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十三章 拍卖会(下)
  美须公讲完拍卖规则之后,澳门赌博网站:“啪啪啪”,击掌三下。从屏风后面走出一位紫色宫装美人。她身上没有灵气波动,是个凡人。

  手里捧着一只尺长的白玉盒子,宫装美人在高台正前方盈盈站定。

  美须公上前,一只手轻轻按住玉盒盖,环视场下,大声宣布:“今天的第一件拍品,百年份火灵芝一整株。”说完,他猛的将盖子掀开。

  淡红色的火灵气象薄烟一样,自盒子里四下散开。一株红艳艳的火灵芝完整的呈现在人们面前。

  沐晚大吃一惊:咦,这是火灵芝,怎么长得不象灵芝,倒是很象铁兰?

  稍微不同的是,铁兰的叶子是墨绿色的。而玉盒之中的火灵芝仅有两片叶子,且通体血红。

  美人抱着玉盒沿半月形的台边来回走了一遭,又回到正中站好。

  台子下面,嗡嗡作响。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啪”

  “肃静”美须公盖上玉盒,仍然是一只手压在玉盒盖上,高声说道,“两百年火灵芝一整株,底价一千下品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块下品灵石,现在开拍”

  话音刚落,地字区第三排有个黑影站了起来,喊道:“一千零一十块下品灵石”

  他的后面立马有人举手:“一千零二十块下品灵石”

  “一千零三十块下品灵石”

  ……

  各种怪异的竞价声一声盖过一声。不一会儿就加到了一千一百块下品灵石。

  张师叔没有吭声。

  沐晚只知道凡人界里的灵芝,对修真界的火灵芝一无所知,因此,也无意掺和。

  这时,天字一号的水晶窗亮了。

  一个清脆的女声说道:“两千下品灵石。”

  场上立马安静了。

  美须公见状,环顾场下,大声叫价:“天字一号的朋友出价两千下品灵石。诸位,还有谁想加价?有没有?”

  想来大家都被天字一号的豪举镇住了,没人吭声。

  美须公从天字区开始,指个四个区域,挨个问了一遍。

  还是没人吭声。

  他又看向后面,对着包厢区问了一次。

  会场里依旧无人搭理他。

  于是,他用手按住玉盒,高声叫道:“两千下品灵石,一次”

  “两千下品灵石,两次”

  “两千下品灵石,三次”

  从美人手里抱过玉盒,双手举过头,他对着天字一号窗子宣布:“好天字一号包厢的朋友,本场第一件拍品,百年份火灵芝一整株,是你的了”

  这时,他猛的打住,象是在侧耳细听什么。片刻之后,他又一次环顾场下,更大声的喊道:“恭喜天字一号包厢的朋友拍得本场的第一件拍品。同时,天字一号包厢的朋友获得本卖场的第一份幸运赠品,中品储物袋一件。恭喜天字一号包厢的朋友”

  场下又哗的一下议论开来。

  沐晚凝神细听,这才知道原来一个三十方左右的中品储物袋在铺子里要价六十来块下品灵石。

  “请安静,本场还剩两件幸运赠品。都是些什么宝物呢?对不起,小老儿也不知道。因此,无可奉告。”

  “下面,有请第二件拍品上场。”

  第二件拍品是一瓶,共十粒上品回神丹。底价是一百块下品灵石,每次加价不少于一块灵石。

  沐晚也不感兴趣她储物袋里还有好几十粒呢。

  这一回,四区里的人争抢得很激烈。而各个包厢至始至终无人参与竞价。

  争了三十几轮后,最后,这瓶上品回神丹被黄字区第五排的一道黑影以两百八十块下品灵石拍走。

  他没有得到任何幸运赠品。

  ……

  期间,无论是灵药,还是法器,张师叔一直都没有吭声。

  而沐晚感兴趣的祥云飞剑是第十一件拍品,倒数第二个出场。

  飞剑被装在一个三尺多长的黑色长匣里,同样由一个身着红衣的宫装美女抱了出来。

  美须公打开长匣子,介绍道:“祥云飞剑,五行属性之中品法器。剑上有防御阵法加持,可抵金丹真人全力一击。底价两百块下品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两块下品灵石。”

