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十五章 有戏上门
  刚走十几步,澳门赌博网站:沐晚只觉得胸口猛的一窒,手脚突然绵软无力。她试着运了运气,灵气运转滞重缓慢。照这样的情形,她最多能使出三成的灵力。

  她连忙仰起头,问道:“师叔,是不是绝魔阵已经生效了?”

  “嗯。”张师叔仅与她相隔半步,紧握七宝折扇,明显处于警戒状态。

  沐晚见了,也默默的从储物袋里取出桃木剑青锋剑被她放在空间里了,暂时没法拿出来。

  张师叔挑眉,暗赞:好一个谨慎的丫头。

  他误会了:他以为沐晚是担心遇到大胡子的熟人。对方一旦认出青锋剑,就会东窗事发。所以,沐晚才故意将青锋剑雪藏起来。

  “在这里,**远甚于妖兽。”他有心提点道。

  在绝魔山脉里,灵气远比外面浓郁。美中不足的是,灵气被压制,灵力仅余三成。从而导致功法运转有如逆水行舟,好不吃力这情形好比是,一个渴极了的人,面前摆有一大碗水,可这人却披枷带锁。无论他怎么努力都够不着水碗

  再加之妖兽环伺,是以,附近的修士鲜有进山修炼的。他们进山,要么是猎杀妖兽,要么是挖取灵药,而更多的是为了劫杀过往的修士。

  “修真界里,拼的是拳头。只要不怕背上因果,不怕受害者的亲朋寻仇,劫杀其实是公认的敛财好门路。”

  沐晚不由地挺了挺腰板,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数成年来,必定是有无数修士由此而过。是以,山中趟出了一条丈许宽的褐色泥土路。泥土路的两旁都有十来丈宽的绿茵草地,里头梦幻般的杂有许多花儿和野果子,大的有碗口大,小的仅是绿豆大的一点,五颜六色的,煞是娇艳。

  再往后面,低矮的杂树和一些不知名的藤蔓纠缠在一起,象是结成了一道天然的围障。透过这道围障,沐晚依稀可以看到远处古木参天,幽深宁静,迥异于这边的阳光明媚,百花争艳。

  张师叔果然指着那片杂树丛说道:“那便是安全区域的边界。这么多年来,双方都已经达到了默契,不会轻易越过这道界限。一旦过界,双方都是生死各凭本事。但是,要想在绝魔山脉里猎杀妖兽是极其不容易的。因为绝灵阵对妖兽无效”

  什么意思?就是说,在绝魔山脉里,劫杀修士远比猎杀妖兽轻松

  沐晚悄然的握紧了手中的桃木剑,心中很是担心:叫人晚上怎么歇息?简直是连睡觉都不敢闭眼了。

  张师叔见状,轻笑道:“象在这样的地方,修士之间也是有公约的。通常人们会约定一些休息点。休息点和坊市一样,都是禁飞行和禁争斗的。先前我们在外面歇息了一会儿的那一处地方,便是一个休息点。就连散修联盟的人也不敢在那里截拦过往修士。从这里到下一个休息点,只有两百来里的路程。现在才刚过正午,以我们的脚程,完全可以在天黑之前赶到休息区。”这也是当初他为什么会那么抵触任务的原因实在是太难了且不说在凡人界里的种种艰难辛苦,仅仅就单枪匹马的带着一个六岁的凡人小孩穿过绝魔山脉这一条,他真的做不到呀

  路上见不到其他的修士。两人沿着泥土路急行,花了近三个时辰,终于赶到休息点。因为灵力只剩下三成,沐晚在途中服用了两粒养灵丹。

  休息点其实是半山腰的一块较位平坦的空地。它三面环林,背靠着一处四五丈高,二十丈宽的陡峭青灰色石崖。空地上只是稀稀落落的长着一些尺来高的杂草,在习习的晚风中轻轻摇摆。绝大多数地方并没有植被覆盖,现出灰白色的沙地来。

  师叔侄两个到达的时候,太阳还未落山,天色尚早。休息点里一个人也没有。

  张师叔在崖壁下选了一个地方。辨别方位后,他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只青色的阵盘和四支同色的阵旗,开始布阵。

