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十四章 斗法
  以沐晚的御剑速度,起码要两个时辰之后才能到达目的地。这次郝云天很大方的主动提出携带她和张逸尘一程。

  不愧是本命飞行法宝,又快又稳,地方也宽敞得很,不出一刻钟,三人便飞临那座山头的上空。

  郝云天没有立马降下玉箫,而是淡声说道:“先绕山一周,看个大概。”

  沐晚道了声谢,暗道:原来大师兄是个面冷心热的。

  这是一座双峰山,大约高两百丈。两峰之间,一条宽十几丈的瀑布,飞流直下,在山腰处积成一口清澈见底的水潭。山中林木葱郁,花草芬芳。山脚,有一条玉带般的小河绕过。河边,数千亩黑黝黝的灵田从山脚,顺着山势,延至半山腰。此时,灵田里空无一物,想必是刚刚才收割过。

  “好山好水好风光”张逸尘点头,评道,“这个地方还过得去。”

  哪里是“过得去”简直是不能太好沐晚眼里一片火热,居高临下,看着这座属于自己的山头,摩拳擦掌。惊喜,绝对是惊喜之前,她只是想能一块可以安身的静土,万万没有想到是得此世外桃源

  “山中林木甚多,你可以以木为材,建一座木屋。”郝云天转过头,问道,“两个山头,中间的峡谷,山腰的水潭边,都是可选之地。你想把屋场建在何处?”

  沐晚定睛细看。

  整座山的灵气浓郁度都相差无几,唯一的区别就是景致。刚刚郝云天点出的四处地方,以水潭边的景致最好瀑布坠入潭中,溅起的水花好象碎玉,晶莹夺目。潭边青草茵茵。山花迷人眼。

  不过,沐晚不喜欢。理由是,水哗啦啦的响,太吵了。当然,每天去潭里泡个澡,游两圈,确实是件惬意的事。这个可以有。住在旁边。却真的是谢谢啦。

  而山中的那一处小峡谷里,风和日丽,景色宜人。可能是旁边有一高一矮的双峰护卫。此处的气候也明显异于山中其他地方。此时已是中秋,别处都是秋意浓浓,而峡谷之中仍然莺飞草长,一派暮春气象。

  有道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姐是来修真的,可不是来避世安居的。况且。一年四季,峡谷之中眼下就少了个秋季。四季不全,恐怕不利于悟道。所以,在谷中修座别庄。偶尔来住一两天,散散心,应该是不错滴。

  峡谷。不选

  剩下的就只有一高一低的两个山头了。矮些的那个山头,上面有一块裸露的屋基。一看就是前任选的地儿。前任将房子扒得一干二净,连根木头椽子都木有留下,只留下一块空地,显示有人曾在这里住过。

  姐才不要捡人家住过的地方沐晚果断看向高些的山头。只一眼,她就看出为毛前任不选它了。山头好尖,山顶不但连象样的平地都没有,而且土薄石多,树木稀少。

  沐晚皱了皱眉,暗道:只要能把山头削掉一点,就好了。

  于是,她指着山头问道:“大师兄,小晚若是把山头削掉一些,有没有违背宗门的规章制度?”

  郝云天意味深长的瞅了她一眼,答道:“宗门里并没有这样的规定。”

  也就是说,可以啦沐晚笑眯了眼,伸手指着高一些的山头:“大师兄,小晚就选这个山头”

  张逸尘摸着圆润的下巴,说道:“小晚要住在那里?那真的只能在山尖上削出一块平地来了。”

  沐晚取出桃木剑,点头:“也不是要把整个山头都削平。山上的那些巨石,其实看上去挺有气势的。要是都削去了,整座山就会少了一半的趣味。”轻抚桃木剑,她不由想起青锋剑来。后者强横得很,用来平整那些石头,最好不过。可惜,此剑被她收进了空间里。眼下,空间仍然处于关闭状态,她没法拿出来。

  没办法,只能用桃木剑硬劈了

  目光扫过桃木剑,郝云天轻笑:“既然小师妹决定了,我这个大师兄便且为代劳。此一剑,算是送给小师妹的乔迁贺礼。”说着,他右手捏成剑指,象是画画儿一般,轻描淡写的对着那座山头一挥而远。

