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十七章 此事定有古怪
  昨晚,澳门赌博网站:沐晚捡来的那一大棵“柴火”只烧了不到五分之一。剩下的,张师叔全部劈好,专门用一个下品储物袋装好了。只要直接拿出来用就行。

  看着他从储物袋里往外面倒柴火,沐晚吃惊不已区区一根烂木罢了,也要捡起来装进储物袋里打包带走,不用这么节俭吧

  张师叔淡淡的解释道:世上万物尽天地灵气孕育,是以,物尽其用,修真之人不兴浪费。就象昨晚的雕妖残躯,化成灰烬之后,归于尘土,也是滋养草原的好肥料。

  沐晚受教。

  接下来,师叔侄两个又是分工合作:张师叔负责煮饭熬鱼汤,沐晚客串烧火童子。

  貌似师叔的厨艺真不咋的,沐晚看他用昨晚的丹炉盛了一锅水之后,就抓起一整块鱼腹肉直接往锅里扔,连忙喊停,笑嘻嘻的主动请缨:“师叔,今晚尝尝弟子的手艺,如何?”鱼肉不比其它的,稍有不慎,味道会腥得很。要是煮出一大锅腥汤,叫人怎么下饭?

  张师叔挑眉,问道:“你会厨艺?”好吧,他承认,叫他烤个肉串什么的,还不在话下,但是做饭煮鱼,他也是头一遭。

  沐晚点头:“弟子在凡俗时跟奶娘学过几天。”呃,她前世确实跟田奶奶学过几道菜。这应该不算欺瞒师长吧?

  张师叔一听,乐呵呵的让贤,接过了烧火的工作。

  沐晚决定做一道水煮鱼片。她问张师叔都有哪些调料。后者拿出一个下品储物袋,说道:“喏,都在这里面了。你拿着罢。”他对下厨房神马的,完全无爱。既然身边有个自称“学过”的师侄,他自然乐得当一个甩手师叔。

  “师叔教弟子认一认,弟子怕它们与凡人界的不同。”沐晚接过来,打开,一样样的辨认。

  这里头很多样都和凡人界的调料差不多,只是叫法有些出入。比如说,盐不叫盐,叫盐晶好吧,它色白如雪,且颗粒极其细小,跟胭脂水粉有得一比,确实非凡人界的盐所能及也;辣椒长得象只红通通的小灯笼,个头比凡人界的小得多,名儿也不相同,叫做辣味果……

  储物袋里各式调料三十余种,沐晚一一辨认之后,从中选出水煮鱼片所需的几种调料:辣味果鱼香叶百辣云薤根和草香果,各取一部分,按比例配好。在丹炉里用油炒香后,加入半锅水,烧煮。

  然后,她用桃木剑,将鱼腹片成大片的薄鱼片。待丹炉里的水烧开后,将薄鱼片轻轻倒进开水里。

  待汤水再次烧沸,她撤去一半的柴火,改为小火熬煮。

  这时,锅里香气四溢,汤面有如一朵奶白色的花儿怒放。雪白的鱼片与红艳艳的辣味果于其中时隐时现,煞是好看。

  张师叔连连点头。小丫头没有说大话,确实是有些厨艺。

  接下来是要煮灵米饭。张师叔又从储物袋里拿出了一个丹炉呵呵,身为丹修,咱们真是煮饭不愁没锅呀。

  不料,沐晚却摆手,说道:“不用另起炉灶。”山谷里有一片竹林,是以,她想到了煮竹筒饭吃。这是前世的时候,她在一本野史上看到的。说本朝太祖打天下那会儿,某次,轻装简行,急行军到南边某地,饥肠辘辘,又无锅做饭。这时,有一位老人家献上了一截翠竹,内藏煮熟的米饭。太祖接过,大喜,正欲道谢,不料,老人家含笑腾云而去。原来是仙家前来相助。前世,沐晚见猎心喜,当即让人砍了一截竹子过来,如法炮制。煮出来的米饭其味道还真如书上所言,带着清冽的竹香呢。

  竹筒饭?张师叔表示不懂。不过,他扬起七宝折扇,亲自替沐晚砍了一根竹子过来。

  沐晚根据竹节,先将竹子砍成一截一截的竹筒。然后,她在竹筒上打一个洞,将灵米与水按照一定的比例从洞中注入竹筒之中。再削了一根竹塞,将洞补上。最后把竹筒扔进火堆里烧制。

  等锅里的水煮鱼片煮得差不多的时候,沐晚锅里加入盐晶。这时,锅下的竹筒表层也烧得焦黑。

  “好了,可以开吃了”沐晚扒散火堆,将几截竹筒全部扒拉出来,右手捏成剑指,用剑气将竹筒从中间劈开,分成两片。

  竹筒里头现出雪白的灵米饭。灵米的芳香伴着清冽的竹香,喷涌而出。

  那边,张师叔如法炮制,也轻轻劈开了另一只竹筒。他满意的点头,笑道:“此法甚好。”心中暗道:凡人一生苦短,然而,在享乐之道上,他们显然比我等修士精进得多。

  因此,略加思索,他还是说了一句:“此等满足口腹之欲的举措,偶尔可以为之,但不能整日里沉溺此间。”

  沐晚连忙放下竹筒,正色道:“是。”心里直呼冤枉:姐是担心您老人家白白糟蹋了食材,哪有“沉溺此间”?