  这是沐晚头次见他布阵。按《阵法初成》所述,青色的阵盘与阵旗的品阶是玄级,通常用来刻录寻常的中级阵法。

  沐晚凑过去,欲定睛细看上面的阵点阵盘没被激活之时,阵图是隐形的,盘面上仅现阵点。阵法师通常都是通过阵点排列来推导阵图的。

  张师叔四下里张望一番,对她说道:“小晚,你去找十块拳头大的石头来当阵石。”

  “是。”沐晚领命,在周边的沙地里拣起石头来。据她所知,阵石越大,阵法越有威力。一般来讲,初级阵的阵石都不止拳头大。这说明,师叔要摆的阵威力很一般。

  不一会儿,她凑齐了十块石头,用前袍兜着,回来复命。

  张师叔一边忙活,一边解说开来:“这是小八门九星阵,属于中级防御阵。它是八门九星的简化版,阵法本身简单得很,很容易就能破解掉。在修真界里,此阵主要是表明一种态度,有请勿打扰之意。”

  沐晚微微点头,暗道:原来如此。

  跟在张师叔的身后,她帮忙递石块,打下手。

  《阵法初成》里讲的全是初级阵,没有小八门九星阵。她认真的看了看阵点。果然比五行防御阵复杂多了后者是《阵法初成》里唯一讲到的一种防御阵法。手里的阵盘全用光了,她早就将阵图临摹透了,只是从未实际刻录过。

  说话间,张师叔已经按阵图所示,摆好阵石,插上阵旗。阵法区域越大,相同的时间里消耗的灵石就越多。是以,他只是在崖壁下面圈了一块两丈见方的空地。

  忙活完后,他走到空地之外。

  而沐晚已经将阵图推了个七七八八,不用他出声提示,也紧跟着走了出来。

  张师叔单手捧着阵盘,将两块灵石插入盘中的阵眼。

  阵盘发出“嗡”的一声轻响,阵图立时闪闪发光,被点亮了。

  紧接着,阵盘猛的震了一下,盘面上所有的阵点同时发出一道白色的强光,瞬间一对一的将地上的阵石全都激活。

  接着,强光沿着地面在这些阵石阵旗之间飞快的折返。不一会儿,象是在刻录阵图一样,灵光闪烁,沙地里,一张放大的阵图渐渐成型。

  三息之后,阵图,成

  阵图渐渐的升起,最终在离地面丈许的位置打住。

  最后,阵盘阵旗与各阵石再一次齐齐迸射出炫眼的亮光。当亮光逝去,空地上再无一物。包括悬浮的阵图在内,所有的东西都消失了。

  “成了。”张师叔随便踢了一颗小石子飞进阵中。

  “当”其声如洪钟。

  亮光一闪,小石子不见了。

  张师叔解说道:“外面的人看不见里头的情形。但是在里头,可以看清外面的一切。一旦阵法被触发,便会发出钟鸣般的警示声。”

  说完,他提脚走进阵法之中。

  又是“当”的一声,亮光一闪,他的身影不见了。

  沐晚也跨了过去。背后果然又传来“当”的一声。

  四周的景致全在,但习习的晚风顿消。

  唔,连山风都被挡在阵法之外沐晚不由挑眉效果比她想象的更好

  “此阵是简化阵,也就只能挡风遮雨,示个警罢了。若是真正的八门九星阵,那才叫厉害呢。”张师叔边说边撩起前袍,准备席地而坐。

  沐晚从储物袋里掏出一个厚实的绿绫圆坐垫,双手奉上:“师叔,沙子地硌人,坐这个吧。”

  张师叔微怔,很快从心底里笑了出来,从善如流的接了过去,摆在地上,盘腿而坐,连连点头,赞道:“唔,还是你们女娃娃家的懂得享福哇。”心里乐开了花:老子算是提前享了一把为人师者的福在太一宗,无论内外门,金丹期以下的弟子都没有洞府。他们只能结庐而居。不过,如果拜了师门的话,他们的师父都在自己的洞府旁修有专门的弟子院。他们就不用搭建草庐,直接搬到弟子院里去住就是。宗门规定,身为弟子,必须侍师如父。但凡师尊有事,弟子服其劳。而宗门还有规定,门下弟子只有修到金丹期,才能自行开府收徒。

  沐晚但笑不语,又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只稍微小了些的,掐金边的鹅黄色细绸方坐垫她的东西大多放在空间里。这两只坐垫还是在船上的时候,从空间里拿出来的,之后,一直就收在储物袋里。绿色的那只是她的,她现在坐的这只原是香香坐的。

