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十七章 师伯来了
  很快,小八门九星阵布好了。

  师叔侄两个进阵,各自取出坐垫坐下。

  张师叔伸手捋平前袍上的一处皱褶,问道:“小晚,你是什么时候学的阵法?”上午碰到的那个幻阵布置得很隐秘。他的修为整整高出一大阶,尚未发觉。小晚却看出来了。这只能说明小晚最起码也已经是个初级阵法师。

  好吧,他已经习惯了类似的惊喜。

  沐晚如实答道:“在三水观的时候。初时,弟子学不懂。前段时间在船上的时候,才学会了几个初级阵法。过巨阵的时候,见识了大能们的手段,弟子感觉到对阵法,尤其是幻阵的认识更深了一些。”

  张师叔想了想,认真的问道:“你对阵法很感兴趣?”丹符阵器财五门里,阵法是公认的最难学。也许是他孤陋寡闻,修行七十余载,他还是头次见到自学而成的初级阵法师。

  唔,小丫头在剑道上天赋过人,现在,在阵法上也无师自通……天道,您还能更偏心点么?

  沐晚老实的摇头:“弟子并不是很感兴趣。相比之下,弟子更喜欢的是剑术。”阵法好难。如果没有香香,她连阵法书都看不懂。之所以会学习阵法,纯粹是想着“技多不压身”罢了。现在看来,她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修真界真的太危险了,多门技能,便多一重防身的手段。所以,阵法再难,也要继续学下去。

  太可惜了。张师叔眉尖轻皱:“你在阵法上也挺有天赋的……”

  沐晚听了,澳门赌博网站:怪不好意思的她哪有什么阵法天赋明明是金手指,好不好

  “罢了。”张师叔摆摆手,“你才炼气三层,不着急做选择。等到了宗门之后,再决定也不迟。”他本人偏科偏得厉害,对阵修的事情一无所知,还是别瞎指挥的好,免得误了小晚的前程。

  休息点里总共才两拔人。双方自动的远远隔离开来,各自摆了小八门九星阵,守在阵中,摆明了是不想往来。

  沐晚敛神,运功走了一个大周天。与昨晚相比,用时短了近一刻钟,但是灵气的损耗又明显多了一成。

  好想练剑皱了皱眉头,她又闭上眼睛,准备再走一个周天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进了绝魔山脉后,她精神好得很,两天两夜没合过眼了,却没有一点儿睡意。

  就在这时,休息点上空有条人影飞快的掠过。

  沐晚心中一惊,连忙张眼望过去。

  呀,是金丹前辈

  金丹前辈的身法很快,她堪堪看到一个洒脱的背影。

  张师叔也被惊动了。他看着身影消失的方向,轻“咦”了一声。

  沐晚仰头看向他,问道:“师叔,是那位前辈有什么不妥吗?”

  张师叔收回目光:“以前辈的修为,完全可以轻松飞越绝魔山脉……”可是他却选择了步行。并且,以他那样的走法,哪里象是在赶路。

  “唔,前辈的行为怪异得很。”

  沐晚不由瞪大了眼睛。

  可是,张师叔摇摇头,又闭上了眼睛,不再言语。

  因为这句话,沐晚的心里一时象是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根本就集中不了精神,哪里还能练功?

  貌似对面阵法里的那些人也和她一样。只见对面灵光一闪,一个身穿淡蓝色长袍的青年男子提着剑从阵法里走了出来。他环顾四周,就近选了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纵身跃了上去,藏了起来。

  沐晚一没心思练功,二又睡不着,见状,暗道:也罢,索性去外头警戒。

  她刚一起身,张师叔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闭着眼睛说道:“无妨。前辈对我们并没有恶意。”

  在他的印象中,如有特殊情况,宗门里的师长们从来不会放任内门的筑基初期弟子独自在外执行任务。更何况,他还带着一个六岁的小娃娃。是以,上午再次看到那位前辈时,他心里就冒出了一个猜测。今天晚上,第三次见到前辈,他又更进一步肯定了先前的猜测前辈十有**是受清玉师叔所托,在暗中护送他们两个过绝魔山脉。