  不过,辟谷丹,她是真心吃怕了。

  张师叔挥手:“吃饭吧。”

  水煮鱼片味道好吃到爆,在辣味果的作用下,鱼片中的水灵气在全身游走加速,结果同是三阶妖兽肉,沐晚身上被冲出的杂质比昨晚多了两成。就连张师叔也吃得出了一身大汗,排出了些许杂质。

  于是,饭后,张师叔感慨之余,收回先前的话,略有些尴尬的说道:“这一锅鱼汤,其效力不比一颗下品洗髓丹差呀。”但成本却低得多。唔,貌似又多了一个修炼的法门……

  沐晚暗笑。

  这时,张师叔猛的一拍脑袋,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只黄色的大号酒葫芦,懊悔的说道:“刚刚闻到灵米饭的香味儿,竟然忘了还有美酒……”那么好吃的鱼片,要是再配上这壶灵酒……滋,想想都觉得美味。可惜,他吃得太饱,根本就喝不下了。

  原来师叔也好酒一看到这个酒葫芦,沐晚猛然想起中午在飞鹰堡城门口碰到金丹前辈的事儿来。最主要的是,福至心灵,她总算知道是哪里不得劲了

  她将事情禀报给张师叔,并说道:“弟子现在想来,终于知道为什么当时会感觉怪异得很。原来前辈看向弟子的那一眼,冷冰冰的,跟在绝魔山脉时完全不同,而且,他看向弟子,跟看陌生人没有两样。师叔,前辈明明是认得弟子的。”

  不料,张师叔眉头轻皱,说道:“我也在城里碰到他了。当时,我与他打了个照面。和你的情况一样,他也完全认不得我了。我见状,便没有上前行礼。”事实上,金丹前辈当时也瞥了他一眼。那眼神与沐晚描述的一样,冷硬似铁,没有半分暖意。而在绝魔山脉里,前辈目光如炬,充满正气,两者完全不相同。

  沐晚不由呆住当时,师叔明明向金丹前辈自报过家门的。修士的记忆力超级好,过耳不忘,怎么会完全认不得了呢?即便是他不乐意与师叔相识,以他的修为完全无须如此行事。

  “此事定有古怪。”张师叔说道,“小晚,以后再碰到前辈,你定要多加小心,尽量避开之。”既然大师兄那么肯定前辈不是受清玉师叔所托,而前辈又行为举止不合常理,他们又修为有限,所以,惹不起,就只能远远躲开了。

  “是。”沐晚也是这么想的。

  第二天还要继续赶路呢。沐晚倦了,打着呵欠,自去睡觉。不过,在睡之前,她跟师叔提了个要求:“师叔,如果弟子睡得太觉,您能不能象以前一样,提醒一下弟子?”

  张师叔却告诉她:她现在修为远高过骨龄,是以,如果身体感到疲惫,便要顺应身体,好好休息。现在她已经学会了御剑,行进速度大大提高。以后,如果她起得晚了,不妨推迟一个时辰出发。

  原来是这样。于是,沐晚放心的睡了。

  又是一夜无梦,睡得香甜。

  不过,第二天,她醒来时,天边刚刚现出第一缕亮光。时间刚刚好

  但是,他们还是推迟了一个时辰出发:因为吃早饭的缘故。

  昨晚的水煮鱼片与竹筒饭都剩了一些,热了热,正好可以用来当早饭。

  还有就是,恢复饮食后,沐晚发现自己沉睡了数月的肠胃功能也恢复了。呃,每天早上炼完功后,她都要如厕一次妖兽肉与灵米饭也还是含有杂质的。貌似这些杂质不会在经脉内沉积下来,而是通过肠胃排出。这应该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吧……不好意思问师叔,她只能自己瞎猜测。

  接下来的日子里,师叔侄两个的生活规律基本上定了下来:不再辟谷,每天于早晚食两餐。吃什么呢?逮到什么妖兽,就吃什么。反正沐晚的厨艺不错,或煮或烤或蒸,味道真心不错。

