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十一章 考验
  穿云梭上,赤阳真人吩咐:“小逸,你现在给你朋友发道传讯符过去。本文由 。。 首发我等若贸然去打扰,显得很无礼。”

  “是。”张逸尘取出一只纸鹤,发给尉迟三泉,说明自己即刻陪着宗门里的三位真人过府看望沐晚。末了,他还特意点明,这事不要告诉沐晚。

  清沅真人眼波流转,盈盈笑道:“张师侄不错,为人磊落。”

  赤阳真人点头:“嗯,他是很实诚。”

  张逸尘垂眸,暗道:我这是对小晚有信心!

  一行人很快到达境台城。

  境台城受太一宗庇护,没有实行宵禁。四座城门皆全天候敞开。他们到达的时候,尉迟三泉已经静候在东城门口。

  张逸尘将他引见给了三位真人。

  大家都是真人,属同一辈。初次见面,彼此以“道友”相称,相互见礼。

  尉迟三泉直言相告:“寒舍前门位于正街之上,人来人往,甚是不便。沐小姑娘在后院的东厢房安置。三位道友如若不嫌弃,不妨随在下直接去后院。”

  三人里头,赤阳真人修为最高,是以,他身为宗门师兄,表态道:“如此甚佳。有劳道友了。”

  于是,他们一行人掩了身息,也从后街径直进了尉迟家的小院。

  在东厢房外面,众人皆立住身形。

  清沅真人冲张逸尘努了努嘴,示意他自个儿进去。

  张逸尘点头,深吸一口气,推门入内。

  “咚——”小八门九星阵被触动,发出钟鸣之声。

  沐晚放下手中的书本,跳下紫檀雕花大床。从内间快步走了出来。

  而张师叔推开门,将门虚掩上,在屏风前的一张紫檀木太师椅上坐下。

  “师叔!”沐晚从屏风后面出来,见到是他,又惊又喜,连忙上前行礼。

  “师叔,您忙完了?”

  张师叔“嗯”了一声。按照清沅真人设置的套路。说道:“我这次回宗门,是恳请师尊,推荐你进内门剑道峰。”

  沐晚闻言。一双杏仁眼惊得浑圆,连呼吸也陡然变得紧促起来。

  张师叔接着说道:“但是,小晚,你的资质实在是太差。师尊他老人家已经尽力了。”说完这句。按照清沅真人的要求,他得略停。是以。他顿住话语。

  沐晚“哦”了一声,垂下眼帘,掩去眼底的黯然。

  张师叔又说道:“不过,清玉师叔也很关心你。师叔向剑道峰的清沅师叔推荐了你。”

  沐晚的心又提起来了。同时。她忍不住在心里嘀咕:师叔什么也学会说起话来一波三折了?

  她有一种直觉,接下来,师叔的话又将折回去!

  果不其然。张师叔说:“清沅师叔说,以你的资质只能当给她剑奴。”

  沐晚皱了皱眉头。虽然不知道剑奴是做什么的。但是这名字听上去就不象是好的选择。

  张师叔问道:“小晚,你呢,愿不愿当清沅师叔的剑奴?”

  “师叔,剑奴是什么?”

  张师叔便解释道:“清沅师叔是剑修,侍奉她的女仆,就叫剑奴。我所在的弟子院里也配有丹童。两者是一个性质,只是称呼不同而已。宗门每十年会开门收徒一次。有很多人资质较差,又不想做外门弟子,一心想进内门,便进宗门当奴仆。内门的灵气比外门浓郁得多。在内门当奴仆,只要攒足了贡献值,也能兑换功法,自行修炼。如果有朝一日能得到哪位真人的青睐,还有机会到真人近前伺候。真人若是高兴了,有时候也会亲自指点贴身侍者一二。”

  沐晚听明白了。所谓剑奴,说穿了,就是去剑道峰当奴婢。

  姐不乐意!

