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十九章 师叔的谋划
  前世折了太多的纸鸽,是以,沐晚十指翻飞,转眼之间,就将传讯符折成一只纸鸽。

  将纸鸽送给张师叔面前,她笑嘻嘻的说道:“师叔好生收着,以后收到这样的传讯符,就知道是弟子发的了。”进了宗门后,她在外门,师叔在内门,只怕一年也难见到三两次,只能用传讯符互通往来。

  张师叔接过来,正反两面看了看,说道:“确实样式新颖,不曾见过。不过,样式是可以模仿的,靠不住。在符文之中留下一道神识印记,才是正解。”说完,为了证明自己的话,他将纸鸽拆开,然后,三两下,又折回纸鸽。

  是的哦。修士的眼力、记忆力皆非凡人能比。如果有心仿冒的话,区区的折纸样式确实谁也难不住。沐晚皱起眉尖:“明明刚刚没看到您留印记呀。”

  张师叔大笑:“我的手法够快呀。”要是老子连送道符,也被你一个黄毛丫头一眼就看穿,老子以后还怎么混?整整高出一个大境界的修为呢,全是摆设吗?

  沐晚嘿嘿笑着挠头。

  接下来,张师叔为她解惑:原来在注入灵力的时候,同时就要在符文上面加盖上神识印记。不然,传讯符是发不出去的。

  除此之外,传讯符只是下品符,每道符只能使用一次。一旦往符文里注入灵力,并加盖上神识印记,就算是用过了。如果半个时辰之内,没有发送出去,这只传讯符就算费了。

  至于,激活之后,怎么将传讯符发出去呢?

  还是那句老话——随心所欲。只要发送之时,心里想着具体的收讯之人,就万事大吉了。

  沐晚听完,禁不住赞道:“好厉害!”

  这时,前面突然传来一通朗爽的声音:“逸尘贤弟!”

  张师叔喜道:“三泉老兄!”将纸鸽收进储物袋里,他起身相迎。

  沐晚也赶紧站了起来。

  前面。人影一闪,一位白袍青年男子陡然站在他们面前。看到张师叔,他眼前一亮,抱拳笑道:“几年不见。贤弟的修为又精进不少哇!”

  张师叔也抱拳回礼:“本次历练,略有所获。”

  白袍青年看向沐晚:“这便是你讯中提及的师侄?是哪位真人门下?”

  沐晚见了,上前半步,正式行了一个道礼:“晚辈沐晚见过前辈。

  张师叔在一旁介绍:“她是清玉真人在历练之中为宗门收的弟子。真人命我护送她回来。”

  “原来如此。”白袍青年大大方方的受了沐晚的礼。

  张师叔道明来意,说道:“我还有些事要处理。不方便现在带她回内门,只能叨扰兄长一宿了。”

  白袍青年连连摆手:“哪里,哪里。”说着,他低下头,对沐晚笑道,“小姑娘,我姓尉迟,是个大夫,就住在城里。欢迎你呀,小姑娘。”

  “谢谢尉迟前辈。”沐晚仗着面相稚嫩。仰起小脸,甜甜的笑了一个,心里却直犯嘀咕:不是说有了蓝碧玺灵珠,非元婴以上大能看不穿的吗?难道这位前辈是位元婴大能?

  又转念一想:不对呀。修真界里以修为定辈份。如果前辈是位元婴大能,比师叔高出两辈,两人怎么可能称兄道弟呢?

  不想,尉迟前辈好象一下就看透了她心中所想,哈哈大笑:“姑娘心思好敏捷!我非元婴大能,堪堪结丹而已。”

  沐晚当即惊呆。

  张师叔笑着替她释疑:“尉迟兄是医修,读心之术出神入化……”

  “你也不怕吓坏了小姑娘。”尉迟三泉打断他。对沐晚笑道:“别听你师叔胡吹!”说着,他又看向张师叔,“贤弟不去我那儿坐坐?”

  张师叔还有正事要办,便抱拳说道:“小晚便麻烦兄长代为照看了。明天上午。我再到府上接人。”

  “行,改天,我们哥俩再好好喝一杯。”尉迟三泉爽快的应下。

  张师叔这才对沐晚说道:“小晚,今晚你便留在尉迟前辈府中,明天早上,我再来接你。”

  “是。弟子遵命。”沐晚乖巧的抱拳应下。刚刚她听得很明白,尉迟前辈是位金丹真人,且擅长读心之术。所以,她唯有敛心静神,哪里还敢跟平时一样神思乱飞?

