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十九章 一齐进级
  走了一个大周天。倦意悄然袭上心头。这是进入绝魔山脉以来,头次有了睡意。沐晚睁开眼睛,看了看天色。

  天边一片黧黑。约摸还有半个时辰才天亮。

  前面,张师叔跟阳师伯两个都静坐如山。

  沐晚掩嘴打了个呵欠,从储物袋里取出一支清香,估算着时间,掐去一半儿,暗中运气,指尖凝出一点豆大的火苗,点上清香。然后,她又取出一条薄锦被和一只圆枕,在阵法的角落里,右手二指捏着清香,合衣躺下。

  头刚挨着枕头,她便陷入了无尽的黑甜之中。

  当天边现出第一缕亮光时,她也刚好被指尖的清香烫醒当然,她现在的身体坚实度堪比法器,小小的一点香火根本就伤不着她,仅是起个提醒作用罢了。

  沐晚翻身爬起,捏熄清香,整理被褥枕头,重新收回储物袋里,又开始新的打坐。

  小睡一场,精神大好。再加上,绝魔山脉也一样,天亮之时,灵气最为浓郁,是以,这一个大周天耗时又减少了半刻钟。

  待再次睁开眼睛时,她发现阵法已经被收了。而张师叔和阳师伯正在立在溪边闲聊。

  她取出辟谷丹服下,走过去,抱拳行礼:“阳师伯,早。师叔,早。”

  两人皆微微颌首,算是回礼。

  阳师伯背负着双手,垂眸看着她,淡笑道:“小晚,今天我们预计要赶到山顶,你准备好了吗?”

  “是。弟子准备好了。”沐晚小小的心疼了一把还未有捂热的上品丹唉,修为不够,丹药凑。不知道今天要耗费多少上品丹了

  张师伯点头:“走吧。”话音刚落,张师叔便手执小铜镜,抢先冲了出去。

  这小子看来是步法大有长进了张师伯呵呵一笑,纵身追了上去。

  须臾,两人飞掠出十余丈。

  沐晚哪里还敢磨蹭,全力催动“逍遥八步”,狂追不舍。

  张师叔是成心显摆,而阳师伯则有心考校,是以,他们俩,一个是筑基五层,一个是筑基十层,在前面你追我赶,跑得飞快。

  这下,可苦了沐晚全力以赴的结果是,不到一刻钟,她体内的灵气便耗了个精光。半个时辰之后,神识也消耗到警戒状态。

  于是,某人被累成狗的同时,不得不将上品丹当糖豆吃。

  还好,刚过正午,阳师伯便喊停了两人之间的比赛。

  “不错。小逸,你现在的步法不比我这个单灵根当年差。”他拍着张师叔的肩膀,甚是愉悦的说道,“这一趟历练,你所获甚丰。”

  张师叔嘿嘿一笑,甩了一把热汗,转身回望。

  十几息过后,小路的拐弯处,沐晚大汗淋淋的跑了过来。

  “扑哧,扑哧”她喘得厉害。隔着二十几丈远,就能听到她那破风箱般的呼吸声。

  阳师伯禁不住赞道:“小丫头,真心不错。”

  先前,听师弟讲述刚开始时,小丫头是如何死扛着,在后面紧跟不舍的情形,他还开玩笑的插了一句:“太夸张了吧,明明是个粉团似的奶娃娃,硬被你说成了小狼崽。”

  然而,现在,他信了。

  “保持住这股子心气劲儿,指不定还真能成为剑修呢。”

  张师叔闻言,大喜,正要发问确定一下,他家大师兄已经袍袖一甩,转身飘然而去,留给他一个潇洒的背影。

  哈,八字写成了一撇

  冲沐晚做了一个“跟上”的手势,他乐悠悠的追了上去。

  沐晚……脑袋又象被针扎一般的疼了起来她赶紧吞下一粒上品回神丹。

  第二座山比第一座山起码高了百来丈。他们却只用了大半天的时间便爬上了山顶。

  到了休息点,沐晚累得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一下。

  可是,三人之中,就她辈份最小。咬了咬牙根,她强打着精神给张师叔张罗阵石。

  第二座山的山顶是一大片绿茵茵的草地,中间零星的开着一些各色的野花。都是同一个品种,每一朵有酒盅那么大,不多不少,刚好是八瓣花瓣。这会儿,太阳偏西。它们却象刚睡醒一般,在落日的余晖里,陆续的竞相绽放,随着山风,枝叶轻摇,翩然起舞。

