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十八章 张师叔游说
  沐晚在溪边洗了一把脸,从怀里掏出新得的中品储物袋把玩。她手里已经有了一只中品储物袋。那是从虬髯修士那里缴获的战利品。只可惜,那是一套子母袋里的母袋,所以,还来不及细细查看,就被她扔进了空间的储物间里。早上的时候,她又再次联系了空间,还是处于失联状态中。

  叹了一口气,她低头细看储物袋。这只储物袋从外形上完全不同于那只母袋。它和凡人界的荷包很相象,全新的,巴掌大,火红色,皮料子。不过,她看不出来是什么皮子。

  用灵力打开它,沐晚“滋”的倒吸一口冷气:足足有五十方的空间比那只母袋足足大了一倍除此之外,里头还有十块各色灵石,十瓶养灵丹和十瓶回神丹。

  阳师伯出手好阔绰哦

  沐晚随意取出一瓶养灵丹,打开红色的瓶盖。

  咦,居然没有丹香外逸她不解的倒出一粒查验。

  没错,是淡棕色的圆药丸儿。

  用舌尖舔了一下,一丝浓郁的桂花味儿立时从舌尖层层漾开。沐晚的一双眸子“噌”的被点亮了丹香内敛,丹体浑圆,味正且浓。天啦,这一瓶里头的都是上品丹

  一直以来,她服用的都是中品养灵丹和中品回神丹。

  抑制住心中的喜悦,她一一打开其余的九瓶查验,皆是上品丹

  不同的丹药,上品丹和中品丹之间的差别是不尽相同的。以养灵丹为例,两品丹的差别仅在于丹效上品丹是中品丹的三倍;而在丹质方面,上品丹与中品丹相差不大。

  而回神丹又略有不同:上品回神丹的药效是中品丹的五倍;丹质也是略胜一筹。

  同时,张师叔也解释过,凡人界里灵气稀薄,直接影响到丹品的高低。而在凡人界三年,他先前准备的存货早就消耗殆尽。现在手里头的全是在流云观里炼的新货,一炉丹里,上品率不到一成。中品率占六成多,其余的全是下品丹。

  所以,他自己也用的是中品丹。

  逛了一趟散修坊市后,沐晚已经很知足了:在坊市里,所售的养灵丹和回神丹,以及辟谷丹,九成五以上的,都是下品丹。中品丹已经甚是稀少。至于上品丹……她逛完了丹药区,也不曾见到一丸

  而现在……沐晚轻抚手中的储物袋,回望山坡上并肩齐坐的师叔与师伯。

  两位师长披着火红的晚霞,促膝而谈。山风轻轻吹过,两人的衣袂在风中滴溜溜的打着转儿。

  心里暖洋洋的,沐晚收回目光,也在溪边盘腿而坐,不知不觉中,两只嘴角高高翘起这一世,她沐晚不再是孤苦伶仃的失母稚女。她有师叔祖,有师叔,还有师伯……她是太一宗的弟子宗门强大,师长亲厚,而她仙途可期

  姐骄傲,姐自豪姐当更努力

  闭上双眼,沐晚压下心中的豪情,敛神打坐,运功修行。

  山坡上,张师叔大致道出自己顿悟,从而导致沐晚被灵气灌顶的经过,说道:“先前测试有误,后来我又重新给小晚测试过。她其实是五灵根。不过,她在剑道上有过人的天分,现在已经练完十三剑,并修出了剑气。而且,她自学阵法,已经是初级阵法师了。”接着,他又道出了上午的事情。

  阳师伯听完,不由抬眸看向溪边。看到那道瘦小的背影,他微微颌首,赞道:“不错,确实是福缘厚重的好孩子,难怪能入得清玉师叔的法眼。”

  张师叔连忙补充道:“大师兄,你别看她小小年纪,可懂事了。连清玉师叔都夸她早慧。还有,她很能吃苦,又勤奋好学……”

  阳师伯侧过头来,瞅着他但笑不语。

  张师叔一时大窘,挠头打住。

  “小逸,你变了好多。若是换在以前,你可说不出这样的话来。”阳师伯笑道,“还记得你以前是什么样子的吗?”

