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十五章 御剑术
  驱动飞剑必须用到御剑术。在太一宗,无论内门外门,弟子修为达到炼气五层后,都可以自行去管事师叔那里免费借阅御剑术,自行练习。

  因此之前张师叔已经多次带沐晚御剑飞行,所以这次他没有做动作示范,只是口述了法诀与动作要领。

  修真之人的记忆力上佳,通常是入耳不忘。沐晚道了谢,压抑住内心的喜悦,从储物袋里取出祥云飞剑。

  按照师叔所说,她右手轻握剑柄,先是往飞剑里注入五行灵气。

  祥云飞剑“嗡嗡”作响,银白色的剑身微微颤动,五色灵气顺着剑身,极速一淌而过。

  沐晚乘机在剑身上烙下一道神识印记。

  至此,整把剑灵光闪闪,正式被激活了,成为有主之物。

  接下来,就可以练习御剑术了。

  手抚祥云飞剑,沐晚并没有急着练飞,而是在脑海里细细的捋了一遍法诀与动作要领。

  待将流程理清之后,她才左手捏了一道剑诀,右手扬起祥云飞剑,轻喝道:“去”

  立时,祥云飞剑脱手飞出,剑身猛然放大三倍,横剑悬浮在她的面前。

  第一步,出剑,成功了

  沐晚抿嘴轻笑,闭上眼睛,在心里默念第二步的口诀:气沉丹田,抱元守一。

  三息之后,她睁开双眼,眼底一片清明,纵身轻跃,稳稳的落在尺余宽的剑身之上。

  这便是第二步,踏剑

  第三步是御剑。

  沐晚右手捏成剑指,抬头挺胸,默念口诀:随心所欲,御剑而行

  “御”

  心念一转,祥云飞剑嗖的冲天飞起。

  啊啊啊,这感觉简直不能再好

  风在耳边呼呼作响,一望无垠的大草原成了她脚下的绿毯子。一丝丝淡白色的雾气自她身边掠过,却连她的袍角都挨不着。

  头顶传来一声清亮的鹰啼。一只麻褐色的草原雕鸣叫着,展开一双巨翅,朝她俯冲下来。

  罡风立起,扑面袭来

  好大的一只巨雕黑色的影子象乌云似的,当头笼罩下来。

  沐晚不曾防备,突然受此惊扰,一时间,心神大乱,灵力不继。

  祥云飞剑失了灵力,瞬间变回原来大小,剑首向下,一头掉了下去。

  她“哎呀”一声,身形一晃,随着飞剑一道,也自半空直线坠下。

  “三阶妖兽”地面上,张师叔见了,一边祭出自己的飞剑去接住沐晚,一边“啪”的打开七宝折扇,大喝道,“遮天蔽地”

  七宝折扇立时放大数倍,飞到空中,变作巨盾,将人牢牢护住。

  那草原雕自知不敌,于半道上生生的拉起身形,巨翅一振,掉头就逃。

  想跑门都没有

  张师叔斥道:“孽畜,哪里逃”

  他右手捏成剑指,振臂一扬:“追风逐月”

  “噌”,指端迸出一道夺目的赤色剑气。

  剑气如虹,冲天而起,直指草原雕。

  那畜生哪里躲得掉?“啾”,半空中传出惨烈的悲鸣,它被打了个正着,化作一个黑点坠落下来。

  空中雕羽飘零,战事结束。

  整个过程不到十息。此时,沐晚已经安然无恙,端坐在师叔的飞剑之上。

  师叔的飞剑是有主之物,她无法驱使,只能坐在半空中,袖手旁观。

  恰好有一根雕羽随风飘落至眼前。她伸手轻轻接住,一时百感交集修真界果然危机四伏,须时时警醒,不可掉以轻心;如果不是师叔出手,此刻横死的便是姐……姐还是太弱了……

  张师叔轻指飞剑。

  飞剑带着沐晚嗖的飞回,在他面前稳稳降下。

  “小晚,唔,你去那边把妖雕捡回来。我们今天吃烤肉。”不等沐晚道谢,他神采飞扬的吩咐道。

  吼吼,辟了差不多三年的谷,老子今天终于可以饱餐一顿了

  沐晚整个人都呆住了不是说吃东西会有杂质沉于经脉,于修行不利的吗?