  飞剑是飞行法器,通常都不会开刃,故而无剑鞘。长匣之中,祥云飞剑呈月白色,长约三尺,剑身宽四寸有余。金色的剑把上浮雕有祥云朵朵。剑首系有一根红色的如意流苏长剑穂,艳而不俗,煞是好看。

  沐晚看着飞剑,眼神变得热切起来。

  而张师叔也终于开腔。

  他说道:“中品法器,刚好适用于初学者。你要是喜欢,我拍给你。”

  沐晚摇头:“弟子是头一次参加拍卖会,想亲自尝试一下。”其实这只是理由之一。除此之外,她觉得自己一直以来都深受师叔的照拂,且无功不受禄,真的不好意思再让师叔破费了。

  张师叔轻笑:“三倍底价以内,都可以拍下。”

  “是。”沐晚抬眼看着高台,瞬间热血沸腾。

  哇咔咔,看了近一个时辰,终于轮到姐出手了

  旁观了十来轮拍卖,她也总结出了一些竞价技巧。这会儿磨拳擦掌,跃跃欲试。

  “二百零二块下品灵石”地字区有黑影率先出价。

  立马有人抬价:“二百一十块下品灵石”

  ……

  十轮过后,加价到了三百块下品灵石。同时,竞价者也只剩下黄字区和天字区的两道黑影。最先竞价的地字区那位在第六轮竞价的时候,就已经放弃了。

  沐晚握拳,按规定轻敲方几,果断加入:“四百块下品灵石。”

  与此同时,天字三号包厢的水晶镜变亮了。

  场上又安静了。

  之前的十轮拍卖,基本上也是这种情形,只要包厢里的客人一竞价,场上就会变得鸦雀无声。

  美须公手按住长匣子,又开吼:“地字三号包厢的朋友出价四百块下品灵石。诸位,还有谁加价吗?小老儿再次提醒诸位,还有最后一件幸运赠品没有送出。而本次拍卖仅余两件拍品。拍下这把祥云飞剑,您将有五成的机会得到最后一件幸运赠品小老儿再问一次,还有没有朋友加价?”

  之前爆出了两件幸运赠品,第一件是一只中品储物袋,价值六十来块下品灵石;第二件是一株三十年份的疾风草,在坊市里一般卖五十块下品灵石。

  是以,沐晚闻言,小心肝都揪了起来。此时此刻,她真心觉得台上那所谓的美须公好聒噪

  美须公略停,见台下静悄悄的,又开始指向天字区。

  就在他刚要大声询问之前,天字区的那道黑影再次出价:“四百一十块下品灵石”

  美须公眼睛一亮,看向沐晚这边,叫道:“天字区的朋友出价四百一十块下品灵石”

  离三倍底价还有很大的加价空间,但是,沐晚却没有立刻出声。

  直到美须公又吼了一通,再次指向天字区,例行发问的时候,她才不紧不慢的加价:“五百块下品灵石”按规定,成功拍下后,她还要给拍卖场一成的手续费,所以,这是她最后一次加价。若还是拍不到,那么,只能说明此物与她无缘,不必强求。

  高台之上,美须公立刻象点着了爆竹,刷的扭头看着天字区的那道黑影,叫了起来:“地字三号的朋友加价到五百块下品灵石”

  这一回,那道黑影终于不再吭声了。

  美须公只好又从地字区开始,挨个例行发问。

  问遍全场,又报价三次,确定再无人加价,他才“啪”的合上长匣子,将之双手举了起来,热忱的嚷道:“好地字三号包厢的朋友,祥云飞剑是你的了恭喜地字三号包厢的朋友”

  拍到了沐晚悬着的心总算落到了实处。她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

  没有幸运赠品。紧接着,美须公宣布最后一件拍品,也是本场的压轴宝物,一枚不知品种的神秘灵兽蛋。

  当宫装美人抱着一只半尺来高的玉匣从屏风后面走出来时,全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投了过去。

