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十三章 太一宗
  其实,沐晚当时完全是被激将得热血上头,才一马当先,不管不顾的率先冲了出去。所以,回过神来之后,她就懊悔不已真是太不冷静了

  好在,张师叔随后就追了上来。

  “师叔……”某人又羞又愧。

  张师叔冲她安抚的一笑,轻声说道:“跟上”

  “是。”

  从镜台城到太一宗还要飞百余里远。张师叔抢飞在最前面,不动声色的抢走了带队权。他知道沐晚的御剑速度,因此,由他带队,沐晚还算轻松。

  出人意料的是,至始至终,郝云天都背负着双手,悠然的跟在末尾,自觉殿后。

  张师叔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不到一刻钟,三人飞到太一宗外门上空。

  张师叔特意在半空中停住飞剑,指着脚下峡谷间的一条象玉带一般细长的石径,说道:“小晚,你看,这就是宗门的试心路。”

  沐晚飞过来,在他身侧立住,定睛细看。峡谷象是宗门的天然门户。峡谷之后,耸立着一座象屏风似的青翠大山。试心路从峡谷开始,顺着山势,直达后面那座大山的山顶,中间起码有近万级石阶。而大山后面的情形,云山雾罩,根本就看不真切。这个师叔以前说过,是因为外门护山大阵的缘故。不过,护山大阵应该很了不得。因为她连阵法波动都看不到

  目光自试心路上飞快的扫过,沐晚在心里轻哼:台阶是多了些。不过,和姐的试心路相比,这条台阶却连小巫都算不上

  张师叔象是看穿了她的心思,解说道:“试心路上设有多重迷阵。宗门广招门徒的当天。会将这些迷阵尽数打开。应试之人经过试心路,便会深陷迷阵之中。不但平时潜藏在心底深处的会被放大,而且阵法会顺着他们的诸多,自动活龙活现的重现应试之人的生活场景。如果应试之人不能克服心中的,就无法堪破幻阵,在试心路上也是寸步难行。五个时辰之内,不能走完试心路。就算应试失败。与宗门无缘。”

  沐晚听了,心中凛然好吧,换在几个月前。试心路,姐是哭都哭不过呀。

  郝云天停在不远处,淡声说道:“走吧。”

  张师叔挑眉又是一个不经试心路入宗门的。老兄,攀爬试心路的各种酸爽。你是永远都体会不到了滴。

  转眼,三人飞过那座屏风般的大山。

  一过大山。浓郁的灵气便扑面而来。

  沐晚被眼前的情景镇住,不由自住的停住飞剑。

  天啦仙境

  灵气萦绕,似云似雾,浩瀚如大海。一轮金色的朝阳挂在半空之中。霞光万丈,为云海染上了绚丽灿烂深深浅浅的金色。其间,数不清的青山时隐时现。它们高低不同。形态各异。鹤鸣悠悠,一行行白鹤翩然。往来于各青山之间。

  沐晚定睛一看,白鹤的颈背之上有人。他们都穿着青色的窄袖长袍,骑坐在鹤背之上,袍角与衣袂齐飞,穿行于青山云海之间,好不逍遥自在

  张师叔见状,回过身来,说道:“哦,这里就是外门了。据说有十万大山。总共设有十个管事处。我们先要去报到处。”说着,他伸手遥指天边,“小晚,看,那里就是内门”

  沐晚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只见那一处紫气冲天,金光闪闪。然而,无论她怎么凝神,那地方也是遥不可及,仅能看到此般情景。

  张师叔笑道:“内门也设有护山大阵,是祖师爷飞升之前,亲手摆下的。祖师爷涉猎广泛,在阵法一道上也是造诣非凡。几千年来,我们的内门护山大阵都被尊称为炎华界第一阵,从未被超越。一直以来,内门护山大阵都只开半成,仅是将内外门隔开而已。”

  这就是太一宗,我的宗门沐晚叹为观止,心中的自豪与骄傲油然而生。

  报到处设在最外面,离试心路仅有五十来里远。

  不一会儿,张师叔便指着脚下一处象馒头一样的小山,介绍道:“这便是报到处。你要在这里报到,领取外门弟子身份玉牌,以及选择修行地。

  小山里古木参天。山顶建有一座绿瓦红墙的四角小屋,外形跟座凡人界的山神庙差不多。

  三人降下飞剑,落在屋前的小草坪之上。

  “两位师叔大驾光临,弟子有失远迎,该死该死。”从屋里飞跑出一位身着青袍宽袖的中年男子。他分别向郝张两人行了一个道礼,抬起脸来,已然笑成了一朵花儿。

  炼气六层的修为。沐晚站在后面,不由想起了沐府的那些小管事们。

  张师叔说道:“我与郝师兄带外门弟子沐晚来报到。“

  中年男子看向沐晚,亲切的笑问道:“这位便是沐师妹吧?哦,我姓袁,是这里的管事。数月前,清玉师叔祖已经发了飞函过来。我一直等着师妹前来报到呢。”

