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十二章 拍卖会(上)
  空地之上也有阵法波动。

  “城门前的空地,澳门赌博网站:是专门辟出来,给过往的人露宿用的,有阵法保护,寻常妖兽不能靠近。”张师叔说着,取出了小八门九星阵的阵盘与阵旗

  几步远的城楼墙根下散落有一些碎石。沐晚不等吩咐,从中选了十块拳头大的,拿回来充当阵石。

  布好阵后,师叔侄两个在阵里各忙各的张师叔依旧是巩固修为;沐晚则又拿出玉简贴在额头上,仔细研读,寻思着如何改进她的火球术。

  时间悄然而逝。

  太阳偏西之后,不少修士陆续的从城里出来,在空地上布阵宿营。

  里头有不少人彼此间熟稔得很。打招呼喝酒聊天……空地上渐渐热闹起来。

  沐晚忍不住睁开眼睛,四处打量着。

  很快,她发现,炼气期以内,不论修为是否比她高,她都能一眼看出对方的修为。

  而空地上有近百名修士,她只看出了七十多人的修为。还有二十来人,和张师叔一样,灵力内敛,显然是筑基期以上的修士,但她却看不出他们的修为。

  想了想,她推测道:阳跷脉司眼睑开合,有濡养眼目之效。也许是因为打通了阳跷脉的缘故。

  如此,又证实了,打通经脉对修行大有裨益。只可惜,她对人体经络所知不全。

  看来有必要寻张全身的经络图来。在凡人界,认经辨脉是医者的基本功之一。想必在修真界,也不难寻出一张经络图来。

  亥时正,“咚咚咚”,从城里传来三道钟声。厚实的朱漆城门“吱呀”一声,自动关上。同时,横匾上的“西门”两个字熠熠生辉,桔黄色的柔光笼罩住整块空地。

  人们各自搭了阵法,绝大多数的都安顿下来。不过,城门下,还有两人在下棋,旁边有三人围观。

  两位师长的忠告在前,沐晚不敢再熬夜苦修,遂收了玉简,取出被褥枕头睡觉。

  次日卯时,钟响三下,城门大开。空地上,有一些人早就收了阵法,等候在城门之前。待城门打开,他们便蜂拥而入。

  此时,天方亮。正是练功时间。待沐晚走完一个大周天,张师叔才收了阵法。

  走之前,他袍袖轻甩,将地上的阵石尽数扫回到城楼的墙根下,这才带着沐晚进城。

  此时,空地上的人已经走了一大半儿。城楼的墙根下又堆了很多碎石。

  沐晚明白了:原来这些碎石本来就是给露营的人准备的阵石。

  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城。如意城虽然只是一座边境小城,但也分为东南西北中五个区域。中间是城主府。城里有三个修真小家族,分别占据了东区南区和北区里近一半的地盘。西区是坊市。坊市的周围酒家客舍众多,散修们大多混迹其间。

  师叔侄两个的目标很明确,进城之后,直奔坊市。

  出乎沐晚意料的是,在坊市里,她看到了凡人的身影。在店铺里忙碌的伙计,十有**是凡人。

  她甚是不解,问过张师叔,才知道:和凡人一样,大多数的修士也会联姻生子,繁衍子孙。不过,修士将联姻称为“双修”。在修真界,一个家族如果同时拥有十名炼气期以上的修士,就能称为“修真家族”。只有接连五代以上都出过筑基期修士的修真家族,才能称之为“修真世家”。

  修士所出的子女,资质不一,有的甚至会是没有灵根的凡人。一般的,无论是修真家族,还是修真世家,待凡人子弟成年之后,都会将之遣出家族聚居地。

  不过,这些凡人子弟也有机缘会育出有灵根的后代。因此,财大气粗,资源丰厚的家族,会辟出“凡人村”之类的地方安置他们,定期到村里为幼儿测验灵根。一旦测出灵根,则福泽全家。一家人都能搬回家族,重上族谱。

  而一些小家族财力有限,便只能打发一点灵石,任其自生自灭。在修真界里,凡人的日子甚是艰苦。而这些凡人子弟等于是被逐出家族,不可能无怨无恨。况且,小家族能拥有多少资源?是以,他们的后代里若是出了有灵根的子弟,鲜有人会认祖归宗资质好的通常都是投入修真门派;一些资质差的,反正回到家族,也得不到重视,还不如当个散修,至少能落个逍遥自在。

  正说着,沐晚注意到坊市里有不少十来岁的凡人孩童在派发“宝单”。

  “师叔,什么是宝单?”