  张师叔摇头,亦是轻笑:“两耳不闻俗事,只顾埋头修行。唔,好象还有人背后称我是修炼狂,对吧?”

  阳师伯点头:“师尊为此甚是头疼。恰逢你要去历练,师尊特意托了门子,将你送到清玉师叔那一队里。清玉师叔是出了名的严厉公正,做事认真。哈哈,清玉师叔威武,不负师尊重望,完全治好了你的宅病哦,还有,清玉师叔上门拜访过师尊,回去后就闭关了。他让我转告你,这一次历练,他给你的评定是优。另外,你的这次任务,他已经挂在任务堂的总坛里。你回去之后,只管直接去总坛交任务就是。我也去看过了,清玉师叔出手很大方,给你的任务奖励是两块上品灵石和一千点贡献值。任务刚挂出去时,澳门赌博网站:在总坛里热闹了好几天呢。”

  张师叔显然没有抓住重点,瞪大眼睛轻呼:“啊,清玉师叔闭关了?那小晚怎么办?”

  “怎么了?”阳师伯甚是不解。

  于是,张师叔托盘道出先前的打算。

  阳师伯听完,倒吸一口冷气:“进内门?并且还是上剑道峰?你小子……真敢想”剑道峰的那帮疯子,可是全内门出了名的鼻孔朝天。他们怎么可能看得上区区的伪灵根

  张师叔哂笑,打拱:“大师兄,帮帮小弟,一起在师尊面前美言几句喽。”如果清玉师叔那边靠不上,那么只能恳请师尊出面了。而大师兄在师尊面前素来说得上话。

  “滋”阳师伯又抬眸看向溪边的小人儿,头疼。轻轻挑起一边眉毛,他换了个话题:“咦,你用了什么法门,帮小丫头遮住身形,装成小子?”

  大师兄委婉的回绝了。

  张师叔好不沮丧有气没力的如实道来:“哦,我在一处洞府里找到了一颗蓝碧玺灵珠。我拿来无用,在凡人界里带着个小丫头,也不便于行走,所以,就给了小晚。”

  见他这副熊样,阳师伯既好气来,又好笑,一掌当头劈下,打在他的肩膀上,“啪”的脆响:“你小子,师尊面前岂能信口开河?是好是歹,我总得亲眼见证一二啊。”

  “是是是……”张师叔连连点头,笑嘻嘻的揉着发麻的肩膀。

  “不许跟小丫头点破”

  “不会,绝对不会”

  目的达到了,张师叔神清气爽的跳了起来:“大师兄稍坐,小弟去布阵扎营。”

  阳师伯挥挥手:“去吧。”

  休息点里就他们仨。是以,地方任选。张师叔选了一处地势平坦的背风地段,布下小八门九星阵。因为多了一个人,他圈的地方也几乎大了一倍。

  很快,阵法布好了。

  他屁癫屁癫的小跑过来请人。

  阳师伯瞥了一眼溪边。

  张师叔也看了一眼,笑道:“哦,小晚很用功的,正在练功呢。反正这里又没别人,就不要打断她好了。”

  “练功?”阳师伯很是意外,放出神识一扫,果然是在练功。他扭头看了看身边的师弟,长长的“哦”了一句,接连道了两句“难怪”。

  “难怪什么?”张师叔不解的追问道。

  “难怪你小子对她印象那么好。”阳师伯挑眉,“这叫物以类聚。说起来,小丫头比你还要疯狂至少,你还不至于在绝灵阵里练功。”

  “非也非也。”张师叔哈哈大笑,“大师兄,我进了阵,马上就会练功。”

  阳师伯狐疑的瞅着他。

  “大师兄,不妨也一试。”张师叔故意卖了一个关子,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同时还不忘见缝插针的给沐晚刷一下好感值,凑上来,压低声音说道,“与我无关,这是小晚最先发现的哦。老实说,换作是别人,我绝不会告诉他。真的”

  说着,他半推半拉的将人带进了阵里。

  “试试吧,就试一个大周天”

  从储物袋里掏出那只绿绫圆坐垫,铺到地上,他献宝似的请大师兄坐上去:“这也是小晚送给我的。啧啧,女娃娃家的,就是心细。将来大师兄开府收徒了,不妨也收个女弟子。”