  张师叔满意的点点头,抱拳与尉迟三泉道别,御剑向太一宗飞去。

  见沐晚神色镇定自若,脸上并无半点不舍与慌乱,尉迟三泉抚掌轻笑,连声说道:“有趣,有趣。”

  沐晚仰头看着他,大眼睛黑黝黝的,清澈明亮。

  尉迟三泉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笑道:“沐小姑娘,请随我来。”

  “是。”

  见她甚是拘谨,尉迟三泉边走边解释道:“小姑娘,你也别担心。我的读心术和御剑术一样,也要是耗费灵力的,怎么可能滥用,白白浪费灵力?”

  沐晚没有作声,心里暗哼:骗人!

  尉迟三泉哈哈大笑:“小姑娘,我刚刚所言,句句是真,没骗人。”

  沐晚仰起脸,警觉的看着他,一双大眼睛流光溢彩:姐心里说,你骗人,你立马就狡辩没有骗人。不是读心术,是什么!哼,还说没有骗人!

  尉迟三泉举起双手,辩解道:“真不是读心术。只是察言观色而已。我活了一百多岁,要是连你一个六岁毛丫头的心思都猜不出来,还要靠读心术,岂不是白在世上呆了这么多年?”

  他的个头和张师叔差不多。为了配合沐晚的小短腿,他特意放慢了脚步。

  沐晚跟在他右边的后侧,始终与他保持半步的距离。想了想,她仰起小脸,问道:“前辈,您怎么看出晚辈是个女孩子的?还有,您又是怎么知道晚辈今年才六岁?”她看得出来,这位尉迟前辈为人很随和。也许是看到她过于拘谨,前辈才一直跟她解释读心术。对方是位金丹真人,又是师叔的朋友,无论从哪一层面,她都不能继续保持沉默。那样的话。会显得她很没礼貌。说得不客气点,就是不识抬举。

  尉迟三泉回过头来,看着她,反问道:“你还记不记得。刚刚你师叔是怎么介绍我的?”

  “师叔说,前辈是位医修,读心之术出神入化。”

  “不错。你师叔的话,你记得一字不差。”尉迟三泉点头,“我是医修。。望、闻、问、切,是我等医修入门的基本功。是男是女,多大年纪,你觉得能瞒得过一个金丹期医修的法眼吗?”

  沐晚汗然,老实的摇头。

  尉迟三泉轻笑:“小姑娘,你肯定是身上带了能够遮掩身形的法宝,而且,这个法宝肯定非同一般,非常人可破。是以,一朝被我看穿真实性别。你便先入为主。先是猜测我的修为,后又受你师叔提示的影响,认定是我用了读心术的缘故。小姑娘,我问你,你就没想到过还有其它的可能吗?”

  沐晚垂眸,脑瓜子飞快的转动起来。

  过了一会儿,她立住身形,恭敬的行了一个道礼,谢道:“晚辈沐晚多谢前辈点化。晚辈明白了,术法、法宝虽强。却都是身外之物,并非己身之强。晚辈恃法宝之强,而忽视了自身的强大,可谓舍本逐木。”

  尉迟三泉面露赞许。抚掌赞道:“小姑娘兰心蕙质,澳门赌博网站:清玉真人果真是慧眼如炬!”

  如此一来,两人便熟稔了起来。见沐晚面带倦色,尉迟三泉没有在路上闲逛,抄近道,直接将人领进了自己家里。

  尉迟家就在闹市之中。很小的一个二进的院子。前院是他开的小医馆。后院就是住家的宅院。

  前门开在正街上,人多眼杂,是以,尉迟三泉带着人从后街直接进了后院。整个后院只有三间房。正中的那一间是他本人的卧房+书房+练功房;西厢房住着他的药僮与两名老仆;东厢房是客房,平素是闲置着的。他接到传讯符后,出门之前,已命老仆收拾客房。这会儿,客房已经收拾妥当了。

  亲自将沐晚送到东厢房,他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妪介绍给沐晚:“这是家中仆妇,阿兰。你还缺什么,只管跟她讨要就是。”说完,他转身离开。

  “前辈慢走。”沐晚送至屋门口,待他走远,这才折身进屋。

  那名叫阿兰的老妪也跟在她后面,进了屋。

  沐晚站住,客气的说道:“老婆婆,我什么也不缺,您不用管我。”这位看上去没有八十,也有七十了,比她祖母还要年长。她本来就是在此做客,怎么可能真的去使唤主人家的老仆?