  张师叔笑道:“我们的运气不错,今天刚好有场小型拍卖会。宝单便是拍卖会里即将拍卖的货品名录。”

  正说着,一个衣着褴褛的男孩走到他面前,双手呈上一张宝单:“拍卖会还有一刻钟开场,恭请仙长大驾光临。”

  沐晚也得了一张。她飞快的扫了一眼,一列一样,上面总共罗列了十二样货物。其中刚好有一柄叫做祥云的飞剑。所有的货物都只简单的列了名目,并无品阶等方面的详细说明。

  张师叔冲她使了个眼色。两人快步闪进附近一条僻静的小巷子里。

  “把这个斗篷披上。”张师叔递过一件黑绸带帽斗篷,“拍卖会里什么人都有。这是修真界最常见的黑风斗篷,穿上后可以遮掩身形容貌,改变声音。”

  还有这等装备。沐晚又长了见识,抖开一看,有些为难这件斗篷好长哦。临时改短,时间来不及了。

  张师叔又取出另一件同样的黑风斗篷,见状,一边披挂,一边说道:“无妨,它能根据穿戴者的身量,自行变化长短大小。”

  好神奇沐晚两眼亮晶晶的,连忙披上。果然,斗篷一上身,非常合身。

  张师叔系好斗篷,戴上帽子,说道:“紧跟着我,不要走丢了。”声音低沉喑哑,和平时里完全不同。同时,一层黑雾笼了上来,他的身形变得模糊不清,竟然是男是女胖瘦高矮都识别不出来。

  沐晚也戴上帽子:“是。”当即被自己吓了一大跳:呀,这声音……嘎嘣脆

  她好奇的低头往自个儿身上瞅咦,姐身上怎么没有黑雾?

  张师叔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咦,张师叔的声音变了哦,变成了老奶奶的声音。

  她如实以对。

  呃,她的声音也变了,又尖又利,跟银勺刮过瓷盘一般。

  汗还能更难听点吗?

  “你自己是看不到的。你现在看上去和我一样,也是一团黑雾。”

  沐晚摸头,仰起小脸笑道:“是哦。不然,怎么看外面的情形?”

  这回换成了小娃娃的声音,奶声奶气的,令人无语。

  坊市里专门的拍卖场。地方很好找:首先,拍卖场是全坊市里最大的店面。店门口立有一根丈二黄杆,上面挑着一面红色的三角旌旗,上面绣着“拍卖”两个金闪闪的大字;其次,坊市里多了很多身上笼着黑雾的人影,陆续向一个方向汇集。所以,即使是不识字,也只要跟着黑雾人群走就是了。

  拍卖场的门口左各各立着两个炼气一层的修士。他们也是伙计打扮。进去的修士们交给他们一块灵石,他们便会返回一块巴掌大的朱漆木牌。

  轮到张师叔时,他一回交上两块灵石,指着紧跟在后头的沐晚,说道:“一起的。有包厢吗?”

  嘻嘻。这回师叔的声音比在绝魔山脉里碰到的月娘还要妩媚三分。

  尽管当不得真,周边的目光还是被这声音刷刷的吸引过来了。

  那名发放木牌的伙计甚至双颊飞红:“有的。小号的包厢每间还有多加一块中品灵石。”

  张师叔好不恼火,但又发作不得,只得在心底里骂了一句“该死的斗篷”,悻悻的塞过去一块中品灵石。

  黑雾之中,一只指节分明的年轻男子之手飞快闪过。

  聚拢来的目光立马就散了。

  沐晚挑眉:原来只要一出斗篷,就会现出真实身形。

  伙计双手奉上一块金色木牌。

  金色木牌有两面,背面是“拍卖场”三个金字,正面则标着包厢号。张师叔飞快的接过来,在斗篷里扫了一眼,上面写着“地字三号”。

  走进大门,便看到一张绣屏。大红的锦锻上绣着深红色的万字纹。正中用金色绣出了拍卖场的方位图。

  按照方位图,师叔侄两个跨上一边的回廊,很快就找到了地字三号包厢。

  包厢很小,就摆了一方几两太师椅,都用的是上好的黄梨木。方几上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张师叔在左边的椅子上坐了,指着右边的那张,示意沐晚坐下。穿上斗篷后,声音时男时女,他恼火得很,不想说话。