  沐晚上前,抱拳行礼,尊称:“袁师兄。”

  中年男子连忙抱拳回了一礼,微躬着身子,伸手请道:“两位师叔,请里边小坐。”

  张师叔侧身,对郝云天说道:“郝师兄,请。”

  郝云天略一点头,也吐出一个“请”字,径直走进了报到处。

  张师叔第二。

  袁管事用眼角的余光瞥了沐晚一眼,撩起前袍,小跑的跟了进去。

  沐晚深吸一口气,最后一个走进黑油大门。短短的时间里,她便深刻体会到了师叔之前所说的“宗门规矩甚严,最重上尊下卑,讲究长幼有序”。

  张逸尘和郝云天被请至上座。袁管事一进屋便疾声招呼门旁侍立的两个身着青衣短打的小童:“快,快去上好茶来。”

  张逸尘打断他,说道:“先给小晚报到。”

  “是是是。师叔说得对。”袁管事唯唯喏喏,转身对刚跨过红木门坎的沐晚说道,“沐师妹。请随我到书案这边来报到。”

  “是。”沐晚跟了过去。

  屋子被一道正中写着“报到处”三个正楷字的丈二宽的淡黄色屏风分成内外两间。左右两边各有一间耳房。

  屏风的前面摆着一张红木方几和两张红木圈椅。方几上摆着一盆半尺高的青松。张师叔和大师兄一左一右,就是坐在这两张圈椅里。

  对着黑油大门,还摆了两行共六张红木圈椅。

  左边的那行圈椅后面摆着一张祥云虎足四脚红木长条案。案头上,除了文房四宝,还堆了半案的纸卷,长长短生,厚薄不一。

  袁管事在长案后面的红木圈椅上坐下。问清沐晚的名字后。他从纸卷的下面取出一块巴掌大的白玉。从笔架上取下最细的那一只,在砚台里沾上朱砂,翻到白玉的背面。一边飞快的写着,一边嘴里念念有词:“太一宗,外门弟子,沐晚。”

  然后。他将玉牌递给沐晚,说道:“沐师妹。请往里头注入灵力,激活你的身份玉牌。”

  沐晚双手接过,将玉牌握于右手,正要往里注入灵力。张师叔已走到跟前,拉着她往长条案左侧的墙壁走去:“小晚,这个可以稍后再激活。先过去选修行地。”

  墙壁上挂着一张硕大的地图,上面灵光点点。

  看来这位青木峰的师叔很赶时间。袁管事更不敢耽搁。连忙从笔架上另外取下一只长笔,在另一个砚台里沾上墨汁,起身走了过来:“沐师妹,你从中选一个山头吧。有灵光闪烁的,都是有主之山,不能选。”

  一个弟子独占一个山头好大的手笔沐晚不由吸了一口冷气。这一路走来,她经过了几十座城镇,以及一些师叔嘴里的小门小派。其实大家的资源还是很紧张的,没有哪个能象太一宗这般阔绰。

  整个外门呈半月状,地图上闪烁的灵光有稀有疏,但总的来说,越靠近内门,光点越密集。

  应该是越靠近内门,灵气越浓郁吧。沐晚仰头看着地图,如是想。

  果不其然,张师叔也如是解说,然后,他指着靠近里头的一个空白山头问道:“这一处怎么没有人?”按理说,这个山头紧挨内门,各方面条件都在外门属上等之地,不可能会空置的。它旁边灵光闪闪,就没有一座空山。

  袁管事连眼皮都没有抬,直接答道:“回禀师叔,这一处原来是伍毅师兄的。他在今年的外门大比中荣获第三,被丹霞峰的洪师祖看中,收为记名弟子,于三天前搬到内门去了。这一处暂且空置了下来。”

  张师叔笑道:“小晚,你的运气向来不错,就选这一处吧。”

  沐晚点头称“是”。

  唉,此山并非安居之地呀袁管事有心想卖个好,提醒一下,但是,转念一想,人家报个到,就有两名筑基期的亲传弟子陪同。就冲这排场,也住得上这座宝山。他一个小小的外门炼气期管事,瞎担什么心

  于是,他缩了缩脖子,把话尽数吞进了肚子里。不过,下笔之前,他还是得例行公事的问一遭:“沐师妹,你确定了吗?”

