一挥扇子,将之尽数提了上来。如法炮制,统统铺在地上。

  转眼,四分之三的屋基上全铺上了木地板。

  细木料暂且不够了。张师叔便先打住,招上来一根大些的木料。放在两根立起的柱子之间这些大点的木料是用来砌墙的。

  长短先前他都处理过了。所以,此刻他先将光滑的那面对着屋内,带树皮的那边向外。一根一根的码至柱顶,然后再挨着柱子,在木料的两端都用半尺来长的木楔子,钉上两根木料。将墙壁固定住。

  这样,一面木墙便大功告成了

  待大点的木料用光了。峡谷里的小木料又堆得冒尖了。张师叔便暂停砌墙的活,又捡起小木料,将余下的地基全部铺上木地板。

  铺好地板后,沐晚那边还没有攒够大木料。他便着手开始处理窗户和门框等细节。

  反正就是尽量做到不窝工,争取能在正午前就建好房子。这样的话,下午他就能带沐晚去外门坊市熟悉一下情况。顺便将家具添置齐全他的时间真心不多。赤阳真人只给了他一天的时间,勒令他从明天开始。闭关一段时间,以巩固境界。

  沐晚吞服了一次上品养灵丹和回神丹之后,又花费了一刻钟的时间,才将脚下的木料全部削制好。

  顾不得擦一把脸上的汗水,她抬头看向山顶,禁不住轻呼出口:“啊,好快”

  山顶,花丛之中,一座棕褐色的木屋已经初俱雏形。张师叔正挥动折扇,在铺架屋顶上的木头椽子。

  他的动作很快。待沐晚回过神来,他已经铺好了最后一根椽子。

  看了一眼峡谷,他“啪”的合拢手中折扇,飞身一跃而下,拉出一串残影,落在沐晚前面:“小晚,等到坊市淘换回来瓦片和家具,你就可以安住了。”

  “嗯”沐晚使劲的点头,不再道谢。师叔为她做了这么多,哪是一个谢字了得的

  看着焕然一新的山顶,她有些放心不下,眉尖轻皱:“师叔,我们要是都去了坊市,那么,要是有人过来,怎么办?”

  张师叔笑道:“无妨。外门每座山都布有护山阵法,你只要往阵眼里注入灵石,将护山阵法激活,这样,旁人没经你的允许,便不会贸然进山了。”

  这样看来,外门弟子的花费还不少呢。沐晚举目四望,试图寻找阵眼。

  不料,张师叔举起扇子轻敲她的脑袋:“若是光凭你自己的阵法修为也能找到阵眼,那么护山阵法岂不形同摆设?”

  “也是哦。”沐晚摸着头,嘿嘿一笑。不过,一双黑溜溜的杏仁大眼仍然不死心的四处飞瞄。

  张师叔赶时间哩,于是,用扇子指着山脚,直接说道:“这里所有的护山阵眼都是一样的,有界石做标记。宗门之内,严禁同门相残。在外门,毁人护山阵眼,罪同残害同门。”

  原来如此。沐晚祭起飞剑,赶到山脚。果然在河滩旁的一处小树木前找到了界石高两尺,宽半尺,五分厚的一块白汉玉石。界石上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刻纹。

  张师叔闪身,与她并排而站,又指点道:“这里的地底都有灵脉,是以,只要象征性的摆两块灵石到界石之上,阵法便能维系整整三十天。”

  脸上现出了然之情,沐晚取出两块灵石,摆到界石之上,将阵法激活。

  张师叔用扇子轻轻挡住她的手:“别急,先激活你的身份玉牌。将身份玉牌和两块灵石一齐放到界石顶端,才有效。”

  沐晚点头,取出身份玉牌,握在手中,注入灵力。

  五色灵光一闪,身份玉牌正面的那行朱砂小字不见了。与先前相比,整块玉牌晶莹剔透,温润细滑。

  张师叔解释道:“在人事处拦住你,不让你当着那袁姓管事弟子的面激活身份玉牌,主要是因为外门人多眼杂,而你的灵力又与众不同。若是引起有心人的注意,我与你大师兄都在内门,难免会鞭长莫及。哦,还有,你以后,在人前,最好只用单一灵力。我也一样。这是你我最大的秘密之一,轻易莫泄露出去。小晚,就连师尊,我也准备等以后时机成熟,再择机禀报。以后,若是碰到其他宗站长辈或家族长辈问起,我通通只会说是功法的使然。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是,弟子明白。”沐晚心中一凛,立马意识到,即使是宗门之内,也复杂得很,所以,也不能掉以轻心。

  张师叔点点头,拿开扇子。

  沐晚将两块灵石和身份玉牌一齐放到界石之上。

  立时,界石“噌”的亮了,迸出一圈雪白亮眼的光圈。转眼之间,光圈迅速扩大,消弥于空中。

  而界石的正面却陡然浮现出“沐晚”两个古朴苍劲的朱红大字。

  “好了,这座山便以你的名字为名,叫沐晚山。没有你的许可,旁人都会被阵法阻隔在界石之外。”张师叔祭起飞剑,“现在,我们去坊市买瓦和家具。”

  “好呀。”沐晚按捺住内心的激动,也祭出飞剑姐终于置下第一份家业,在太一宗安家了

  先前在报到处,她看过地图,知道外门坊市位于外门西部的边境上。

  张师叔在路上跟她道明了外门的由来原来,太一宗是祖师爷一手创办的。最初,祖师爷开山立派那会儿,太一宗不叫太一宗,叫做太一派。而这一带门派众多,太一派只是其中一个不入流的新门派。祖师峰便是太一派的发迹之地。后来,太一派这一带迅速崛起,先后吞并了金莲峰等山脉,地盘越变越大。到祖师爷飞升之前,太一派已经挤身为东华洲第一流的门派,改名为太一门。祖师爷飞升之际,全东华洲有头有脸的修真大能们都赶过了来道喜。也是在那次聚会之上,太一门被大家一致推认为东华洲第一宗门,正式改名为太一宗。不过,那时,太一宗的地盘只包括现在的内门。之后,太一宗在第二代掌教,祖师爷的大弟子,广成道君的带领下,经过百年征伐,太一宗才完全整合了这一大片的修真门派,将之划为自家外门。

  “将周边千余里的其他门派清除殆尽之后,广成道君归隐。从此,宗门也改由金丹真人们主政。是以,后面的历代掌教皆以守成为职责,宗门没有再向外扩展。”

  “外门坊市,原本是这一带的最大的散修坊市。即便被宗门收并,过了几千年,现在坊市里也仍然有很多其他门派或者家族开的老字号店铺。坊市里掺有外面的势力,因此,为了安全起见,宗门强令外门坊市,辰正开市,酉末关市。凡宗门弟子,除去在坊市内任职的,其余人,不分内外门,皆不得在坊市内过夜。现在已经是接近正午,我们得快些赶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