  “轰”,金色的剑气从他的指尖迸出,于半空中虚幻成一柄金光闪闪的通天巨剑。巨剑从右至左,向山头平削去。

  哗啦,山石乱飞。整座山都笼罩在金剑之下,沐晚等人明显感觉到整座山都在颤抖。

  只此一剑,山尖便被削去一半。山顶凭空现出一块高约五丈锈红色的山崖。山崖之下,被削出来的平地,用来建座木屋,那是绰绰有余。

  此剑一出,四野皆静,鸦雀无声。

  啊呀,这家伙真的是筑基期?居然已经可以做到凝剑气为剑张逸尘惊叹之余,也不甘示弱,取出七宝折扇,上下翻动,说道:“光秃秃的山头太难看了。师叔也送你一份薄礼,给你种上点花花草草。”

  随着折扇的翻动,除去靠着山崖的那一边,平地其余三边的土都被翻了一遍。

  “去”他轻喝一声,嗖嗖嗖,往土里扔了一把花种,然后,对着山头,轻摇折扇,嘴里念念有词。

  于是,新翻出来的泥土里,先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钻出许多生绿色的嫩芽。然后,这些嫩芽又齐刷刷的抽枝开叶。再然后,它们都长至半人高,枝头上雨后春笋般的冒出很多花苞。米粒大的花苞随风长大,转眼就含苞待放。最后,百花吐蕊怒放,沉甸甸的花枝垂下来。整个山头,姹紫嫣红,美不胜收。

  “雨来”张逸尘弹出一道雨符。

  雨符飞至空地之上,淡蓝色的符光闪呀闪。沙沙沙,秋日高照,唯独这一块平地下起了细雨来。

  阳光下,雨幕五光十色。流光溢彩,甭提有多美啦

  十几息之后,“叭”的一声,雨符之上符火一闪,符灭雨收。

  张逸尘“叭”的收拢扇子,笑道:“好了,这下好看多了。女孩子住的地方。就应该花团锦簇的。漂亮一点才好。搞得那般杀气腾腾做什么”他家小晚虽然穿着打扮跟个假小子似的,可绝对是粉团儿一般的女娃娃一枚,岂能住在杀气腾腾的剑痕里?

  同时。他的心里很忿愤他是去过五花岭的。这位大师兄漫山种满五色茶花,把整座山都整成了花海。这说明,这位仁兄的审美其实最正常不过。结果,到了他家小晚这里。帮忙弄个屋场,却搞得剑气冲天。哼。你丫的,是想带歪我家小晚呢,还是想带歪我家小晚

  此时,沐晚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天啦……神仙

  除此之外。一时之间,她的脑袋里白晃晃的,从未有过的空阔。真的再也想不出第三个词。

  郝云天不置可否,降下玉萧。落在被花丛环绕的空地之中,对沐晚说道:“小师妹,你慢慢收拾。五天之后,我再来。”有这一道山崖摆在这里,量外门的一干宵小,即便是想对他家小师妹做点什么,动手之前也定会好掂量掂量一番。是以,他今天的任务完成了。余下的,小师妹的“师叔”完全可堪驱使,他放心得很。

  顿了顿,他又说道:“以后,每五天,我过来一趟,与你一起修行半天。”

  张逸尘闻言,心中大喜: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师尊看人看事,眼光真准。清沅师叔是真心想收小晚为徒。她自己不好出面,便派了门下的大弟子过来。

  沐晚也读懂了话里的意思,感激之余,抱拳称“是”。

  郝云天冲张逸尘抱拳,说道:“有劳。”复又祭起玉萧,扬长而去。

  这人……好酷直到他化成天边一个小黑边,张逸尘才收回目光,低头问道:“小晚,你想建座什么样的房子?”

  没这人在一旁镇着,他终于可以放开手脚,无所顾忌。

  沐晚也收回目光:“我……不知道哎。”象是想起什么,她使劲的在自己手心掐了一把。

  滋,好痛

  是真的不是在做梦

  某人心里总算踏实了。

  只是,幸福来得如此突然,惊艳绝伦。她完全反应不过来,好不好

  张师叔见状,用扇子掩嘴,呵呵轻笑。

  “哇,师叔,花丛好漂亮哦。”回过神来的某人,飞扑到周边半人高的花丛边,双颊泛红,一双眸子亮闪闪的。

  有玫瑰,有月季,有秋菊……还有好多她叫不出名儿来的花藤花蔓。红的粉的白的黄的紫色的……大大小小,各色各样,起码有数十种之多。

  有这样的花丛陪伴,就是露宿其间,也是美得冒泡

  她回过头来,冲张师叔欢呼:“师叔,弟子现在好幸福哦”