  沐晚伸手指着那处山头,肯定的点头:“确定了,就选这里。”

  “好咧。”袁管事提起笔,在山头上一点。

  灵光一闪,这座山头瞬间亮了。

  袁管事三步并两步走到长条案后面,从纸卷堆里翻出一卷来,在案面上打开,念道:“山中有上品灵田一百亩,中等灵田五百亩,下等灵田一千亩。每年须向宗门上缴谷利如下:上等灵谷两百担,中等灵谷一千担,下等灵谷三千担。以实物为准,不接受灵石折换。今年的谷利,伍毅师兄已经全部提前交清了。所以,沐师妹,你是自后年年初开始交谷利。请过来签字画押吧。”说着,他把手中的笔递给沐晚。

  还是要种田呀。并且还是这么多的田沐晚接过笔,看着桌上的白纸黑字,心里直发怵姐就是把自个儿劈成一百瓣,也种不过来呀

  想了想。她抬头问道:“袁师兄,宗门中可有农户?”

  袁管事点头:“有的。如果沐师妹需要,可以去人务处挑选。”

  那就好。沐晚吐出一口浊气,提笔在落款处签下“沐晚”两个簪花小楷。

  袁管事细看之后,大力赞扬:“清婉灵动,好字”

  沐晚仰起小脸,冲他甜甜的笑了一个。就象得到糖果的小孩一样。事实上。她藏拙了,故意只用了三分笔力。不然,一个六岁的孩童写出她前世的巅峰水平。岂不摆明了招人起疑?

  接下来,袁管事收好契纸,手里多了一只黑色的储物袋,递过来:“沐师妹。从此你就是太一宗的外门弟子了。这是宗门赐给你的入门礼。里头有外门弟子服两套,灵石两块。以及下品养灵丹两瓶,请查收。”他飞快的瞄了一眼负手站立在一旁的张师叔,又看着沐晚,将“收”字咬得重重的。

  沐晚道了谢。双手接过来。这点东西,澳门赌博网站:她哪里会特意去清点这时,她注意到了袁管事异样。

  这是……沐晚心中了然。刚刚从地图上。她看到这里算是整个外门灵光最稀少的区域。那么,袁管事肯守在这里。自有他的道理。

  打开储物袋,她只留下了外门弟子制服,将灵石和养灵丹全部取出来,送给袁管事,说道:“袁师兄辛苦了,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袁管事立马喜笑颜开,一把接过来,真心赞道:“沐师妹兰心蕙质,仙途无量。”他本以为这一单会连个屁也捞不到的,不想,新来的小丫头竟是个懂规矩的。

  嗯,看样子应该是从某个修真小家族里出来的直系子弟。他如是猜测。之所以会这般猜想,首先是,修真世家的子弟即便是资质差,只能进外门,也都是牛气哄哄的。哪会把他们这些炼气期的小管事放在眼里?只有小家族里出来的,进宗门之前,族中的长辈们才会提前教教规矩,嘱咐他们打点一二;其次,若是旁系子弟,做不到这般财大气粗。

  这时,一直静坐着,没有吭声的郝云天起身,说道:“走吧。”

  袁管事比先前明显热忱了不少,笑嘻嘻的送他们出门。

  直到三人御剑离开,飞出好远,他还仰着头,站在报到处的小草坪上。

  张师叔皱眉:“小晚,你为什么要贿赂他?”

  沐晚瞪大眼睛,辩解道:“师叔,弟子没有贿赂他的意思。灵石和丹药是弟子真心实意送给他的。地图上,这一带都没有多少灵光。他独自守在这里,肯定过得很清苦。弟子身上又不缺这两块灵石和两瓶下品养灵丹,所以就全送给他了。”

  张师叔“哦”了一声,没有再吱声。

  郝云天难得的问了一句:“小师妹,你身上哪来的灵石和丹药?”

  沐晚如实答道:“小晚和师叔在回宗门的路上斩了一个劫道的筑基期散修。”

  张师叔连忙补充:“是小晚独自斩杀的。我并没有动手。”

  郝云天颇为意外,看了一眼沐晚,脸上竟然现出一丝笑意:“难怪小师妹这般有底气。”

  沐晚嘿嘿一笑。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六翼天使007给本坑投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ps:清沅真人提剑:“各位读者老爷,我家云天这么帅,怎么就只有六老爷打赏了两张月票?说好的看脸的世界呢?”

  郝云天连忙将人拉住,清咳一声,沉声劝道:“师尊,求票得低调”

  “哦。”清沅真人挽了个剑花,向各位读者老爷伸手,“读者老爷们,月票呢?还有木有?这玩意儿据说是有排名的,排不上名号,再多也换不来软妹币。文飘过峰那家伙码点字也不容易,老爷们多投点不要钱的月票吧。要是得幸排上了名号,也好换点灵石……呃,不,是软妹币。”

  说完,她回头招呼道:“云天,过来,给读者老爷们笑一个。”

  郝云天果断翻脸,一记掌刀将之打昏,扛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