  一来,她才不要为奴为婢。没错,她是一心想变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会不择手段的变强。所以,有所为,有所不为。她才不要用这种委屈的方式变强。

  二来,她有空间和香香等秘密在身,也不适合给真人当剑奴。

  所以,没有犹豫,她仰起小脸,坚定的拒绝:“师叔,弟子很感谢清沅师叔祖的抬爱,但是,弟子无意当剑奴。”

  按照清沅师叔设置的套路,张师叔还得劝一劝。

  “小晚,外内条件甚是艰苦,以你的资质,到了外门,天生地养,恐怕仙路会更加艰难。而进内门当剑奴,也只是一时之策,并非一辈子都得为奴为婢。若你能入得清沅师叔的眼,博得师叔欢心,澳门赌博网站:转为内门杂役弟子,也不是不可能。内门里,从奴婢转为杂役弟子的,又不是只有一两桩。九大峰内,都有不少这样的现例。你在剑道上很有天份,能进剑道峰,不管是当剑奴,还是当杂役弟子,都比在外门自修不知要强多少倍。更何况,清沅师叔非寻常人。师叔是剑道峰上的著名女剑修,在剑道上造诣出众。她若是有心指点你一二,真的会强过你苦修多年。”

  沐晚还是摇头:“师叔,弟子知道您一心为弟子谋划。师叔的好意,弟子心领了。但是,弟子真的不想当剑奴。”

  其实,张师叔本人看来,当剑奴也不失之为一条好出路,真的强过去外门自修。所以,他刚刚说的全是肺腑之言。

  见沐晚斩钉截铁的拒绝了,他很是纳闷,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沐晚如实的答道:“弟子修行,确实是为了变强。可是,弟子之所以想变强,是因为想做自己的主宰,求一个逍遥自在。当剑奴,如师叔所言,可能是强过在外门自修。但是,此举却有违弟子修行的初衷。在弟子看来,这是舍本逐末之举。还有就是,外门的条件再苦,能苦过凡人界吗?至少,外门的灵气就不知道要浓过凡人界多少倍。师叔。只要能变强,弟子不怕吃千苦,受万难。更何况,外门再苦,也有宗门庇护,也可安心修行。还有,以前师叔不是说过吗?只要弟子筑基。自然就可以进入内门。师叔。相信弟子,弟子一定会筑基的!”

  张师叔连连颌首,赞道:“有志气。”

  沐晚嘿嘿一笑。

  接下来。张师叔又吐出惊人之言:“不过,你无须等到筑基,眼前就有一个进入内门的机会。”

  沐晚大喜,问道:“什么机会?”

  “明年是内门大比之年。一般的。在内门大比之前,外门会提前一年举行大比。外门大比的前三名将获得参加内门大比的资格。不过。外门大比已经在两个月前结束了。清沅师叔说了,如果你愿意,她可以破格给你一个参赛的机会。只要你能进入前五十名,她可以考虑收你为挂名弟子。你愿不愿参加内门大比?”

  话音刚落。沐晚星星眼的猛点头,欢呼道:“愿意,弟子愿意!”

  张师叔抚额。暗中骂了一句“傻孩子”,劝道:“小晚。你知不知道内门大比有多少人参加?他们都是什么修为?”什么都不知道,你就一口答应下来,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沐晚摇头。

  张师叔伸出一个指头:“内门足足有近万名内门弟子炼气期弟子。按照规定,人人都得参加内门大比。据统计,他们之中有近四成的人,修为在炼气七层以上。里头还有百来名亲传弟子。你确定要参加内门大比?还有,你以为杀进前五十名是件轻而易举的事?老实告诉你吧,你师叔我,身为亲传弟子,从炼气期到筑基期,历次内门大比的最好成绩是一百二十九名!还有,每次内门大比之后,宗门里都要比以前安静好多。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沐晚眨巴眨巴眼睛。

  “大家都在闭关养伤啊!不是我吓唬你,哪次参加内门大比,我没挂彩?又有哪次大比过后,不闭关调养好些天的?”

  想象师叔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倒霉样儿,沐晚“扑哧”笑出声来。

  张师叔瞪了她一眼:“笑什么笑!你只要参加一次,就知道厉害了!”五年一次的内门大比,让人既爱又恨,但绝对不好笑。

  “前五十名,真不是人拿的!”

  沐晚止住笑,说道:“弟子知道啊。不过,要是清沅师叔祖给了机会,弟子却连一试的勇气都没有。这内门进不进,都没有什么区别了。”还有一点,她没有说明——近万名炼气期弟子比武,多好的练习机会呀!叫姐怎么舍得错过!

  一想到那样的盛况,她就没来由的全身热血沸腾!

  立时,一眼眸子熠熠生辉,眼底一片亢奋。

  吼吼吼,姐一定要参加内门大比!

