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十八章 入定
  围坐在篝火边,澳门赌博网站:张师叔详细的说出明天的行程:

  从这里到宗门,仅有五千余里。以他们的脚程,大约五个时辰就能走完。是以,明天早上,两人都不要练功,天亮即走——为什么不星夜出发呢?这样明天早上就能到达。原因很简单:妖兽的作息与修士刚好相反,晚上正是各路妖兽出来巡视领地、猎食之时。千山万水的,他们都走过来了,要是在家门口功亏一篑,岂不是太冤?

  他们大概能在下午时分到达宗门。张师叔要回内门任务堂交任务,回青木峰见师尊……肯定会忙得象个陀螺一样,到时恐怕无暇顾及沐晚。幸好,他在宗门之外的边镇里有一位老友。到时,他将沐晚暂且安置在老友家中,自己独自回青木峰拜见师尊。次日清晨,他再回来带沐晚去任务堂交任务——这里他故意没有说明白。他之所以先行回去见师尊,完全是去打探沐晚进门内的事儿。虽然大师兄向来一言九鼎,但是,身为弟子,再得师尊的看重,也做不了师尊的主哇。是以,这件事仅是八字写了一撇,并非板上钉钉。而他到了现在仍然选择瞒着,无非是担心提前泄了口风,最后事情又没办成,令小家伙无端受挫罢了。

  沐晚点头应下。隐约看出师叔的眼底现出几丝焦虑,她还反过来宽慰其心:“师叔只管去忙。只是一晚而已,弟子又不是三岁的娃娃,肯定能照顾好自己。”

  一路走来,到了现在,她才深深体会到清玉师叔祖的良苦用心。这几个月来,她的修为、体能等等各方面都有了质的提升。但是,她个人觉得,这些都是只要长了眼的人,都看得出来的表面层次上的进步。

  她以为,清玉师叔祖给这趟任务取得名字是恰如其分的。试心路。这一趟正是她沐晚的试心之路。

  前一世,她也是这般努力、上进。可惜,受心境所束,她根本就没有抓住人生的重点。前世。她都好比是一株凌霄花。她努力,她上进,努力将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呈现在世人面前……确实,她曾经枝繁叶茂,花团锦簇。她争来了很多的殊荣与盛赞。然而。事实证明,这些并没有什么用。一夜之间,她沦为阶下囚,从云端直接被打进了十八层地狱。于是,所有的努力与付出都烟消云散……

  为什么会这样呢?

  原因很简单。只因她所托非人。

  就如凌霄花。凌霄花再美,长得花繁似锦,也是攀援强木,或者依附在山墙之上。一旦失去所依附之物,它便什么也不是。它先前的所有美好都随风飘零,沦落成泥!

  更准确的说。从一开始,她就选错了努力的方向。在魏府地牢的五十个昼夜里,她已经悟得很透彻。

  所以,这一世,她一开始就选择了放弃。她不要那种看上去繁花似锦,实则却完全不能自主的富贵人生。

  再来一世,她不要再依附任何人。哪怕这样的选择会让她受尽清苦。苦点,累点,真的没有关系。失去所有的身外之物,也没有关系。因为千金散尽。她还有她自己!

  是以,她是怀着一颗坚定的心,惴惴不安的走上流云观的。

  正如她回答清玉师叔祖的那样,只要这条修真之路能让她变强。那么,再苦再累,她也一定会走下去,不死不休。

  而之所以会惴惴不安,是因为她心里没底。这是一条她两世以来,闻所未闻的路。再加之。清玉师叔祖反复点明,她的资质太差,仙途堪忧。所以,她很没自信。当时的她,两眼一抹黑,完全不知道自己能撑多久。

  她看上去性情温婉,实则骨子里是个性子倔犟之人。既然做出了选择,那么,即便是撞到南墙,她也不会回头了。哪怕撞得头破血流!总之,不是墙塌,就是她亡。这条路,再难,她也要走下去。

  就是这种心气,撑着她一步一步的咬牙扛下来了。

  顶着一副六岁奶娃娃的壳子,以她的心机与手腕,完全可以谋得师叔的同情,让自己过得容易些。但是,她并没有这么做。此举无异于是依附上了师叔。如此行径,与她的前世又有什么两样?如果又和前世一样,她为什么要出来吃这些苦,受这些难?还不如回到沐府,继续当她的沐大小姐。至少,沐府是她的熟地儿。前世,她都能将那些人统统踩在脚下,再来一次,她已得先机,更是易如反掌。

