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十六章 吃货
  等肉串全部烤好,天空升起一轮上弦月,如钩。天似穹庐,星光两三点,闪烁其中。月夜之下,辽阔的草原上飘起淡淡的雾霭,寂静而神秘。

  此景甚美。可惜,沐晚浑然不觉。现在,她只知道自个儿饿得是前胸贴着后背。每一个毛细孔都在叫嚣同一个字吃

  修真之人主张随心所欲。自从悟通这一点以后,她便不再刻意拘束自己。再加之,现在与师叔也混得熟了。而师叔也并没有拘束她的意向。是以,在师叔面前,她完全是真情流露。

  比如说,现在,她特想吃肉串。于是,她的眼里便自然而然的流露出这种吃的渴望。这要是换在以前,哪怕是饿得要死,她也会端着沐大小姐的款儿。除非是田妈妈等心腹之人,旁人休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丝端倪来。这就是高门大户里的教养。

  如今,这些束人的条条框框,她一路走,一路抛。短短几个月,就被她扔了个精光。

  张师叔见了,隔空取过一串,率先开动:“吃吧”

  “是。”沐晚两眼亮晶晶的,迫不及待的也隔空抓过来一串。

  肉串烤得通体焦黄,浓郁的肉香伴着炽热扑鼻而来

  拿在手里,某人闭着眼睛,使劲的闻了一闻,从心里感叹出来:“啊,好香”

  小模样,甭提有多陶醉了

  张师叔见了,瞅瞅她手里那串歪歪扭扭的肉串,再看看自个儿手里这一串,忍不住在心底里嘀咕:莫非两串有什么不同?

  可是,转念一想,他又摇头轻笑:肉都是从同一只雕妖身上剔下来的。老子亲手片的,亲手腌的能有什么不同?小丫头又在搞怪

  想到这里,他使劲的咬了一大口,满意极了唔,肥瘦适宜,不咸不淡。每咀嚼一下,便有一丝精纯的火灵气伴着浓酽的肉汁,滑喉而下,吃得人五脏六腑里都是暖意融融。

  好久不曾吃到这么好吃的烤肉了

  嗟乎,有好肉,无美酒

  旁边,沐晚感叹完后,睁开眼睛,张嘴小咬一口。

  妖兽肉片得很薄,入口即化。浓稠的肉汁顺着喉舌缓缓滑下。淡淡的甜味儿却象丝绸一样,自舌尖开始,在唇齿之间层层铺开。

  不一会儿,一股精纯的灵气,暖暖的,在身体里弥漫开来。

  象是有一双温暖的手轻轻抚过,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好舒服耶

  一串肉很快吃完。沐晚吃得鼻尖上泛起一层细汗,头上热气腾腾,跟新鲜出炉的包子一般。

  一串哪里够她伸手,又隔空抓过一串,大嚼特嚼。

  张师叔吃得更快。他早就两串下肚,正在吃第三串

  ……

  一连吃了十来串,沐晚落了个半饱,在心里直呼痛快

  这时,她终于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头呃,她只是吃个烤肉串而已,双手油汪汪的也就算了,怎么连身上变得油腻腻的?

  仔细一看,油汗之中还沾着不少黑乎乎的脏东西这情形,好象刚刚淬过体不过,没淬体那么明显。

  她狐疑的举着油手,侧身问道:“师叔,这也是淬体吗?”

  张师叔刚好又取了一串过来,闻言,仍然眼皮未抬,不紧不慢的说道:“没错。此雕妖是三阶火属性妖兽。我选的这几块肉中富含精纯的火灵气。是以,你吃下去,肉中的火灵气在你体内游走的同时,附带着冲涮出了一些杂质。其效果无异于淬体。唔,除此外,此物对你大补。你的修为远高于骨龄,要多吃些。”

  啊,还有这么多的好处沐晚闻言,又隔空抓过一串,继续豪吃。

  又吃了十多串。她打了一个饱嗝,抱着肚子直摇头姐再也吃不下了

  再加之,她吃得大汗淋漓。更多的杂质伴着汗水从身体里排了出来。现在全都黑油油的粘在身上,先前光顾着吃,没什么感觉。现在吃饱了,才发现甭提有多难受。

  她赶紧往身上甩了一个去尘术。

  身上总算清爽了。

  倦意袭上心头,她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累了,你就睡吧。明天还要继续赶路。”张师叔总算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