  一来,与清玉师叔朝夕相处了三年,他多多少少把握了一些清玉师叔的性子。这很象清玉师叔的行事风格。

  二来,清玉师叔修的是功德仙,平日里广结善缘,朋友众多。他有这样的人脉。

  略作犹豫,他还是道出了心中的猜测:“前辈可能是受清玉师叔所托,暗中保护我们。”

  沐晚的心里总算是踏实了。

  闭上眼睛,她又走了一个周天。因为前面一次没有及时服用养灵丹,所以,两个周天累积下来,体内的灵气消耗近九成。

  然而,服下两颗养灵丹后,她惊讶的发现体内的灵气只充盈了不到九成

  这说明什么

  她按下内心的欢喜,敛神内视。

  果不其然,各处经脉略有拓展

  “呀”她忍不住轻呼出口。

  张师叔睁开眼睛,连忙问道:“怎么了,小晚”直觉告诉他,接下来必有好事

  沐晚据实以告。

  张师叔石化。过了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难以置信的问道:“你说,你这两天一直是抓紧时间在炼功?”

  沐晚点头,略作迟疑,反问道:“难道师叔不是吗?”如果不是看到师叔争分夺秒的修行,不然,灵气损耗那么大,而修为又没有一丝半点提升的迹象,她哪里还会继续练功?

  “当然不是。”张师叔果断摇头,“有绝灵阵的压制,稍微有点常识,就不会练……”心念一动,他满头黑线的吞下了后面的话。

  沐晚抚额:呃,好吧,姐确实是没常识。

  张师叔甚是尴尬,呵呵一笑:“修行本非寻常路。也许是我知道的常识太多了”话音刚落,他张着嘴,呈“o”形,一动也不动,象是中了定身术一般。

  沐晚用双手捂住嘴巴,挡下冒到嘴边的那声“师叔”师叔的样子不对,八成是有事发生了。

  片刻之后,张师叔动了。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看着沐晚,正色道:“小晚,你以后需要用到什么丹药,尽管跟师叔开口。师叔以一个炼丹师的身份许诺,一直保证你的丹药供给。”丹药是极其重要的修真资源。是以,身为炼丹师也不会轻易如此许诺。除非值得。

  而在张逸尘看来,沐晚完全值得他一诺:

  首先,和第一印象完全相反,他越来越看好沐晚的仙途。

  其次,沐晚知恩图报,贴心,踏实好学,积极上进,是个很讨人喜爱的后辈。又是他一手引入仙道的。短短几个月里,他已经视之为子侄,真心实意的想助她。

  第三,他修的不是功德仙,不会看相,算运道,并且因为修为不够,也暂且感应不到天道。但是,一路相处下来,他越来越强烈的感觉到,沐晚是天道眷顾之人。与之在一起,连他的运道也明显好了许多这不,刚刚他又入定了心境明显提升

  这才几个月呀两次入定,一次顿悟,修为连升两个小境界搁在以前,他做梦都不敢想呀

  所以,他打定了主意:以后,沐晚这小丫头,就是他张逸尘的异姓亲侄女。他将尽全力罩着。

  沐晚不知道什么是“炼丹师的许诺”,但是,她并非真正的六岁稚儿,听懂了话中的意思一辈子的丹药供给耶

  于是,她被突如其来的金馅饼砸得目瞪口呆:“师,师叔……”

  张师叔摆手,闭上眼睛,淡然的说道:“天色还早,抓紧时间运功。”

  越修到高阶,经脉越难拓展。他迫不及待的想试一试。如果绝灵阵真有这等奇效,无异于又找到了一个进阶的好法门。

  沐晚张了张嘴,咽下嘴边的谢意,在心里也郑重的许下一诺:将来定当泉涌以报师叔的恩情。

  张师叔走完一个周天,连忙敛神内视,心里顿时乐开了花。他的修为比沐晚高得多,是以,效果没有那般显著。但是,他看到体内灵气虽然减少了足足三成,却明显精纯不少。服下五粒养灵丹,灵气回满,他敏锐的发现灵气总量增加了一丝。