  用过早饭后,休息一刻钟,便御剑飞行。

  沐晚的学习能力本来就极强,不出三天,御剑术便使得极其纯熟。飞行速度也提高一倍。

  张师叔说了,不急于赶路。所以,每天只飞行两个时辰。

  中午以后,便是狩猎时间。师叔侄两个得为当天的晚饭和次日的早饭而奔波。

  刚开始时,主要是张师叔出手,沐晚只负责打下手。到了后来,沐晚狩猎水平翻着筋斗儿提升,张师叔便渐渐退于其次,在一旁压阵,再到后来,沐晚完全可以独自狩猎,张师叔终于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有事,弟子服其劳”,万事不管,留守宿营地,只管炼他的丹就是。

  当然,沐晚也很有自知之名。一般来讲,高阶大妖都藏在山林或水泽的深处。她只是就近狩猎。而且只挑三阶的妖兽练手三阶以下的,没有挑战力,与之相斗,跟剁瓜切菜没有什么两样,实在是无趣。而且,一两阶的妖兽其肉里灵气含量低得多,那肉吃起来,寡淡得很,不好吃。她吃过一只二阶穿山甲之后,再也不想吃第二只。

  而且,沐晚也不贪多。三阶妖兽个头都不小。她每天只要打一只,切下精华所在,就足够师叔侄两个饱餐两顿了。

  所以,杀死妖兽之后,她不再是用储物袋整只都带回去,而是就地剥皮抽筋,只将用得着的带回去。余下的残尸,也象张师叔一样,施个火球术,就地烧了她真的很擅长学习。帮师叔打了两三次下手之后,她便顺利出师,能够**处理妖兽尸身,不带一点儿浪费。

  从妖兽身上得到的妖晶,有用的材料,她按张师叔教的法子,分门别类的收进储物袋里。渐渐的,阳师叔送给她的那只中品储物袋渐渐鼓了起来。其间,他们经过了好几个坊市。沐晚也没有将它们售卖出去。因为张师叔说,攒灵石,不如攒材料。有些材料,也许她现在拿着无用,指不定将来有一天却非它不可。更何况,她根本就不缺灵石。

  师叔侄两个约好:每天傍晚时分,不管当天有无收获,沐晚都必须回到宿营地张师叔给了她一枚通讯符,如果碰到意外情况,她只需捏碎通讯符即可。千里之内,张师叔都会即时感应到。

  沐晚本身是个极其谨慎的人。是以,她一次也没有用到过这枚通讯符。

  等她回到营地,张师叔通常是恰好炼完一炉丹。

  接着,师叔侄两个再分工合作:她负责煮饭烧菜,张师叔烧火打下手。

  等用过饭后,张师叔再开炉炼丹。

  沐晚在一旁或练剑,或练习步法,或学习阳师叔所赠玉简里的火系法术。反正每晚只专心练习一样,三天一个轮回。

  直到月上中天,她才回到火堆边,睡觉休息。

  而张师叔仍然在炼丹。

  一觉醒来,又是崭新的一天……

  如此过了一个来月,沐晚渐渐调养过来。脸上重新变得粉嘟嘟的,带着一点点可爱的婴儿肥;一双杏仁大眼,黑黝黝的,清亮有神;头顶的道髻油光水滑。背负着桃木剑,身着镶黑边的青色法袍,跟棵挺立的小青松一样,整个人看上去英姿勃发,是个非常俊俏的小道童。

  张师叔呢……他也吃胖了。先前好不容易瘦下来,变得刀削斧凿棱角分明的脸又胖回去了。那个成熟英俊的师叔貌似渐行渐远,大有一去不返的趋势。当然,圆脸也有圆脸的好处。比如说,师叔顶着一张珠圆玉润的娃娃脸,更显年轻,有木有

  这天用过晚饭后,张师叔突然感叹道:“逝者如斯。时间过得好快”

  沐晚很是意外,仰头看着他。

  张师叔笑道:“以我们现在的脚程,明天下午应该能到宗门。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shannee赠送的平安符,谢谢

  另,明天《一品仙娇》就要上架了。撒花

  某峰闭关两年,再来开坑,人气全无,与新人无异。多谢各位亲的支持与厚爱,本坑才得已渐渐攒出人气。希望各位亲以后能继续支持本坑与某峰。

  因为某峰本周末要出差,所以只能暂且保证上架前三天,每天双更。时间分别是:早上八点,晚上六点。

  同时,某峰承诺,无论如何,绝不断更,每天至少有一更;绝不弃坑。有四个旧坑为证,时间将来也会证明,某峰的坑品有保证;严肃态度,认真码字,写好故事,不浪费亲们的起点币。

  最后,某峰与亲们相约,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