  结果,没有想到,她一声不吭的扛着,竟然真正赢得了长辈们的爱护。无论是师叔,还是阳师伯,对她都是真心实意,不带任何算计的好。

  这一点,完全超乎她的意料,令她信心大增的同时,也让她内心变得阳光明媚——原来,做好自己,不给旁人添麻烦,就会自然而然的赢得旁人的尊敬与亲近。这样的人际关系,纯洁而美好,是她前世不曾拥有过的。长辈们的爱护,有如春阳照残雪,化解了她心中两世累积起来的所有阴霾。

  明天,终于能到达宗门了。

  回首这一路,她终于发现,所谓的行路艰难,纯粹是人有畏难之心。世上本无所谓的康庄大道与羊肠小路,庸人自扰之。所有的路,唯有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趟出来的,才真正的康庄大道。

  相信自己,努力变强,再变强……这世上便不存在艰难的路。

  所以,资质太差,又如何?

  身为弱质女子,又如何?

  相信自己!坚定不移!

  无论何时何地,无论碰到任何艰难困难,她都会给自己打气:沐晚,你行的!

  这一路走来,她渴望变强的心更加坚定。她从未有过的相信自己。

  试心路,帮她磨砺出一颗坚强且自信的心!

  有了这颗坚强的心,从此,她无视世间一切困难险阻。

  有了这颗自信的心,世间的流言蜚语,顶红踩白,又统统算得了什么!

  她沐晚,唯求变强。唯求逍遥自在。

  欢腾的火光,红艳艳的,映亮了她的小脸,也照亮了她的心。

  识海深处。轰隆作响,有如雷动。

  沐晚一惊,连忙敛神内视。只见识海通亮,云蒸霞蔚,气象万千。

  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凝神细看。唔,识海扩展了一成,神识也比以前又凝练了一些。虽然搞不清是咋回事,但肯定是好事啊。

  心里一放松,倦意便铺天盖地的袭上来。她跟张师叔道过晚安之后,打着呵欠,自去睡觉。

  张师叔在一旁,捏着圆润的下巴,心里纳闷极了:老子刚刚说了什么,小家伙应了一句后。居然就入定了?

  将刚刚的对话又捋了一遍,不得其解。张师叔拍拍脑袋,暗道:算了,还有一炉回神丹要练呢。

  进了宗门后,他和沐晚不在同一座峰。以后,两人各忙各的,肯定难得见上几面。所以,他计划抓紧时间多给沐晚炼几瓶上品丹。

  第二天清晨,沐晚准时醒来——现在,她已经养成习惯。不用张师叔提醒,也能自己醒来。时间掐得比城里的鼓楼还要准。

  张师叔正在收阵法。

  “师叔,早。”她往脸上使了一个去尘术,权当早起梳洗。然后和往常一样。麻溜的从储物袋里取出丹炉与竹筒饭,开始摆饭。储物袋有保温作用,过了一夜,丹炉里的肉汤,以及竹筒饭都还热乎着呢。

  张师叔收好阵法,走过来盘腿坐下。伸手接过她双手奉上的碗筷,问道:“昨晚你入定之后,有内视过识海没有?”

  一般的,入定之后,立刻内视识海,这叫乘热打铁,极有可能生出一些新的领悟。

  昨晚,沐晚入定过后,看上去已疲惫不堪,匆匆道过晚安,就麻溜的去睡觉了。

  见状,他不忍心再说什么——反正也并不是一定会有所得。再者,修真本来就讲究顺其自然。

  沐晚瞪大眼睛:“入定?昨晚那个就是入定?”我的天哪,姐还以为自己当时纯属开小差呢。

  张师叔清咳一声,低头去丹炉里挟菜,飞快的应道:“嗯,没错,你昨晚肯定是入定了。”好吧,他以前真的不象话,貌似所有的常识都只是一点而过。实在是惭愧得很。

  沐晚回想了一下那时的情形,如实道来:“当时识海里好象打雷一样,弟子立刻就内视了。识海里确实是比先前扩展了一成。神识也比以前更凝炼。所以,弟子猜想肯定是好事,就没有再作多想。”

  张师叔抬起头来,看着她,嘴巴张得老大,惊呆了!

  “怎么了?”沐晚甚是不解。

  张师叔回过神来,结结巴巴的问道:“你说,识海,识海,扩展了一成?”

  “嗯。”沐晚肯定的点头。

  张师叔使劲吞掉嘴里的饭菜,很没形象的冲老天翻了个白眼,在喉咙里,用只有他自己才听得清的声音嘟囔了一句:“偏心!”