  张师叔快活的解释道:“妖兽不是凡俗之物,澳门赌博网站:吃了不但没有杂质沉积,而且对修行大有裨益。品阶越高的妖兽,越是大补之物。这是一只三阶的,你吃了很有用。”对于他来说,用处不大,只是充饥解馋而已。

  原来如此。沐晚也不由喜笑颜开说实话,辟谷丹寡淡无味,真心不好吃。接连吃了数月,她现在一提起“辟谷丹”三个字,就有点儿反胃。

  “是,弟子遵命。”

  妖雕掉落的地方离这里大约有二十来里远。沐晚心念一动,伸手招回祥云剑,跳上去,御剑而行。

  刚刚坐在飞剑上,她已经做过总结。因此相比于第一次御剑飞行,她更有经验,动作更加娴熟,灵气运转愈好自如。

  她的目力极佳,顺着师叔所指的方向,在半空中很快就找到了那妖兽的尸身。

  “去”

  剑随心走,在瓦蓝的天空划出一道弧线。

  张师叔负手立在草地上,仰头看着空中那道青色的身影,从心底里笑了出来。

  飞剑的速度远快于步行,转眼,沐晚便赶到坠落地点。

  呃,这家伙好大

  她粗略的目测一下,死雕足有两丈余长。躺在那儿,比她的个头还高。

  没有千把斤,也有八百吧

  提着这么大的一只御剑?开什么玩笑沐晚灵机一动,抚掌笑道:“还好姐有储物袋”

  “收”

  将死雕收进阳师伯送的储物袋里,她又跳上祥云飞剑,御剑离开。

  回去之后,她直接将储物袋交给了张师叔,心里狐疑不已:这么大一只,得拿把好大的刀来剁呀?

  张师叔接过来,笑道:“处理妖兽也是一门必修的基本功,我先给你示范一次。”说着,他将死雕取出来,平放在草地上。

  手里寒光一闪,他提着一把两尺来长的短剑走到死雕的脑袋前,说道:“妖兽也有丹田。丹田之中有妖晶。妖兽死后,妖晶在三个时辰之内会融化掉。如果用玉盒封尘起来的话,可保存半年。妖晶很有用处,可以直接饲养灵兽,也是炼制饲灵丹的主药。不同种类的妖兽,其丹田的位置不尽相同。通常飞禽类妖兽,其丹田位于脑部。”

  说着,他手起剑落,“刷”,削开死雕的脑袋。

  红光闪烁,映红了他的脸。

  “滋啦”,他提剑轻剜,从里头取出一块核桃大的红色晶状物。

  “喏,这就是妖晶。”他用玉盒盛着,解说道,“妖兽也有五行属性。不过,它们只有单属性,从而灵气精纯。这也是妖兽天生战力强的主要原因之一。唔,这是一只火属性妖兽,所以,它丹田之内的妖晶也是火属性的。除此之外,妖晶也有品阶。一般来说,妖兽是什么品阶,它的妖晶大抵就是什么品阶。这一块妖晶的全称便是,三阶火妖晶。”说完,他盖上玉盒,递到沐晚面前,“给你。”

  沐晚没有接,笑嘻嘻的说道:“弟子的第一枚妖晶,一定要是自己亲手猎取的。”这玩意儿,只能保存半年。若是木属性的,她还能拿给香香解馋。火属性的,拿来何用?而师叔拿着它,至少还能炼制饲灵丹。

  张师叔也不勉强,笑道:“有志气”

  雕妖的一只翅膀被剑气轰了个稀烂,仅留翅根。是以,张师叔甚是可惜,一边从幸存的另一只翅膀上取下一根三尺来长的金色翅翎,一边解释道:“草原雕身上最值钱的,除了妖晶,便是这两根金色翅翎,可以拿来炼制飞行法宝。”

  剩下的,只能拿来当肉吃。

  张师叔麻利的剔下雕腿与雕翅,说道:“除了这些部位,其余的皮粗肉糙,没得一副好牙口,轻易嚼不动,只能拿来喂灵兽。”他们俩都无灵兽可喂,只能弃之当然也能拿到坊市里去售卖,换得来仨两块灵石。不过,以张师叔的身家,显然是不屑于此的。呃,沐晚……她才得了虬髯修士的储物袋,一夜暴富,在炼气期修士之中称得上一声“土豪”,自然也看不上这点儿灵石。

  他手指轻弹,抛出一记火球,扔到残躯之上。

  呼,火起。

  转瞬之间,那一大堆便全烧了个干干净净,只余下一层薄薄的灰白色灰烬。

  张师叔袍袖轻扬,风起。灰白色的灰烬随风四散,消失得无影无踪。

  接下来就是炮制烤肉。

  师叔侄两个分工合作:张师叔负责烤肉,沐晚则是捡柴火。

  草原之上,方圆几十里也轻易找不到一棵树。哪有什么柴火可捡?