  沐晚已经有了香香,不能再与第二只灵兽缔结本命契约,是以,对此不感兴趣。

  现在,她满脑子都是在想:是不是会有人将祥云飞剑送过来呀?怎么还没送过来……

  正想着,包厢的门再次被打开了。

  先前奉茶的那名男童引着一名红衣宫装美人走了进来。

  沐晚一眼就认出了她,正是刚才在台子上抱长匣子的那位。

  “小女子见过两位仙长。”宫装美人蹲身行过礼,将长匣子放在方几上,退出了包厢。

  “承惠,五百五十块下品灵石。”奉茶的男童上前行礼。之前,他双手捧着空茶盘,一直静候在一旁。原来他才是负责收灵石的。

  沐晚打开长匣子,祥云飞剑静静的躺在里头。

  验过货,她袍袖一挥,从储物袋里挪移了五百五十块灵石,隔空整整齐齐的码在茶盘里。

  原来那茶盘也是件储物法器。那么多的灵石堆在那儿,仅占了茶盘正中心一半的地方。

  奉茶男童清点之后,行过礼,躬身退了出去。

  沐晚抬头看了一眼场上。有好几个包厢的水晶窗亮了,场上竞价激烈得很。

  不料,张师叔站起身来,说道:“没什么好看的,走。”

  看来师叔是真的对这些不感兴趣。沐晚飞快的盖上长匣子,一古脑儿收进储物袋里。

  两人出了拍卖场,立即拐进一条僻静的小胡同里,脱去黑风斗篷。没有停留,他迅速从另一头出了小胡同,融进往来如织的人群里。

  此时天时尚早,还不到正午时分。

  张师叔在街边站定,回头说道:“小晚,天色还早,你想不想去逛一逛坊市?”

  沐晚看了一下热闹的街市,摇头:“弟子并没有什么想买的。赶路要紧。”

  有了前次逛逛坊市的经历,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真心不想再与师叔一道逛街那真不叫逛街,那是上课,好不好虽然能学到不少东西,但是,师叔每每介绍完,都会在末尾轻飘飘的加一句“这不好”“那不好”之类的评价,貌似整个坊市里就没一样好的。她眼前的世界整个儿变得灰不溜秋的,这街还怎么逛得下去?

  再说,正如师叔所言,她亲爹又不是天道。哪能次次都淘到宝?

  所以,她还是省省脚力好了。

  张师叔很是意外,暗道:咦,居然还有女修不喜欢逛坊市的?

  看了看前面的四海茶楼,他又说道:“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如果你想去逛逛也无妨。半个时辰之后,我在四海茶楼前等你。”好吧,其实是他久不饮灵茶。刚刚在拍卖场喝过那碗灵茶后,他的茶瘾犯了。只是,他向来认为喝酒得人多才热闹,但是喝茶就得独自一人,慢慢的品尝。身边若多个人,他总觉得再好的灵茶,那味儿也变得不纯正了。

  沐晚听明白了师叔是想一个人去茶楼喝茶。

  低头看了自己身上的长袍一眼,她转了口风:“哦,弟子想起来了。弟子的衣服又短了,弟子要去买两件新的。”

  她说的全是事实。这次进级之后,她猛的长高了半尺。里面穿的贴身衣服的袖子裤腿儿都短了一两寸。还好,之前在船上,她裁新的长衣长裤时,袖口和裤腿往上卷了一圈。此时只要拆了边线,将卷上去的袖口与裤腿放下来就行。但是,外面穿的长袍却猛然短了两寸多,又已洗得发白,确实该换一换听师叔有说过,到了宗门之后,会有制式道袍发放,所以,之前,她原本是打算将就着穿一穿的。

  张师叔满意的点头:“行,坊市里应该有专门卖法袍的铺子,你去吧。这里不比凡人界的市集,你自己要多加小心。”

  “是。”

  沐晚也不知道哪儿有卖法袍的铺子,只得顺着街道,一家一家的寻找。

  找了十来家之后,总算让她找到了一家挂满各色衣服的店子,大门上挂了一块金漆木牌,上面写着“何记衣铺”。

  沐晚走了进去。里头挂着的衣服大多是女子衣裙,样式以宫装居多。她忍不住多瞅了几眼。

  不想,被一位正在挑选衣裙的年轻女修刚好看到。年轻女修仗着炼气六层的修为,用力“剜”了她一眼。

  沐晚猛的意识过来她现在是男子装扮。身上又有蓝碧玺灵珠遮掩,是以,在旁人眼中,她就是个半大小子老往女装上面瞄,到底是几个意思哈?

  她转过身去。对面墙上挂着几件男袍。正好其中有一件和她身上的旧袍差不多,也是件镶黑边的青色道袍。

  于是,她问道:“伙计,这件法袍怎么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