  “是。师叔晚安。”沐晚又打了一个呵欠。从储物袋里取出被褥枕头,就在火堆旁躺下。

  朦胧之中,见师叔尤在与肉串奋战,她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师叔好能吃哦……

  黑甜象潮水一般涌上来,她瞬间沦陷。

  一觉睡到大天光。

  篝火肉串神马的,全部连影儿都木有了。张师叔正面对朝阳,盘腿打坐。

  如果不是手中还残留着淡淡的肉香,某人都要怀疑昨晚的那一场豪吃只是一场梦。

  她不由撅了撅嘴师叔把肉串全吃光了,也就算了。见她睡得沉,也不喊她一喊以前师叔都会扔颗小石子喊她的

  不过,天色已经大亮,再磨叽,练功时间真的不够了沐晚摒弃掉心中的那点点小幽怨,凝心敛神,抓紧时间运气练功。

  昨晚那顿烤肉效果好极了。今天早上,她运气行走大周天时,明显的感觉到体内的火灵气较以前精纯了一丝丝。

  哈哈,原来人类修士也是可以通过吃来增进修为的沐晚心中大乐。

  以后有机会的话,多打些妖兽来烤了吃

  待一个大周天走完,她睁开眼睛。和往常一样,张师叔已经收功,正在收阵法。

  “师叔,早。”沐晚起身,行礼。

  张师叔点点头,“嗯”了一声,继续忙活。

  肉串好吃,但真没辟谷丹管用。昨晚吃得那么饱,睡一觉,再练一趟功,肚子又饿了

  沐晚不得不从储物袋里取出一粒辟谷丹来。

  这时,张师叔甩手抛过一只储物袋,说道:“昨晚还剩了些肉串。你拿着路上慢慢吃。”小家伙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老吃辟谷丹,真的不好。先前在凡人界是没条件,不得已才天天吃辟谷丹。现在回到修真界了,他决定以后隔三岔五的就去打只妖兽来,给小家伙好好补一补。

  沐晚大喜,连忙双手接住,甜甜的笑道:“谢谢师叔。”

  打开储物袋,里头的肉串还是温热的。

  貌似刚刚冤枉师叔了。某人有点不好意思,走到张师叔面前,从里头取出一串来,递到他面前:“师叔,您也吃呀。”

  张师叔很是意外,明显的愣了一下,旋即笑道:“你吃吧。我刚刚吃过了。”

  “一看就是骗人的。”沐晚撅起嘴,坚持举着肉串。

  这副萌娃样子,实在没人拒绝得了。张师叔亦然,只得笑着接了过来。

  储物袋里就只有七八十根肉串。沐晚从中取出二十根,剩下的连同储物袋一起推到了师叔面前,大眼睛闪呀闪:“这些是师叔的。吃饱了,师叔再带弟子去打妖兽。”

  有道理。反正又不用急着赶回宗门,就这么一路吃回去,貌似也不错。张师叔欣然接受。

  于是,师叔侄两个又盘腿坐下,第一次一同吃了个早餐。

  吃过饭后,不宜立马催动灵气。是以,他们又休息了一刻钟,然后才起程。

  这回,张师叔直接取出了飞剑。他对沐晚说:“小晚,现在你自己可以御剑了。我们御剑而行,也应该不算违规。”最主要的是,大师兄已经明确的告诉了他,这一次历练,清玉师叔已经给他评了个优等。他已经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况且,小家伙的步法已经练得炉火纯青,又正在练习御剑术,他又何必死脑筋的拘泥于任务要求呢?

  “是”沐晚刚学会御剑,正在兴头上,闻言,一双眸子“噌”的被点亮了,熠熠生辉。

  当即,她也取出祥云,熟练的跳了上去。

  “跟上”张师叔跳上飞剑,驱剑,冲天而去。

  沐晚又大声应道:“是。”赶紧催动灵力,紧跟其后。

  两人衣袂飘飘,一前一后,象两道流星一样,划过瓦蓝瓦蓝的天空。

  御剑飞行比扯着两条腿一路狂奔速度快得多。半天之后,他们赶到了下一站,飞鹰堡。

  而按原来的计划,张师叔估计他们得两天之后才能赶到。

  在城堡外面,两人降下飞剑。

  和如意城一样,飞鹰堡也是要收进城费的。一人一块灵石,童叟无欺。

  不过,飞鹰堡建立在山腰之上,没有森林外围。它只有一条护城河。桥边有一只青铜铸的飞鹰,按要求往鹰嘴里了灵石之后,护城河上便会现出一架石桥来。

  师叔侄两个过了石桥,在城门前的空地上略作休整御剑飞行比催动步法更耗灵气和神识。考虑到沐晚修为有限,又是初次御剑走长途,张师叔带着她,一路上每飞行半个时辰就休息半刻钟。而沐晚呢,有阳师伯送的上品养灵丹和上品回神丹撑着,她虽然累得够呛,但也总算是撑下来了。