  沐晚只能回山谷那边寻找。她现在可以御剑而行,那一点路根本就不叫事儿

  两世加起来,她也是头次亲手烤肉,也不知道找多少柴火才够量。在山谷上空转了一圈,她看到一棵枯死的松树。

  树干都有一人合抱那么粗,树高十余丈,叶子早就掉光了,树尖断了一大截,焦黑焦黑的。应该是被雷劈坏了。

  沐晚寻思着:这一棵树应该是足够了

  于是,她跳下飞剑,取出桃木剑,一剑将枯树砍倒,直接整棵扔进储物袋里带走。

  回去的时候,张师叔已经将雕肉全部切成了尺余长寸宽的薄肉条,放好调料腌制在丹炉里。

  那丹炉,沐晚眼熟得很正是当初她用来炼体的那只。

  看到拿出来的“柴火”,张师叔不觉莞尔:“呃,小晚,去削些长树枝来,要两尺长小指粗的。过会儿好拿来串肉。”

  “是。”

  而他自己则乘着这个空档,取出一套五行八卦阵,在周边布下。在这种地方,用小八门九星阵是远远不够的。而五行八卦阵是筑基期修士惯用的防御中级阵,防火防水防雷击。最主要的是,它的防御范围远远大过小八门九星阵。阵法空间足够大,他们可以在阵里放心的烤肉,根本不用担心香味四溢,会招来妖兽与其他修士。

  沐晚则用桃木剑削树枝。她蹲在地上,一边飞快的削去细枝与树皮,一边在心里暗自庆幸:幸亏姐把整棵树都给扛回来了。不然,足足有半鼎肉条哩,上哪儿去找哪么多的木签子?

  张师叔布好阵之后,走到枯树面前,飞舞七宝折扇。噼哩叭啦,一通脆响过后,整个树干便变成了一堆真正的柴火。

  不一会儿,一人高的柴火堆架起来了。张师叔往上面扔了一个火球。

  呼啦,桔红色的火苗腾起,映亮了两人的脸膛。

  张师叔撩起前袍,在火堆旁盘腿而坐。同时,他“啪”的打开七宝折扇。

  折扇轻点,才削好的那二十来根木签子便尽数一头扎进丹炉里。接着,他再一挥手,每根木签子上串了一块肉条,齐刷刷的飞起,整齐的排成一排,静静的悬浮于火堆之上。

  不一会儿,肉条被烤得滋啦作响,香气扑鼻。

  “咕噜……”肚子很诚实,头一个响应。沐晚口舌生津,跃跃欲试。

  张师叔连个眼风都木给她,淡淡的催道:“快点削,木签子不够用。”

  “哦。”沐晚低下头去,刷刷刷,手里的桃木剑翻飞如花。呜呜呜,没削够木签子,就没得吃

  那边,待肉条烤得焦黄,张师叔轻轻一转折扇,肉串们又齐刷刷的自个儿翻了个过儿,换一面,继续烤。

  大约过了一刻钟,第一批肉串烤好了。

  张师叔没有吃,一挥扇子,二十来串香喷喷的肉串从火堆上面飞落下来,一根一根的扎立在火堆旁。

  而此时沐晚的身边又积了一堆白生生的木签子,差不多有五十根。

  张师叔又扬起扇子,隔空全部取去,开始新一轮的烤制。

  而沐晚呢……继续削木签子

  直到烤完第三轮,火堆旁象标枪一样的立了大半圈烤好的肉串,张师叔一边开始第四轮烤制,一边不紧不慢的说道:“差不多了。”

  呃,师叔没有将木签子全部取走,还剩了五根。

  “你自己烤着玩。”张师叔如是说在他看来,烤肉的乐趣不仅仅在于吃,烤制本身就是件很好玩的事儿。小孩子嘛,哪有不好玩的?再说,小丫头先前分离过灵气。用神识烤个肉串之类的,还不手到擒来的事。

  果然,沐晚的眼睛亮了,兴致勃勃的应道:“是。”

  有样学样。她伸出手,隔空抓住五根木签子,心念一转,控制住它们飞进丹炉里。然后,神识一分为五,让五根都“扑”的分别扎上一块肉条。再将灵力合拢来,将五根肉串从丹炉里一把取出来好吧,姐的神识与灵力配合得还不是很好。肉条串得弯弯扭扭,好难看哦。

  沐晚偷瞄了师叔一眼。见后者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她松了一口气,厚着脸皮,将五根肉串也平摊在火堆上,烤了起来。

  呃,丑是丑了点,味道应该是一样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