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十一章 如意城
  送走阳师伯,张师叔并没有急着带沐晚赶路,而是选择在山脚的休息点扎营。

  “你我都刚刚进级,当以巩固境界为先。”布好小八门九星阵后,他如是解释道。

  沐晚禁不住笑逐颜开,抱拳行礼:“弟子恭贺师叔,修为再上一层楼。”

  张师叔笑着取出一枚玉简,递给她:“这是你阳师伯临走之前托我转赠给你的。他是单火灵根。这里面刻录了一些他自创的小法术,你拿去练习吧。”

  “啊,太好了谢谢。”沐晚喜出望外,双手接过来,迫不及待的贴到额头上查阅起来。

  张师叔微微颌首,自去运功巩固境界。

  玉简的头一句便是“火灵气乃正义之气,可避邪驱魔”。沐晚又飞速的浏览了一下后文,发现这里面还掺有阳师伯早年的一些修行心得。

  之前,清玉师叔祖也有记录修行心得的习惯。将自己平时灵光一现,偶尔冒出来的想法记录下来,不失为一个修行的好办法。沐晚见贤思齐,有心效仿之。象她这一次进级之时,就有很多体会可以记录下来。只可惜,现在手边没有空白玉简,也没有笔墨。以后一定补记

  除了二十余条心得,玉简里还有十个火系法术。第一个就是去尘术。

  原来去尘术是阳师伯自创的。怪不得张师叔不能私自传授。

  接下来是火球术。不过,和张师叔先前传给她的火球术不同。阳师伯的火球术同时至少可以发出两枚以上的火球。

  呀,英雄所见略同

  之前,她也改进了火球术,同时可以发出三枚火球。

  不过,仔细拜读了阳师叔的火球术以后,她陷入深思之中。

  两者火球术皆脱胎于单火球术,但各有所长,不过,总的来说,阳师伯的更胜一筹。

  怎样取长补短呢……

  想着想着,倦意渐渐笼了上来,沐晚扛不住,竟然头一歪,双手紧握玉简,软软的倒在地上,睡得甚是香甜。

  张师叔睁开眼睛,探身过来,伸出二指轻轻压在她的右手腕上,替她把脉。

  是真的累了。想到在绝魔山脉里小家伙每晚手执半截清香,只睡半个时辰,抓紧一点一滴的时间苦修的情形,他叹了一口气,伸手一弹,隔空轻点沐晚的睡穴,又闭上眼睛,继续打坐炼气期的修士和凡人一样,每天也要睡觉的。不过,到了中后期,每天的睡眠时间渐减。等进入筑基期,修士就用不着天天睡觉了,只要隔三岔五的打个小盹即可。而金丹期以上的高阶修士,常常经年累月的闭关,期间不要吃喝也无需睡觉。

  六个时辰之后,睡穴自解。

  沐晚饱睡醒来,天刚亮。

  手指动了动,感觉到手中的玉简,她连忙翻身爬起,在心里直呼“可惜”。一不小心睡了那么久,什么也没有做成。

  收好玉简,她盘腿打坐,开始练功。

  这一次,功法更加纯熟了些。不过,也用了将近一个半时辰才走完一个大周天。

  收功之前,她又忍不住瞄了一眼碧玉珠子。它仍然悬于金灵根之上,匀速自转着。

  空间和香香还是失联ing。

  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她暗自嘀咕了一句,睁开眼睛。

  张师叔已经收好阵法,面对着朝阳,负手而立。他又换了一件灰色长袍。晨风中,袍角猎猎。

  “师叔,早。”沐晚走上前,行礼。

  “嗯。”张师叔回过头来,点头说道,“走吧。”

  沐晚不由瞪大了眼睛师叔终于舍得将那圈小胡子刮掉了。脸上精瘦精瘦的,有棱有角,看上去,他比不但变年轻了些,而且更有阳刚之气。不过,只需再看一眼,就不难发现他的双目炯炯有神,精光内敛,哪里还有一丝半点少年儿郎的青涩。

  “怎么了?”