  傻孩子张师叔被她逗乐了,笑着招招手:“这个只是点缀。再好看的花,也不能当房子住。过来,我们先画出房子的草图,然后再依图取材建房。你初来乍到,接下来还有很多事要做。五天后,你大师兄又要过来教导你修行。时间很紧,别瞎玩了。”

  “哦。”沐晚收心,走过去,与之一道蹲在空地上。

  张师叔随意捡了块石头,一边在地上飞快的画出一个大方框,一边说道:“明年下半年就要举行内门大比,所以,你在外门的时间最多一年。房子也无需太大,够住就行。”

  虽说宗门规定,金丹以下的弟子,除了内门的亲传弟子和记名弟子是住在他们师尊修建的弟子院里,其余人,不分内外门,都得自行搭建草庐居住。但那真的是数千年以前的事了。随着宗门的不断发展壮大,占有的资源翻着筋斗儿增多,门内奢侈之风日盛。现在,太一宗的弟子哪个不是尽量把自己的房子建得尽善尽美?你真的和开山立派那会儿的宗门前辈们一样,草草的搭间窝棚住下,那你就真的是秀逗了就算你自个儿不嫌弃,与你比邻而居的其他弟子也会看不下去,明里暗里的,非戳断你的脊梁骨不可

  但,赤阳真人是从外门弟子做起,一步一个脚印,才修得今日之成就。而且,同为金丹真人,他也是属于旁系一脉,手头的资源比不得嫡系一派中的金丹同门。是以,他向来教导门下三位弟子:与人斗富幼稚可笑,铺张浪费有违天道。

  受其师影响,张逸尘打小就养成了不浪费的良好习惯。

  而沐晚呢,前世,她就不是一个好奢侈的。这一世,她更加看得淡,对吃穿住行的要求是量力而行,舒适自在即可。

  所以,她点头说道:“嗯,弟子一个人独住,有一间房容身,就可以了。”

  张师叔摇头,将地上的大方框分成一大一小的两部分,说道:“也不能太简陋,起码也要有会客的地方。”想了想,他又将那个大框一分为二,“你大师兄会经常过来指点你一二,所以,练功房得单独辟出来,不能和起居室合在一起。”

  最后,他在大方框的外面加了一道边,解释道:“这三面都修上长廊。你喜欢花,可以坐在长廊上,赏花。”

  唔,师叔想得真周到还有,这样子,真的只是“够住就行”吗?沐晚完全没有相关经验,插不进话,索性在一旁静静的听着。

  张师叔画完最后一笔,抬起眼皮问道:“小晚,你看修成这样行不?”

  沐晚看着地上的草图,有些为难盖这样的一座房子,得砍多少木头呀?还有,五天之内盖得好吗?

  “师叔,我只是一个人住,盖一座这么大的房子,会不会太奢华了?”

  不想,张师叔不以为然的扔掉手里的石头:“这算什么奢华一座木头房子而已。家具之类的,外门坊市里都有卖。等房子盖好后,我带你去逛逛。”

  “是。”听他这么说,沐晚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事实上,她很喜欢张师叔的设计,嗷嗷的提起桃木剑,“弟子这去就砍木头。”

  一想到要亲手给自己盖座“豪宅”,她便浑身上下充满了力气。

  张师叔却叫住她:“你知道要砍什么样的木料吗?”

  沐晚哑然。

  张师叔笑了,暗道:这才对了嘛。你一个六岁的奶娃娃要是什么都懂,叫老子这个当师叔的,情何以堪呀

  “你在这里平整夯实地基,我去砍木头。手脚要快点。等我回来之前,就要收拾妥当。”

  “哦。”沐晚看着已经被削得很平的地面,挠头,“师叔,这里已经很平整了呀。”还要怎么收拾,才叫妥当呢?

  张师叔指着对面矮一点的山头说道:“看到那块空地了没有?收拾成那样子,就差不多了。”

  沐晚举目远望,看着对面那块平滑如镜的屋基,倒吸一口冷气。

  果然,房子不是那么好建滴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白施渊织梦者兰xznjkf的月票,多谢未完待续

  ps:从明天起,某峰接连外出三天,所以,每天只有一更……章节设置的是自动发布,定的每天早上八点。

  又因为十二月份要出长差,所以,为了出差期间不断更,某峰在十一月份要拼命存稿,只能保证一天一更。如有双更,定会文末预告。

  再次感谢亲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