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十章 清沅真人
  第七十章 清沅真人

  赤阳真人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之前,为师看到你的魂灯曾经黯淡无光,可是那时碰到了什么险要之事?”

  张逸尘敛了笑,正色道:“正是。【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若不是小晚机灵,弟子怕是难逃一劫了。”

  赤阳真人“哦”了一声,说道:“道与为师听听。”

  “是。”张逸尘便将在巨阵被散修联盟截杀,然后,他带着沐晚除敌冲出巨阵,却不慎中了血煞魔气,险些走火入魔,之后,沐晚找到清煞丹,救了他一命的经过详尽的说了出来。

  说完,他从储物袋里取出装着清煞丹的白玉瓶,双手奉上:“师尊,这便是清煞丹。其味恶臭无比,但真的可以化解血煞魔气。”

  赤阳真人接过去,并没有打开,而是询问道:“你尝出主药来了吗?”

  张逸尘老实的摇头:“弟子愚笨,不曾尝出来。此丹味道甚腥,又油腻,其中应该凝有某种血液与肉脂。”那味道真令人恶心,即使过了这么久,他现在想来,仍然引起一阵反胃。

  赤阳真人点头,收了白玉瓶,说道:“既然如此,先放在为师这儿,找时间帮你看一看。”

  “是。”张师叔嘿嘿一笑,又捡起先前的话题,“师尊,小晚的事……”

  赤阳真人起身,下了长榻,叹了一口气:“你和小煜两个都得了那小丫头的因果,为师想不管,也不行啊。不过,这确实是一桩麻烦事。”

  张逸尘闻言,心里“咯咚”作响,紧张的问道:“怎么了?”

  赤阳真人瞥了他一眼,指了指外面,说道:“走,先去找你清玉师叔。路上,我再慢慢说给你听。”心里感慨不已:经此一遭。二徒儿身上总算沾了些烟火气,比以前好玩多了。

  “是。”张逸尘只好悬着一颗心,老实的跟在后面。

  出了洞府,赤阳真人停住脚步。转身对他说道:“小逸,你的飞剑呢?今天,你载为师一程。”

  到了真人级别,他们一般都炼制有本命飞行法宝。区区飞剑岂能与之相比?赤阳真人这么做,摆明了是要考校一下二徒弟的功课。

  张逸尘会意。点头称是,祭出飞剑。

  果然,赤阳真人见了,满意的颌首:“不错,你体内的灵气较以前精纯不少。”

  张逸尘面现得色,伸出双手过来搀扶:“恭请师尊。”

  赤阳真人脸上的笑意更深,真的扶着他的手,跨上飞剑:“走吧。”

  “是。”张逸尘也跳上飞剑,御剑向金莲峰飞去。

  赤阳真人此刻心情甚好,因此也不再吊着自家徒弟。说道:“小丫头资质太差,为了她,为师在剑道峰上碰了一鼻子的灰。”

  张逸尘闻言,惭愧不已:“师尊……”

  赤阳真人摆摆手,打断了他的道歉:“我门下仅有三个弟子,你与小煜皆得了她的大因果。说起来,也是小丫头与本门的缘分。天意如此,我只是顺天行事而已。”

  张逸尘诚恳的抱拳道谢:“弟子不孝,师尊受累了。”

  赤阳真人回过身来,挑眉看着他。笑道:“唔,就冲小逸这句话,为师这些气力也没白使。”之前,他就想不明白。明明自己是一个懂风趣、有品味的好师尊,怎么就教出了这么一根木头桩子。还好,这一次历练回来,木头桩子猛然醒悟,转了性子。

  “呵呵,这才象是为师亲徒弟嘛。”

  张逸尘脸上飞红。

  赤阳真人见了。转回身去,目视前方,嘴角高高翘起,接着说道:“前几天,清玉师弟出关了,为师便去找他一道商议此事。唔,清玉师弟的修为也突破了。依他的性子,应该也是得了小丫头的因果,对小丫头的事很是上心。听说小丫头在剑道上颇有天分,他有意将之推荐给清沅师妹。”

  张逸尘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心中惊呼:清沅师叔!

  清沅真人,太一宗剑道峰著名女剑修,师从玄阳师祖,是剑道峰嫡系中的嫡系。她出身剑修世家,单金灵根,十四岁筑基,六十八岁结丹,如今不过一百八十余岁,据说已经是金丹七层的修为。

  清玉师叔好威武!