  沐晚笑道:“师叔的胡子没了,跟十**岁的大哥哥一样年轻了。”

  “少贫嘴。”张师叔乐了,解释道,“与胡子无关,是因为修为提升了的缘故。”

  接下来,他详细的解说了一翻。

  总的来说,修士的面相年龄与他的修为有直接的关系。如果修为高过骨龄,修士就显年轻。修为落后骨龄,修士就会渐显老态。修为落后的越多,则越显老。

  以他本人为例。筑基期修士的天寿最长可达两百岁。他现在年近七旬,差不多是天寿的三分之一,相当于凡人的壮年。但他的修为却是筑基六层,是典型的修为高过骨龄,所以,他的面相就显年轻,看上去不过十**岁的样子。不过,这已经是极限了。因为他是十八岁那年筑基的。

  沐晚一听,忍不住自动对号入座:“炼气期的天寿是百岁,弟子……”

  张师叔摇头,打断道:“这就是你阳师伯要你莫再急于提升修为的原因。”

  未成年的修士又是另外一种情形。如果修为高过骨龄,身体就会加速生长。沐晚现在就是修为高过骨龄太多,所以,在短短的几个时辰之内,她的身量就拔高了半尺

  “以后,你每走一个周天,身体都会长高一点点。一天两天的,变化不明显,但是,我观你的生长速度,以一天一个周天为例,一个月下来,你能长高小半寸。”张师叔顿了顿,说道,“小晚,不能再快了,不然,你的身体会扛不住的。还有,如果你在十二岁之前筑基的话,筑基之时,因为修为而拔高的身量会被强行抹掉。之后,你的身体就会停止发育,在很长一段时间以内都会是孩童模样。但是,修为一旦滞后骨龄,面相也照样会变老。怪模怪样倒是其次,主要是保持小孩子的身量,修为也会大打折扣。”

  “很长一段时间以内?”沐晚显然没有抓住重点。

  张师叔点头:“只有晋级化虚期的时候,修士才有机会重塑一次肉身”

  这是什么意思

  脑海里立刻冒出一个鹤骨鸡肤白发苍苍的小孩儿模样来,某人立刻小脸儿发白,全身的寒毛倒立,连连摆手:“不,弟子才不要变成那副鬼样子。”

  小家伙,你的关注点在哪里张师叔抚额,暗道:果然大师兄说得没错,这药不能下得太猛。

  于是,他连忙宽慰道:“小晚,你也不用太担心。越到后面,进级越难。而且,筑基哪是那么容易的事?以你五灵根的资质,应该做不到十二岁之前筑基。”

  哦,言之有理。只是,这话听上去怎么怪怪的。沐晚挠头……

  待她回过神来,张师叔已经走远了。

  因为紧挨着绝魔山脉,相比起来,那里更适合妖兽生存。是以,千里荒丘基本上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师叔侄两个朝着如意城的方向,一路飞奔。

  可能是打通了腿部三条经脉的缘故,进级之后,沐晚的速度比先前差不多提高了一倍。她自己都感到很意外。

  不过,张师叔比较淡定,告诉她,修为达到练气五层,就可以学习御剑飞行了。宗门没有制式飞剑,需自备。等到了如意城,带她去坊市逛一逛,挑把飞剑。

  沐晚听了,好不向往脚下越发的有力。

  刚过正午,两人便穿过中心地带,到达荒丘另一侧的边缘地带。这时,终于碰到了一小队修士。

  他们一共三个人,都头碰着头的趴在地上,奋力挥舞着一柄尺长的小玉锄,象是在挖掘什么。

  他们很是认真。沐晚跟着张师叔,在隔他们十来丈的地方飞掠而过。三人竟毫不知情。

  张师叔脚下不停,回过头,见沐晚张着嘴,难得露出满脸惊疑的样子,便解说道:“荒丘里出产一种灵虫,叫做七星沙虫,是一味镇痛的灵药。他们就是在挖那个。”

  其实,他误会了。

  沐晚之所以满脸惊疑,是因为她发现自己竟然一眼就看出了这三名修士的修为。

  两个炼气七层,一个炼气九层。

  个个修为都比她高

  怎么可能看得出来呀

  沐晚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没错,还是两个炼气七层,一个炼气九层。

  奇了怪了

  她轻声求证实:“师叔,他们都是什么修为?”