  “是。”沐晚强忍住笑意,走过去坐好。这回,她换上了低沉的男子声音。

  包厢的正前方是镶着一整块水晶的窗子,足足有四尺见方。透过水晶窗,能清楚的看到拍卖场里的情形。

  拍卖会场呈半圆形,高达两丈。

  半圆形的淡蓝色屋顶上嵌着两圈,共十六颗拳头大的夜明珠。大厅之中还立有四根一人合抱的金色祥云柱。每根柱子上各嵌着四盏贝壳型的青铜灯。每一盏灯中也放着一颗拳头大的夜明珠。

  夜明珠的光线很柔和。整个大厅被照得通亮,却又不至于炫目。

  会场的最外围是半圈亮晃晃的水晶窗。不过,透过窗户看不清包厢里的情形。

  再往里,分成四块,摆了足足五圈黄梨木高背椅。沐晚只是扫一眼,便知道总共有一百二十个位置。所有的椅子都正对着当中的半月型高台摆着。

  那个大红的高台,直径丈许,高三尺有余,背面摆着一架巨大的fèng穿牡丹紫檀屏风。地上铺着大红地毯,应该在中间掺了一些金线。在夜明珠的照耀下,金光点点,显得更加富丽堂皇。

  现在拍卖会还没开始,高台上空无一人。

  沐晚看得咋舌前世,她十二岁时曾参加过一次魏府的百花会。魏老太君正好是花朝节那天的生辰。魏首辅每年花朝节都要为其母举办百花会,广邀京官家眷。那一年,魏老太君七十大寿。是以,魏府下了大本钱,将整个会场布置得花团锦绣,富贵逼人。宴会的情形被与会者们津津乐道了小半年。她就是在参加了那一次宴会以后,才铁了心要嫁进魏府。然而,与眼前这个被师叔称为“小型拍卖会”的会场相比,那次百花会根本就不足挂齿。

  怪不得世人皆说神仙好

  坐在这样的会场里,再忆起前世的所谓争斗,她只觉得好可笑。

  这时,包厢的门被打开了。一个身着青色短打的男童端着一只黑漆圆盘走了进来。他看上去不过十一二岁,只有先天运气期修为。

  圆盘里有两只青花瓷盖碗。奉上茶后,他拿着圆盘,退到一步,说道:“还缺什么,两位前辈尽管吩咐。小子就候在门口。”说完,他躬身退了出去,顺手带上门。

  青花盖碗胎薄如纸,图案古朴。沐晚忍不住端起来把玩。揭开茶盖,清香袅袅。碗中逸出淡淡的灵气。

  茶汤呈金色,十来片银针似的茶叶静静的悬于水中。

  “这是……”她不由愣住了。她也是出身富贵人家,两世为人,却从未见过如此好茶。

  “银针灵茶。”张师叔也端起来,用碗盖撩开茶叶,喝了一口,“是常见的一种灵茶,有提神健身之效。”

  沐晚闻言,捧着茶碗,浅尝一口。茶水和着灵气滑入喉舌,唇齿留香,立时浑身暖意融融,整个人精神为之一振。

  好吧,喝了这碗茶,她前世喝过的那些所谓绝世名茶全都入不得口,只能倒了喂狗。

  垂眸赏玩着手里的茶碗,她忍不住在心里暗自感叹。从凡人界来,她的眼界实在是太低,跟个土包子似的。

  窗外,随着人数增多,会场里渐渐热闹起来。

  大概坐了八成位置后,一个青袍中年美须男子走上了高台。

  他抱拳向台下致敬,朗声宣布:“诸位,本次拍卖会,正式开始。”

  会场顿时安静下来。

  “今天来了不少新朋友。小老儿自我介绍一下。小老儿姓陈,人称美须公是也。此场是小老儿在本卖场主持的第三百零九场拍卖会。小老儿感谢各位新老朋友的惠顾。在开拍之前,请容小老儿依照流程,先跟各位新老朋友唠叨几句卖场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