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十四章 打劫!
  伙计迎上来,澳门赌博网站:热忱的说道:“仙长的眼光真好。这件法袍是全部用的火蜘蛛丝织成的,防火性能那是一流的……”

  不就是件道袍么?有什么好吹的沐晚不耐烦的打断他:“有小一点的吗?”

  背面,那年轻女修“扑哧”笑出声来,不屑的嘟囔了一句:“土包子”

  她的声音不低。伙计是个没有修为的凡人也听得一清二楚。见沐晚眉尖轻煞,伙计连忙陪着笑脸,解释道:“这件法袍是可以自由收放的。仙长完全能穿。”

  沐晚隐忍不发,继续问道:“只有这一件吗?”

  “还有的。”

  “一件要多少灵石?”

  伙计报了价,二十块灵石和拍卖场里不同,坊市里没人咬文嚼字的钻空子。说到灵石,大家都默认是下品灵石。

  沐晚是头次买法袍,不知道行情。不过,刚刚参加完拍卖会,对比一下,一件法袍还不到一粒上品回神丹的价儿,她觉得不算贵,当即说道:“我要五件。”刚好一百块灵石。

  “好咧”伙计立时笑得更甜了。

  货银两讫,沐晚没有试穿,直接将五件一模一样的新法袍放进储物袋里,扬长而去。

  时间还早得很。她决定去书铺里转转,看能否买到经络图书铺里应该有卖吧?

  恰好对面街上就有一家名叫“书海”的书铺。

  沐晚径直穿过街道,走了进去。

  这时,她发现先前的那位年轻女修也跟着穿过了街道。

  是巧合?还是有意跟踪?沐晚挑眉区区练气六层,管她有意还是无意

  这家书铺敢号称“书海”,果然不是瞎吹的。它分为上下两层。第一层四面依墙摆着十几个六层的原木大书架,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线装书,起码有上千本之多。

  店里的顾客不少,三三两两的站在书架前,即便是交谈,也都压低了声音。故而,店子里比刚刚的何记衣铺还要安静得多。

  沐晚一跨过尺来高的朱漆门坎,一个伙计就迎了上来。行过礼,他轻声问道:“仙长,请问是想买书还是买玉简?要买玉简的话,请上二楼。”

  沐晚懒得自己去找了,直接问道:“有没有人体经络图?要尽量详细些的。”

  伙计点头:“有的。”

  伙计给她寻来的是一本医用线装书,书名就叫《穴位经络图解》。里头有上百幅插图,详细的画出了人体所有的穴位与经脉。

  价钱也不贵,才一块灵石。

  沐晚很满意。买了书后,她向伙计打听,坊市里有没有空白阵盘和阵旗卖,哪家的货最好。

  结果伙计告诉她,全坊市就一家有卖,铺名叫做“老阵坊”,离这儿也不远,出门右拐,走上三十来步就到了。

  沐晚跟他道谢。

  伙计甚是激动,热忱的送她出了店铺大门。

  沐晚一出店门,便看到那位年轻女修正站在铺子前的一个货摊旁。她手里拿了两枝红艳艳的绒花,眼睛却滴溜溜的老往铺子这边偷瞄。

  笨成这样,也出来盯梢沐晚佯装没有察觉,直接去“老阵坊”买空白阵盘。

  年轻女修见状,一把扔了绒花,轻手轻脚的跟了上来。

  待沐晚走进“老阵坊”,她又故技重施,蹲在不远处的一个卖药草的地摊前,装模作样的挑选起来。

  “老阵坊”里明码标价,拒绝议价。并且只有低阶空白阵盘和阵旗有现货,十块灵石一套,买多买少一个价。中阶以上,要提前三天预订。

  沐晚飞快的估算了一下,直接买了五十套。《阵法初成》里只列会了九个初级阵。她已经练熟了其中的三个。以她前面的成功率来算,有五十套足够了。

  买完阵盘和阵旗,沐晚没有直接去四海茶楼,而是不紧不慢的沿着街道闲逛了起来。

  年轻女修依然如影相随。

  沐晚轻哼一声,脚跟一转,闪身拐进了街边的一条僻静小巷。

  年轻女修皱了皱眉头,紧跟不舍。

  小巷不过五尺来宽,往里走了十来丈,沐晚被一道爬满青藤的山墙拦住了去路。

  唔,这是一条死胡同。

  这时,年轻女修已经追了上来。

  她的武器是系在腰间的红绫,红绫的两端各系着一把寒光闪闪的三寸长匕首。

  只见她右手一抬,腰间的红绫便自动解了下来,象灵蛇一样的缠在她的手臂上。

  “哼哼,小丫头片子,看你往哪里跑”

  沐晚闻言,心中大惊,转过身来,问道:“你怎么看得出我是女子?”