  张师叔上次是坐着清玉师叔的飞舟从飞鹰堡上空经过的,并没有进城。是以,他对城里的情况,也不熟悉。

  他飞快的介绍了本次进城的目的:一是,去城里买些调料。他身上仅剩一点点盐晶了;二是,他要去买几炉灵药,好炼丹。老吃中品丹,他也挺烦的。

  还有第三条,他没有说他要去打几壶好灵酒。有肉没酒,再香的烤肉也变得没滋没味的。

  “小晚,进城之后,和以前一样,你自己随便逛一逛,我们一个时辰之后,在坊市入口处会合。”他又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来,小家伙并不喜欢和他一道逛坊市。

  沐晚实在是太累了。她看了一眼与如意城相差无几的城门,摇摇头,说道:“师叔,弟子想抓紧时间调息养神,就不进城了,在城门口等着您吧。”

  张师叔想了想,点头应下:“也好。我去去就来,你呆在这里,不要乱走。”相比于城里,城门前的空地是公认的休息点,反而更安全些。

  “是。”

  安全起见,张师叔临走之前,替沐晚布下了小八门九星阵。

  待他走后,沐晚闭上双眼,服下一粒上品养灵丹,开始调息养神。所谓调息养神,说白了,就是什么也不干,闭着眼睛,静心休息。

  大约过了半盏茶的时间,护城河对岸又是灵光一闪,有人自石桥上飞奔而来。

  沐晚仗着有阵法遮掩,睁开眼睛,瞧了一眼。唔,竟然是熟人来人正是在绝魔山脉里碰到的那位身背银色巨斧的金丹前辈。先前,师叔还猜疑前辈是受清玉师叔祖所托,暗中护送他们两个的呢。不过,阳师伯已经推翻了他的猜测。

  孰料,前辈象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朝她飞瞥了一眼。

  不愧是金丹期的真人,五感甚是敏锐,隔着阵法也能察觉。还好前辈性情温厚,并不见怪。不然……沐晚不敢往下想,赶紧垂下眼眸,眼观鼻,鼻观心。

  金丹前辈脚下不停,依旧是一路飞奔,进了城门。

  估摸着他应该走远了,沐晚才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金丹前辈刚刚的那一眼怪异得很。可是到底哪里怪异了,她又说不出来。

  是发现她丹田里的空间了吗?她立马就推翻了这个判断怎么可能现在她自个儿都联系不上空间更不用说还有香香在里头。之前,她曾仔细的问过香香,是不是香香睡着了,就不能遮掩空间了。结果,香香说,能够遮掩空间是因为她拥有域的能力。这其实是她的一种本能。只要她的本体还在空间里面,域就自然存在,永不失效。

  琢磨了一会儿,也没理出个所以然来,沐晚暗道一声“罢了”,继续闭着眼睛,调息养神。

  又过了半个时辰,张师叔行色匆匆的从城门里走了出来。他径直走进阵中,见沐晚安然无恙,脸上现出轻松的神情。

  于是,继续赶路。

  护城河这边也有一尊飞鹰铜像。往鹰嘴里塞了两块灵石后,河上的石桥乍现。师叔侄两个踏桥而过,离开飞鹰堡后,接着御剑飞行。

  又停停走走的飞行了两个时辰,张师叔选了一个清幽的山谷当作晚上的宿营地。

  这回不用去猎杀妖兽。坊市里,有人售卖三阶金鲤妖兽肉。金鲤妖兽身上灵气最多,也是肉质最鲜嫩的部位,就是它的腹部。腹部被切成一样大小的十二块。每一块都有尺余长,半尺宽,足足有五斤,售价两块灵石。张师叔寻思着若天天都吃烤肉串也不是个事儿,于是掏灵石买了一块。

  他取出丹炉,宣布道:“今晚,我们喝鱼汤。还有灵米饭”

  沐晚欢呼有个好货师叔,真的好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