  美则美矣……就是草地里石头稀少。沐晚好不容易才凑齐十块拳头大小的石块,给张师叔送过去。

  待布阵完毕,阳师伯看到她跟个泥猴一样,狼狈不堪,忍不住问道:“小晚,你还没学过去尘术吧?”昨晚练了一晚,他隐约捕捉到了突破的机缘。从小丫头那儿得了这莫大的好处,他有心还她一个因果。

  沐晚摇头。

  “唔,这里没有水源。我传你去尘术。”说罢,阳师伯右手轻抬,一道红光嗖的钻进了她的眉心。

  刹那间,沐晚感觉到脑海里多了一道法诀。她飞快的凝神细看,正是去尘术。

  “弟子谢过师伯。”

  阳师伯摆摆手,呵呵笑道:“这道法术是我传给你师叔的。法不轻传,是以,如果没有得到我的允许,他不能擅自传给你。今后,你也一样哦。”

  沐晚微愣。这是……解释

  张师叔则在一旁满脸嫌弃的催促道:“还愣着做甚?找个地方,赶紧练习去呀脏死了”

  “是。”沐晚飞快的行了一礼,跑到了休息点的另一边。

  她老早就注意到张师叔有这一类保持清洁的法术了,但师叔一直没有要传给她的意向。是以,她想其中肯定有原因。果然如此。

  不过,貌似在人情世故方面,阳师伯要甩师叔好几条大街哦。

  甩了甩头,熄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她服下一粒上品养灵丹,待灵力回满之后,才照着法诀开始练习“去尘术”。

  这是一个火系小法术。右手依葫芦画瓢的捏了道法诀,指着自己的道袍,心念一动,她轻喝道:“去”

  唔,身上的衣袍立马就光鲜亮丽,跟新的一样。虽说她现在洗衣服的技术大大提高,但洗出来的衣服哪有这般干净

  衣服是干净了。身上还脏着呢。于是,她如法炮制,接连往身上扔了三个去尘术。就这样,她好象刚梳洗过一样,纤尘不染,干干爽爽的。

  倒是挺方便的。只是,一点放松的感觉都没有。条件许可的话,姐还是喜欢泡澡。

  接下来的日子,她的日常又变回了最初的状态白天赶路,晚上修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阳师伯加入的缘故,这一路上,除了偶尔碰到过往的修士,再没有出过“月娘”一类的妖蛾子。就连那位背负银色巨斧的金丹前辈也没有再露过面。

  张师叔也就金丹前辈的事跟阳师伯讨论过。结果,阳师伯否定了他的猜测其一,清玉师叔交割了任务后,连洞府都没有回,便直接拜访师尊,亲自解释缘由;其二,清玉师叔回去后,当天就宣布闭关了;还有就是,如果清玉师叔有暗中请人护送的话,肯定会告诉师尊的。那样,师尊也不会派他这个大弟子过来了。

  “应该是巧合吧。”阳师伯如是说。

  如此过了半个来月,三人登上了最后一座山峰的山顶。

  原来山脉的另一边也是山只不过那些都是低矮的小山包。一眼望不到头,高低起伏,连绵不断。千里无人烟。

  沐晚仰起头问道:“师叔,这便是修真界吗?好多的山包包。”

  张师叔点头:“这里叫千里荒丘,是如意城的辖区。”

  阳师伯走了过来,说道:“小逸,如意城里有宗门的驻点,进城之后,我们先去驻点里休整两天,再接着赶路也不迟。”

  张师叔摇了摇头:“清玉师叔有约法三章。这一路上,我和小晚要么借宿人家或道观,要么就是露营。”

  “这样啊。”阳师伯不由眉尖轻皱,“如意城里没有道观。城里龙蛇杂处,复杂得很,不好借宿。且城里实行宵禁,天黑之后,任何人禁止外出。所以,我们只能在城外寻地方宿营。这样的话,明天我们倒不需急着在天黑之前进城。”