  阳师伯很是受用,却佯怒的瞪了他一眼,撩袍坐上去,哼哼:“我且看你小子在捣什么鬼”他年长近二十岁。张师叔也可以说是他一手带大的。一直以来,他待张师叔亦兄亦父,亲厚得很。而张师叔虽然素来视他为长兄,恭敬有加,但一心沉迷于修行,几十年来也鲜有如此贴心之举。所以,就是看在这个坐垫上,他也乐意勉为其难的陪他胡闹一次。

  说着,他双眼微合,沉下心来,催动功法。

  张师叔见了,撩起前袍,席地而坐,静静的等待着。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工夫,阳师伯睁开了眼睛,轻“咦”了一声,满脸的难以置信:“怎么可能”

  他是筑基十层的修为。若不是一心想要完美结丹,他早十年就是金丹真人了。所以,他走一个大周天的时间比张师叔要短得多。同时,他的神识也敏锐得多。

  刚刚一个周天下来,不用神识内视,他立刻便意识到体内的灵气量虽然减少了两成多,但是,灵气明显变得精纯一些了。

  仅仅是一个周天而已,竟然比得上他平时苦修一整天

  简直是匪夷所思

  张师叔抚掌轻笑:“在小丫头身边,就是这么可能”接着,他扳着手指头数了起来,“认识小丫头不到三天,我第一次入定一个月之后,顿悟昨天晚上,托小丫头的福,我又入定了一次。”说着,他甚是惋惜的叹了一口气,“小丫头很有想法,本身又福运厚长。如果不是她的火灵根真心差,不好修丹道,又或者,她在剑道上的天赋差一些,我都会请师尊将她留在我们青木峰。”

  阳师伯眼波一闪,又闭上眼睛,淡然的说道:“休息点不比宗门,莫让小丫头在外面久呆。”

  “哦,知道了。”张师叔知道自家大师兄谨言,所以也没指望他能一时三刻的就透出什么口风来,耸耸肩,起身去外面找人。

  而沐晚那边仍然在运功。她发现绝魔山脉里真的是煅炼人的好地方。

  首先,有绝灵阵的压制,功法运行甚是困难。体内灵气运转得好不滞缓。但也正因为如此,她才比平时内视得更清楚些。这两天,慢慢的对比着功法口诀,几个大周天走下来,她对功法的理解又更透彻些了。功法也运转得更娴熟。

  其次,就是前面已经提到过的灵气变化。灵气不但会变得更精纯,而且总量的增加也是平时练功的数倍

  要是山里头没有妖兽环伺,属高危地带的话,她真想留在这里扎扎实实的修炼一段时间。

  张师叔沐浴着桔红色的夕阳,信步踱到她背后。见她练得正投入,他禁不住抿嘴轻笑。

  小丫头不能和大师兄同日而语。她走一个大周天起码得两个时辰以上

  抬头看了看天色,他索性就在旁边另找了一块干净的地儿,打坐运功。

  沐晚走完一个大周天,睁开眼睛一看,又是繁星满天,夜静风清时。

  “走,去阵里。”身后传来张师叔的声音。

  她吓了一大跳,弹跳起来:“是。”

  眼前,飞快的闪过一角月白色的袍角。稍后,不远处传来“当”的一声钟鸣。

  呀,不是幻觉刚刚真的是师叔。

  她使劲甩甩头,赶紧跟入阵里。

  阳师伯坐着张师叔的坐垫,张师叔在他身后侧席地而坐。两人都闭着眼睛,面上一样的古井无波。

  沐晚行了一礼,在两人身后找了个空位,也席地而坐,接着练功。

  又走了一个大周天,体内的灵气几乎耗尽。

  沐晚略加思索,取出一粒上品养灵丹服下如果服用中品丹的话,貌似两粒尤不足,三粒则有余。很不划算哦。

  药效杠杠的丹药化开,不出两息,体内的灵气全部回满

  嘿嘿,省下一粒中品丹。某人得意的笑了一个,又开始新的大周天。

  殊不知,前面,阳师伯眼睫毛轻颤,嘴角微微扯起,露出一丝浅笑。

  分界线

  某峰谢过书友shannee赠送的平安符,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