  不过,清沅师叔甚少收徒,结丹一百多年,门下仅有一名弟子,也不知道小晚能不能有这个福份。

  想到这里,张逸尘双手不由的握成了拳,紧张的盯着师尊的后背。

  赤阳真人用眼角的余光往后瞥了一眼,提醒道:“小心走错路了!”

  张逸尘连忙举目张望。呃,若不是师尊提醒,险些就要走到祖师峰去了!

  他赶紧调正方向。

  赤阳真人这才接着说道:“清沅师妹与清玉师弟有些交情,并没有一口回绝,说是等你回来之后,再邀我们师徒二人去她的洞府小坐。为师觉得,还是请清玉师弟一并前往为佳。刚刚为师已经跟他传过讯了。”说到这里,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小丫头的资质实在是太差,真是推荐不出手哇。有清玉师弟在,到时也能打个圆场。

  张逸尘深吸一口气,说道:“师尊,小晚确实在剑道上很有天份,弟子认为,她将来定不会令师尊失望的。”

  赤阳真人但笑不语。

  内门共有九峰。九峰之中,以祖师峰为中心,其余八峰皆如众星拱月,环绕在它的周围。而金莲峰与青木峰刚好比邻,相隔不是很远。一刻钟之后,师徒两个便飞进金莲峰区域。

  说是金莲峰,其实是一条连绵千余里的山脉,金莲峰是其主峰。

  在太一宗,元婴大能是师祖级别的存在。除非是宗门庆典或其他重大事务,他们平时轻易不会露面。宗门里主政的,都是金丹真人。内门各大峰都设有一名首座真人,其余的真人担任长老。如果该峰金丹长老为数众多,便分成几轮,轮番协助首座真人打理峰中俗务。只有祖师峰除外。一峰无二主。祖师峰的首座真人便是宗门的掌教真人。

  是以,宗门内,金丹真人的地位很高。弟子们修为晋升金丹期后,就要选一座无主的山头。自行开府。一般的,大家都是尽量选择离自家师尊最近的山头。

  清玉师叔是金莲峰嫡系一脉,他的洞府在靠近主峰的映月岭上。岭顶有一口寒潭,宛若碧玉。隔着老远就能看到。很好找。

  他的洞府就在寒潭的东面。

  当他们飞临映月岭的时候,清玉师叔已经负手站在洞府旁等候。

  张逸尘降下飞剑。等两位长辈相互见过礼后,他才上前执弟子礼:“弟子见过师叔。”

  清玉师叔微微颌首,伸手虚扶:“此一趟,辛苦逸尘了。”

  “不敢。”张逸尘笑了笑。

  赤阳真人祭起自己的本命飞行法宝。一柄玉如意,率先踏上去,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说道:“清玉师弟,请。”

  清玉师叔抱拳谢过,也踏上玉如意。

  张逸尘自然是最后一个上去的。

  剑道峰与金莲峰恰好分别位于祖师峰的两端。清沅真人住在五花岭,与映月岭相隔一千多里。以玉如意的速度,也飞了近半个时辰。

  五花岭原来不叫五花岭,叫做观云岭。后来,清沅真人收了个大弟子。大弟子花费了三年的时间。在观云岭上种满了五色茶花。从此,澳门赌博网站:观云岭漫山遍野的五色茶花成为太一宗内门一景。该岭也因此而得了“五花岭”的别名。叫来叫去,几十年过去了,鲜有人还记得这里的原名。

  了解到赤阳真人还没有传讯给清沅真人,清玉师叔在玉如意上发了一道传讯符过去。是以,当他们赶到五花岭时,清沅真人带着大弟子已经恭候在洞府外面。

  相互见过礼,清沅真人将一行人请进洞府。

  分主宾坐好后,清沅真人吩咐自家大弟子去备茶。

  赤阳真人指着垂手侍立在自己身后的二徒弟说道:“喏,这就是我的二徒弟。张逸尘。”

  张逸尘闪身出来,行了一个道礼:“弟子见过师叔。”

  清沅真人也不客套,开门见山的问道:“是你说那个小丫头在剑道上极有天分?何以见得?”