  入定,扩展识海,这两者之间有直接的关系吗?老子怎么从来不知道!

  这几个月,他也曾前后两次入定。可是,每一次都只是觉得识海变得比先前更明亮了一点点。该现象表明,他的心境较之前有所提高。仅此而已!

  识海是神识之海,和丹田一样,除非是修为进级,否则,平时很难被拓展的,好不好!

  沐晚没有听清,伸长耳朵,追问道:“什么?”

  个人有个人的机缘和运道,这个真羡慕不来。张师叔唯有化悲愤为食欲,含糊的答道:“没什么。唔,快点吃,吃完,我们就回宗门去。”

  咦,吃饭时,师叔从来不催人的。沐晚觉得好奇怪。不过,她还是应了一声“是”,加快速度。

  用过早饭,休息一刻钟,师叔侄两个各自踏上飞剑,往太一宗方向飞去。

  以沐晚现在的修为,即使有上品养灵丹和上品回神丹撑着,最多也只能连续飞行三刻钟。接下来,她就必须停下来休息一刻钟。就这样,一路上走走停停,五个时辰后,师叔侄两个披着晚霞,终于赶到太一宗外围的一个叫镜台的小城。

  所有的城镇里头都禁止飞行。故而,在小镇的外面,张师叔带着沐晚降下飞剑。

  没有直接进城,他们先在城外打坐休整。

  张师叔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只蚱蜢般大小的白色纸鹤,握在手中,注入灵力。

  一时间,纸鹤通体灵光闪耀。

  扑腾着翅膀,小纸鹤跟只活物一样,从他的掌心飞了起来,静静的悬浮在他的面前。

  张师叔对着它朗声说道:“三泉老兄,别来无恙。小弟带一名师侄前来叨扰。此刻正在城外晓风冈。”

  接着,他一挥手,对纸鹤轻道:“去吧!”

  纸鹤飞起,在他头顶转了一圈,双翅一振,径直飞进了城里。其速度不下于寻常的三阶飞禽类妖兽。

  沐晚还是头次见到,甚觉新奇。

  张师叔见了,从储物袋里摸出一张白色的灵符递给她:“其实就是一枚寻常的传讯符。坊市里都有买。这一枚,你拿去玩。”

  沐晚双手接过来。到现在为止,她见过的灵符统统是黄色的。唯有这种传讯符是白色的。这是一张下品灵符。四四方方的,比她的手掌大不了多少,白生生的符纸上,正中用朱砂画了一道红艳艳的符文。

  “一定要折成纸鹤的样子,才能使用吗?”她仰起小脸,问道。

  张师叔摇头:“不用折,就这样发出去,符效是一样的。不过,一般大家用的时候,都会把符纸折叠起来。这样的话,传讯符不至于显眼。折成纸鹤的样子,是因为我自己喜欢而已。”当年,他还年少,觉得将符纸折成纸鹤的样子,比起折成四四方方的一块,更有个性。不想,用了几次之后,大家都默认他的传讯符是纸鹤样子。一旦他飞道四四方方的传讯符过去,有人还忍不住猜疑此举是不是含有他意。所以,没有办法,他便将这个习惯一直延续了下来。

  此法甚佳!沐晚闻言,大眼睛亮闪闪的,笑道:“弟子就折成鸽子的样子好了!”这是她唯一会折的样式。

  前世,有一次,她在生母生前的小书房里找书看。翻到一本书时,从书里掉出一张纸折的鸽子。

  她觉得既好看,又有趣,就拆开来,根据折痕,学着折。结果,怎么也复原不了。

  正想放弃之时,从头顶传来沐三爷的声音。

  “不是这么折的。”他破天荒的伸出手,拿过她手里的折纸,淡淡的说道,“我来教你。”

  那一年,她才八岁。自亡母过世后,这是沐三爷第一次主动单独与她相处。

  她受宠若惊,一时间怎么也集中不了精神。

  结果,沐三爷在小书房里整整教了她一个下午。

  两天之后,就是八月十五。那天晚上,她在自己的小院里摔破了头。接着,她在无意之中让碧玉珠子认了主……

  说起来,她前世能那么坚定的认为自己在沐三爷的心中与众不同,全都是因为这一个下午,沐三爷不厌其烦的教她折纸鸽。

  然而,现在再回想,应该是她自个儿想多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柠陌1号赠送的平安符,多谢!

  另,下午六点还有一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