  老妪笑道:“行,小姑娘,你要是有什么事,只管吩咐着是。先生吩咐过了,您是贵客,让我们好生招待。”

  “先生?”沐晚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老妪的门牙已掉了两个。她豁着嘴,呵呵笑道:“对,就是先生吩咐的。”

  沐晚猛的回过神来:别看尉迟前辈身形相貌、穿着打扮都跟个二十出头的秀才一样,但他自个儿先前都说已经有一百多岁了。而这位白发胜雪的老婆婆没有修为,是个普通的凡人。虽然她看上去起码有七十多岁了,但实际上却比尉迟前辈小了几十岁。所以,她当然得尊称尉迟前辈一声“先生”了。

  与修士相比,凡人的生命何其短暂!

  老妪离开后,沐晚才细细的打量屋中的摆设。

  屋内的摆设是一种低调的奢华。初一看,家具陈设不多,样式也古朴大方,仅一床、一桌、两椅、一屏风而已。但若仔细一看,不由令人咋舌。每一件家具用的都是上好的紫檀木,没有一块板子是拼接出来的。雕花床檐上垂吊着两盏淡黄色的莲花小灯。巴掌大的莲台竟然是用夜明珠雕刻而成。再看床上的锦被,绚丽似云霞,一看就知非寻常俗物。

  除此之外,屋子四面的墙壁上皆隐约有阵法波动。

  沐晚用双指抵住眉头,凝神一看,眼熟得很,正是聚灵阵与小八门九星阵双阵叠加。

  怪不得一走进这间屋子,便明显感觉到灵气比外面要浓郁得多。沐晚走到床前,甩掉道鞋,躺下。

  啊,好软和!

  这几个月来,风餐露宿,好久不曾睡过高床软枕。她伸了个懒腰,在床上摊了个大字,从心底里感叹出来:“舒服!”

  怪不得世人都说神仙好!

  在锦缎堆里打了个滚,沐晚爬起来,盘腿坐好,开始练功打坐——因为一大早就赶路,今天早上没有练功。这屋里的灵气如此浓郁,正好可以运功行走大周天。

  那边。张逸尘已经回到宗门。他直接飞回青木峰,找大师兄阳煜。

  结果,大师兄院里的丹童说,大师兄正在闭关。

  问什么时候出关?丹童答曰:不知道。

  没有办法,张逸尘只好硬着头皮去见师尊。

  这时,一枚折得四四方方的传讯符从他自己的院落里飞了过来,在他面前停住。

  张逸尘伸手取下来,展开。

  符光一闪,现出大师兄的声音:“小逸,我要闭关,冲击结丹。小晚的事情已经禀报给师尊。师尊已经答应引荐。具体结果如何,你回来之后,直接询问师尊即可。”

  声音说完,传讯符正中的红色符文“腾”的化成一团火焰,将整张符烧为灰烬。

  “太好了!”张逸尘欢呼。

  今天是个好日子,双喜临门——大师兄终于要结丹了,此乃一喜;其二,师尊答应将小晚引荐给剑道峰。

  抖落手中的纸灰,他兴冲冲的往师尊赤阳真人的洞府门口跑去。

  他是赤阳真人的亲传二弟子,无须通传,可以自由进入其洞府。

  刚一走进门口,师尊的声音便从里头传了出来:“小逸回来了?”

  “是的,师尊。我回来了。”听到师尊久违的声音,张逸尘不由脚下加快,飞跑进去。

  赤阳真人和往日一样,正盘腿坐在青玉蒲团之上。

  张逸尘跑过去,行了一个道礼:“弟子叩见师尊。”

  待他行完礼,抬起头来,赤阳真人“滋”的吸气:“小煜回来说,你此行甚是艰苦,瘦了好多,脸都变得跟个锥子似的。为师怎么观你比先前还要胖一些?难道说如今的锥子都变得这般珠圆玉润了?”

  张逸尘心里攒了好多的思念之语,闻言,全都化作烟雾散掉了。“哎呀,师尊,区区皮相而已,不值一提啦。”他展开双臂,挺直胸膛说道,“我的修为提升整整三个小境界,这才是重点,好不好?”

  赤阳真人瞅着他,但笑不语。

  陪着笑脸,张逸尘凑上前,问道:“师尊,小晚进剑道锋的事,有结果了吗?”(未完待续。)

  p:&nbp;&nbp;两年不曾发文,竟然多了这么个东东!空着真心不好看……怎么办哩?卖个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