  也只能如此。张师叔点头赞成。

  然而,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第二天下午,他们三个刚走出绝魔山脉,事情陡然生变

  那一刹那,沐晚只觉得浓郁的灵气当面扑来。与此同时,身上象是猛然卸下了千斤的重担,先是全身的骨头从头到脚,“噼里啪啦”的挨个儿响个遍,紧接着,丹田里也“啪”的发出一声脆响。炼气三层的禁锢应声碎成了渣渣。一股澎湃的精纯灵气喷然而出。

  老天,这是……进级了

  进级来得如此猛烈,以至于,她只是“啊”的大叫一声,便不得不就地打坐,赶紧催动《四象五行诀》炼气四层的功法。

  阳师伯甚是意外。然而,他还来不及做出反应,站在他右侧的师弟也喜道:“我也进级了”说着,他一边撩起前袍坐下,一边飞快的解释道,“大师兄,我突破在即。请大师兄帮我护法。”

  混蛋,这里是突破的地儿吗?你们好歹也坚持到前面的休息点哈。阳师伯抚额。说时迟,那时快,他耳朵一动,敏锐的听到自己的丹田里也发出一道极其轻微的破裂声。

  难道……他难以置信的敛神内视无量天尊,筑基十层的禁锢竟然裂开了一道半指长的细缝儿

  如果不是追求圆满结丹,他十年前就已经是金丹真人了。十年来,他苦修不已。然而,自一年前起,好象进入了瓶颈状态,无论他怎么努力,修为象是被焊住了一般,不得寸进。他也曾下山游历,寻找过机缘。结果,在外头闲逛不到半年,反而没来由的变得心情更加焦躁不安。没办法,他只得打道回府,继续苦修。师尊见状,派了他这一趟差事,说是调剂调剂。不想,他却意外的寻到了突破的机缘半个月来,他体内增加的那一丝灵气好比是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压倒了他丹田里筑基十层的修为禁锢。

  好在凝结金丹非一时之功。眼下,禁锢才裂开一道小缝儿,离真正的突破之时,少则半年,多则一两年。不然,这回他们仨铁定是玩大发了。

  深吸一口气,压下满腔的激动之情,他选了个地儿坐下,静静的替二人护法。

  筑基期修士的突破不比炼气期,是以,他估计着,沐晚最多是三个时辰就能突破。而张逸尘大约要到后半夜去了。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他取出一套小无相阵布下。

  小无相阵是集攻防于一体的高级阵。全套阵法由三个阵盘三十二面阵旗组成。这已经是筑基期的修士能使用的最强攻防阵法。如果不是阵法师,就是金丹大圆满的修士没有个三两时辰,也不能强行破阵。

  结果又出乎他的意料。

  他足足等了三个时辰,沐晚仍然还在突破

  怎么可能难道小丫头碰到麻烦了?他皱着眉头,凝神细看。

  小丫头脸上汗流如注,澳门赌博网站:头上蒸气腾升,显然正处于突破的紧要关头。是以,他不敢贸然用神识查探,只能密切注视,静观其变。

  等啊等……三更刚过,竟是张逸尘率先睁开了眼睛。

  飞快的往身上砸了好几个去尘术,把自己里里外外都收拾干净利落了,他迫不及待的看向沐晚,紧张的问道:“大师兄,小晚还没有突破吗?”

  阳师伯的眉心皱成了一个深深的“川”字,盯着那道被水蒸汽笼住的小小身影,忧心忡忡的说道:“她保持这个状态已经将近一个时辰了。我担心持续的高温,会灼毁她的根基。”

  这时,张师叔透过白色的水雾,也看到了那张涨得通红的小脸,着急的问道:“那怎么办?”

  “你了解她的功法吗?”

  张师叔老老实实的摇头,心中大恨又是功法的缘故他之前虽然曾产生过好好过问一下小晚的功法的念头,然而,后来由于他忙于分离灵气,这事便不了了之。

  阳师伯却误会了,揉着眉心说道:“清玉师叔赐下的功法错不了。可能是小丫头一时练岔了。我们都不熟悉她的功法,唯今之计,只能死等了。”

  要真是清玉师叔赐下的功法就好了……张师叔双手抱头,追悔莫及,连成功进级筑基六层的喜悦一扫而光。

  要是小晚有个什么闪失,他肯定不能原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