  别小看这增加的一丝。先前在宗门里,灵气充沛,自从他筑基以后,日以继夜的修炼上四五天,灵气也才能增加那么一丝

  仿佛看到自己面前的仙道又宽了许多,张师叔立时神清气爽。抬头看到日上三竿,而沐晚在阵外练剑,他也不见恼,乐呵呵起身去收阵盘。

  “师叔,早”见他出来了,沐晚连忙收剑行礼。

  “嗯。”张师叔举目看向林子的另一边。

  沐晚在一旁解说道:“天刚亮,他们就走了。弟子收功之后,见四面没人,就练了一会儿剑。”练剑已经成为了她的习惯。三天不摸剑,她真的心痒,手痒,全身不自在。

  张师叔微微颌首,伸手抓过阵盘:“我们也出发。”

  接下来,他们走的是下山路。脚程明显快过前两天。一路又是平安无事。

  下午的时候,他们正在小路上飞奔前行。这时,从半空中突然传出一声欢喜的呼声:“小逸总算找到你们了。”

  两人齐刷刷的闻声望去。

  人影一闪,一白袍青年男子自半空中降下飞剑。

  张师叔立时喜上眉梢,迎上前,抱拳行礼:“大师兄”在太一宗,师父也要修行,往往闭关动辄数月经年。因此,他们主要是提纲挈领的教导门下弟子。在很多方面更多的是采取大徒弟带小徒弟的方式。故而,师父们对首徒的挑选甚是慎重,资质人品出身,一样也不能少。再加之,宗门讲究“长幼有序”,也使得大师兄姐们,在师弟师妹们面前,地位超然,俨然是半个师父。

  白袍男子一把搂过他的肩膀,笑道:“小逸,不错,修为大有长进这三年,下了苦功夫。”

  他比师叔要矮一点点,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的模样,眉清目秀,斯斯文文,跟个白面书生似的,说起话来却完全是一副长者的口吻。沐晚只是飞快的看了一眼,便执弟子礼,目不斜视,在一旁垂手侍立。

  “大师兄过奖了。”张师叔喜笑颜开,问道,“大师兄怎么在此?”

  青袍人笑道:“是师尊让我来接你们两个。”说着,他看向沐晚,眼里掩不住的惊讶,“就是这个娃娃?咦,清玉师叔不是说是个女童吗?唔,这都炼气三层了”

  “说来话长。容稍后再禀报。”张师叔侧身对沐晚说道,“小晚,这是师尊座下的大弟子,你要唤阳师伯。”

  新鲜出炉的阳师伯闻言,甚是意外这样的称呼就很有讲究了。论常理,沐晚应当也是称他一声“阳师叔”。而如果是张师弟的子侄后辈,则唤他“阳师伯”也没错。

  沐晚当即退后半步,正式行了一个道礼,尊道:“阳师伯。”

  这礼行的不错。阳师伯笑道:“有你师叔在,我这个师伯若还送养气丹之类的当见面礼,就显得太不上心了。”说着,目光扫过沐晚腰间的储物袋,手里便多了一只中阶储物袋,“这一只送给师侄玩吧。”

  “弟子谢过师伯。”沐晚双手接过。

  阳师伯看了看天色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山脚有一个休息点,我们先去休息点再聊。”

  张师叔点头称是。

  “走吧。”阳师叔瞅着他,戏谑的笑道,“来之前,师尊特意吩咐过了,一定要按照清玉师叔的要求,不许用我飞剑载你们过绝魔山脉。”

  张师叔抚额。

  傍晚时分,三人到达山脚的休息点。

  休息点设在一道潺潺的溪流边。这里的时节显然和山外完全不同。这会儿,溪边的花丛里百花怒放,蝶儿飞舞,映着晚霞,简直美得跟梦境一般。

  张师叔放眼看过后,指着溪边,笑道:“小晚,你先去那边玩耍。我与你阳师伯有话要说。”

  “是。”沐晚转身去了溪边。

  “你小子教的不错啊。”阳师伯摸着下巴,疑惑的问道,“先前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会带新人?短短的几个月,就让一个四灵根从先天期进级到炼气三层?”

  张师叔选了不远处一个平缓的青草坡,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大师兄,我们先去那边坐下。”

  阳师伯点头。

  两人并排走了过去,面对残阳,撩袍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