  年轻女修得意的甩着一端的匕首:“小丫头,你身上肯定有遮隐身形的法宝吧?所以才有恃无恐,对吧?哼,今儿个,我就让你当一回明白鬼小丫头,下一辈子你再冒充男子的时候,千万要记得管好你的眼睛哪有男修穿着不合身的破袍子进衣铺时,不先看男袍,却只看女袍的?没错,男修也会买女袍。但是,小丫头,你看女袍的眼神,清澈明亮,有惊艳,有欣赏,却唯独没有**。所以,正是你的眼睛暴露了你的真实性别”

  原来如此沐晚心服口服:“道友高见,在下受教了。”

  年轻女修狞笑:“小丫头,你也是道上的吧?肯定是刚刚才干了一票大的,对吧?瞧你那财大气粗的样儿,真是讨人厌哼哼,我罗玉仙生平最看不惯你这号的……”话音未落,她呼的甩出红绫,娇喝道:“去”

  嗖,那红绫象条赤练蛇,恶狠狠的劈面袭来。前面的匕首跟那吐着信子的蛇头似的,寒光逼人。

  沐晚没有想到对方话未说完便抢先动手了。暗中骂了一句“该死的”,她侧身避开,同时刷的亮出了桃木剑。

  匕首带着红绫与她擦肩而过。

  自称是“罗玉仙”的年轻女修看到桃木剑,眼里尽是嘲讽。她奋力一振,大喝“金fèng点头”。那匕首跟通了灵性似的,带着红绫调转回头,从高处朝着沐晚的天灵穴猛扎下来。

  “白虹贯日”

  几乎是同时,女修扬起左手,另一端的匕首带着红绫,呼啸着冲向沐晚的面门。

  上下两路同时出击

  角度够刁钻,只可惜……大姐,你没吃早饭吗?这力度太小,软绵绵的速度也跟不上,白瞎了那么威风的两个招式名儿

  沐晚往旁踏出一步,举起桃木剑,侧过身子女,果断劈下。

  “当啷当啷”

  红绫的两端被一剑劈断。两支匕首先后掉到地上。

  糟了,碰上硬茬了罗玉仙吓得花容失色,丢了红绫,转身就往巷子外面逃去。

  可惜,还是晚了

  剑柄一转,沐晚回身挥剑,大喝道:“斩”

  血线冲出,罗玉仙的头颅应声而落,骨碌骨碌,滚到了墙根下面。那无头的躯干往前面跑了三步,才扑倒在地。

  沐晚挽了个剑花,提剑上前,用脚尖将尸体翻过来,刷的一剑在丹田上刺了个透明窟窿,这才挑下系在腰间的储物袋,头也不回的走出巷子虽说炼气期的修士没有能力夺舍,不过,修真界里怪事多,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在丹田上补了一剑。

  差不多半个时辰了。沐晚不再闲逛,直接向四海茶楼走去。

  张师叔正好摇着七宝折扇从茶楼里出来。

  沐晚快走几步,上前抱拳行礼:“师叔。”

  张师叔飞快的瞅了她一眼,“啪”的收拢扇子,低声问道:“你身上的血气是怎么一回事?”

  “血气?”沐晚心中大惊,连忙低头看去。可是,洗得发白的道袍明明干干净净的,哪有什么血气?