  一想到香香,她又忍不住暗中用神识联系了一下。还是失联状态中。

  罢了,反正香香肯定是没事的。甩甩头,她撩起袍角,也盘腿坐了下来。

  休息点的灵气似乎比来的路上稍微浓郁一点。虽然因为绝灵阵的存在,并不能吸纳到多少灵气,但也聊胜于无。是以,闭上眼睛,沐晚敛神,开始催动功法。

  果不其然,象是背上了厚重的枷锁一般,功法运转得极其艰难。一个大周天下来,沐晚累得后背尽湿,体内的灵气却不增反减,足足耗掉了一半多

  沐晚甚是无奈,叹了一口气,服下一粒养灵丹。

  等丹药化开,灵气回满,她抬头一看,头顶繁星密布,竟然已是半夜时分。

  好美两世以来,这是她头次看到如此干净浩瀚璀璨的星海。一时间,她仰着头,看痴了。

  这时,耳边响起一阵急骤的脚步声。在右边,离休息点大约有百来步远。

  沐晚忍不住闻声看去。

  脚步声越来越近。很快,小路的尽头上闪过一道蓝色的纤细身影。一个女修狼狈不堪的沿着小道向休息点飞奔而来。

  一踏进休息点,她便一屁股跌坐在沙地上,双手撑地,拼命的喘着粗气。

  她刚好是背对着沐晚他们。

  沐晚也是头次见到女修。故而仗着有阵法遮掩,她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首先当然是看修为……好吧,她已经习惯看不出别人的修为了。

  蓝衣女修原本应该是梳着精致的飞天髻,不过这会儿,三环高髻仅余当中的一环颤悠悠的立在那儿,左右两边的环髻已然散掉,长发凌乱的垂下来。

  沐晚看不到她的容貌,但是她的背影婀娜,即便是这般狼狈的趴在地上,也是风情万种。这样的女子即便是长得丑,又能丑到哪里去?

  和师叔侄两个方向相反,蓝衣女修是从山顶下来的。她此刻披头散发,钗环尽失,身上的蓝色宫裙也皱巴巴的,简直是狼狈之至。估计是在路上碰到了麻烦。看她逃得那般急,也许对头还追了过来。

  想到这里,沐晚忍不住眯缝起眼睛,又往右边的小路上瞅了瞅。

  小路的尽头静悄悄,笼着一层淡黄色的光晕,在黑夜里显得分外神秘。

  好想放出神识去查探一番……沐晚飞快的瞥了一眼两步开外的张师叔,最终还是忍住了。

  蓝衣女修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张师叔不可能察觉不到。可是,他连眼皮都未抬一下。

  沐晚只觉得脸上有点发热她的定力好差。

  这时,蓝衣女修象是缓过劲来了。她略一抬手,露出一截皓腕,轻撩秀发,飞快的环视四周。

  当她转过身来时,沐晚终于看到了她的容貌杏腮桃脸,黛眉轻皱,眸盈秋水……好一个我见犹怜的落难美人

  同为女子,沐晚也险些惊呼出口。

  蓝衣女修应该是看出这边有阵法波动。贝齿轻咬朱唇,她犹豫再三,起身慢慢的走了过来。

  沐晚飞快的看向张师叔。

  后者依旧轻合双眼,面上古井无波。

  转眼间,蓝衣女修已经离阵法边缘仅有三步之遥。她堪堪立定,蹲身道了个万福,微垂下头,禀道:“小女子月娘见过前辈。”声音有如新莺出谷,煞是好听。

  沐晚不由怔住这画风不对呀。首先,师叔不是说过,修士不行俗礼,无论男女都是行道礼么?其次,师叔刚刚明明说过,在阵外看不到阵里的情形。这个叫月娘的女修又是凭什么断定阵里一定是“前辈”?

  师叔,求解她再一次看向师叔。

  不想,张师叔充耳不闻。

  阵外,月娘半蹲在那儿,身体开始有些晃悠。

  修士哪有这般身娇体虚的?完全是凡女作派嘛……月娘,你演得有些过了。沐晚也闭上眼睛到现在为止,若还看不出这是一场戏,那么,她也冤枉两世为人。