  张逸尘赧然,当着众人将沐晚平时如何练剑。以及早早进入了剑气境等情况详细说了出来。

  清玉师叔和赤阳真人听了,都微微颌首。

  清沅真人轻轻一笑:“是个勤奋孩子。”接着,她不再提与剑道有关的事,反而兴致勃勃的问道,“你们路上都碰到了些什么有趣的事呀?说来听听。”

  有趣的事?张逸尘略加思索,说出自己两次入定和一次顿悟的经过。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些经历更有趣了。

  三位真人也都听得津津有味。

  期间,清沅真人的大弟子进来,奉上三碗茶,然后,他静静的站在清沅真人的身旁,垂手侍立着。

  待张逸尘说完,清沅真人意犹未尽,抚掌笑道:“果然有趣。还有其他的趣事吗?再说一两件来听听。”

  貌似清沅师叔也没传闻中的那样目下无尘,高不可攀,张逸尘暗地里松了一口气,思维越发放得开了。他笑道:“唔,弟子这一路吃了好多很美味的妖兽肉。”

  此话一出,赤阳真人伸手抚额,首先笑出声来。

  清玉师叔也摇头轻笑。

  清沅真人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笑道:“哦,你学过厨艺?”

  张逸尘摇头:“弟子不曾学过。弟子只会烤肉。弟子的大师兄说,小晚修为提升得太快,要好好调养一番。于是,弟子便杀了妖兽,烤肉给小晚吃。可能是吃厌了吧,小晚告诉弟子,说她在凡俗的时候,跟她奶娘学了几天厨艺,把煮饭的活计全揽过去了。弟子去坊市淘换了一些调料,小晚的饭菜便越煮越好吃了。后来,小晚每天下午都会去猎杀一只妖兽回来。弟子和小晚一天两餐,都没有辟谷了。”

  清沅真人看向清玉师叔,问道:“秦师兄,我好象记得,你说过小丫头才六岁,是吧?”

  清玉师叔点头。

  清沅真人轻叹:“六岁就会煮饭烧菜,是个小可怜呢。”

  清玉师叔也叹了一口气,将沐晚的继母派人收买自己,一心只想将其赶出府里的事情说了出来,末了说道:“我观她父亲也是个不顶事的。我怜其身世坎坷,便顺水推舟应了下来。不然,在她继母手里,小丫头怕是很难长大。也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小丫头命中带有仙缘。不过,她能走到这一步,确实也不易。”

  赤阳真人也在一旁帮忙敲边鼓:“小丫头挺有趣呢。”

  清沅真人笑了:“赤阳师叔所言极是,确实是个有趣的丫头。我们几个在这里聊来聊去的,甚是无趣。我有一个主意,让这事儿变得有趣起来。”

  张逸尘闻言,头皮不由阵阵发麻。

  果然,清沅真人冲他招手,盈盈笑道:“张师侄,附耳过来。”

  站在她身边的大弟子抬起眼皮,瞄了他一眼。

  那眼神……好怪!张逸尘深吸一口气,惴惴不安的上前,微躬下身子,洗耳恭听。

  清沅真人吐气如兰。

  张逸尘只觉得全身有如一道电流经过,全身的寒毛都立了起来。

  敛神!他在袖子里使劲的往自己大腿上狠狠的捏了一把。

  好痛!

  注意力总算集中了。

  清沅真人小声的吩咐了他几句,最后说道:“听着,不准暗中给小丫头出点子。”

  张逸尘苦着脸,退下来,抱拳说道:“是,弟子谨遵师叔法旨。”

  赤阳真人见了,一脸的好奇,正要发问,清沅真人站了起来,笑道:“两位师兄,也一道去看看吧。”

  赤阳真人与清玉真人相对一视,齐齐笑道:“客随主便。”

  出了洞府,清沅真人祭出本命飞行法宝,穿云梭。此时,夜幕已悄然降临。一行人乘着穿云梭星夜向宗门外的镜台城飞去。

  而此刻,沐晚全然不知。她走完一个大周天之后,睁开眼睛,从储物袋里取出《穴位经络图解》,翻到第十二面,一边用神识内视,一边对着书本上的穴位,继续钻研起来——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她发现熟识穴位、经脉之后,她的功法更加娴熟。

  ================================分界线================================

  某峰谢过书友宝宝五岁了赠送的礼物,谢谢。

  另,求月票……两个不曾刨坑,点娘变了好多。这个月票应该和以前的米分红票差不多吧?某峰今天突然发现手里多了三张月票,本就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全投给了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只投出了两张……汗!好吧,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某峰孤伶伶的杵在那儿太难看了。在这里请有月票的亲们,帮衬一个,莫让某峰再挂在那儿……真心难看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