  张师叔见了,不由一怔。

  这时,清沅真人与他神识传讯:张师侄,告诉小丫头好生准备。明年内门大比,本尊会去看她比赛。

  张师叔回过神来,如实以告。

  沐晚垂眸,抱拳称是。

  赤阳真人也发了道神识过来,催促道:小逸,走。

  张师叔只好飞快的嘱咐沐晚:“小晚,你早点休息。明早,我来接你去外门报到。”

  “是。”

  见沐晚转身要相送,张师叔摆手说道:“不用送了。你早些安置就是。”

  沐晚只好止住。

  张师叔开门出去,转身替她掩上门。

  院中,三位真人已经与尉迟三泉道过别。清沅真人又祭出穿云梭,正请两位师兄上去。

  张逸尘快步走过去,向尉迟三泉抱拳道谢:“叨扰前辈了。”称兄道弟只是私底下之举。毕竟修为差距摆在那儿,所以,在人前,他还是得按规矩称声“前辈”的。

  尉迟三泉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张逸尘这才跳上穿云梭,与三位真人见过礼后,退到一旁垂手侍立。

  清玉真人问道:“陆师妹,可还满意?”

  清沅真人轻笑,对曰:“待明年内门大比过后再说。”

  张逸尘闻言,眼神略暗。

  三个地方,以赤阳真人的云霄山最近,清玉真人的映月岭略远,清沅真人的五花岭最远。是以,清沅真人驱使穿云梭先到云霄山,放下赤阳真人师徒俩,又飞去映月岭,送了清玉真人。最后,她才飞回五花岭。

  洞府门口,她的大弟子郝云天正负手立于月下,翘首在望。

  见她降下穿云梭,郝云天迎上来:“师尊,回来了。”

  清沅真人点头,吩咐道:“你过会儿给你赤阳师伯门下的二弟子张逸尘传讯,约个时间,明天你和他一道去外门帮小丫头安顿下来。”

  郝云天皱眉:“师尊这样做,怕有些人会看不顺眼,找小丫头的麻烦。”

  清沅真人看着他,笑道:“这些年,你有怕过他们找麻烦吗?”

  郝云天摇头:“当然没有!”

  “那么,她也一样,必须没有!”

  云霄山上,张逸尘跟着赤阳真人走进洞府,神情颇有些沮丧。

  赤阳真人在长榻上的青玉蒲团上安坐下来,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瞧你,都是什么眼力劲儿!”

  什么意思!张师叔立马来了精神,双目炯炯有神的盯着自家师尊。

  唉,我家的笨徒弟哟!赤阳真人没有办法,只得将事情掰开了,跟他解释:“在内门,亲传弟子的待遇是所有内门弟子里最好的。宗门虽然资源丰富,但也是有限的。所以,每一代亲传弟子的数目都有定量,不能超编。再加之,在宗门的嫡系一派里,本来就有在自己的亲族里收亲传弟子的传统。这些年来,此风更盛。现在,很少有嫡系会收外族子弟为亲传弟子。即使有,也十有*是易徒而教。当年,清沅师妹收大弟子时,就曾闹得沸沸扬扬。也许是被当年的事惹火了。这些年来,不少人明里暗里的没少给她塞弟子,她都一口回绝了。现在,她若冷不丁的又要收一个从凡人界里捡回来的五灵根小丫头为徒。你说,没有过得去的理由,这事可能吗?”

  张逸尘急了:“那您还向清沅师叔推荐?”

  赤阳真人叹了一口气:“没办法,剑道峰上的其他人,无论嫡系、旁系,一听小丫头的资质,一点交情都不讲,立马都给回绝死了。唯一只有你清沅师叔留了口。”

  张逸尘一脸愁苦:“可是,内门大比前五十名……”根本就不可完成的任务啊。

  赤阳真人忍不住赏了他一记毛栗子:“最好成绩一百二十九名!当人人都是你呀!还有,你清沅师叔有意收她为徒,肯定不会把她扔到外门,自生自灭。”说着,他笑了,“喏,你清沅师叔那边传讯过来了。”

  他轻挥袍袖。

  顷刻,一朵五色山茶花自外面飞了起来。

  ===分界线===

  某峰多谢道友千岸赠送的平安符,多谢!

  多谢书友婴宁1991、hull1997、heng87、xznjkf、六翼天使007、紫蓝猫、笑脸掌声、可爱美女樱、shelly7212投的月票!大家慷慨相助,投了那么多的月票!某峰终于不用挂在那儿示众了。真的是太感谢大家了。谢谢!(未完待续)

  ps:原来这东东是这么一回事,不填也没关系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