  张师叔瞄了一眼,报出了他们的修为。和她看到的一模一样。

  “小晚,你该不是想找他们打架吧?”张师叔略作迟疑,问道。想当年,他炼气期那会儿,每每进级之后,都是迫不及待的去找同峰的师兄弟们打一架。一来是想试试自己的身手;二来是显摆新学到的法术。为此,他没少挨师尊的罚。现在想起来,他觉得当年之举幼稚得很。不好,很不好。

  沐晚摇头:“弟子只是好奇而已。”好好的打什么架?姐看上去有那么推崇武力吗?

  张师叔不知道脑补了些什么,“哦”了一声后,又补充了一句:“七星沙虫善遁地,很难捕捉。”

  可是,沐晚这会儿有点走神了。她在想:为什么他们的修为明明比我高,而我却能看出他们的修为来?

  进级后新增的特异功能吗?

  可是,我还是看不出师叔的修为。

  也有可能是那三个修士的问题……

  唔,等多碰到几个修士就知道答案了。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他们终于走出了千里荒丘。面前现出葱葱郁郁的一片大森林。

  据张师叔说,如意城就在这片森林之中。

  可是,沐晚放眼四望,根本就找不到任何林间小道。

  “森林里有妖兽。大多是些低阶妖兽。城里的低阶修士经常组成小队,到森林里猎杀妖兽。”

  张师叔说着,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卷发黄的羊皮地图,摊开。辨别方位后,他对着地图,很快就找到了森林的入口。

  入口在正坤位,在两棵一人合抱的老槐树之间,横卧着一块很不显然的灰白长石条。它大约有一尺高,两尺来长。正中有一个两寸见方的黑窟窿。

  张师叔接连将两块灵石塞进黑窟窿里。

  石条上灵光一闪,旋即,从它里面发出一连串“吱悠吱悠”的响声。

  然后,令沐晚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横在他们跟前的石条缓慢的自动陷进黑黝黝的泥地里。当它下沉到与地面持平的时候,森林里渐渐现出一条三尺来宽的林间小道。

  明明这一带没有阵法波动

  “跨过去,不要踩到石条。”张师叔率先跨了过去。

  沐晚甩甩头,也跨过了石条。

  张师叔一边走,一边向她科普:“如意城是私人领地。一般的,私人领地,都在边界设有入口,收取灵石。各个地方收的灵石不径相同,如意城是不分老幼,一人一块灵石。总共有八个入口,这只是其中的一个。”

  沐晚问道:“师叔,这里设的是什么高级阵法?弟子怎么看不出阵法波动?”

  张师叔轻笑:“看不出阵法波动,也有可能是根本就没有阵法呀。”

  “对哦。可是……”

  “那叫机关术,属于器的范畴。”

  原来如此。沐晚恍然大悟。大道三千,修真界里无奇不有,她知道的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因为如意城里实行宵禁,所以,张师叔的安排是:今天晚上先在城外的森林里露营一宿。明天清晨再进城。如意城是修真界里的边境小城,除了坊市,也没有什么好逛的。他们上午逛一逛坊市,不管买没买到飞剑,都在正午的时候离开如意城,继续赶路。

  “宗门在城里设有驻点。每个驻点都设有直接回宗门的传送阵。宗门弟子凭身份玉牌,可以在驻点免费住宿。不过,启动传送阵,是要耗费灵石的。所费的灵石,得自备。”

  沐晚眼界大开,暗自称奇。

  往里走了百来里,他们到了如意城的西门。

  初一眼,沐晚大跌眼镜木石构建的两层城楼,不过三丈高,呈青灰色。两人高的圆拱形城门之上,悬有一块朱漆黑匾,上面四平八稳的写着“西门”。

  好吧,不拿陈关渡那样的凡人界里有名的雄关来比较。此城楼甚至还不如黑水城的。

  然而,沐晚再看第二眼,发现城楼之上貌似有阵法波动。

  双指抵在眉心处,她凝神细看。果然,整座城楼都笼罩在阵法之中。

  什么阵法?

  抱歉阵上叠阵,澳门赌博网站:阵中有阵……姐阵法素养有限,一时半会的真心看不明白。

  某人为自己刚刚的无知小小的红了一把脸修真界果然不是凡人界能比的。

  城门口没有守门。外面有一块十来丈见方的空地。此时太阳还没有偏西,天色尚早,是以,空地上只有他们师叔侄两个。

  “今晚我们就在这里落脚。”张师叔朝着东边的一角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