  大街上,人来人往的,不是解说的地儿。

  四海茶楼旁恰好有一条通往角门的过道。张师叔轻声说道:“跟我来。”袍角扬起,他闪身钻进了过道里。

  沐晚连忙跟了过去。

  过道里静悄悄的。张师叔用神识扫过,确定没有人之后,才说道:“我在这里守着,你去里面赶紧将外面的袍子换了。其余的事,等出了城再说。”说完,他转过身去,面向街道而立。

  “是。”沐晚按下心中的疑问,往里面紧走了十来步。不能再往前走了。前面是一扇紧闭的朱漆小门。

  她麻利的脱下身上的旧道袍,然后,从储物袋里取出一件新法袍,用最快的速度换上。

  法袍果然是收放自如,穿在身上,甚是合身。她将旧袍卷成一团,一把塞进储物袋里,这才跑出过道去复命。

  “师叔。”看到师叔的背影,她心里立时生出阵阵暖意虽然背不背转身,对于筑基期修士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不过,师叔的做法,令她觉得很踏实。

  “走。”张师叔听到背后的呼声,没有回头,直接向外面走去。

  师叔侄两个直接出了坊市,穿过北区,自北门出了城。

  和西门一样,北门的外面也是一片大森林。师叔侄两个在出城的林间小道上全速飞奔,不出半个时辰,便到达了森林的边缘。

  从这边看,森林象是罩在一个淡蓝色的水晶罩子里,与外面的世界完全隔离开来。

  沐晚看得分明,罩子上隐约有阵法波动。

  林间小道的尽头也同样横着一块灰白色的长石条。正中也有一个两寸见方的黑窟窿。

  沐晚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出城也要收灵石的

  张师叔接连将两块灵石塞进黑窟窿里。

  不到两息,淡蓝色的水晶罩上灵光一闪,阵法打开。水晶罩转眼就不见了,好象之前全是幻觉一般。

  外面的世界立现。

  哇,好美是一个开满紫色小花的山谷。

  跨过长石条后,沐晚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果然,没有淡蓝色的水晶罩,也没有铺着落叶的林间小道,她身后的森林宁静而幽深,只有灰白色的长石条依旧静静的横卧在杂草丛中。不仔细看的话,很难发现它的存在。

  两人没有停留。穿过山谷,沐晚看到了一望无际的大草原。

  “说吧,刚刚在坊市里发生了什么事?”张师叔停下来,转过身,背负着双手问道。

  沐晚如实的道出了事情的经过。说完,她取出从罗玉仙那里缴获的储物袋,双手奉上:“这便是她的储物袋。”

  张师叔看都没看一眼,点评道:“也是她经验不足,只高出一个小境界便这般张狂,活该落得如此下场。”顿了顿,语气一转,他接着说道,“你也要从中吸取经验教训。比如说,她跟你说那么多的废话,分明是想分散你的注意力。而你呢?还真傻不拉叽的听她啰哩八嗦碰到这种事,哪有什么客气可讲的?打得赢,就往死里打,用最快的速度解决掉。打不赢,就赶紧跑。唔,你之前不是得了一个镇山印吗?将镇山印直接照人脸上砸去,不管砸中,没砸中,乘机逃跑。另外,人横死之时,血气四散。血气无形无状,沾在衣袍上后,用去尘诀是消除不了的。所以,得手之后,象在坊市那种人多眼杂的地方,最好先换件干净的衣服再出来。”

  沐晚受教,问道:“师叔,是不是弟子修为不够,所以才看不出血气?”

  张师叔点头答道:“是的。要等筑基之后,才看得出。如意城是个小地方。筑基期以上的修士不多。他们在城里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一般很少出来行走。你一路上没被人发现,也正常得很。只是,细节往往决定成败。修真界有太多在阴沟里翻船的例子。养成谨小慎微的性子,于仙途只有好处。”

  “是。”沐晚深以为然。

  “还有,缴获的战利品都是你的私产,没必要给任何人看。”张师叔找了块平坦的地方坐下,说道,“先休息半个时辰。这里甚是广阔,练习飞剑,最好不过。”

  沐晚大喜。

  见张师叔又是闭目打坐,她闲来无事,打开罗玉仙的储物袋,清点战利品。

  罗玉仙仅比小胡子老三富裕些。储物袋也是下品的,里头的东西以衣物服饰胭脂水粉居多,占了储物袋八成的空间。灵石十九块;丹药有三瓶。十来粒辟谷丹,两粒回神丹,一粒养灵丹,全部都是下品丹;灵符倒是有一大把。三十多张空白符纸,十张低阶速行符;有一支棕黄色的符笔,是五行属性的下品法器;丹砂两盒。

  貌似是位符修。

  可惜,翻遍储物袋,她也没有找到符修方面的书或玉简。

  分界线

  某峰谢过书友你们不会懂我赠送的平安符,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